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五十八章藥師,那只是興趣(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霜顏是雙雙對對,他們都樂見其成。 但是,有何英劍這樣的強勁情敵,許佩他們這些弟子又不由為李七夜擔心起來。 「強大的情敵?」聽到這樣的一句話,李七夜都覺得好笑,不由翹了一下嘴角,笑容在臉...

第五十八章藥師,那只是興趣

李七夜這樣的資質,如果能在一年之內達到這樣的境界,唯一的解釋就是李七夜修練了「月渦陽輪功」!

「是的。」這件事情在洗顏古派已經不是什麼秘密,李七夜也沒有什麼好隱瞞,只是平靜地說道。

大長老聽到這樣的話,不由為之沉默了一下,若是換作其他弟子,他肯定會勸這弟子莫修此術,但是,李七夜還有選擇嗎?凡體、凡輪、凡命,這樣的資質,不論是選什麼樣的功法,最終的結果只怕都差不了多少!

最終,大長老說道:「這一份皇體膏的藥材,宗門已經準備好了,不過,你要有心理準備,這份體膏的藥材,除了主葯之外,其他藥材的葯齡有十萬年,好的有十一二萬年。不過,主葯地獄鐵牛的獸髓就差一點,離十萬年的葯齡還是有點點差距。所以說,這份體膏的藥性,你自己要有心理準備。」

說到這裡,大長老補充了一句,說道:「為了這一份體膏,宗門已經盡最大的努力了,希望你莫讓宗門失望1

事實上,體膏這件事上,更準確說來,是大長老儘力了,他為了李七夜這一份體膏,他是盡了最大的努力,投下了血本。為了讓李七夜能娶到李霜顏,他可以說是不惜下血本!

「這點,長老放心。」李七夜笑了一下。事實上,李七夜心面也有準備,今天的洗顏古派沒落,能湊齊一份皇體膏的藥材,那已經是十分不容易了。

大長老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還有一件事比較棘手,那就是藥師的事。在我們洗顏古派之中,論葯道造化有兩人最高,分別是曹長老與孫長老。」

說到這裡,大長老看著李七夜,說道:「論葯道功力,曹長老比孫長老強一籌,孫長老煉體膏的話,六次煉還是沒問題的,七次煉的話,只怕有點力不從心,曹長老煉七次的話,應該問題不大。」

「曹長老不見得樂意給我煉體膏。」李七夜笑了一下,心面有把握。

大長老不願意多談這個問題,只是說道:「對於煉體膏的事,孫長老是十分願意為你煉,只不過,他不敢擔保藥性。」

「煉體膏的這件事,長老就不必擔心,這樣吧,長老準備好藥材,煉體膏這件事情,我來張羅如何?」李七夜胸有成竹。曹雄不願意為他煉體膏,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不過,他也不需要去求曹雄。

「也好。」大長老見李七夜信心十足,也只好點了點頭,說道:「我讓庫存的弟子為你準備好藥材,只要你打算煉了,隨時說一聲,我讓弟子把藥材給你送去。」

李七夜謝過大長老之後,便回孤峰。

「大師兄,不好了,不好了。」李七夜還沒有回到孤峰,南懷仁臉色不好看,急忙衝下來,急聲說道。

隨著南懷仁而來的,還有洗石谷的許佩他們幾個弟子,他們臉色都不好看。

「天塌下來了嗎?」李七夜看了南懷仁一話,就說道。

南懷仁忙是說道:「大師兄,天倒沒有塌下來,不過,你的小院被人拆了。」

「拆了我的小院?」聽到這話,李七夜不由雙目一眯,笑眯眯地說道:「是誰這麼有興趣來拆我小院?」

李七夜突然雙眼一眯,讓南懷仁乃至是許佩他們幾個弟子心面都不由突了一下,李七夜那笑眯眯的神態,在他們眼中看來比惡魔的笑容還要讓他們心寒。

「是,是何英劍師兄。」許佩悄聲地告訴李七夜。

「大師兄,聽說,聽說何師兄在追求、追求李仙子。」有弟子大著膽子,輕聲地說道。

雖然洗石谷的弟子都出於洗石峰,不過,現在洗石谷的三百號弟子都是站在李七夜這一邊,與李七夜同一個陣營。

「我,我還聽說,何師兄曾向李仙子送寶物……」

「大師兄,何師兄乃是我們洗顏古派的天才,他,他可是你強大的情敵呀。」有弟子也不由擔心地說道。

一時之間,這幾個弟子是你一言我一語的,在這個時候,這些弟子都與李七夜同仇敵愾。但是,他們又不由為李七夜擔心起來,畢竟何英劍乃是洗顏古派的天才,是曹長老的親傳弟子。

可以說,何英劍論相貌有相貌,論天賦有天賦,論靠山有靠山,論出身有出身!雖然說,洗石谷的弟子在感情上是希望李七夜能娶到李霜顏,畢竟,這些天李七夜與李霜顏是雙雙對對,他們都樂見其成。

但是,有何英劍這樣的強勁情敵,許佩他們這些弟子又不由為李七夜擔心起來。

「強大的情敵?」聽到這樣的一句話,李七夜都覺得好笑,不由翹了一下嘴角,笑容在臉上蕩漾!

