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九十一章一隻蝸牛(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一口鍋中的葯汁,一嘗此味,他頓時為之駭然,這些藥材一旦熬成了葯汁,絕對狠狠地剋制他的一身寶殼! 此時,李七夜已經跳上大鍋,取出奇門刀,慢吞吞地說道:「你應該知道,給你們這一族放血是一門藝術。我...

好不容易,趴下的南懷仁師徒這才站了起來,李霜顏站穩之後,也臉色發白,剛才仙光一炸開,太可怕了,一縷的仙光炸開,王侯也好,真人也罷,就算是古聖聖皇,那也只不過是蟻螻而己!

此時,南懷仁師徒都不上敬畏地看著李七夜,這個時候,他們才感覺到,李七夜的可怕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敢探我識海,攝我記憶,不知死活的東西1此時,李七夜臉如冷水,雖然他身上沒有了剛才那種仙帝狂怒的氣息,但是,依然讓人不寒而慄,宛如他就是一尊不可侵犯的仙帝一樣。

這隻巨大的蝸牛來歷驚天,可惜,他千不該萬不該去探李七夜的識海!

在遙遠的荒莽時代,李七夜落入仙魔洞中,被抽離了魂魄,煉化於陰鴉之中,後來,他身不由己地被召回仙魔洞中,被仙魔洞的存在讀取記憶。

直到後來,李七夜有了足夠的能力,算計天下,聯合無數先賢,算計了仙魔洞,讓他終於擺脫了仙魔洞的探制。

從此之後,李七夜最忌的就是被人打開識海,抽離記憶。到了他有能力之後,能培養仙帝之時,他一次又一次地加持了他的魂魄,加持了他的識海,加持了他的記憶。

可以說,李七夜的魂魄真命,他的識海,他的記憶,是被仙帝加持過,為他加持過記憶的,不止是明仁仙帝,如血璽仙帝、吞日仙帝、霸滅仙帝乃至黑龍王等等都為他加持過記憶。

如果誰觸及他的識海,觸及他的記憶,就是等於觸及了仙帝的加持!絕對會被仙帝的加持鎮壓!這就意味著,李七夜的識海記憶除了他,任何人都不得讀取,那怕是仙帝都不允許!

這是李七夜沉浮了千百萬年,一世又一世地辛苦經營的結果,這也是他最忌諱的事情!

今天,這隻蝸牛不知道底細,竟然想任借著自己的神通卻讀取李七夜的記憶,這無疑不自尋死路!

「把他拖回來。」最終,李七夜吩咐地說道。

莫護法師徒忙是應聲而去,過了大半天,隨著一陣轟隆之聲響起,莫護法師徒兩人才把巨大的蝸牛拖了回來,他們師徒兩拖著這隻巨大的蝸牛,如同是拖著一座小山一樣。

巨大的蝸牛拖到了李七夜面前,這已經是一動不動了。

「大師兄,他死了沒有?」南懷仁拖回了巨大的蝸牛,問道。

「暫饒他一命而己,是死是活,就要看他自己的表現了。」李七夜吩咐地說道:「起鍋,入葯,把它煮了。」

莫護法師徒兩人聽到李七夜的吩咐,立即架起了那口巨鍋,幸好莫護法機伶,帶來的鍋是足夠巨大,他們師徒把帶來的所有藥草倒入了鍋中,然後把巨大的蝸牛放在鍋裡面煮。

沒有多久時間,鍋里的水被煮得沸騰起來,所有的葯都被煮成了葯汁!

在這個時候,這個巨大的蝸牛終於慢慢地蘇醒過來,就算他蘇醒過來,此時,他都無法動彈,他已經被仙帝加持絕對鎮壓了!此時,他就是砧板上的肉,任由李七夜宰割!

「你,你是什麼人?」巨大的蝸牛被泡在了大鍋之中,好不容易,他兩支觸角從水下探出來,牛眼一樣的大眼看著李七夜,他的雙眼中充滿了驚駭。被仙帝加持了記憶的人,這究竟是怎麼樣的人。

以眼前十三四歲的少年來說,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最後一任仙帝也是在三萬年前,按理來說,眼前的少年根本就不可能見到仙帝。

然而,眼前的少年不單是見過仙帝,而且,識海被加持過,一道仙光炸開,瞬間鎮壓他,這印象讓他太沉刻了,實在是不可磨滅,在這種絕的力量鎮壓之下,讓他發自於靈魂最深處的驚悚,這絕對唯有仙帝才擁有的鎮壓!

「我是什麼人,已經不重要,你已經觸了我的底線。」此時,李七夜的臉色才好看很多,他緩緩地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當李七夜臉色好轉的時候,不論是南懷仁、莫所法,又或者是李霜顏,都不由為之鬆了一口氣。

當李七夜狂怒之時,這讓他們感覺心頭上被一塊巨石壓著喘不過氣來一樣,宛如一尊仙帝狂怒一樣,讓人畏懼!

