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零四章南天上國(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還差得太遠。 「我跟你拼了——」這個強者厲吼一聲,但是,李霜顏瞬間王侯之威爆發,一指擊空,「砰」的一聲,這個強者頓時被擊飛,一時之間都難爬得起來。 李霜顏秀目一寒,王侯氣息滾滾,她不止...

就在各族依然弱小的拓荒時代,南天世家就出了一位了不得的仙帝——飛揚仙帝!一生飛揚,笑傲九界的仙帝!

更了不得的是,南天世家掌執南天古國千百萬年屹立不倒,試想一下,從拓荒時代,到諸帝時代,那是經歷了多少的歲月,經歷了多少的沉浮,多少門派,多少傳承都已經轟然倒塌,灰飛煙滅,消失在時光長河之中。

然而,南天世家卻一直稱雄一方,掌執廣袤疆國,一直是屹立不倒,試想一下如此的世家,是何等的可怕,江左世家雖有些年頭,但,與南天世家相比起來,那就相差太遠了。而且江左世家也不能像南天世家一樣一直掌執著一個強大的疆國而不倒。

南天世家建國久遠,人稱南天古國,雖然說,南天世家只出過飛揚仙帝這麼一位仙帝,以他們的古老,的確可以稱之為古國。但是,儘管人稱南天古國,而南天世家很多時候是自稱南天上國,至於為什麼,沒有知道,更多的人歸結於南天世家的自謙。

此時,為首的古老戰車之上走下了一個青年,只見此青年乃是龍虎之姿,英俊傲氣,頭戴金絲寶冠,身披四爪蟠龍袍,一步步踏下,龍行虎步,實在是人中龍鳳。

事實上,古老戰車之上的強者,個個都氣勢不弱,儘管他們對自己的氣息有所收斂,依然讓人心面一凜。這戰車之上的弟子,都是南天上國的俊彥。

「南天郡王,南天豪,英雄出少年,南天上國一出便有兩傑,不愧是古國。」見到此少年,飛蛟湖那隻見多識廣的老龜王不由動容地說道。

聽到「南天豪」這個名字,在場不少修士為之動容,就算是有些年輕修士不服氣,此時也是臉色一變。

在南天上國曾經有著這樣的一句話,在朝有南天少皇,在野有南天豪。南天少皇乃是南天上國的太子,天賦驚絕無雙,甚至被人稱之為第二個少年的飛揚仙帝。

南天豪乃是南天上國的郡王,與他堂兄南天少皇相比起來,或者有所遜色,但是,依然是天賦過人,乃是南天上國年輕一代赫赫有名的天才,他也曾為南天上國立下不小的功勞。

南天豪從古老戰車下來,目光一掃,當他的目光落於李霜顏身上之時,頓露喜色,快步而來,走到李霜顏面前,豪聲笑道:「原來李仙子也來參加魔背嶺的盛宴。」

毫無疑問,南天豪也是李霜顏的追求者,他甚至曾上九聖妖門提親,只可惜被九聖妖皇以李霜顏乃是九聖妖門的傳人這般說辭給拒絕了。

見南天豪,李霜顏也只是輕頷首,也算是打招呼了。

不過,南天豪甚是熱情,笑著說道:「當年在九聖妖門一見李仙子乃是仙貌傾城,今日再見,李仙子更勝往昔。不知李仙子這次前來魔背嶺,乃是一人前來,還是與妖皇諸人同來?」

「我師尊未來。」李霜顏不想多言,只是冷淡地說道。

南天豪笑著說道:「這也無妨,此次我來魔背嶺取寶,帶強者甚多,不如李仙子與我們同行,共取魔背嶺的驚世之寶。」

南天豪熱情不減,而李霜顏看了他一眼,索性懶得去理他。雖然說南天豪號稱南天上國的俊傑,李霜顏更是天之驕女,聖命皇體,以她的資質,以她的天賦,放在任何一個大教疆國都是絕世天才!

李霜顏如同冷談,讓熱情的南天豪有些尷尬,此時,他一見李霜顏身邊有李七夜陪伴,立即是目光一冷。

南天豪打量李七夜,相貌普通,氣勢平平,血氣弱小,一看便知普羅大眾,不足為道。他雙目一凝,冷冷地對李七夜說道:「你叫什麼名字,出身何門派?」

此時,南天豪還把李七夜當作是李霜顏的下人,就算不是,他也是有意這樣質問,他的弦外之意已經很明白,李七夜這檔次,沒資格與李霜顏站在一起。

從此至終,李七放都是風輕雲淡站在那裡,細細欣賞著斷崖一帶的風光,當南天豪冷聲質問之時,李七夜只是別首看了他一眼,什麼話都沒說,繼續看風景。

在這個時候,斷崖上的不少人屏住呼吸看著這一幕,一個是出身於豪門的郡王,人稱天之驕子,一個是剛才囂張得離譜的無名小輩,此時,很多人都樂意看到這一幕,甚至有人特別希望洗顏古派與南天上國衝突,這讓他們可以混水摸魚。

