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96章周皇聖體(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顏古派的弟子,至於古長老他們,我相信,他們遲早會信任你的。」 蘇雍皇看著李七夜許久,最終,她沒有說什麼,起身就走,毫無疑問,她是同意留下來了。 「龍抬頭之日,你們蘇家還舉行大祭嗎?」在...

「你說什麼?」蘇雍皇聽到李七夜的話,看著李七夜,奇怪地說道。wsxs.net

李七夜閉著嘴巴,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剛才他脫口而出,就是想說她與他的祖母蘇女很像,這不單是因為她的一雙眼睛像蘇女,更是因為她的奉獻精神與蘇女很像。

一個十三歲的少女,出身於天涯蘇家,出任洗顏古派掌門,這是何等的不容易,要知道,今天的洗顏古派沒落了,天涯蘇家不知道比今天的洗顏古派好上多少!

當年,洗顏古派氣勢衝天,君臨九天十地之時,這種榮耀,這種輝煌,這種權勢,與蘇家無間,他們只是居於一隅的隱世家族而己。

然而,今天洗顏古派沒落了,作為天涯蘇家傳人的她,卻站出來肩負起了振興洗顏古派的責任,一個十三歲的女孩子,在當年,並不受洗顏古派諸老待見,但,她依然是選擇了站出來。

那只是因為洗顏古派乃是她祖先明仁仙帝手中建起來的!

李七夜心面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過去的回憶,太過於沉重,這一件事,他都不願意多去提起。

「我會與古長老他們言明,明日便可傳位於你。」蘇雍皇乾脆利索,直爽由心,對於洗顏古派的掌門之位,並不貪戀。

一直站於身後的屠不語,他只能是輕輕地嘆息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你就說錯了,你是明仁仙帝的後人,沒有誰比你更適合坐這個位置了。再說,你既然是明仁仙帝的後人,振興洗顏古派,正確來說,不是我的責任,而是你的責任,你說是不是?所以說,你依然是洗顏古派的掌門,我依然是洗顏古派的弟子,至於古長老他們,我相信,他們遲早會信任你的。」

蘇雍皇看著李七夜許久,最終,她沒有說什麼,起身就走,毫無疑問,她是同意留下來了。

「龍抬頭之日,你們蘇家還舉行大祭嗎?」在蘇雍皇離開的時候,李七夜忍不住問一句。

正欲離開的蘇雍皇聽到這句話,身軀明顯一震,回過頭來,盯著李七夜,沉聲地說道:「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掐指一算1李七夜輕嘆一聲,蘇雍皇沒有回答,但,他已經知道這個答案了。

龍抬頭之日,或者蘇家的子孫並不知道,這一天,是明仁仙帝的誕辰!蘇女雖然遠離而去,最終再也沒有見過明仁仙帝,但是,她始終還是愛著明仁仙帝。

這一點,一直讓李七夜懷愧,當年是他說服蘇女追隨明仁仙帝的,可惜,最終卻落個如此下常

蘇雍皇盯著李七夜,久久沒有說話,最終,她轉身離去,但是,臨出門的時候,蘇雍皇突然回過頭來,對李七夜說道:「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來歷,但,既然你讓我留下來,不要忘記一件事,你是我的徒弟1說完便飄然而去。

蘇雍皇飄然而去之後,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至少這一點她不像她的祖母蘇女!

「師弟,我可以離開了吧。」蘇雍皇走了之後,屠不語和藹地笑著說道。他這個上千歲的老怪物卻偏偏叫他為師弟,而且一點都不彆扭,這一點還真讓人佩服。

李七夜不由瞥了他一眼,說道:「你扯出這樣一個爛攤子來,最終卻要我給你收拾,你做師弟的是不是以後我跟你往東,你就別往西1

然而,屠不語卻一點都不生氣,和藹地笑著說道:「師弟,這樣的事情你可不能怪我,正確說來,這是上一任掌門他們扯出來的爛攤子。我這個作弟子的,也只是跑腿,所做的事都是苦差。」

李七夜瞪了一眼這個老狐狸,不過,他也拿這隻老狐狸沒有辦法。

屠不語走了之後,沒多久古鐵守他們迫不及待地趕來,一見到李七夜,孫長老就忙是說道:「怎麼樣?談得怎麼樣了?」

「有什麼談得怎麼樣了?」李七夜慢理斯條地說道:「魔背嶺的事情,我們慢慢再談。」

「魔背嶺這事,可以慢談。」錢長老沉聲說道:「但是,以我之見,我們應該先談掌門之位這一件事情。以我之見,現在你應該上位,出任洗顏古派的掌門,在改革之時,先穩定門下弟子的信心,以壯士氣1

「我覺得也有道理。」吳長老說道:「掌門一直在外,她在宗門之中的威望不高,並非是民心所向。我們洗顏古派要大刀闊斧改革,應要穩定軍心,在這個時候,掌門若傳位於你,那最好不過,你登掌門之位,也是師出有名。」

