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七十一章鬼樓(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還說喜歡。 南懷仁的確是關心李七夜,他還想勸李七夜,但是,他師父莫護法輕輕地搖了搖頭,他也只好閉上嘴。 莫護法沒有勸李七夜,他看是出來,李七夜已經有了主張,他相信,李七夜行事根本就不需...

第七十一章鬼樓

「聽說那裡有鬼。」南懷仁神秘兮兮地對李七夜說道。

「既然叫作鬼樓,有鬼那也是正常的事情,沒有鬼,又怎麼會稱為鬼樓呢。」李七夜閑定地笑著說道。

看到李七夜一點都不著急,南懷仁卻急得要跳腳,他忙是說道:「師兄,我可不是跟你開玩笑,那裡的確是有鬼,真的有鬼,不信你問一下我師父。」

莫護法也在場,南懷仁這樣一說,他沉吟了一下,說道:「鬼樓的確是有不祥,小心一點為妙,雖然沒聽說過有誰死在鬼樓,但是,聽說,大長老在那裡都被弄得狼狽不堪,吃了不小的虧。那裡是不是有鬼,這還無法下定論,但,那裡絕對是有東西,不祥的東西。」

「鬼嘛。」李七夜雙目遠眺,望得很遠很遠,最終笑吟吟地說道:「若是真的有鬼,我倒還真的喜歡,就不怕是鬼。」說到這裡,他不由翹了一下嘴角,笑了起來。

南懷仁對於大師兄的「重口味」頓時無語,對於鬼這樣的不祥之物別人躲都還躲不及,大師兄竟然還說喜歡。

南懷仁的確是關心李七夜,他還想勸李七夜,但是,他師父莫護法輕輕地搖了搖頭,他也只好閉上嘴。

莫護法沒有勸李七夜,他看是出來,李七夜已經有了主張,他相信,李七夜行事根本就不需要他們來擔心。

「走吧,我們去看看鬼樓1最後,李七夜笑著對南懷仁他們說道。

南懷仁無法,只好認命了,只好跟著李七夜去看鬼樓,不過,他還嘟囔地說道:「師兄,你遇到鬼,可千萬別怪我沒提醒你,那裡真的有鬼。」

對於南懷仁像婦人那樣里嗦的話,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

事實上李七夜在去鬼樓面壁的事,洗顏古派的所有弟子都聽說了,一提到鬼樓,洗顏古派的弟子都不由打了個哆嗦。

「去鬼樓呆半年?給我呆一天我都不幹,我寧願在冰洞里受罰,也不要呆在鬼樓里1有弟子臉色發白地說道。

「莫說是冰洞,就算是去陰乾谷我都願意,我才不要去鬼樓呢。」也有弟子搖頭說道。

「說到鬼樓,連我們的大膽師叔都被嚇怕了。」有一個弟子說道:「大膽師叔,可以說是我們洗顏古派最大膽的人了,五年前他不信邪,跟我們賭要去鬼樓住一夜,第二天他天還沒有亮,就被嚇得屁滾尿流地逃出來了。」

「小兔崽子,揭我的短,是不是欠揍了。」在旁的一個中年漢子一瞪眼,喝道。這個中年漢子粗漢無比,一看就知道是個大老粗。

儘管這個弟子瞪眼,依然有弟子不由好奇地問道:「師叔,當時發生什麼事了?那一夜究竟是怎麼樣?」

這個師叔被門下弟子詢問,他不由是沉默了一下,最後搖了搖頭說道:「鬼樓有鬼,很可怕的鬼,說不定不只是一隻鬼,而是很多很多的鬼。」

「李七夜去鬼樓面壁,你們說,他能呆多久?」有弟子也不由好奇,說道。

「我敢打賭,他一個晚上都呆不了。」有弟子打賭地說道。

也有弟子哼聲說道:「一個晚上,哼,我看,只怕到天一黑,他都被嚇得屁滾尿流,鬼樓可不是浪得虛名的,那裡絕對是有鬼1

一時之間,洗顏古派的許多弟子是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所有人都說鬼樓有鬼,但是,具體鬼樓有怎麼樣的鬼,大家都說不出所以然來。

事實上,對於鬼樓,連護法都為之變色,因為大長老曾經去過鬼樓,他曾經想以自己的帝術鎮壓鬼樓的不祥,沒有想到,第二天大長老從鬼樓中狼狽無比地退出來,他沒能鎮壓住鬼樓中的不祥。

從此之後,再也沒有護法或弟子敢不自量力地想去鎮壓鬼樓的鬼,連大長老都不行,其他的人更加不行了。

鬼樓,座落於洗顏古派的一座主峰之上,本來,這座主峰的天地精氣還算可以,不過,自從鬼樓鬧鬼之後,不單是鬼樓願意來,這座主峰一帶也沒有洗顏古派的弟子願意在此修行。

現在,這一帶乃是一派衰落的景象,就是連主峰方圓幾十里都是一派的衰落,連花草樹木都顯得是病懨懨的,似乎是受到這裡的不祥所影響一樣。

聽說,在幾萬年前,這座主峰的弟子可自成一脈,這一座主峰曾經是繁榮好幾代人,但是,後來鬧鬼之後,這裡就開始蕭條衰落,直到後來沒有弟子願意再涉足於此。

當李七夜站在主峰之上,遠眺這一帶山河之時,不由為之沉默,這裡一派衰落的景象,不止是因為這裡沒有弟子修行的原因,站在這主峰之上,讓人隱隱能感受到不安,似乎在這主峰的地下要湧起邪氣一樣。

