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103章 南天上國(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局勢。直覺告訴他,如果他敢出手,眼前這個年輕人,只怕能吃掉他,屬於那種吃人不吐骨的那一種! 鎮威侯重傷,被吃掉上百強者,只是一句「誤會」就輕飄飄地帶過了,這對於一代王侯的紫山侯來說,那就像是吞...

大賢寶器,這足可以讓人顫抖的寶物,大賢,不論是哪一個時代,都是叱吒風雲,縱橫八荒的人物,成就一代大賢,談何容易。

一代大賢,不單是足可以開宗立派,甚至能創下底蘊深厚的傳承。

洗顏古派雖然已經是帝兵丟失,但,依然還有三五件的大賢寶器,這已經是洗顏古派最後的底蘊了。

對於許多的大教疆國來說,大賢寶器、大賢真器,已經是鎮教守國之寶,而洗顏古派,依然還有三五件的大賢寶器,這是瘦死的駝駱比馬大。

平日,古鐵守不敢輕易動用大賢寶器,就是上次被烈戰侯所困,他都未請大賢寶器,但是,此次來魔背嶺,乃是凶多吉少,所以,古鐵守是特地請出了大賢寶器。

對於今天的洗顏古派來說,不論是如「鯤鵬六變」這般的帝術,還是如大賢寶器,都會給洗顏古派招來滅門之災,這樣的東西,實在是太讓人垂涎三尺了!

在以前,古鐵守不敢輕易動用帝術、大賢寶器,以免他人眼紅,但是,今天,古鐵守卻是氣勢咄咄逼人,先以帝術揚威,后又以大賢寶器狠劈鎮威侯。

大賢寶器擊落,那怕是古鐵守不能發揮大賢寶器的十成賢威,一擊之下,依然可怕到無邊,鎮威侯根本就是擋不住,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整個人重重地撞擊在大地之上,撞斷了山峰。

此時,鎮威侯鮮血染紅了大地,躺在大坑之中,連動都難動一下,此時就算他是不死,也是重傷難醫。

整個斷崖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屏住了吸呼,大賢寶器一出,任何人都需掂量一下自己。一位資深的王侯執大賢寶器發飆,這樣的人物,不是誰都能擋得祝

此時,古鐵守掌執大賢寶器,殺氣凜凜,威風八面,就算是他自己,在心面也都不由大喝痛快。

洗顏古派積弱,一直示弱與人,甚至不敢與人為敵,古鐵守作為洗顏古派的大長老,作為入門最久的弟子,拜入洗顏古派之後,不論是與外派交結,還是與外人相處,他都是低調謹慎,戰戰兢兢,怕四面受敵,為洗顏古派招來滅門之災,從來未囂張過。

然而,今日大殺四方,鎮壓寶聖上國的老一輩王侯鎮威侯,帝術一出,驚絕四方,大賢寶器一起,諸方悚然,這讓古鐵守都不由感覺暢快淋漓,這可以試想一下,當年洗顏古派威鎮九界、橫掃十天是何等的讓人痛快,是何等的讓人揚眉吐氣。

這一戰,更是讓古鐵守堅定崛起洗顏古派的決心,只有洗顏古派強大,才無需在外人面前戰戰兢兢!

此時,古鐵守目光一冷,殺伐果斷,殺意沸沸,跨步往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鎮威侯而去!毫無疑問,以前以和為貴的古鐵守,在今天是動了殺心。

見這一幕,在場的寶聖上國王侯都不由心面一震,如混元侯他們,雖然有救鎮威侯之心,但是,面對掌執大賢寶器的古鐵守,那怕他們作為王侯,都必須掂量一下自己。

「古兄,手下留人1在這個時候,一聲大喝響起,一人跨空而至!遠遠對古鐵守高呼道。

所有人都不由側目而觀,只見此人跨空而來,宛如紫氣東來,此人遠遠跨空而至,高高舉起聖詔,大聲呼道:「古兄,手下留人,人皇聖赦在此。」

紫山侯,又是上次來洗顏古派來救人的紫山侯,這一次,紫山侯又帶著人皇手詔回臨!

一聽人皇手詔,不少人都早早抽了一口冷氣,一見聖詔之上的「赦」字,人皇神威滾滾,這更是讓人動容,在場寶聖上國的王侯都不由拜了拜。

寶聖上國的人皇,不可一世的人物,在道艱時代,多少天才修行滯停,然而,他依然是高歌猛進,聽說,他與九聖妖門的輪日妖皇,是這一代大中域最了不起的皇者!

