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五十五章爐神(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你們兩個人都可以練。」 洗顏古派的功法,若是他留下的或者是明仁仙帝所創的,只怕沒有人比他更熟悉了,就算他未找回「紫霞功」的記憶,他也知道此功是怎麼樣創出來的。 「我們嘗試一下。」莫護法...

第五十五章爐神

傳道解惑,修行問道,李七夜的日子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日子才匆匆過了一個月,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出現的南懷仁冒了出來,除了南懷仁之外,還有莫護法也來了。

這段時間南懷仁外使其他門派,沒有見到他,李七夜也不見怪,莫護法同行,倒讓李七夜有幾分意外。

「呵,呵,呵,大師兄,你高瞻遠矚,真知灼見,精大道之妙,采聖術之玄……」見到李七夜,南懷仁搓了搓手,笑吟吟地說道。

李七夜瞥了他一眼,說道:「既然留在我身邊做事,拍馬屁的話就少說,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南懷仁老臉一紅,但是,神態還是自然,不愧是長袖善舞的人,他笑嘻嘻地說道:「小弟想請大師兄指點小弟的道行一二。」

李七夜看了看南懷仁,又看了看莫護法,然後平淡地說道:「這是莫護法的意思吧。」

被李七夜一句點穿,莫護法老臉一紅,有些掛不住,乾笑一聲,說道:「我是想聽聽你的高見。」

事實上,李七夜講經這些日子,南懷仁出使在外,莫護法倒是在宗門之中,莫護法偶聽李七夜講經,極為震撼,像「碧螺心法」這樣普通的心法,就是連他的師父都講不出如此大道綸音,他偶聽李七夜講「碧螺心法」,受益不校

所以,這觸動了莫護法的心思,現在在他看來,李七夜有著絕世無倫的悟性,講參悟大道,只怕洗顏古派無人能比,他是想讓李七夜指點洗石谷門下弟子一樣,為他講一下大道奧義,但是,他終究是護法,又不好意思向李七夜請教,再加上他本人寡言少語,不擅長與人打交道,更不知道如何向李七夜開口為好。

所以,等南懷仁回來之後,他就指使南懷仁前來討教。

南懷仁也忙為他師父打圓場,笑嘻嘻說道:「我師父說大師兄討道高遠,所以,小弟便厚著臉皮請來討教。」

李七夜沒有看南懷仁,看著莫護法,淡然地說道:「既然是自己人,有什麼事情直言便可。」說到這裡,也不再多哆嗦,只是再看了看他們師徒兩人。

這話莫護法也聽出味來了,他師徒兩人是最先投靠李七夜的,郁河到訪之時,李七夜一句話便提升了他們師徒的地位,現在李七夜再說此語,莫護法就算再蠢,也能聽得其中的弦外之音來。

「你們所修練的,乃是帝術末技』紫霞功』是吧。」李七夜看著莫護法師徒兩人,說道。

「正是。」莫護法忙是點頭說道:「我今日登天元境界,但是,煉天命元神頗為吃力。」作為洗顏古派的護法,莫護法的天賦在護法中不是最高的,但是,他也苦修不止,道行登臨天元境界。

「末技終究是末技,修天命元神,的確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

天元境界,是修士境界的一個分水嶺,到了這一境界,有時候是進一步比登天還難,在這一境界,不單是要靠悟性、天賦還要依靠功法、天華物寶等等。

李七夜說道:「『紫霞功』乃是洗顏古帝核心帝術』紫陽十日功』的末技,境達天元,若修』紫陽十日功』,那麼如龍虎相會、水火相濟,道行可以高揚1

「若是派中還有』紫陽十日功』,我當是選此功。」莫護法乾笑一聲,最終輕輕嘆息。

「大師兄,你有所不知,聽我師祖所言,派中的』紫陽十日功』已經殘缺不全,殘缺極為厲害,沒有人敢輕易修練,我師祖為了修練更高境界,當年他抵達天元境界之後便轉修宗門內的另一門大賢功法。」南懷仁忙是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沉默了一下,「紫陽十日功」,乃是明仁仙帝所創的帝術,威力極大,現在此帝術洗顏古派也遺失。

事實上,李七夜他重新找回「紫陽十日功」的記憶,這並不是難事,他連「紫陽十日功」的殘卷都不用看,只要參悟「紫霞功」便可以找回「紫陽十日功」的記憶。

不過,暫時而言,李七夜他有他自己的計劃,他不可能現在就給南懷仁師徒兩個拿出「紫陽十日功」。

「紫陽十日功。」李七夜閑定一笑,說道:「我敢打賭,不出一年,你們將能學到完整的』紫陽十日功』。至於你們嘛。」

說到這裡,李七夜看著莫護法師徒兩人,笑著說道:「紫霞功,此術沒得挑剔,在此之前,我也觀察過你們的氣象,莫護法道基紮實,駱師弟浮淺了一些,繼續修練此功,功法紮實之後,再修練』紫陽十日功』,這必將會事半功倍。」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南懷仁師徒兩人驚疑不定,李七夜說這樣的話說得太有信心了,他們搞不懂為什麼李七夜那麼有信心認為在一年之內,他們能修練到完整的「紫陽十日功」,要知道,現在洗顏古派之中根本就沒有完整的「紫陽十日功」!

