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七十八章揮手殺千敵(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住了,這樣的變化實在是太駭人了。 古鐵守都呆住了,久久回不過神來。觀戰的所有人也都一樣呆住了,八百戰將,烈戰侯,陽首山河圖,這一切在這一劍之下,全部化為烏有,王侯也好,古聖陣圖也罷,這都不足為...

琴樓上的密密麻麻的紋路也隨之浮現,化作了無盡的符文。

「轟——」在這個時候,琴韻之中所承的帝蘊仙威被李七夜催動,剎那之間,帝蘊仙威爆發,碾壓諸天,在場的四大長老都不由雙腿一哆嗦,連站都站不穩,在帝蘊仙威之下,他們完全被鎮壓,訇伏在地上。

「祖師顯靈。」感受到了那蒼桑古老的帝蘊仙威,四大長老都無比激動,激動得熱淚滿臉!不知道多少年過去,他們終於見到了祖師的帝蘊仙威。

在洗顏古派之外,還有很多修士強者關注古鐵守與烈戰侯的一戰,雖然古鐵守還未能殺出「陽首山河圖」,但是,他在烈戰侯與陣圖的鎮壓之下,依然還不倒,這讓不少修士為之佩服與動容。

這都讓不少修士強者感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洗顏古派終究是帝統仙門,雖然是沒落了三萬年之久,但是,依然還是有點底蘊!

至於隨烈戰侯而來的八百戰將,在心面則是冷笑,就算古鐵守死撐,也撐不過明天,只要過了明天,洗顏古派就改朝換代,到時候,古鐵守也只不過是垂死掙扎而己。

「轟——」就在很多修士強者猜測這一次征戰以怎麼樣方式落幕之時,突然,洗顏古派之內衝起了一道光華,衝起的這道光華瞬間撕裂了天穹,沖入天宇,斬落星辰。

在剎那之間,洗顏古派的疆土之內,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無敵的帝蘊,在剎那之間,不知道有多少生靈為之顫抖。

「發生什麼事了1在瞬間,洗顏古派之外觀戰的所有修士都不由為之顫抖,發自於內心的敬畏!在這股氣息之下,他們都覺得自己緲小如蟻螻,不足為道。

「帝蘊仙威,難道洗顏古派要拚命了,祭出了仙帝寶器1感受到這樣的氣息,所有人都顫慄,有掌門失聲大叫道。

「不好——」感受到這股仙威,戰船上的八百戰將都駭然,但,一切都遲了。

衝天而起的光華突然化作了一道劍芒,劍芒橫掃天地,一道劍芒,承載萬古仙威,一斬而下,無物可擋。

「噗——」一浪浪的血花噴涌而起,劍芒掃過,八百個頭顱飛起,他們都眼睛睜得大大的,他們頭顱飛起的時候,還能看到鮮血從自己脖子斷口噴出。

劍芒之勢無物可擋,橫掃而過,斬在了無盡山河之中,「嘶」的一聲,陣圖的無盡山河頓時化作了齏粉,古聖以無數心血所祭煉的陣圖,在這道劍芒之下,不堪一擊,陣圖被一劈為二,落於地上,古鐵守也從裡面跌落下來。

「不——」在陣圖之中的烈戰侯慘叫一聲,劍芒一下子刺穿了他的胸膛,一下子把他釘在了大地之上。

此時,劍芒消失了,只有鮮血在靜靜地流淌,被釘在地上的烈戰侯還能顫動著手腳,他並沒有死去,只不過是李七夜要留他一命而己。

突然的變化,莫說是觀戰的所有修士,包括是洗顏古派的所有弟子,就是連古鐵守都呆住了,這樣的變化實在是太駭人了。

古鐵守都呆住了,久久回不過神來。觀戰的所有人也都一樣呆住了,八百戰將,烈戰侯,陽首山河圖,這一切在這一劍之下,全部化為烏有,王侯也好,古聖陣圖也罷,這都不足為道,在這一劍之下,都宛如灰塵一般,一掃而荊

一劍掃過之後,在寶聖上國的都城之中,一尊人皇突然睜開了雙眼,他深邃的雙眼日月沉浮,星河出沒,可怕無比,他此時凝聲喃喃地說道:「難道洗顏古派還擁有一件仙帝寶器——」最後,他雙目神光暴漲,似乎要看透天際一般!

這一幕,震撼著所有人,包括洗顏古派的弟子,都是久久無法回過神來。

「帝蘊仙威——」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修士不由喃喃地說道。帝蘊仙威,不知道有多少修士聽過這樣的稱呼,但是,從來沒見過它的真正威力,今天,一道劍芒掃過,一切化作虛妄,這就是帝蘊仙威!

這個時候,所有人才意識到仙帝的可怕,明仁仙帝逝去如此之久,留下的帝蘊仙威,依然讓神靈顫抖!