南懷仁提醒地說道:「大師兄,這件事情,何英劍是得到了曹雄的默許,甚至是大力的支持,明槍明躲,暗箭難防,大師兄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南懷仁更知道李七夜的底細,強大的情敵?南懷仁當然不會認為何英劍有資格成為李七夜強大的情敵了,何英劍算得了什麼?李七夜連九聖妖門都敢叫囂,何況是區區何英劍?

李霜顏來洗顏古派為的是什麼?無非是為了李七夜而來,何英劍不論是如何優秀,只怕都無法與李七夜相比,兩個人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何英劍有何資格成為李七夜的情敵!

「走,我們去看看我最強大的情敵是怎麼拆我的小院的。」李七夜悠然愜意地說道,好像拆的不是他小院一樣。

當李七夜帶著南懷仁登上孤峰的時候,一陣「轟隆鹵的聲音響起,只見此時何英劍指揮著幾個門下弟子在拆李七夜的小院,此時,小院已經被拆得七七八八了。

而在旁邊的寶樓之前,李霜顏只是冷眼而觀,什麼都沒有說。

「李七夜,你來得正好。」見到李七夜帶著南懷仁一行人回來了,何英劍揚了一下下巴,說道:「從今天開始,你搬到小泉峰去住1

何英劍乃是以吩咐的口吻對李七夜說,似乎,李七夜必須聽他的話一樣。

「為什麼我搬到小泉峰去住?」李七夜看了一遍被拆的小院,依然是笑容可掬,似乎一點都不生氣。

何英劍有些不耐煩,冷冷地說道:「我讓你去住就去住,哪裡有這麼多嗦!今天起,我住孤峰!這破小院留在這裡礙事,拆了之後,我要在這裡建神閣1

說到這裡,何英劍不理會李七夜,擺了一個自認為最瀟洒的笑容,與遠處的李霜顏笑著說道:「孤峰遠眺整個洗顏古派,風景甚好。李仙女選擇這裡居住,可以說是慧眼無雙,我有幸與李仙子相鄰作相,切磋道法,探討玄奧,此乃是一段佳話1

李霜顏來到洗顏古派之後,何英劍不是第一次追求李霜顏了,不過,每次他都吃了閉門羹,李霜顏根本就懶得去理他。

追求無門,何英劍索性打算搬到孤峰來住,欲住在孤峰與李霜顏相鄰,藉機會靠近李霜顏,俗話說,近水樓台先得月!

何英劍當眾如此表態,這讓南懷仁他們心面不爽,李仙子與大師兄有婚姻之約,這是洗顏古派上下都知道的事情,現在何英劍當著李七夜的面追求李霜顏,這根本就是不把李七夜放在眼中。

至於李霜顏,則是像看白痴一樣看著何英劍,這種人真是怎麼樣死都不知道,以他這樣的實力也敢去捋虎鬚,去挑釁李七夜?這簡直就是活得不耐煩了,李七夜在九聖妖門的時候,連她師父輪日妖皇都忌憚三分,區區一個何英劍算什麼東西?

何英劍當著自己面前賣風騷,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何英劍追求李霜顏的事情他當然知道!自己身邊的女人,李七夜有絕對的信心!這種皮毛蒜皮的小事,他都懶得去過問。

現在何英劍竟然動到他頭上來了,他不由笑了一下,可憐地看了何英劍一眼,然後對李霜顏說道:「小院你就看著被拆了?」

「這不是你們洗顏古派內部的事嗎?」李霜顏竟然淡笑了一下,笑容傾國傾城。

李霜顏只是一個淡笑,就讓何英劍為之神魂顛倒,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心面頓時滿滿的醋意,他欲接近李霜顏好幾次了,李霜顏從來是不假於顏色,更別說是笑了,這頓時讓他仇視李七夜。

「還在這裡呆著磨嘰什麼,快走!孤峰是你呆的地方嗎?以後孤峰是我修心養性的地方,以後你敢亂闖此地,以犯派規處置1此時,何英劍臉色一冷,斥喝道。

何英劍這樣的話,李七夜還沒發怒,南懷仁他們則是忿忿不平,特別是南懷仁,孤峰當時是長老分配給李七夜居住的,現在何英劍強佔李七夜的山峰,還拆毀李七夜的洞府,甚至是以派規威脅,這太囂張了,太欺人太甚了!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