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八十章紫山侯(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它曾盪掃這便天地,在近萬年來,已經少有人、少有門派能挑釁寶聖上國的神威了,今天洗顏古派頓如此處決董聖龍、烈戰侯,這究竟是從何而來的底氣? 三天一過,在洗顏古派之外,來自於寶聖上國各方的修士都...

李七夜笑了一下,從容不迫地說道:「聖天教,對於我來說,想不想滅它而己,如果我不介意花費些心血,費點精神,踏滅聖天教,這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聽李七夜這樣的話,李霜顏頓時無語,換作別人,一定會認為李七夜是狂妄無知,吹牛吹破天,但是,李霜顏可不這樣認為,她完全看不出李七夜有絲毫開玩笑、吹牛皮的跡象。

「我不明白你是何來的自信,聖天教雖然說建寶聖上國才三萬年,你要知道,他們的老祖可是了不得的人物!我們九聖妖門若是與聖天教為敵,都要謹慎三分。」李霜顏都忍不住說道。

李七夜看了李霜顏一眼,說道:「因為我是李七夜1

因為我是李七夜,因為一句普通的話,在李七夜口中以最平淡的口吻說出來,但是,卻讓人聽得霸氣縱橫,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油然而生。

李霜顏看著李七夜久久不語,眼前的小男人,根本就不像是個小男人,運籌帷幄,霸氣凌人,這更像是一尊人帝!

過了好一會兒,李霜顏看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此等大事,我可需要告知我師尊。」

「隨便。」李七夜看李霜顏一眼,笑了笑,無疑,對於李霜顏的態度還是算滿意的。

毫無疑問,李霜顏這個天之驕女在這些日子裡留在李七夜身邊是變化不小,至少在李七夜面前是少了天之驕女的傲氣,跟別人相比,她依然是天之驕女,但是,與李七夜一比,她都不覺得自己哪裡比李七夜優秀了。

三天一眨眼便過去,在這三天之中,無數雙眼睛在暗中看著洗顏古派,毫無疑問,寶聖上國的許多大教傳承都想親眼看到這一場風波將會如此落幕,在寶聖上國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的大人物,多少的王侯,都希望得到第一手消息。

自聖天教建立寶聖上國起,三萬年間,它曾盪掃這便天地,在近萬年來,已經少有人、少有門派能挑釁寶聖上國的神威了,今天洗顏古派頓如此處決董聖龍、烈戰侯,這究竟是從何而來的底氣?

三天一過,在洗顏古派之外,來自於寶聖上國各方的修士都遠遠地看著洗顏古派。當洗顏古派的山門開啟之時,只見董聖龍與烈戰侯被洗顏古派的弟子押了出來。

董聖龍,乃是寶聖上國人皇所封的王侯,在寶聖上國王侯中,可以說是資深王侯。

至於烈戰侯,那就更不用說了,堪稱寶聖上國一代凶將,年紀雖然不如董聖龍大,但是,凶名比董聖龍更響亮,在他手中,寶聖上國不知道有多少小門小派被滅掉。

但是,在現在,資深的王侯也好,一代凶將也罷,那都成了階下囚,更可怕的是,他們兩個的道行都被毀去,對於一位修士來說,特別是修練了上千年的修士,一旦道行被毀,這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此時,董聖龍與烈戰侯萎靡虛弱,他們兩個被綁在了洗顏古派山門之外,已經無反抗之力,今天,他們連凡人都不由,更像是兩位垂死的老人,哪裡有力氣反抗。

看到這一幕,在遠處的許多修士,乃至是一方之主,一教之首,都不由為之吁噓,為之沉默,試想一下,如烈戰侯之輩,昔日是何等的強橫,凶焰是何等的囂張,可以說是大殺四方,兇悍驃猛,然而,今天也只不過是垂死之人而己。

勝王敗寇,這已經是一切在不言之中!

臨行之時,洗顏古派戒備森嚴,洗顏古派的任何一個弟子都進入了備戰狀態,各堂主、各護法更是堅守著各要塞各關卡。

洗顏古派的五大長老更是親臨山門,親自鎮坐這一次的處決,除了五大長老在場之外,還有李七夜也在場,李霜顏更是在身旁跟隨。

「那個弟子是洗顏古派的何人?」李七夜作為一個普通的弟子,在此名不揚聲不顯,現在與五大長老平起平坐,這讓看到這一幕的不少修士為之驚訝。

「這個弟子竟然能與古鐵守他們同行,難道有什麼驚人來歷不成?」不少修士都紛紛猜測,驚訝地說道。

看到李霜顏隨行,更是讓一些教主掌門為之神態一振,動容地說道:「李霜顏,九聖妖門的傳人,古牛疆國的公主,乃是大中域的天之驕女呀,難道說,洗顏古派要與九聖妖門聯手了?」

