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一百零八章帝物(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顏古派的眾人坐著蝸牛,第一個往魔背嶺深處進發。 「帝統仙門的底蘊呀。」看到仙帝畫像高懸,天獸壽精退避,凶獸惡禽不敢靠近,這實在是不知道讓多少人為之羨慕。 「哼,一幅畫像而己,又不是仙帝...

不知是何原因,聖天教的老祖並沒有出山,這讓寶聖人皇退而求其次,欲請出仙帝寶器!

雖然說,寶聖上國王侯甚多,強者如林,寶聖人皇更是一代不可一世的人皇,但是,面對帝蘊仙威,依然是忌憚無比,若說是真人、古聖,就算是聖皇,手中沒有帝物,也不敢言能擋得下帝蘊仙威。

聖天道子目光吞吐著駭人的光華,森然地說道:「洗顏古派,總有一天我會親自踏滅,我會親自收穫洗顏古派的性命,不親手殺這小畜生,難消我心頭之恨1

這何止是聖天道子恨得抓狂,就算是司徒真人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氣,但是,又沒辦法,誰叫人家手中有帝物呢。

寶聖上國的諸位王侯也不願落人於後,所以,眨眼之間,全部都沖入了魔背嶺之中。

大家沖入了石門,被傳入了魔背嶺。當所有人都被傳入其中站定之時,眼前一亮,一股荒莽的氣息撲面而來。

斷崖之外,乃曾經是洗顏古派的地盤,后因變異,使得山巒失色,江河乾枯,一派頹勢。然而,一進入魔背嶺,卻完全不同。

眼前乃是青山隱翠,巨峰起伏,放眼望去,眼前的天地就宛如是從未有人涉足過的原始森林一樣。

在這裡,山脈交錯起伏,宛如一條條巨龍伏於大地之上,在這裡,古藤如龍,巨樹如傘,遮蔽了一片片的天空。

在這片大地的深處,更是虎嘯龍吟之聲隱隱,每一聲的怒吼,都是那麼的讓人驚心動魄,似乎,在這裡有巨大無敵的天獸盤踞,在陰暗的叢林之中,似乎是有壽精冷冷窺視,讓人不由毛骨悚然。

踏入這片大地,所有人都感受到天地精氣無比的沖盈,在這裡的天地精氣,比任何大教疆國的宗土祖地都要強,天地精氣如是霧氣一般,如此充盈的天地精氣,只怕也只有強大無敵的帝統仙門才能相比了。

此時,在眾人之後,乃是一扇與斷崖上一模一樣的石門,而外面的修士是一批批被傳送進來。

很多第一次踏入魔背嶺的修士感受到這裡充盈無比的天地精氣,都不由為之動容,若是留於此修行,那麼,絕對是比外面更容易。

「魔背嶺——」踏上了這片天地,連李七夜都輕輕地嘆息一聲。

魔背嶺,在大中域有著很多關於它的傳說,曾有傳言說,洗顏古派所在的大地本來就充滿了奇,魔背嶺曾經是這片大地的核心地帶,所以,這裡不止是天地精氣充盈,更是天獸、壽精盤踞,同時,也是靈藥丹草叢生,寶金神石便地都是。

正是因為如此,明仁仙帝才會以無敵的神通把這裡與外界隔斷,自成一片天地。

也有傳言說,魔背嶺不是生於此處,傳說,它曾是屬於天外的一方小世界,曾是神靈居住的地方,後來卻沒落,被明仁仙帝背回了洗顏古派,成了洗顏古派的私產。

更有傳言說,魔背嶺乃是一片魔土,在這裡曾經存在著一隻無敵的神魔,後來被明仁仙帝斬殺,鎮壓了這一片的魔土,正是因為如此,古聖之上的修士是無法進入此處!

……關於魔背嶺的傳說有很多,沒有人知道是真是假。

「不要太過於深入,我們只入千里便可,小心天獸、壽精。」一踏上這片大地,有大教的長老提醒門下弟子說道。

不少門派都有自知之明,雖然說魔背嶺有著讓人垂涎三尺的靈藥丹草、寶金神鐵,但是,魔背嶺依然是兇險無比,這裡盤踞著大量的天獸壽精,而且,越是深處,天獸壽精就是越強大,可以輕而易舉地殺死王侯。

事實上,這三萬年來,進入魔背嶺的門派不少,修士更多,但是,在這裡,不知道葬身了多少王侯!連真人都有不少死在這裡的。

所以,到了後來,各派有了經驗之後,不再冒險,劃定危險區域,不敢輕易冒進。

魔背嶺究竟有多大,誰都說不清,總之,這三萬年來,沒有人具體摸清楚了魔背嶺的大小,有一些區域,到現在為止還未有人涉足過。

「我們走。」此時,李七夜對眾人說道,他讓古鐵守打開了明仁仙帝的畫像。

本來,大家一踏入這片大地,頓時感受到四周的叢林中有凶獸虎視眈眈,但是,此時,明仁仙帝的畫像一出,帝威蕩漾,頓時之間,不論你是天獸,還是壽精,都是逃之夭夭,根本不敢久留。

要知道,這片天地可是明仁仙帝所封,在這裡,明仁仙帝有著不可挑釁的神威!

