帝霸

帝霸 第110章神樹遮天(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 當年,他就是傳授此訣給於明仁仙帝的,最後他成就了一代無敵仙帝。 「多謝師兄指點,以後小弟必苦研此中式術。」屠不語鞠身,笑眯眯地說道。 屠不語老是自稱「小弟」,讓古鐵守他們都為之無疑,...

「你,你見過老祖宗嗎?」聽到李七夜的話,讓牛奮震撼,一雙眼睛睜得大大,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細細想起來,世間只有一個存在知道他們這一族的十八解!李七夜知道十八解,這就意味著他見過傳說的存在!

「這個不重要。www。wsxs.net」李七夜說道:「你儘力盡心為我做事,總有一天,你會登臨諸神的1

「只要公子一聲令下,牛奮必赴湯蹈火1牛奮伏身拜倒。

李七夜輕點頭,說道:「現在你仔細聽好了,我可不想說第二遍,別丟你們天牛祖禍一族的顏臉。」

牛奮斂衣,恭身而坐,認真聆聽李七夜的每一字每一句。

李七夜傳授了牛奮第七解之後,就準備離去,他並未打算在這裡久留。但是,以李七夜現在的道行,古鐵守依然不由擔心。

「此圖帶去,可以為你護身。」在送行的時候,古鐵守把仙帝畫像塞給了李七夜,鄭重地說道。

在古鐵守看來,現在的李七夜對於整個洗顏古派來說太重要了,如果李七夜有什麼損失,對於今天的洗顏古派來說打擊太沉重了,這不是洗顏古派能承受的。

李七夜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古長老,我又不是室內的花朵。風風雨雨,對於修士來說,那是再正常不過了。再說,我既然敢獨行,就有把握。」

「以我看,聖天教他們必不會死心,古長老還是小心一點,有仙帝畫像在,至少可以屠滅他們一二次。」李七夜說著,把仙帝畫像還給了古鐵守。

見李七夜如此堅決,古鐵守也只好默默地收起了仙帝畫像,最後叮囑說道:「小心點,速去速回。」

「長老放心吧,我此行也是磨礪一下道行,少三五個月,多則一年。」李七夜說道。

送行的有李霜顏、古鐵守,牛奮乃至是寡言少語的屠不語,至於自稱是李七夜狗腿子的南懷仁這一次倒沒有跟來,連李霜顏都不帶,他也明白肯定是不會帶他了。

送別之時,李七夜看了一眼寡言少語的屠不語,說道:「你想走祖師的道路,一句不客氣的話,走不通。你走這條路走得太遲了,而且,你沒有祖師那種機緣與磨礪。不過,你可以往你所修的神訣中的式術苦修,未來一旦登臨大賢,必是一個攻伐極強的大賢,同一級別的大賢,不能與你抗禮1

戰神訣,李七夜太清楚了,這是起啟於極為古老時代的功法,是一門極為了不起的功法,堪稱經典。

當年,他就是傳授此訣給於明仁仙帝的,最後他成就了一代無敵仙帝。

「多謝師兄指點,以後小弟必苦研此中式術。」屠不語鞠身,笑眯眯地說道。

屠不語老是自稱「小弟」,讓古鐵守他們都為之無疑,屠不語的年紀甚至有可能比古鐵守還要大,他在李七夜面前稱小弟,這實在是讓人受不了!

壽法、命功、式術這是對修士功法的三大稱呼。式術,在很大程度上是指純粹的攻伐防禦演化的道法,淺白地說,就是招式。

事實上,很多命功之中,已經包括了護命紡功法招式。只不過,不是每修一門功法都需要用它來築建道基。

這就是式術與命功的最大基別,式術不能用來築道基,不能用來煉真命,它是伐敵護命的功法招式。

最終,李七夜與古鐵守他們揮別,離開了這片方圓千里的聖土。

李七夜離開這裡的時候,認準了方向,往西而行。這一次李七夜離開古鐵守他們,他是有他自己的目的,除了藉此行往西修練之外,同時,李七夜還想處理一件自己的私事。

李七夜自行修練,磨礪自己,他並不希望有古鐵守他們在身邊,一,他還不願意讓別人看到他「鎮獄神體」最大潛能的威力!二,他還有一些手段,他並不希望其他人看到。

「吼——」然而,李七夜才離開聖土不到百里,就遇到了一頭天獸了。雖然這裡離桂蓮樹的聖土不遠,依然有一些天獸壽精在這一帶巡戈!當然,像百萬年這種巨擘還是不敢輕易在這一帶出現。

