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八十四章晝天仙秘(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弟子重新歸類整理藏經閣、藏兵閣、藏寶閣的秘笈寶物,後來弟子發現了這件東西,這東西看不出是什麼用處,但是,極重極重。」 放在角落之中的是一塊古碑,古碑漆黑,通體無光,上面銘刻有紋路,繁冗複雜。這...

曾經聽過李七夜講經,莫說是堂主護法,連長老都為之震撼,最終,連五大長老都上門請李七夜為他們講經。

此時,五大長老對於李七夜無比信服,在他們看來,李七夜是得到了祖師的授道,已經是精通了洗顏古派功法的最終極奧義。

對於五大長老,李七夜這樣說:「長老修道上千年,道基已成定局,除非是推倒重頭再來,否則,想極大的飛躍是不可能了。現在只能能過更改疵瑕,最大地優化道基,進行微變化。不過,只要是堅持,未來還是有希望問鼎古聖的。」

五大長老修道太久了,道基的缺陷不足,已經成了定局,想大補大改,已經是沒有可能,除非是毀掉道基從來,李七夜只能是為他們作了個微調整!

儘管如此,諸位長老依然是興奮,他們自認為問鼎真人是沒機會了,更別說是古聖了,現在李七夜這話給了他們希望,更是激勵著他們。

同時,見過李七夜的授道手段,不止是護法,就是長老都為之動容震撼,這樣的授道手段,成了完整的系統,只有是在授道上沉浸了幾千年的明師才有這樣的手段,然而,現在一個十四歲的少年,竟然如此授道,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這還是十三四歲的少年嗎?

最終古鐵守他們把這樣的情況歸結於李七夜得到了祖師明仁仙帝的託夢指點,所以,繼承了明仁仙帝的無上道義。

然而,古鐵守他們又怎麼知道,明仁仙帝都是李七夜帶入修道這條路的,沉浮萬古,李七夜不知道培養過多少的巨擘,他當然是一位無人能比的明師了。

另一件古鐵守他們振奮的是,李七夜得師祖明仁仙帝「託夢傳道」,找回了另一門殘缺的帝術「九鼎壽法」,更讓他們振奮的乃是,李七夜參悟「晝天功」之後,找回了他們洗顏古派天命秘術——晝天仙秘!

這件事情讓古鐵守他們震撼無比,甚至是久久不眠,天命秘術呀,這絕對是讓無數修士、無數門派傳承所瘋狂的東西!

不過,「九鼎壽法」、「晝天仙秘」都成了洗顏古派的最高機密,除了五位長老之外,就只有李七夜知道了。

當李七夜傳道授業走入正軌之時,他自己準備修練的時候,大長老古鐵守卻找上門來,讓他去三角古院看一樣東西。

李七夜隨大長老古鐵守來到三角古院的存放珍寶靈藥的寶閣寶庫之中,大長老古鐵守帶李七夜來到一個角落,說道:「上次你說了之後,我特地讓負責的弟子重新歸類整理藏經閣、藏兵閣、藏寶閣的秘笈寶物,後來弟子發現了這件東西,這東西看不出是什麼用處,但是,極重極重。」

放在角落之中的是一塊古碑,古碑漆黑,通體無光,上面銘刻有紋路,繁冗複雜。這塊古碑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歲月,上面布滿了坑坑窪窪,那不是歲月所浸蝕出來的坑窪,而是劍痕槍眼……

李七夜沉浮千百萬年,他一生中見過的寶物太多太多了,但是,當他仔細觀看這塊古碑的時候,都頗為動容,這樣的東西,他曾經見過一次,雖然不是眼前的這塊古碑,但是,曾經有著這麼一件來歷相同的東西。

「這是從哪裡來的?」最終,李七夜問古鐵守。

「不清楚。」古鐵守搖了搖頭,說道:「我印象中這塊古碑就一直在這裡,具體它是從哪裡來的,我也說不清楚。」

「這東西我要了。」最後,李七夜說道,這塊古碑來頭不小,他要好好琢磨琢磨。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要求,古鐵守一口答應了,現在,李七夜儼然是洗顏古派的掌門人了,就算是洗顏古派的掌門蘇雍皇回歸,只怕都沒有李七夜那麼大的權勢。

「被封印的樓閣,有可能打開嗎?」離開藏寶閣的時候,古鐵守都詢問李七夜。

今天,對於李七夜來說,洗顏古派沒有什麼秘密,連藏經閣的第六層,五大長老都同意他進出,古鐵守甚至是帶李七夜看過最上面三層樓閣的封櫻

「這個難說。」李七夜看過三角古院的封印,他只是笑了一下,搖頭說道:「這個不重要,說不定裡面什麼都沒有,有可能那只是先賢封印下來激勵後人的。」

「此話怎麼說?」古鐵守不由問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如果真的要打開封印,只怕是需要大賢出手。試想一下,最後三層,號稱封印有仙帝寶器、仙帝諸物,洗顏古派的歷代弟子是何等的渴望,歷代護法長老只怕都渴望修練成大賢,欲打開仙帝寶藏1

