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一百零七章帝物(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才明白自己是真的攤上了小魔王了,眼前這小子根本就不知天高地厚,什麼聖天教,什麼寶聖上國,對於他來說,只怕只不過是一個名字而己,甚至是根本沒有想過自己的行為會為洗顏古派招來滅頂之災。 如果是一般...

此時,整個場面很寂靜,在今天來說,王侯已經很了不得了,如果有真人進入魔背嶺,這對於很多大教來說,這不是一件樂觀的事情。,更多更快更新而且,只有古聖之下的修士才能進入魔背嶺,這就意味著一旦進入魔背嶺,真人最強。

「真人什麼的,兇器什麼的,都不值錢。」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古長老,祭圖,把他們全部滅了。我跟姑娘談談大事,別把我大事耽誤了。」

聽到李七夜的話,古鐵守猶豫了一下,但,依然祭出了祖師畫像。

「轟——」畫像一出,帝威浩天,祖師畫像高懸於古鐵守的頭頂上,此時,畫像中的明仁仙帝俯視眾生,掌執諸天,此時此刻,就算是諸神都伏拜。

「帝威——」畫像一出,所有人都駭然,有人尖叫一聲,道行淺的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帝威,是,是,是帝器嗎?」此時,不知道多少人嚇得臉色發白,在帝威之下,什麼大賢之威,都不足為道。

「明仁仙帝的畫像——」一見古鐵守頭上所懸的畫像,有大教教主都臉色大變,喃喃地說道:「這是仙帝的自畫像。」

「雖然不是仙帝寶器,這可是仙帝的自畫像呀,這裡面蘊有仙帝的心血精力,其中的帝蘊仙威驚人呀。」飛蛟湖的那隻老龜也不由喃喃地說道。

此時,不論是出江左侯,還是南天豪,都臉色大變,江左侯一看明仁仙帝無上仙容,臉色陰晴不定,一代仙帝,只能仰視,更讓江左世家恥辱的是,當年的明仁仙帝最終徹底地打敗了他們江左世家的祖先江左賢王,從此失去了承載天命的資格!

南天豪也臉色陰冷,南天世家,號稱出過飛揚仙帝,但是,正如李七夜所說的一樣,飛揚仙帝承載天命之後,就再也沒有回過南天世家了!

一見仙帝無上仙容,不少修士都為之伏拜,那怕不是被鎮壓的強者,如紫霞觀的老道士,都是遙遙一拜,這是對一代無上仙帝的尊敬!

「仙帝畫像——」此時,作為寶聖上國國師的司徒真人都臉色大變,不由後退一步。

帝物,雖然不如仙帝寶器珍貴,但是,它有一個比仙帝寶器更方便的地方,它一拿出來就可以用,不像仙帝寶器那樣需要以血氣催動!

雖然說帝物會耗損,有些帝物用過一次之後就成為無用之物,但是,一旦帝蘊仙威斬殺而來,就算是大賢在世,都一樣為之變色。

此時,司徒真人,聖天道子以及隨他而來的高手,都臉色難看到極點,都不由後退,至於其他的人,根本就不敢靠近,帝蘊仙威一旦碾滅而下,就是灰飛煙滅。

這樣的氣氛,壓得許多人喘不過氣來,帝威之下,誰人敢狂?

這就是帝統仙門的底蘊,這也是為什麼一直以來帝統仙門那麼的讓人忌憚,這也是一直以來,帝統仙門能屹立千百萬年之久的原因之一。

「憑帝物鎮壓人,算什麼本事,有能耐的,你們洗顏古派站出來與我憑真本事大戰一常」聖天道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沉聲地說道。

李七夜乜了聖天道子一眼,說道:「我就是喜歡憑帝物鎮壓人,你有意見呀?有意見上來咬我呀。你們聖天教有本事就抗一下帝蘊,能把帝蘊抗下,那才叫真本事!如果你不行,就去請你們老祖出來,看是我滅了他,還是他滅了我。」

當然,此時李七夜是巴不得聖天教的老祖出世,在洗顏古派的宗地之內,他想滅對手,手段太多了。

聖天道子被氣得吐血,那是恨不得把李七夜捏死,但是,在帝威之下,他又無可耐奈。此時,在誓眼中,李七夜比小人得志的蟑螂還要噁心。

「古長老,和氣生財,和氣生財。」司徒真人此時臉色也好看不到哪裡去,但是,依然只好打起笑臉,說道:「大家都在這片疆土上生存,低頭不見抬頭見,大家各退一步,海闊天空,何必一定要你死我活呢?」

此時,就算是司徒真人這樣讓人忌憚的存在,在帝威之下,都一樣不得不低頭服軟,帝蘊仙威鎮壓而下,管你是什麼王侯真人,照樣灰飛煙滅。

「和氣生財?」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我從來都不和氣生財,擋我道者,殺無赦!同在這片疆土上又如何,聖天教也好,寶聖上國也罷,擋我洗顏古派的大道,照樣屠滅1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出,讓人變色,很多人都不由相視了一樣,這是**裸地向聖天教挑釁呀,這能讓聖天教咽得下這口氣嗎?