這上萬年來,洗顏古派歷代弟子認為此處不祥,看來不是沒有道理的。

同站在主峰之上,南懷仁感覺背脊是涼颼颼的,好像是被鬼盯上一樣,讓他都不由頭皮發麻,如果不是有李七夜他們同行,他可不願意呆在這個鬼地方。

回過神來,再看聳立在主峰上的樓宇,一派沒落,這座被稱為鬼樓的樓宇都要化腐一般。李七夜看著眼前的鬼樓,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

鬼樓,雖然稱之為鬼樓,事實上,它建得十分精緻,十分有韻味,它建在這一座主峰之上,宛如是渾然天成一般,讓人覺得它與這座主峰融為一體。

從鬼樓的裝飾可以看得出來,洗顏古派曾經是十分重視這座鬼樓,可惜,後來發生不祥之後,洗顏古派才放棄這一座鬼樓的。

鬼樓佔地雖然不廣,但是,十分精緻,可以稱得上小巧玲瓏,不過,現在的鬼樓已經是積滿了灰塵,掛滿了蛛絲,野草橫生,甚至連松鼠野鳥都在這裡面安家了。

走入鬼樓,踩著由萬年玉松所制的地板,發出一陣吱吱的響起,在這陰森的氣氛之中,膽小一點的人都會被嚇得屁滾尿流,特別是走入鬼樓之後,一陣啪啪啪的聲音響起,蝙蝠亂竄,這更讓鬼樓添增了好幾分鬼詭的氣氛。

「這裡曾經是洗顏古派的重地之一,可惜,現在已經完全荒廢了。」莫護法不由感慨地說道。

何止是莫護法在感慨,就是李七夜在心面也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遙想當年,修道漫漫,明仁仙帝還沒有承載天命,還沒有縱橫九天十地之時,就在這一座樓閣之中他曾經傳明仁小子琴道!

說起這事,當年還作為陰鴉的他,還曾經嘲笑明仁小子琴藝還真的不咋的,若是讓他去學琴賣藝,只怕會餓死。

遙想當年,明仁仙帝對於這樣的嘲笑,也不由是哈哈大笑起來。

不用李七夜吩咐,莫護法與南懷仁忙是把鬼樓內內外外整理一番,等他們打掃整理之樣,鬼樓這才明亮了很多,陰森的氣氛這才被掃去了不少,儘管是如此,鬼樓之內依然是有幾分陰森森的。

莫護法與南懷仁為李七夜布置好了一切所需的物品之後,這才向李七夜彙報。

看了一眼莫護法與南懷仁的布置,李七夜點了點頭,最後說道:「不錯,不過,我睡大廳,不需要給我專門弄一個房間。還有,懷仁,給我弄一張琴來。」

「琴?弄張琴來幹什麼?」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南懷仁愕了一下,一般來說,很少修士彈琴賞月這樣的雅趣。

李七夜笑著說道:「既然這裡曾為琴樓,這邊風景獨好,晚上若是能賞月彈曲,那是多麼一件有興緻的事情。」

「呃——」南懷仁忍著不住輕聲說道:「師兄,這裡可是鬼樓,晚上可是會鬧鬼的,你,你,你還有心情彈琴?」

「臭小子,別壞我興趣,快去1李七夜這麼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在罵南懷仁罵小子,似乎是有點老氣橫秋,而南懷仁笑嘻嘻地跑了。

在南懷仁師徒兩人張羅的時候,跟著來的李霜顏似乎也特別的留意這一座鬼樓,她認真仔細地觀察著這一座鬼樓,似乎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此時,李霜顏是在觀看著大廳內的四根大柱子,一時間看得入神。四根巨柱,由萬年玉松所制,經過無數歲月的洗禮,沒有任何蛀腐,每一根柱身之上,有著密密麻麻的紋路,事實上,不止是這四根巨柱之上才有這種密密麻麻的紋路,事實上,整座琴樓都有這種紋路,只不過這種紋路顏色很淺很淺,若不留心去看,根本就不容易發現。

李霜顏,乃是天才,聖命皇體的她,不論是放在哪裡,都是天之驕女,她仔細一看這種紋路,就立即覺得這種紋路不凡,作為天才的她,不由仔細地研究起來,欲看透其中的玄奧,但是,她仔細參悟的時候,發現這種紋路既不是道紋,也不是章符,但是,她總覺得這裡面隱藏有說不出來的玄奧。

「看出什麼玄奧沒有。」李七夜走到她身邊,愜意一笑,對正在研究紋路的李霜顏說道。

第三更來了,同學們,你們的票票呢^_^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