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七十四章蘇玉荷(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地搖了搖頭,說道:「洗顏古派後代,盡出一群草包,寶山在眼前,也不識貨,這鬼樓的琴韻之中那是容納有何等海量的帝蘊仙意,如此的神威,足可以讓洗顏古派熬過一段堅難的歲月。一群人盡把目光放在仙帝寶器、帝術之上...

第七十四章蘇玉荷

所以,李七夜讓明仁仙帝把她渡化,讓她安寧而去,可惜,這一縷戀念卻捨不得去,心慈手軟的明仁仙帝也沒有強制渡化她,正是因為如此,她一直留在這裡,一直伴著古琴,再也無法離去!

回想起過往,就算是經歷了無數歲月的李七夜都不由為之輕輕地嘆息一聲。www。wsxs.net

想到這裡,李七夜望著絕美影子,說道:「你說古琴沉入地下之後,你便隨古琴沉睡於地下。為何現在又出來作祟?以我看,這裡不止是鬧鬼那麼簡單,我看這裡天地精氣受到污染,你只是一縷戀念,不可能有如此大的神通,又或者,這其中有變故。」

蘇玉荷的一縷戀念說道:「古琴入地之後,我一直沉睡在地下,我也不知道沉睡了多久,後來突然異動,邪氣入侵,驚擾了我,我才蘇醒過來。我居於這裡,不願意被人打擾,所以才嚇走這裡的弟子。」

「邪氣入侵?」李七夜目光一凝,說道。

「大人,以我看,有可能地下的那片神秘作祟。」絕美的影子不由說道。

「不可能1李七夜聽到這話,臉色一變,一向從容不迫的他頓時目光暴漲,沉聲說道:「當年我帶著明仁小子與大雞公他們殺進去殺得天崩地裂,強行碾壓下去。明仁小子承載天命之後,他遵從我的吩咐,重新殺進去,以無上手段封印了那裡,那片神秘絕對沖不開明仁小子的封印,這一點我是有自信。」

「這隻怕是千真萬確,那邪氣,我,我太熟悉了。」絕美影子驚色地說道:「那種感覺,我再清楚不過,我蘇醒之後,居於此處,我時時也覺得不安,感覺依然有極少量的邪氣從地下逃出來。」

絕美影子如此說,這讓李七夜心面一沉,雖然說她只是蘇玉荷的一縷戀念,但是,這件事情對於她來說,影響太大了,她都如此說,那絕對沒錯。

他對明仁仙帝有信心,而且這件事關係到洗顏古派萬世基業,明仁仙帝肯定是謹慎無比,以明仁仙帝成就仙帝之後的無敵手段,李七夜對他有信心,只要他鎮壓下去,烙下封印,這片大地的神秘絕對沖不破明仁仙帝的封櫻

現在生如此的異變,地下究竟生了什麼事了?李七夜目光一凝,過了許久,他對絕美影子說道:「看來,有些事將會讓我改變計劃,必要時,我為你開棺,真的需要,我先把你葬於桃樹之下。」

「多謝大人。」絕美影子輕輕地鞠身,她只是一縷戀念,伴古琴而存,雖然她有一些玄妙的小神通,但是,卻無法再葬自己。

李七夜輕輕撫著手中的古琴,這張古琴,他太熟太熟了,明仁仙帝初練琴的時候,他就把這張琴送給了他,雖然說,這張古琴不是什麼曠世寶物,但是,經明仁仙帝無數次的彈奏,特別是明仁仙帝成承載天命成就仙帝之後,那就更了不得了。

李七夜收好了古琴,細細地看著鬼樓內密密麻麻的紋路。

「大人要借用琴韻嗎?」見李七夜看著紋路呆,不由說道。

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洗顏古派後代,盡出一群草包,寶山在眼前,也不識貨,這鬼樓的琴韻之中那是容納有何等海量的帝蘊仙意,如此的神威,足可以讓洗顏古派熬過一段堅難的歲月。一群人盡把目光放在仙帝寶器、帝術之上1

琴樓,這雖然不是明仁仙帝居住之所,但是,明仁仙帝曾經此撫琴,特別是他成為仙帝之後,他在這裡撫琴的次數絕對不少。

作為一代仙帝,承載天命,掌執坤乾,仙威無盡,任何沾其神威手澤的東西,都受益非凡。試想一下,明仁仙帝承載天命之後,他所彈出的仙曲是何等的神威,其中所蘊含的大道玄妙,又是何等的驚人。

這座琴樓在明仁仙帝一次又一次的撫琴之下,依然屹立,這裡面的琴韻不止是藏有明仁仙帝強大的帝蘊仙威,更是含有大道的奧義。

可以說,琴樓內這密密麻麻的紋路蘊藏著一條無上的琴道,若是以琴入道,絕對能藉此走出驚人的修練大道來。

不過,李七夜對於琴道不感興趣,他想借用的是這琴韻之中所藏的帝蘊仙威,古琴在他手中,明仁仙帝所彈的琴曲,所彈的琴律他再清楚不過了,這都是他所授的,古琴在手,他能催動的帝蘊仙威是何等的嚇人。

