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六十五章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欺師滅祖?我從來沒有做過什麼欺師滅祖的事情。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曹長老不會是怕陰謀敗露,所以才急著殺我滅口吧。」 「逆畜,憑你這話,本座就可殺了你1曹長老一聲厲喝,頓時向李七夜出手。 ...

第六十五章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一派胡言,胡說八道,血口噴人1對於李七夜的話,董聖龍雙目一厲,沉喝道。

李七夜老神在在,對大長老以及其他四位長老說道:「長老,我所說,那可是事實。若是我們洗顏古派與九聖妖門聯姻,最不願意看到這樣結果的是誰?若是要破壞兩派聯姻,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以罪名斬殺於我,什麼欺師滅祖,什麼以下犯上,那都只不過是誣陷而己,破壞兩派聯姻。」

這種小手段,對於活了無數歲月的李七夜來說,根本就不足為道,董聖龍不來,他還需要費些口舌,董聖龍一跑出來,那就是給他當活靶。

「長老、護法,看來要背叛洗顏古派的,只怕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有人想投靠聖天教之流的門派,欲內外勾結,陷害殘殺弟子。」李七夜悠然自在地說道。

此時,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其他的護法都紛紛趕來了,一時之間,洗顏古派的高層都聚集在了洗石谷。

「叛徒,血口噴人,罪不可赦,萬死難贖1曹雄臉色漲紅,厲吼道,要衝過來,但,卻被古長老擋住了。

「師兄,難道你要庇護這殘害同門的叛徒不成1曹雄怒喝道。

大長老古鐵守此時臉色一冷,冷冷地說道:「師弟,宗門的諸老與護法都在此,此事的是非黑白大家會有斷論!師弟又何必急於一時1

大長老又不是傻子,這件事蹊蹺,一看就不簡單,董聖龍也不會無端地把這件事往自己的身上攬!在這個時候,大長老是冷下了臉。

而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又悠然地插嘴說道:「曹長老這麼急著殺我滅口,這麼說來,曹長老與董老頭是狼狽為奸,謀害於我,破壞兩派聯姻了?諸位長老,諸位護法,是非黑白,我相信大家眼睛是雪亮,誰忠誰奸,一看便能辯別。」

「逆畜,血口噴人,容不得你1董聖龍厲喝一聲,瞬間血氣承天,王侯神威滾滾,一步一法,向李七夜踏來。

「董兄,請自重1此時,大長老古鐵守也目光一厲,殺意騰騰,一時之間,平時作和事佬的大長老是變了一個人一般!

董聖龍王侯之威不減反增,錚錚之聲響起,他那可怕的真器懸浮於頭頂,龍吼虎嘯之聲不絕,他的王侯之威,讓護法長老都變色。

大長老古鐵守冷哼一聲,頓時血氣澎湃,壽血拍岸之聲如巨鼓擂鳴一樣,當他血氣衝起之時,有鵬嘯之音,在這個時候大長老命宮之中躍起了一隻鯤鵬,鯤鵬遮天,勢凌大地,在這個時候,大長老身上噴湧出了洶湧不絕的王侯氣威!

王侯,沒錯,大長老古鐵守竟然是王侯,這不單是讓所有弟子一驚,連同為長老的孫長老他們都為之一驚,曹雄更是目光收縮!

此時,大長老古鐵守迎上董聖龍,一步一天地,他頭頂上沉浮的鵬鯤如同要抓裂大地,拍碎天穹,鵬鯤神威,萬物生靈都為之臣拜!

大家都沒有想到,大長老古鐵守竟然是深藏不露,一直以來大家都以為大長老乃是豪雄,最多也就是豪雄巔峰,然而,沒有想到大長老的真正實力竟然是王侯!

此時,同為資深王侯的董聖龍頓時臉色一變,同為王侯,對於古長老,他感受到了威脅,因為大長老古鐵守修練的是帝術,而且還是明仁仙帝所留下的帝術中最強大的帝術之一「鯤鵬六變」!這是洗顏古派的核心帝術,這一門帝術對於董聖龍來說,有著極大的威脅!

「好,好,好,古兄深藏不露,讓人走眼了,今日是董某多管閑事,好心被人當作驢肝肺!既然如此,董某就先告辭1董聖龍目光一沉,說完之後,轉身就走。

董聖龍是個聰明人,他明白局勢對自己不利,若是繼續留在這裡,反而陷入其中,不如先退一步!