此時,紫山侯掌執手詣,高高舉起,「赦」字之威,讓王侯都為之動容。紫山侯忙是說道:「古兄,此乃是鎮威侯有所誤會,此次入魔背嶺,有貴派一份。大家都同在這片疆土之上,入魔背嶺兇險,應該是齊心協力,更取寶藏。」

上一次來洗顏古派,紫山侯可以說是咄咄逼人,今天第二次持聖詔而來,態度是明顯放低了很多。

而且,紫山侯在對古鐵守所說之時,他的眼睛是不免瞄向悠然自在的李七夜。上一次,李七夜一言,便斬聖詣,一怒便滅人皇意志,對於這個傳說凡體凡輪凡命的洗顏古派第三代普通弟子,他都不由有些忌憚。

紫山侯作為老一輩的王侯,見識甚多風浪,頗有一身見風使舵、揣人心思的本領。

此時,讓在場的不少修士、門派傳承為之早早動容,自從洗顏古派滅國之後,再也沒有機會入魔背嶺了,然而,這一次寶聖上國卻特地讓步,給洗顏古派入魔背嶺的資格!

難道是說,今天的洗顏古派真的是要崛起了。

也有知道一些內幕的王侯暗暗嘆息一聲,輕輕地說道:「看來九聖妖門是力挺洗顏古派呀。」

此時,古鐵守也不由望著李七夜,現在,殺與不殺,乃是全憑李七夜一句話了,至於鎮威侯,躺在那裡,一動不動,那已經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陛下有言,此次魔背嶺之行,寶聖上國諸教各派,諸王侯豪雄,更是應和諧相處,攜手共取寶藏。」見古鐵守也看向李七夜,紫山侯倒是聰明,忙是說道,不夠說了幾句洗顏古派的好話。

至於什麼和諧相處,攜手共取,寶聖上國的人皇有沒有說,外人就根本不清楚了。

這一次紫山侯可不想再出事,上一次他只能帶回董聖龍與烈戰侯的頭顱,現在如果又出了什麼差錯,讓他又帶回鎮威侯的頭顱的話,這不單是讓他無法向陛下交待,這讓他在寶聖上國的顏面也盡丟。

「既然大家都說一場誤會,那現在誤會澄青了,那再好不過了。」李七夜悠然地笑著說道。他站在那裡,始終都是一派自在,宛如是站在自家後花園一樣。

古鐵守二話不說,收起了大賢寶器,無聲無息地退回了原位。

至於紫山侯,他只能是苦笑了一下,其中的苦澀,只能他自己吞下去,以現在這樣的局勢,他也只能這樣收拾,直覺告訴他,現在最可怕的不是號稱洗顏古派第一高手的古鐵守,而是眼前這個看起來道行淺而且還微不足道的李七夜!

紫山侯也無他法,現在這情勢,除非有真人、古聖駕臨了,否則,豪雄、王侯出手,那隻怕不是無法挽回局勢。直覺告訴他,如果他敢出手,眼前這個年輕人,只怕能吃掉他,屬於那種吃人不吐骨的那一種!

鎮威侯重傷,被吃掉上百強者,只是一句「誤會」就輕飄飄地帶過了,這對於一代王侯的紫山侯來說,那就像是吞了一隻蒼蠅一樣,但是,如果他不這樣處理,到時候,說不定不止是鎮威侯,連他的頭顱都需要別人帶回去!

在場的不少修士不由相視了一眼,這一次洗顏古派太囂張了吧,難道真的是說洗顏古派的背後靠山強到讓人怯步?

「轟——轟——轟——」就在不少人面面相覷之時,一陣轟鳴之聲響起,宛如萬馬奔騰,又如是戰鼓陣陣!

在這個時候,不少人紛紛抬頭觀望,只見一輛輛的古老戰車碾碎虛空,橫空而來,戰車如鋼鐵洪流一樣奔騰而止,車轍碾碎虛空,留下了兩道如同黃金車痕光斑。

橫空而來的戰車並不多,只有十餘輛而己,但是,戰車轟鳴而至,挾著萬馬奔騰的氣息,如神金所鑄的戰車以極速衝來,就像是鋼鐵洪流一樣,區區十餘輛的戰輛,恍然之間,讓人好像是看到了以萬之眾的虎狼之師。

戰車碾空而止,嗄然至於斷崖上空,一輛輛古老的戰車散發出了冷厲的氣息,每一輛戰車都是傷痕斑斑,這可不是用來裝飾的馬車,一看便知是能上戰場的戰車。

在此之前,有江左侯的江左世家挾千騎而來,氣勢洶湧,然而,眼前十餘輛戰車橫空而止,它的氣勢甚至是更勝於江左世家的千騎。

「南天世家——」一見戰車上的旌旗,有人不由失聲說道。

「是南天古國的戰車,是哪一位世子駕臨?」見此戰車氣勢,連紫霞觀的老道都不由變色,喃喃地說道:「出入能有十餘輛的戰車,這唯有世子才有如此的規格。」

聽到「南天世家」這四個字,在場的許多修士都不由為之變色,江左侯所出身的江左世家也稱是古世家,若是在「南天世家」之前,江左世家就不敢自稱古世家了。

南天世家不知道比江左世家古老多少,南天世家可以追溯到拓荒時代,就在那個天獸、壽精橫行的時代,南天世家就已經是屹立於一方,在這荒莽兇險的大地上披荊斬棘!

今天爆發,三更,把票票用力砸過來吧。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