如果換作是其他人,他們一定會認為這是口出狂言,只不過是安撫他們的話,但是,見證了李七夜的邪門,莫護法與南懷仁並不懷疑李七夜的話,讓他們驚疑的是,李七夜竟究怎麼樣弄到完整的「紫陽十日功」。

李七夜對驚疑不定的莫護法師徒兩人說道:「雖然莫護法在功法上進入了瓶頸,不過,還是有一個方法可以突破這個瓶頸。修練』紫霞功』之時,朝吞日,晚納霞,取朝陽精火,采晚霞之氣,太陽精火與晚霞之氣淬鍊於天地精氣之中,以之化壽血。這是』紫霞功』的另一個捷徑,你們兩個人都可以練。」

洗顏古派的功法,若是他留下的或者是明仁仙帝所創的,只怕沒有人比他更熟悉了,就算他未找回「紫霞功」的記憶,他也知道此功是怎麼樣創出來的。

「我們嘗試一下。」莫護法師徒兩人聽取了李七夜的建議。

果然,不出幾天,莫護法雖然沒來,南懷仁卻興沖沖地跑來了,他興奮地對李七夜說道:「大師兄,這實在是太玄了,我按你的方法練此功,真的是事半功倍,修練一天,勝過我平時修練五六天。大師兄,你這怎麼樣想到這樣的方法的?你又沒有修練過』紫霞功』。」

這樣的結果,讓南懷仁感到不可議,事實上,他師父也一樣感到不可思議,這樣的結果,讓他們師徒兩人極為震撼。李七夜只是輕輕點拔一二句,竟然讓他們得到了一種他們前所未聞的另一條徑道。

「掐指一算而己。」李七夜從容自在地說道。

南懷仁當然不相信什麼掐指一算,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儘管是如此,他心面依然震撼無比,這樣的修練之法,連他的師祖孫長老都不知道,為何李七夜卻如此清楚呢。但是,李七夜不說,南懷仁敢再問,與李七夜相處這麼一段時間,他也慢慢摸清了李七夜的脾氣。

李七夜指點了南懷仁師徒,沒有想到,還不到一個月時間,莫護法為李七夜介紹來了另外一個人,也是上門求道的。這個人便是莫護法的師父,也是六大長老之一的孫長老。

孫長老,洗顏古派的六大長老之一,在洗顏古派之中,可以說是位高權重,而且道行可以封為豪雄!

如果說,洗顏古派的長老,一位豪雄實力的大人物,竟然向門中第三代弟請教,那根本就不可思議的事情。

事實上,最近孫長老在修行上的確是出了一點問題,作為徒弟的莫護法,當然想為師父分憂,所以,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李七夜。

當然,孫長老對於自己徒弟這樣的想法,第一個感覺就是太荒謬了,若是換作以前,只怕孫長老早就喝退莫護法,不過,今天莫護法的地位已經有所不同,作為師父的孫長老,也是比以前更愛護這個徒弟了。

莫護法把李七夜修練「紫霞功」的小竅門告訴了孫長老,孫長老一試之下,果然見效,這讓他驚奇不己,最終,在莫護法的慫恿之下,孫長老這才降貴紆尊,來到了孤峰,讓李七夜看一看。

就算是長老駕臨,李七夜也是老神在在,雖然孫長老心面多多少少是不悅,不過他還是能忍受,現在連九聖妖門的傳人、古牛疆國的公主都是很聽李七夜的話,他這個做長老的也不好太過於擺架子。

李七夜查看了孫長老的壽輪、命宮、體質,他看了一番,說道:「長老的道基還算紮實,只是當年涅浴境界的時候一心求成,道基上留下了小缺陷,至於天元境界從紫霞功轉修大賢功法也不成大問題,雖然說兩門功法在駁接上不是十分完美,壽衰命厄之時,不見得會致命。」

李七夜此話一出,頓時讓孫長老為之震驚,一開始,他並沒有把李七夜當作一回事,他只是死馬當作活馬醫而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