此時,一頭天獸擋在了李七夜的面前,只見這天獸模樣有犀牛,但是,身體卻比犀牛大三倍不止,一隻獨角如劍一樣鋒利。

這頭天獸巨大的鼻孔之中吞吐著陣陣的焰氣,焰氣的溫度很高,一旦被噴中,輕易被灼傷。

「劍犀牛。」李七夜一看擋路的天獸,悠然從容,對它說道:「千年的天獸,也敢我的道。識相的就讓路,不然,小心我屠了你,取你獸髓,奪你道骨。」

「咚——咚——咚——」然而,眼前千年的劍犀牛以水桶粗的大腿刨地,後退幾步,以作前沖之勢。

「跟我比衝擊力?」見劍犀牛不退,李七夜笑了一下,也作好了沖跑的姿態。

「轟——轟——轟——」在拉開距離之後,劍犀牛狂沖而來,速度極快,衝擊力極強,毫不懷疑,它這樣衝擊而來,只怕能撞斷一座小峰。

劍犀牛,乃是屬於重型犀牛,而且它暴發的力量與暴發的速度極快,它攻擊人的手段很簡單,直接衝擊,一旦被衝擊中,就算不被它那如劍一樣的獨角刺穿身體,也會被它強勁的身體撞成肉餅。

「轟——轟——轟——」劍犀牛衝擊驚人,然而,李七夜衝擊更驚人,他躍步衝擊之時,一步踏於大地之上,大地頓時沉浮,他隨便發揮「鎮獄神體」,也是重有億萬鈞。

「轟——」最終,李七夜與劍犀牛重重地相撞在了一起,劍犀牛的身體頓時被掀飛,以更快的速度被撞飛出去,鮮血如同暴雨一樣噴出,一撞之下,劍犀牛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全身骨骼被沖碎。

「砰」的一聲,最終,劍犀牛重重地摔在地上,此時,它已經是一動不動,全身是血,染紅了泥土。

千年劍犀牛,不要說李七夜現在只不過是辟宮境界,就算是壯壽境界的修士都不見得能吃得消。可惜,它卻遇到了李七夜。

「跟我比**?」李七夜走近,不由笑了一下。這樣的衝擊效果對於李七夜來說,不值得一提。

鎮獄神體,連地獄都能鎮壓,仙魔都會被鎮壓,可想而知作為十二仙體之一的鎮獄神體是多麼的可怕!

李七夜雖然仙體未成,但是,他修練的仙體之術是世間第一的無上體術,威力可想而知了。

李七夜切開了劍犀牛的身體,取了劍犀牛的獸髓,奪了劍犀牛的道骨。

對於修士來說,雖然天獸讓人可怕,但是,卻是不可多得的寶獸,天獸的獸髓可以熬體膏,至於道骨就更加不用說了,完整的天獸道骨可以祭煉成寶器,而且,以道骨祭煉成的寶器,還能擁有天獸之威。

比如說這個劍犀牛的道骨,一旦把它煉成寶器,就等同於擁有了劍犀牛的力量之威。

收了獸髓與道骨,李七夜繼續上路,然而,沒有走多遠,李七夜卻被一群天獸圍住了,隨著李七夜慢慢往西行,圍住他的天獸是越來越多。

地行狼,群居型的天獸,性兇殘,好鬥,除非是殺死狼王,否則,會越殺越多。

一陣陣沙沙聲響起,地行狼越來越多,以包抄之勢困住李七夜,此時,李七夜已經是陷入了狼群之中。

「區區三五百年的天獸,這實在是浪費我的手腳,不值錢的東西,還要我一一取獸骨,奪道骨。」那怕陷入了狼群之中,李七夜也依然從容不迫,搖了搖頭,說道。

「嗷嗚——」對於李七夜的回應,一頭五百年的地行狼是狼嘯一聲,瞬間撲來,直咬李七夜的喉嚨。

地行狼,不止是群居那麼簡單,他們爪如劍,牙如刀,皮毛堅毅,極難傷及。

「噗——」李七夜連看都未多看一眼,手中的奇門刀一樣,一刀致命,瞬間切開了地行狼的喉嚨,鮮血灑落,落於地上的地行狼連痙攣的機會都沒有,快、狠、准!

李七夜沉浮了千百萬年之久,怎麼樣的天獸壽精沒有見過?怎麼樣的天獸壽精的缺點優點他是不知道?

「嗷嗚——」一聞到血腥味地行狼就發狂,瞬間,一群地行狼密密麻麻地撲向李七夜。

「也好,拿你們來練練速度。」李七夜長嘯一聲,命宮浮現,鯤鵬躍起,在瞬間,李七夜拖起了長長的影子,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穿梭在狼群之中。

「鯤鵬六變」之一天變,此變為極速,自由翔空,一旦把此變的速度發揮到極制,一旦把此變的玄奧潛化到極限,速度可以直追世間最快的鯤鵬!

世間極速,當然不是鯤鵬,乃是十二仙體之一的飛仙體,它已經超越了速度的範疇,但是,鯤鵬在速度的範疇之內,可以堪稱第一,可想而知,「天變」之下,速度是何等之快。

「噗——」一刀一命,天變之下,李七夜的身影已經沒辦法看得清楚,地行狼已經是跟不上了李七夜的速度,一刀之下,頓時切斷了一頭地行狼的喉嚨。

「嗷嗚——」然而,血腥味越深,地行狼卻是越多,狼嘯聲響起,頓時無數的地行狼撲來。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