洗顏古派的眾人坐著蝸牛,第一個往魔背嶺深處進發。

「帝統仙門的底蘊呀。」看到仙帝畫像高懸,天獸壽精退避,凶獸惡禽不敢靠近,這實在是不知道讓多少人為之羨慕。

「哼,一幅畫像而己,又不是仙帝寶器。」當然,有人是心面特別酸,不論是江左侯還是南天豪,又或者是聖天道子,對於李七夜這種囂張狂妄的姿態十分不爽。

李七夜耳尖,回頭掃了眾人一眼,說道:「一幅畫像又怎麼樣?不服氣嗎?不服氣上來咬我呀1

李七夜這樣的挑釁,這氣得不少人吐血,特別是已經結了仇的南天豪、墅們。

「不過嘛,我這個人手有點軟,可千萬別鬼鬼祟祟跟在我們身後,萬一我不小心沒把畫像拿穩,砸到了大家,那就不好意思了。」李七夜悠然地說道。他目光是掃了一眼南天豪、墅們。

這樣的挑釁,讓墅們是臉色鐵青。李霜顏都不由瞥了他一眼,這傢伙還真不是一般的囂張!

李七夜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洗顏古派強行入魔背嶺,聖天教也好,寶聖上國也罷,絕對不會甘心的,他就是要如此的高調把仙帝畫像亮出來,誰想動洗顏古派,都得先掂量掂量自己,有了威懾,至少能讓洗顏古派的弟子在這魔背嶺中安心一段時間磨礪,免得整天提妨被人背後盯著。

「轟——轟——轟——」最終,在不少人怒視之下,李七夜帶著洗顏古派的弟子騎著蝸牛絕塵而去,眨眼之間消失在深山老林之中。

讓諸人沒有想到的是,那隻巨大的蝸牛看起來笨重,然而速度竟然快如閃電,不會亞於任何飛行寶物。

牛奮背負著眾人,在李七夜的指示之下,一路狂奔,速度極快,瞬間進入了魔背嶺的危險地帶,這一地帶,就算是一般的大教都不敢輕易進入。

「這是什麼方位?」見李七夜如此的目標明確,李霜顏都奇怪,若不是李七夜還小,她還真以為李七夜來過這裡。

「南下。」李七夜坐在蝸牛背上,遙望天際,緩緩地說道。

「我們現在已經進入危險地帶了,再繼續深入的話,只怕是沒有人敢涉足的地域了。」古鐵守看了一下四周,不由擔心地說道:「再繼續進去的話,只怕我們能遇到百萬年級別的天獸、壽精呀。」

「百萬年的天獸?」聽到這樣的話,洗石谷的弟子許佩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失聲說道:「聽說百萬年的天獸能活吞聖尊,我,我們不是去送死?」

「師姐,有大師兄在,百萬年的天獸又如何。」同在蝸牛背上的駱峰華不由說道:「有大師兄在,我們一定能化險為痍1

駱峰華這樣的話都讓同在蝸牛背上的李霜顏有些無語,這群年輕弟子完全是對於李七夜盲目崇拜,要知道,李七夜只是蘊體境界而己呀,連年紀大的第三代弟子高。

牛奮背著眾人一路狂奔,速度極快,古鐵守他們也不知道具體抵到了哪裡。

事實上,一路之上,因為李七夜他們闖入了天獸、壽精的地盤,已經有不少天獸、壽精在暗中窺視著他們了,不過,一見明仁仙帝的仙像,天獸也好,壽精也罷,都不敢靠近。明仁仙帝在這裡有著無上的帝威,任何天獸、壽精畫像都會退避三舍!

足夠狂奔了一陣路途之後,牛奮速度慢了一下,沉聲地說道:「我們進入了百萬年級別天獸、壽精的地盤了。」

果然,在這個時候,在叢深之中有一股兇猛蒼莽的氣息瀰漫,在這個時候,大家都咸覺靈魂一緊,好像有可怕的東西在吸眾人的靈魂一樣,洗顏古派的弟子,不少是一下子癱坐在了蝸牛背上。

「這是壽精1李霜顏也不由動容,謹慎起來,寶器在手。

「諸神退避——」此時,李七夜從古長老手中接過畫像,大喝一聲,此時帝蘊仙威有了感應,帝威更盛,一縷縷的道紋交織在一起,化作了一個「退」字,懸於李七夜的頭頂之上。

帝威一出,真言無雙,要知道,仙帝可是金口玉言!當「退」字懸於李七夜頭頂上之時,那股可怕的氣息如同潮水一般退去。此時,就算是百萬年級別的壽精也無聲無息地退避了。

在這裡,那怕百萬年級別的壽精,面對明仁仙帝的真言,都必須退避!

三更完畢,諸位晚安,好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