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零九章神樹遮天(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好像是從風浪中進入了安全的港灣,讓人身心安寧,有一種像回到家的感覺。 似乎,就算是再強大的天獸壽精都不敢靠近這一片千里之地,似乎這裡是魔背嶺的一片聖土,這容任何凶獸猛禽打擾。 踏入這片...

「你這是能溝通祖師的仙蘊帝威,以化真言1見到李七夜這樣使用帝物,莫說是古鐵守,就是一直寡言的屠不語都不由為之動容。

明仁仙帝的畫像一直在洗顏古派之中,雖然古鐵守他們能祭出仙蘊帝威,但是,卻不能像李七夜這樣能直接溝通仙蘊帝威,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仙蘊帝威,在一定程度代表著仙帝的意志,這不是凡夫俗子所能溝通的。

然而,李七夜卻能輕易溝通,這太不可思議了。事實上,這對於李七夜來說,這不足為怪,明仁仙帝的道統他太熟悉了,他能不清楚明仁仙帝的帝蘊仙威嗎?更何況,上次蘇雍皇認祖的時候,明仁仙帝的影子出現,這不單是承認了蘇雍皇那麼簡單。

這讓李七夜溝通起仙蘊帝威來,那並不是一件難事。

李七夜一笑,什麼都沒有說,其中的秘密,這是不足讓外人知道的。

牛奮一路狂奔,已經是進入了無人敢輕易涉足的區域了,而在這區域的強大天獸、壽精忌憚於明仁仙帝的真言,也不敢輕易靠近,遠遠離開。

最終,大家都不知道狂奔了有多遠,終於要抵達了目的地了,只見遠遠看去,那是一棵巨大無比的巨樹,巨樹大得不可思議,整棵巨樹直刺天穹,樹枝如同虯龍一般向八方伸展,整棵巨樹就像是巨傘一樣,遮住了千里山巒。

巨樹的巨大,震撼著諸人,那怕是一根樹枝,都像一條小山脈一樣巨大,更讓人失神的是,在巨樹之上,能見到飛泉傾瀉而下。

這簡直就是樹山嗎?高百萬丈,遮天蔽日,在場的洗顏古派弟子,那怕是古鐵守,只怕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巨大的巨樹。

當所有人都踏上這棵巨樹所籠罩的範圍之時,大家都不由身心一松,如釋重負,不由輕鬆愉快起來。

剛才牛奮馱著大家進入別人不敢涉足的區域,雖然說諸天獸、壽精不敢靠近,但是,那種可怕的氣息依然讓人心面顫抖,然而,當踏入這片巨樹所籠罩的地帶之時,就好像是從風浪中進入了安全的港灣,讓人身心安寧,有一種像回到家的感覺。

似乎,就算是再強大的天獸壽精都不敢靠近這一片千里之地,似乎這裡是魔背嶺的一片聖土,這容任何凶獸猛禽打擾。

踏入這片凈土,就算是牛奮也收起了動靜,無聲無息,如閃電一樣瞬間而入,直奔於巨樹。

在這裡,特別的寧靜,更讓人為之神馳的是,這裡的似乎是安全港灣,就算是小鹿,都躺於草叢,無憂無慮,白鶴也悠閑於河邊,一派自然地洗梳著自己的羽毛。

這片千里山河,與魔背嶺這片兇險之地,格格不入,這就像是地獄中的天堂一樣。

眨眼之間,牛奮已經背著大家竄到了巨樹之下,在這裡,芝草叢生,靈藥灼灼,飛鳥走獸祥和,似乎這裡沒有兇險,沒有殺伐。

「魔背嶺竟然還有這樣的地方。」一時之間,不單是洗顏古派的弟子發獃,就算是古鐵守他們都不由發獃。

要知道,魔背嶺的無人敢涉足地帶連真人都是送死,但是,現在在這最深處,竟然有這樣的聖土,實在是讓人不敢相信。

「你是怎麼知道這裡的?」李霜顏都不由乜了李七夜一眼,奇怪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掐指一算。」說著,從牛奮背上跳下來,其他的弟子都紛紛著迷,從蝸牛背上跳下來,牛奮搖身一邊,化作了老頭。

在諸人著迷的時候,李七夜走到了巨樹之前,此時,巨樹的干軀就像一座神山擋在諸人的面前。

「會召喚陣不?」此時,李七夜乜了身邊的李霜顏一眼,說道。

李霜顏不知道李七夜為何如此問,點頭說道:「會,不過,若是說把人從兇險之地召回來,我就無能為力了。」

「普通的便可,在樹軀上刻一個。」李七夜吩咐李霜顏,說道。

李霜顏不明白原由,但是,依然在李七夜的吩咐之下,在樹軀上刻一個,這隻不過是普通的召喚陣,連遠一點的距離都無法呼喚。

李七夜斂裝容,神態鄭重,走到了樹軀之前,李霜顏不由心面一動,她是很少見過李七夜如此莊重,就算是王侯、真人,李七夜都根本不放在眼中,這一次,李七認卻顯得特別的莊重。