「三萬年前,一場大戰損耗何等的驚人,若真的還有庫存,只怕都全部砸入這一場戰爭之中了,眼看洗顏古派都要保不住了,還藏著掖著幹什麼?」李七夜一笑說道。

聽到李七夜的話,古鐵守不由呆了一下,但是,細細想起來,又覺得李七夜的話有道理。試想一下,三萬年前這一戰何等的慘烈,如果還有靈藥仙寶,早就砸入了這一場戰急之中了,沒有什麼比保住洗顏古國更重要了。

三萬年來,歷代長老所翹盼的仙帝寶藏,很有可能只是畫餅,細想一下,古鐵守他自己都不由為之啞然,不由為之苦笑了一下。

李七夜回到孤峰之後,李霜顏給李七夜帶來了一個消息,說道:「我派的藥師聖老已到,什麼時候開始煉體膏?」

李霜顏突然提到這件事,最近忙著改革洗顏古派的李七夜都差點忘記了。他拍了一下後腦勺,說道:「這茬事,我都差一點忘記了。」

說到這裡,李七夜吩咐李霜顏說道:「通知古長老,讓他準備好藥材,三天後我入爐,熬體膏。」

李霜顏二話未說,就照去做了。她這個天之驕女,一國公主,顯得是乖巧溫順許多。

三天之後,就在孤峰之上,大長老已經為李七夜準備好了一切所需的靈藥,而來自於九聖妖門的聖老,也準備好了為李七夜熬體膏。

為了這一次熬體膏,孫長老親自來觀看,作為藥師,這本是忌諱,不過,卻意外地得到了聖老的同意。

來自於九聖妖門的聖老,不單是九聖妖門的長老,而且還是九聖妖門最強大的藥師。輪日妖皇這一次派他來為李七夜煉體膏,總夠說明輪日妖皇對李七夜的重視了。

「聖老可以幾煉呢?」見到聖老之後,李七夜也未客氣,詢問道。

九聖老門的聖老是一個看起來亂糟糟的糟老頭,但是,孫長老對他是很恭敬,甚至可以說是敬畏,要知道。在以前,他們洗顏古派的長老根本就沒資格見九聖妖門的長老,更別說是請九聖妖門最強的藥師來洗顏古派熬體膏了。

孫長老也明白,聖老能來洗顏古派熬體膏,完全是沖著李七夜的面子來的。

「八煉。」聖老話不多,但是,說話也直接。

「聖老不愧是九聖妖門第一藥師,竟已達八煉。」聽到聖老的話,同樣作為藥師的孫長老也不由為之動容,說道:「晚輩只能是五煉穩定,六煉完全沒有把握。」

體膏、壽葯都有九煉之說,煉的次數越多,那麼,體膏、壽葯的精華更好!

聖老看了孫長老一眼,說道:「考驗一個藥師,不在於體膏,也不在於壽葯,而是在於命丹!命丹,都是藥師的真正精華。」

「這的確。」對於這話,孫長老也承認,說道:「命丹一旦不成,可是毀丹呀,毀丹還是小事,毀爐就慘了。我煉命丹,三變還可以,四變肯定是毀丹。」

體膏、壽葯有九煉之說,而命丹則有九變之說。命丹與體膏、壽葯完全不同。如果藥師的功力不行,所熬的體膏、菁的壽葯,還能用,就是效果受到很大的減弱。

但是,命丹不同,一旦藥師的功力不足,一有差錯,一爐的命丹就毀了,嚴重的話,連爐神都會被毀。

所以,在藥師之中,有著這麼樣的一句話,考驗一個藥師的本事,不在於體膏、壽葯,而是在於命丹。

所以,當時洗顏古派在沒有適合的藥師的情況之下,孫長老只是穩定於五煉的藥師,那怕是皇體膏的獸髓年份不足,他也敢擔任李七夜的藥師,為李七夜熬體膏。

就算是功力不夠,無法彌補獸髓的年份不足,但是,體膏也不會毀去,更不會毀爐,最多也就是體膏的藥效受到極大的削弱而己。

「八煉體膏的實力,這已經足夠彌被地獄地牛獸髓年份不足的缺陷,我們開始吧。」對於聖老的實力,李七夜也為之認同。

對於修練有仙體術的他來說,最好的選擇當然是仙體膏以及是九煉的藥師了,不過,在洗顏古派現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也沒得選擇。

甚至可以說,這對於現在的洗顏古派來說,已經是最好的條件了。

求票票……………………………………同學們,你們的票票呢!!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