曹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大長老深藏不露,一出手就逼退了董聖龍,這局勢一下子對於並不利。

「看來有人心虛先逃跑了。」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悠然自在地說道。

突然這樣的逆轉,讓駱峰華他們看得口瞪目呆,什麼叫做力挽狂瀾,什麼叫做舌退強敵,今天他們總算是見識了,大師兄根本就是胸有成竹,根本就不懼於對手的強大。

「叛徒,你欺師滅祖,還敢口出狂言,血口噴人1曹雄厲喝道:「今天我要為死去的弟子討回公道1

李七夜看著曹雄,慢吞吞地說道:「曹長老,欺師滅祖?我從來沒有做過什麼欺師滅祖的事情。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曹長老不會是怕陰謀敗露,所以才急著殺我滅口吧。」

「逆畜,憑你這話,本座就可殺了你1曹長老一聲厲喝,頓時向李七夜出手。

「師弟,稍安毋躁1大長老古鐵守厲喝一聲,這一次,古鐵守終於發飆了,他王侯氣勢直接鎮壓向曹雄。

被王侯鎮壓,曹長老頓時目光一縮,但是,他依然咄咄逼人,說道:「大師兄,你鐵了心要庇護這逆畜嗎?殘害同門、欺師滅祖這樣的弟子都不處罰,這將會讓門下弟子冷心,讓世人不齒,從此之後,我們洗顏古派門將不門1

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曹長老信誓旦旦地說我殘害同門、欺師滅祖,曹長老,那說來聽聽,我是如何殘害同門的,如果不是,那麼,曹長老就是以長老身份陷害門下弟子,以圖謀自己的野心1

李七夜反將一軍,這讓在場的長老、護法都相視了一眼,事實上,此時大家都覺得這件事沒有那麼簡單,董聖龍出現在這裡,這已經是一種暗示了。

「好,好,好,好一個牙尖嘴利的逆畜1曹雄冷笑地說道:「就算你能言善道,也抹不掉你屠殺三位堂主、殘殺胡護法以及殺害劍兒的事實,鐵證如山,還不是殘害同門?」

「三位堂主、胡護法以及何英劍的死,只能說他們是咎由自取,我是正當防衛而己。」李七夜不慌不急地說道。

「好,好,好,古師兄,你都看到了,鐵證如山的事實面前,他還在狡辯1曹雄對大長老古鐵守說道。

大長老古鐵守看著李七夜,沉聲地說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你為何要殺三位堂主、胡護法、何英劍他們1

李七夜無辜地說道:「回長老,我是屬於自衛,胡護法帶著執法隊突然出現在洗石谷之中,突然對我出手,要殺害於我,我只能是自衛。他們的說辭與曹長老是一樣,什麼以下犯上,欺師滅祖,這一定是一場陰謀1

「放屁1曹雄臉色漲紅,厲喝道:「據執法隊弟子彙報,是周堂主求救,胡護法才帶著執法隊弟子進入洗石谷!你這逆畜心如蛇蠍,欲圖謀不軌,被識破之後,欲殺人滅口1

「稟長老、護法,事實的確如此。」此時躲在曹雄身後的周堂主冒了出來,說道:「李七夜欲謀害於我,我,我,我才高聲求救,胡護法帶著執法隊弟子趕來相救,沒有想到此獠心如蛇蠍,殺害了胡護法他們。」

「可有此事?」古鐵守看著李七夜,沉聲地說道。

此時,諸長老與護法都不由相視了一眼,李七夜一個普通弟子要謀殺周堂主,這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

李七夜笑了一下,慢吞吞地說道:「長老,我不知道謀害是什麼,如果說是謀害,周堂主還能活到現在嗎?胡護法我都能殺,如果我真的要謀害他,再殺他一個,也算不了什麼,我是饒他一命,洗石谷的弟子都親眼所見。我只不過是教訓教訓周堂主而己,沒有想到周堂主是草包一個,連我這麼一個蘊體境界的弟子都打不過,周堂主學藝不精,這總不能怪我吧。」

「一派胡言,你分明是其他門派派來的姦細,深藏道行,欲圖謀不軌,被周堂主發現了,所以,你才要殺人滅口1曹雄沉聲地說道。

「曹長老,你這才是血口噴人。」李七夜笑著說道:「問一問洗石谷的弟子,我是因為什麼才教訓周堂主的?以我看,周堂主只怕是受人指使,才陷害於我的。我出任洗石谷的授道師兄,可以說是戰戰兢兢,殫精竭慮,為了授道,我可是用了無數的心血。而周堂主卻一口咬定,說我傳授的是旁門邪道,說我是把邪門魔道傳入洗顏古派!如此侮辱我的心血,只要我有一點血性,又怎麼能忍。」

「你本就是把旁門歪道傳給洗顏古派,我是怕門下弟子墜入魔道,免受你的蠱惑,才出手阻止他們。」周堂主一口咬定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是不是魔道,大家心知肚明,一個人可以說謊,但是,洗石谷三百位弟子總不可能說謊吧。我是不是傳授魔道,諸位長老與護法不妨問一問門下弟子1

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古鐵守一看在場的洗石谷弟子,他隨便叫出一位弟子,詢問道:「大師兄傳授於你們什麼功法?」

第三更到了,請投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