「小子,問你話呢,還不速速向郡王稟明1此時,戰車上一位寶聖上國的強者對李七夜冷喝道。

此時,李七夜擺了擺手,說道:「哪裡來的蒼蠅,盡在這裡擾人。」

李七夜這話一出,讓斷崖上的許多人都不由面面相覷,這樣的小子實在是太囂張了,也不看看南天上國是何等的龐然大物,一開口就把南天上國給得罪了。如果這小子是驚才絕艷,來歷驚天,那也就罷了,然而,這小子不論是血氣,還是道行,都是平平,一看就是靠女人吃飯的傢伙!依然還是如此的囂張。

李七夜一說出這話,南天豪臉色一沉,而戰車上的強者更是臉色難看,從戰車上跳了下來,森然說道:「不知死活的東西,我們郡王問你話是抬舉你……」

「霜顏,掌嘴。」李七夜連看都懶得多看他一眼,吩咐道。

「啪、啪、啪……」剛從寶聖上國跳下來的強者還沒有站穩,就給李霜顏左右正反地抽了十幾個耳光,雖然他們這些俊彥在南天上國也算是後起之秀,但是,與李霜顏這樣的真正天才相比起來,還差得太遠。

「我跟你拼了——」這個強者厲吼一聲,但是,李霜顏瞬間王侯之威爆發,一指擊空,「砰」的一聲,這個強者頓時被擊飛,一時之間都難爬得起來。

李霜顏秀目一寒,王侯氣息滾滾,她不止是氣勢壓天,還是如王者出巡,萬法退避,諸天大道,都不敢靠近她絲毫。

如此的氣勢,如此的道行,頓時讓諸多強者高手臉色大變,年輕一代,便登王侯,這的確是讓人忌憚的事情,更可怕的是,萬法退避,諸天大道遠離,這實在是讓人心面發毛。

「難道她是玉清聖體大成嗎?」飛蛟湖的那隻見多識廣的老龜都臉色駭然,為之發白。若是聖體大成,那是十分可怕的事情。

此時,莫說是江左侯這樣的年輕一代天才,就算是混元侯這樣的資深王侯都不由臉色一變。年輕一代,便登王侯,實在是讓人忌憚。

李霜顏修練的可是無垢體的仙體術,無垢體,又稱無垢無污,若是此體一成,萬法退避,諸天不侵!這是極為可怕的體質。

李霜顏現在修練的無垢仙體術,那是世間最終極最原始的體術,試想一下,如此的仙體之術,是何等的可怕,這遠遠不是她以前所修練的玉清聖心術所能相比的。

現在李霜顏的無垢體離大成還很遠,但是,這已經是諸法退避了,這是何等的可怕!

「小子,敢不敢出來一戰1此時,南天豪的臉色是難看到了極點,他把所有的怒火發泄在了李七夜的身上,此時,他氣勢高漲,雙目一厲,凌厲的氣息直逼李七夜。

李七夜這才側首看了一眼南天豪,從容不迫地說道:「你們南天上國夾著尾巴做人是對的,你們祖上自稱上國,不敢古國,至少還有三分的智慧。今日像你張揚跋扈,你還真以為你們是古國,真以為自己是帝統仙門?飛揚仙帝,還從不認自己是出身於南天世家。」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斷崖上的所有人無語,論張揚跋扈,論囂張狂妄,在場的人還有人比得上你嗎?

「不知死活的東西,敢大言不慚,辱我南天上國,必誅你九族1南天豪本來就是面子掛不住,現在李七夜一出言就如此囂張,頓時讓他狂怒,殺意衝天。

「誅我九族?」李七夜這個時候不由笑了起來,悠然地說道:「就憑區區上國,也言誅我九族?這也太往你臉上貼金了。」

斷崖上的人頓時無語,囂張的人他們見過,囂張到這種地步的人,那簡直就是無敵!連南天上國都不放在眼中,要麼是仙帝,要麼是瘋子!

「好大的口氣,洗顏古派盡出此等狷狂之徒嗎?」此時,一聲沉如磐石的聲音響起,一個青年跨步而來,青年身後,跟隨幾位老叟,雖然幾位灰衣老人盡量收斂自己的氣息,但是,每一縷逸出的氣息依然讓人動容。

這個青年雖然只穿黃衣,但是,依然是皇氣浩然,青年氣宇軒昂,劍眉星眼,頎修的身軀顯得出眾不凡,宛如鶴立雞群。

此青年到來,在場的寶聖上國王侯都紛紛相見,就算是紫山侯這樣的老一輩王侯對於此青年,都盡量客氣。

「聖天道子——」見到此青年,寶聖上國大教傳承的教主都不由臉色一變。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