李七夜站在樹軀之前,雙手合什,蓮坐於地,口中叨叨細語,說了一些諸人根本聽不懂的話。

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幹什麼,但是,見李七夜如此的莊重,都不敢打擾。

李七夜蓮坐於地上,雙手合什,心面票年蒲魔反撲,我曾在此伺機,在遙遠的當年,我曾幫閣下一臂之力,逆殺而起。在當年,我曾為閣下駁接蓮枝。今日我帶門下來此,只為磨礪,以祈閣下庇門下周全……」

李七夜蓮坐於地上,默默地祈禱,在場諸人,不知道李七夜所祈禱的內容。

過了許久,在諸人屏住呼吸的時候,頭頂上竟然飄飄地落下了一片片的樹葉,樹葉如桂葉,飄飄落下的樹葉落入了在場諸人的手中,每一個人手中都落下了一片樹葉。

如此的神奇,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視,這個時候,大家都隱隱覺得李七夜是在與這棵巨樹溝通。

好一會兒,李七夜站了起來,吩咐諸人,說道:「每人滴一滴血,滴在你們手中的樹葉之上。」

在場的諸位弟子都不敢怠慢,連古鐵守都滴一滴血滴在了樹葉上,當一滴血滴在樹葉上的時候,樹葉一下子吸幹了這一滴鮮血。

「安全起見,你也滴。」李七夜對李霜顏吩咐地說道。李霜顏正好奇呢,聽到李七夜的話,也忙是滴了一滴鮮血。

此時,所有人都拿著手中的這片樹葉,好奇地望著李七夜。李七夜看了門下弟子一眼,說道:「今日,你們在此修練磨礪,把你們手中的樹葉貼身而帶,千萬別丟失。在磨練出獵之時,所出範圍不得超過這片聖土外面的五百里!在這個範圍之內,只要你們有危險,立即會被召送回這個地方1

「在這桂蓮樹所籠罩的千里聖土,沒有壽精天獸這樣的兇險,但是,在這裡,靈藥丹草、寶金聖鐵卻豐盛。不過,記住我一句話,不論是遇靈藥丹草、寶金聖鐵,採取之時必堅持一個原則,遇三取一,遇五取二!這是鐵律,由古長老親自監督,違者重罰。」李七夜鄭重地對在座的門下弟子說道。

古鐵守與在場的洗顏古派的護法、堂主都緊記李七夜的話,李七夜如此鄭重,肯定是有他的理由。

「緊記,平時修練之外,可以出聖土外的五百里範圍內狩獵一下天獸壽精,在這個範圍之內,多數是屬於千年萬年級別的天獸壽精,更高級別的天獸壽精不敢靠近,但,絕不允許出這個範圍,否則,是自尋死路1李七夜再一次吩咐叮囑地說道。

諸位弟子都緊記李七夜的話,而且,莫護法、許佩、屈刀離他們所領的隊伍都把李七夜的話樹為鐵律!

吩咐了門下弟子之後,李七夜讓門下弟子各自為營,就地起居。

安頓了門下弟子之後,李七夜聚集了古鐵守、莫護法、李霜顏、屠不語、牛奮他們,李七夜看著他們,說道:「只要諸弟子不離開我指定的範圍,在這裡磨礪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從現在起,這裡的隊伍由古長老負責。」

「你要走?」古鐵守看著李七夜,不由為之動容地說道。

李七夜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屠不語與牛奮,說道:「你們兩個可別藏著掖著,誰出手的時候,就給我出手,否則出了什麼事,我找你們算帳。」

「師兄吩咐,小弟不敢不從。」屠不語和藹地笑著說道。他一個老頭對一個十五歲的少年自稱「小弟」,這蠻讓人無語的。

「我還想跟隨公子呢。」牛奮當然是更樂意追隨李七夜了。

「不必了。」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除了你負責門下弟子的安全之外,我還給你一件事情做。」

「讓李公主隨你去吧。」古鐵守依然擔心李七夜,畢竟李七夜道行還很淺。如果有李霜顏這樣強大的王侯隨行,他就安心多了。

「我辦點事。」李七夜拒絕了,李霜顏聽這樣的話,也不再說什麼,她明白李七夜不願意他人相隨。

吩咐了眾人之後,眾人離去,李七夜特地離下了牛奮,看著牛奮,說道:「今日,我授你第七解。」

「第七解——」聽到李七夜的話,牛奮不由精神一振!興奮得不得了,他雖然擁了了六解,但是,第七解他依然無法解通。

李七夜緩緩地說道:「只要你盡心儘力,遲早有一天,我會把十八解全部授於你。你應該明白,只要你盡心儘力,總有一天,你會成為第二個禍神1

昨天很多讀者都很積極打賞,蕭生十分感激,今天繼續三更,以犒大家。有推薦票的讀者,請把票票投給蕭生,謝謝。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