「雖然說掌門退位,她可以入職長老之位,我們也正好缺一位長老。」周長老也是勸李七夜,說道:「真的沒辦法,如果掌門願意退位,就讓掌門當太長老,我們洗顏古派現在也沒有太長老。」

這並不是說吳長老他們急著奪權,在現在洗顏古派這種局勢之下,內憂外患,積弱的洗顏古派要改革崛起,那麼必須需要一個可以給洗顏古派帶來奇的人來掌舵洗顏古派,毫無疑問,李七夜是最適合的人選了。

蘇雍皇雖然當了掌門這麼久,但是,她一直居於外面,她的存在感很弱。

「古長老如何看法呢?」李七夜看著古鐵守,從容不迫地說道。

古鐵守看了看他們,苦澀一下,說道:「我能怎麼辦?當年扶掌門上位的是我,現在要掌門傳位,那也是我,我豈不是一直當刀使?當年我師父他們拿我當刀使,現在你們又拿我當刀使,好像我一直都是在扮壞人的角色。」

「古兄,這沒辦法,在宗門內,論威望,論地位,也只有你才能親自操刀這件事情了。」孫長老也只好這樣說道。

古鐵守沉默了很久,最終無奈地說道:「如果真的為了宗門,我也只能又背負罵名了。」說到這裡,他看著李七夜,說道:「七夜的意思是怎麼樣呢?」

「這樣吧,長老都先回去,明天我們祖殿談這件事情。」李七夜說道:「長老不是說宗門內還有祖師畫像嗎?明天也帶來吧。」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諸位長老面面相覷,最終,五位長老也點頭,都紛紛告辭。唯有大長老古鐵守是最後一個離開的。

「舊址如何?」古鐵守比任何人都關心洗顏古派的興衰,李七夜回來之後,他一直沒有機會詢問這事。

「暫時來說,難,我們需要時間。以我們洗顏古派現在的情況來說,我們也只能把舊址的事情放一放。先搞定魔背嶺,魔背嶺對於我們來說是十分重要。」李七夜說道。

古鐵守猶豫了一下,最終說道:「但是,魔背嶺已經不屬於我們洗顏古派,可以說,魔背嶺現在是屬於天下,魔背嶺一開,到時候只怕大中域能排得上字型大小的門派疆國都會來,我們還有機會入魔背嶺嗎?」

作為洗顏古派的長老,古鐵守又何嘗不想收回魔背嶺,但是,今天的洗顏古派已經沒有這個實力。

「以我看,魔背嶺一開,聖天教、寶聖上國那是肯定會來,江左世家、南天上國這樣的強大傳承疆國也一樣會來,甚至有可能連青玄古國這種龐然大物的無敵古國都會來。」古鐵守不由為之擔憂,說道:「我們拿什麼跟他們爭呢?」

「這個長老放心。」李七夜從容不迫地說道:「這一次我親自帶隊,親自去一趟魔背嶺,既然是屬於我們洗顏古派的,收回它,那是遲早的事情。此去魔背嶺,誰敢擋我道,殺無赦1

古鐵守知道李七夜並非是口出狂言,但,他不明白李七夜還有什麼樣的殺手能與江左世家、南天上國甚至是青玄古國這種龐然大物的無敵古國爭雄。

「那好,去魔背嶺,我們就定下來了,魔背嶺一開,不論如何,我們洗顏古派必入1最終,古鐵守也同意了李七夜的做法。

第二天,五大長老都齊聚於祖殿之中,除了五大長老,還有李七夜,蘇雍皇,以及作為蘇雍皇隨從的屠不語。

「今天,那我們就談掌門之位這一件事。」諸人齊聚一堂,氣氛顯得有些凝重,李七夜作了開場白。

這樣的情況下,讓周長老他們也都閉嘴,他們也不好開口了,畢竟逼位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雖然說蘇雍皇成為掌門,並不受大家待見,但是,她的掌門之位終究還是合法的。

「我知道,諸位長老,乃至是宗門的護法與堂主,對於掌門是心懷芥蒂。」李七夜緩緩地說道:「不過,今天,掌門也應該是歸宗認祖的時候了。」

「歸宗認祖?」諸位長老都呆了一下,大家今天談掌門之位這件事,還以為是逼蘇雍皇退位。

「沒錯,掌門的確是該歸宗認祖的時候。」李七夜站了起來,緩緩而鄭重地說道:「我們的掌門人蘇雍皇,乃是我們祖師明仁仙帝的後人1

「什麼——」這消息一出,讓在場的長老都不由為之震撼。

求票票………………最近票票不多呀,同學們每天投一下票票,支持一下蕭生,你們的熱情,是蕭生的動力!!!!!!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