李七夜在鬼樓受罰的時候,而同時,洗顏古派生了一件驚天大事。

在這一天,洗顏古派之外有一艘巨大的古船飛來,古船巨大無比,有十里之長,當它從天邊飛來之地,在地上投下了驚人的陰影。

古船宛如一個巨大的移動堡壘,吞吐著古樸的光華,船身上所雕刻的符文圖案更是流轉不息,散出了大道的力量,毫無疑問,這艘古船不單是能在天上飛,而且還能承受修士的攻擊

古船之上,血氣如虹,一股王侯之威傾瀉而來,對於沒有絲毫的收斂自己的王侯之威,滾滾的王侯之威讓洗顏古派的弟子在遠遠都能感受得到。

如此的來勢,這並非是友好的訪問,而是對洗顏古派的挑釁。

「喝——」當古船駕臨於洗顏古派外之時,有八百高手陣兵於古船之上,齊喝一聲,聲威如浪,滾滾而起,淹沒洗顏古派,震得洗顏古派的弟子都雙耳聾,血氣翻滾!

頓時之間,洗顏古派響起了一陣陣的鐘鳴之聲,以警示門中弟子,有敵來襲!

不過,古船雖然駕臨於洗顏古派,但是沒有襲擊洗顏古派,這艘巨大的古船是停在了洗顏古派之外。

一時之間,洗顏古派上下都被驚動了,不止是洗顏古派的堂主護法,就算是六大長老,都一下子坐不住了。

大長老走出主峰之時,看到古船上旗幟上所繡的「戰」字之時,他不由臉色一沉!在寶聖國,能封「戰」字這樣旗號的王侯屈指可數,現在不用看,他都知道對方是誰了。

烈戰侯!寶聖上國人皇所封的王侯,可以說,也是寶聖上國最資深的王侯之一!烈戰侯,他雖然不是出身於聖天教,他是出身於另外一個大派,但是,他卻在寶聖上國的人皇座下效忠,他曾經為寶聖上國立下赫赫戰功,在寶聖上國的邊疆之上,不知道有多少的小門派在他的手中被踏滅!

烈戰侯,不單是寶聖上國的猛將,也是寶聖上國的一大凶人!

烈戰侯攜八百戰將駕臨洗顏古派山門之外,這不止是驚動了洗顏古派那麼簡單,也是驚動了寶聖上國的許多門派傳承,特別是離洗顏古派近的門派傳承,見古船出現,都頓時為之大驚。

「烈戰侯的戰船,難道是烈戰侯要親征?」看到古船,不知道有多少門派的修士大驚。

有門派的掌門宗主臉色一變,說道:「烈戰侯被賜封之後就很少離開過上國都城了,這一次突然出現,怎麼沒有半點的徵兆1

古船出現,有不少修士強者暗中跟隨,當看到戰船停於洗顏古派之外的時候,這讓那些跟隨的修士強者不由相視了一眼,暗暗吃驚。

「難道烈戰侯要親征洗顏古派?」有門派的掌門宗主臉色一變,喃喃地說道。一時之間,不少大人物想到了很多很多。

洗顏古派與聖天教可是死敵,聖天教今天所建的寶聖上國,就是當年洗顏古派所掌執的疆土,而且當年洗顏古派所建的古國更加廣闊。

三萬年前一戰,聖天教的老祖親自出手,洗顏古派大敗,失去了掌執千百萬年之久的古國。洗顏古派慘亡敗重,最後不得不退回作為老巢的祖地宗土。

大敗洗顏古派之後,聖天教也沒有趁機追擊,他們的老祖並沒有出手屠滅洗顏古派,就算是後來洗顏古派沒落了,聖天教雖然與洗顏古派依然有小磨擦,但是,聖天教依然未出手滅洗顏古派。

對於這種情況,在寶聖上國之中,乃至是整個大中域,都有著好幾個版本在流傳說。有傳言認為,聖天教不出手滅掉洗顏古派,那是因為洗顏古派還有強大無比的老怪物活著,聖天教的老祖也沒把握一口氣剷除洗顏古派。

也有傳言認為聖天教不滅洗顏古派,那是因為聖天教的老祖沒有把握攻破洗顏古派的帝基!雖然說,洗顏古派已經沒落了,但是,它終究是仙帝所創的門派,在這片大地上,仙帝築下了無法撼動的帝基,所以,聖天教沒把握攻破洗顏古派的帝基。

還有傳言認為,聖天教沒有滅洗顏古派,那是因為洗顏古派的仙帝真器還在,只要仙帝真器在洗顏古派手中一天,洗顏古派就一天不滅!

不管怎麼說法,總之,聖天教擊敗洗顏古派之後,建立了寶聖上國,就再也沒有攻打過洗顏古派。

匆匆萬年過去,現在突然之間烈戰侯的戰船出現在了洗顏古派之外,這怎麼不讓人大吃一驚呢。

第三更來了,同學們,你們的票票呢?求三江票^_^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