李霜顏出現在洗顏古派之中,與李七夜他們同行,這讓不少觀看的修士為之動容。

在凝重的氣氛之中,時間一刻一刻過去,終於,行刑的時間到了,古鐵守抬頭看了一眼天空,沉聲地說道:「行刑1

此時,莫說是洗顏古派的上下所有弟子,就是連遠處觀看的所有修士都不由屏住呼吸,都期待著下一刻將會發生什麼事。

「刀下留人1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厲吼響起,一陣轟鳴之聲傳來,只見一頭蛟馬踏空至,王侯氣息滾滾,鎮壓住了山門前行刑的洗顏古派弟子。

蛟馬踏空而至,只見蛟馬之上端坐著一個身穿紫衣,頭戴紫冠,雙肩寬大宛如負有重岳的老者。

「紫山侯——」見到這個老者,遠觀的不少修士為之動容。

「紫山侯來了。」看到這個老者,有教主喃喃地說道:「老一輩王侯呀,火候純青,紫山侯久負盛名,堪稱是寶聖上國的巔峰王侯之一。」

「原來是紫山侯駕到。」看到蛟馬上的老者,古鐵守也是目光一凝,神態凝重,紫山候或者凶名不如烈戰侯,但是,實力絕對是在烈戰侯之上,老一輩王侯,乃是寶聖上國的巔峰王侯之一!

「古長老,莫自誤,烈戰侯乃是寶聖上國的重臣,速速放了他與董兄,隨我入都向陛下負荊請罪1紫山侯坐於蛟馬之上,沉聲地說道。

古鐵守欲說話,李七夜擺手,攔住了他,愜意地笑著說道:「請罪?我字典里沒有這兩個字,在我還沒有想殺你之前,立即給我滾,能滾多遠就滾多遠1

「此子是誰,好大的口氣1一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遠處觀看的不少修士都不由面面相覷,紫山侯是何許人也,作為老一輩的王侯,作為巔峰王候之一,堪稱是寶聖上國的重臣,今日李七夜如此一個小輩竟然敢口出狂言。

「何處來的小兒,本座替你師長教導教導你1紫山侯目光一寒,大手如磨盤,向李七夜拍去!

「錚」的一聲劍吟,劍起碧落,李七夜未出手,而他身邊的李霜顏已經出手,一劍擎天,斬落星辰,她周身響起鳳鳴之聲,劍芒如翎,一道道展開,一劍出,山河失色。

「好個九聖妖門的傳人1一見李霜顏此劍,紫山侯冷哼一聲,雙手結印,如巨岳一樣鎮壓而下。

「滾回去1此時,古鐵守也出手了,鯤鵬橫空,巨大的鯤鵬以鯤尾狠狠地甩下之時,擊碎大地,來勢兇猛。

見鯤鵬甩尾而來,紫山侯也不由臉色一沉,不敢託大,翻手一起,真器當空,擋古鐵守的鯤鵬一擊。

「轟——」的一聲巨響,紫山侯雖然是擋住了古鐵守的一擊,但是,他胯下的蛟馬就承受不住了,一聲哀鳴,趴在了地上,再也站不起來。

對於搏殺,李七夜看都沒多看一眼,只是搖了搖頭,說道:「古長老的六變,學得太駁雜了。」

如此的話,在別人聽來,實在是囂張無比,但是,見過李七夜「鯤鵬六變」的古鐵守卻不這樣認為。

「你見見完整的六變。」古鐵守也開口說道。他也想讓李七夜看一看自己的「鯤鵬六變」,希望能借李七夜的六變給自己參考一番。

所以,古鐵守話一落下,向紫山侯逼去。

紫山侯臉色難看到極點,他作為老一輩的王侯,今天在古鐵守的手中卻沒有佔到便宜,仙帝之術,果然可怕!

「古鐵守,今日我不與你計較1紫山侯沉喝道:「今日本座帶陛下的手詣前來,不管你洗顏古派願不願意,都必須放人,否則,後果自負1

「人皇的手詣1古鐵守不由目光一凝,寶聖上國的人皇,雄才大略,是一個可怕的人物,道行極深,在他的手中,寶聖上國蒸蒸日上,可以說,寶聖上國的人皇,也是野心勃勃之輩,欲把寶聖上國建成萬古不倒的古國!

此時,紫山侯手一揚,只見他手上已經展開一面聖詔,聖詔之上只有一個字「赦」,此字一展出,皇威浩蕩萬里,在這個「赦」字之中,爆發了強勢無比的皇威,宛如一尊高高在上的人皇就站在面前一樣,讓人為之臣伏。

就算是古鐵守這樣的王侯,當「赦」一出,他都時受到鎮壓,血氣翻滾,一個「赦」字宛如一座不可攀越的大山壓在他的心頭一樣,讓他難受得欲吐血。

一面聖詔,只有一個「赦」字,但,區區一個字,這已經足矣,一個字,這已經代表著一尊高高在上人皇的意志,單憑這一個「赦」字,足夠震懾王侯!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