「你——」司徒真人不由臉色一變,怒視李七夜。他一代真人,作為寶聖上國的國師,可謂是位高權重,今天竟然被一個十五歲的小子如此輕視,這怎麼不讓他動怒呢。

「怎麼?不服氣?不服氣上來咬我呀。」李七夜端坐在蝸牛背上,從容地說道:「既然大家都撕破臉皮,那沒有什麼好說的,開戰就開戰,我奉陪1

李七夜這話一出,不止是司徒真人,就算是在場的紫山侯、混元侯都臉色大變,這個小王八蛋不是開玩笑,是玩真的。

這個時候,司徒真人他們才明白自己是真的攤上了小魔王了,眼前這小子根本就不知天高地厚,什麼聖天教,什麼寶聖上國,對於他來說,只怕只不過是一個名字而己,甚至是根本沒有想過自己的行為會為洗顏古派招來滅頂之災。

如果是一般的無敵狂妄的小王八蛋,那就算了,然而,要命的是,眼前這個狂妄囂張的小子偏偏掌執著仙帝畫像,這是最可怕的事情。

「軋——軋——軋——」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發生了異變,突然之間,斷崖旁的石門竟然慢慢打開了,石門之內拋出了一道道的光華,光華交織在一起,化作了無盡的符文,構築成了門戶。

「怎麼魔背嶺提早開啟了1石門突然打開,高坐在蝸牛背上李七夜不由目光一凝,當日他把自己埋在舊址地下的時候,曾經嘗試過溝通大地,以通帝基,以探洗顏古派曾經的逆天存在。

雖然,這次埋在地下,讓他沒有得到自己所想要的結果,但,卻推算出了魔背嶺開啟的日期,然而,現在魔背嶺卻提早開啟了,對於魔背嶺來歷一清二楚的李七夜來說,這不是一件好事。

「魔背嶺開了,魔背嶺開了。」此時有人大叫一聲,在眾人回過神來的時候,都不由騷動起來。

「我們走——」有大教的大人物立即領著弟子進入石門,瞬眼間消失,被傳入了魔背嶺。

「我們也走。」其他人都紛紛沖入了石門。

「快進去。」一時之間,斷崖上一片混亂,不少人都紛紛沖入了石門。本來,想進入魔背嶺,那必須是排資論輩,不是任何人任何門派都有資格進去的。

鎮威侯重傷不起,鎮威侯的責任本是由紫山侯他們所接手,作為東道主的寶聖上國本是應該甄選什麼門派什麼人才有資格進入魔背嶺的,但是,此時司徒真人、墅們被帝威籠罩,紫山侯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萬一惹怒了這個小魔王,一口氣遷怒殺死在場的所有寶聖上國的王侯那就慘了。

所以,紫山侯他們此時也只能是眼睜睜看著其他人進去,看著那些沒有資格進去的小門小派或者散修混水摸魚進去,都不敢輕舉妄動。

此時,古鐵守望著李七夜,李七夜目光一凝,直視石門,最終沉喝道:「走,我們進去1石門突然提早打開,此時李七夜沒有心理去理會什麼聖天道子,什麼司徒真人。

「姑娘,有興趣跟我們走嗎?」李七夜臨走之時,回首看了一眼陳寶嬌,說道。

要知道,陳寶嬌可是誓未婚妻,現在李七夜當眾挑戲自己的未婚妻,這把聖天道子氣得吐血。

「小男人,誰說要跟你走1陳寶嬌乜了李七夜一眼,然後她是快李七夜一步沖入了石門之中,老僕忙是趕著馬車跟上。

接著李七夜他們騎著蝸牛立即沖入了石門之中,瞬間被傳入了魔背嶺。

送走了這尊瘟神,不論是紫山侯,又或者是司徒真人,都不由為之鬆了一口氣,這個時候,他們在心面都要罵李七夜這個小王八蛋一千次,但是,沒有辦法,這個小王八蛋天生是小魔王!

「哼——」聖天道子是咬碎了鋼牙,雙目殺意高漲,露出可怕的殺意!

「道子,先退一步,等陛下向老祖請得仙帝寶器,洗顏古派還不是任由我們宰割。」司徒真人勸聖天道子,說道:「暫且讓這個小王八囂張一陣,我們先把魔背嶺之事解決了。」

當日,紫山侯持聖詔救人,可惜沒有救下董聖龍、烈戰侯他們,最終聖詔被毀,連人皇意志都被碾滅!後來寶聖上國的人皇震怒,欲請聖天教的老祖出山。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