「你,你想幹什麼——」此時,巨大的蝸牛知道大難臨頭了,不由變色說道。

李七夜悠然地說道:「把你放在鍋裡面煮,你說能幹什麼呢?放干你的壽血,順便煮一鍋蝸牛湯解解饞。他們是沒有嘗過天牛祖蝸的味道,說不定他們嘗了之後,會回味無比。」

「這,這絕對是不可能的,我的軀殼無火能煉化,無水能煮得開。」這個巨大的蝸牛說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那是別人,至於我嘛,這一點是行不通的,我既然知道你的出身,便能把你解決掉。你知道這煮你的是什麼配方嗎?這配方煮一鍋的蝸牛湯,不單是美味,而且絕對是大補1

鍋中的蝸牛聽到此話,不由嘗了一口鍋中的葯汁,一嘗此味,他頓時為之駭然,這些藥材一旦熬成了葯汁,絕對狠狠地剋制他的一身寶殼!

此時,李七夜已經跳上大鍋,取出奇門刀,慢吞吞地說道:「你應該知道,給你們這一族放血是一門藝術。我知道,你們一身寶殼堪稱刀槍不入,寶器難傷。不過,經這葯汁這麼一煮,你應該清楚是怎麼樣的後果1話一落下,出刀如閃電。

眨眼之間,李七夜已經是在巨大蝸牛的殼上劃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刀痕,這一道道的刀痕交織在一起,竟然成了一幅神秘的圖案,這圖案看起來像是陣術,又像是一篇道章,更像是一章瓦解巨大蝸牛甲殼上道紋的攻伐道義!

此時,這一道道的刀痕之中,慢慢地沁出了鮮血,這一滴滴的鮮血無比的妖艷,每一滴的鮮血就像是一顆無價的寶珠一樣,一滴滴的鮮血滾落於鍋中之後,與葯汁一煮,散發出了一陣陣迷人的葯香味,讓人垂涎三尺,不由吞口水。

「壽血——」見這一滴滴滾落的鮮血,莫護法不由為之動容,對於修士來說,壽血珍貴無比,甚至有著一血萬精的說法,一滴壽血,蘊藏著有萬滴天地精華!

李七夜這樣的手法,把巨大的蝸牛嚇得魂飛魄散,他們是屬於神秘的生靈,既不是妖族,也不是天獸、壽精,他們的來歷驚天,舉世罕有。

他們有著一身堪稱無物可破的甲殼,然而,今天李七夜卻知道煮開他們甲殼的配方,更知道給他們這一族放壽血的手法,他明白今天遇到剋星了!

隨著壽血的流失,巨大的蝸牛感覺自己的魂魄要被抽離一樣,真命是越來越虛弱,再這樣下去,他真的會被煮成一鍋蝸牛湯了。

「你,你,你想怎麼樣,你,你要什麼1終於,巨大的蝸牛心面一顫,大叫道。此時再嘴硬,他真的是要被煮成蝸牛湯!

李七夜過了好一會兒才慢吞吞地看了他一眼,最終才說道:「這樣吧,我正好缺一頭坐騎,你就跟在我身邊吧。」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在身旁的南懷仁他們無語,真正的大人物,好歹也選一頭賣相好的坐騎,不要說真龍鳳凰這樣的絕世生靈了,那怕是一頭蛟馬,也比眼前這隻大蝸牛拉風。

李七夜的話讓巨大的蝸牛為之沉默著,雖然他們這一族的人數很少很少,但是,他們卻有著自傲的來歷,更何況,他的道行絕對是強悍,讓他作一個人族的坐騎,那的確是讓他無法忍受。

巨大的蝸牛沉默著,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別自矜著你那三分自認為了不起的血統,就算你們一族的老祖還活著,見到我,也只有稱晚輩的份1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巨大蝸牛不由為之一震,兩隻巨大的眼睛看著李七夜,說道:「你,你究竟是什麼人1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要麼你留下追隨我,要麼把你煮成蝸牛湯。」李七夜悠然愜意地說道:「以後你盡忠盡職,我會一一傳你十二解1

李七夜的這一句話頓時讓巨大蝸牛精神一振,作為李七夜的座騎,這是他不願意的選擇,他甚至是甘願被煮神肉湯,但是,一談到後面的十二解,就完全不同了。

他所知道,萬古以來,只有一個存在知道十二解,但是,眼前的李七夜明顯不是那個存在!

「好,我答應你1最終,這隻巨大的蝸牛臣伏了,作出了選擇。

「以真命起誓吧。」李七夜一點都不驚意,慢理斯條地說道。

最終,巨大的蝸牛以真命起誓,立下了誓言。這一幕,讓南懷仁師徒兩人不由為之動容,真命起誓,這對於修士來說是極為嚴重的事情,一旦以真命起誓,就必須遵從誓言,一旦違背誓言,會遭受反噬。

當然,真命起誓,必須在雙方情願的意志之下。

巨大的蝸牛起了真命誓言之後,李七夜讓南懷仁與莫護法把他從鐵鍋中拖了出來。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