「把他綁起來,三天後,山門外斬首。」在無數人失神之時,洗顏古派之中傳來了李七夜的聲音。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大家才回過神來,觀戰的修士強者打了一個激靈,而洗顏古派的弟子回過神來,不由一陣歡呼,有弟子把烈戰侯綁了起來,押入地牢。

最終,失神的古鐵守回到了派中,在琴樓之中,知道了一切原由之後,他都不由再一次失神。

過了許久許久,古鐵守看著李七夜,最終他喃喃地說道:「祖師有靈,庇護我派。」說到這裡,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對李七夜說道:「祖師選你為中興之主,希望你能帶著洗顏古派,重歸輝煌1

古鐵守可以說是洗顏古派的掌舵人,他說出了這樣一句話,這已經確立了李七夜在洗顏古派的地位!一夜之間,這讓李七夜在洗顏古派的地位是無人能撼動!

烈戰侯親征洗顏古派,寶聖上國的很多人都認為洗顏古派這一次只怕是面臨滅頂之災,沒有想到,一夜之間突然局勢逆轉,烈戰侯八百戰將慘烈,烈戰侯重傷被俘,這裡發生的一切,聽起來是那麼的夢幻,但是,千真萬確。

在洗顏古派之內,則是上下歡騰,這對於洗顏古派上下的所有弟子來說,這是一件振奮人心的事情,這一次擊碎了烈戰侯的入侵,這對於今天衰落的洗顏古派來說,無疑是一針強心劑,至少讓洗顏古派的所有弟子看到了希望。

一戰結束,洗顏古派內部召開了高層會議,長老、護法都出席了這一場會議,以古鐵守為首,揭露了曹雄勾結董聖龍、烈戰侯的陰謀,現在曹雄被斬,董聖龍、烈戰侯成了階下囚!

諸位護法對於曹雄所作所為,都不由是恨之入骨,差一點點,洗顏古派就成了聖天教的傀儡!

當古鐵守五位長老告知諸位護法這一切都是由李七夜親手主導之時,洗顏古派的諸位護法都不由為之震撼,師祖託夢傳道的事情,他們有所耳聞,沒有想到,祖師竟然選中了李七夜!

在這會議之上,古鐵守與四大長老確定了李七夜為洗顏古派中興之主的地位,對於這樣的決定,諸位護法都沒有任何異議。

會議將結束之後,討論到如何處置董聖龍、烈戰侯的問題上了。

對於這個問題,李七夜只有一句話,笑了一下,說道:「三天後,山門外斬首,邀寶聖上國的各門各派前來觀賞1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在場的護法心神一震,長老也都不由心面一震,這是何等的魄力。

「這樣一來,只怕是與聖天教撕破了臉皮。」有護法不由擔心地說道。

李七夜從容地說道:「乃是生死仇敵,何來撕破臉皮之說。」

「萬一聖天教向我們開戰怎麼辦?」也有護法不由擔憂地說道。畢竟聖天教乃是龐然大物,建立寶聖上國三萬年之久,難有人能撼動。

「開戰?」李七夜笑了起來,目光一凝,然後悠然地說道:「聽聞寶聖上國的人皇乃是一代霸主,雄材大略,不亞於九聖妖門的輪日妖皇!我還真不怕他開戰,最好他能親征,我正好把他們聖天教的王侯、真人一鍋端了。」

「這個想法不錯1古鐵守都沉吟了一下,說道:「琴樓的帝蘊仙威應該能耗得了幾次的大戰,若是寶聖上國敢親征,我們一口氣把他們的王侯、真人端了。雖然我們無力滅掉聖天教、寶聖上國,但是,只要我們端掉他們王侯、真人,足可以讓他們幾千年難於恢復元氣!這將給我們洗顏古派發展的機會。」

聽到大長老如此說,在場的諸位護法都不由面面相覷。

「聖天教滅我洗顏古派之心不死,我們也不能一味餒協退讓,這一次,若寶聖上國要開戰,那我們就給他們一次沉重一擊,把琴樓的帝蘊仙威最大化。」孫長老也不由說道。

琴樓與祖師畫像是同樣性質的帝物,它們威力極大,但是,卻是損耗之物,這一點是無法與仙帝寶器、仙帝真器相比的。

像仙帝寶器,可以無數次使用,只是對於掌御仙帝寶器的修士有著很高的要求,而承載帝蘊仙威的帝物,它則是使用一次,威力減弱一次,帝蘊仙威受到損耗,最後化作凡品。

所以,此時,古鐵守他們也想借琴樓的帝蘊仙威把敵人一口氣端了。

「說到這件事,我倒想問一下,我們洗顏古派的仙帝寶器呢?祖師的仙帝真器呢?」李七夜看著古鐵守說道。

「這個……」古鐵守尷尬地一笑,此時,連四位大長老都不由相視了一眼,神態有些尷尬。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