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五十四章陰陽血海(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月渦陽輪功就是那麼的逆天,血氣越強大,它渦漩就越有力,渦輪帶動得就越強勁,剎那之間,月渦陽輪功是瘋狂地帶轉血氣,把海量的血氣納入壽輪之中。 但是,陰陽血海來歷滔天,就算是仙帝都為之動容的東西,...

第五十四章陰陽血海

張愚臉色是一陣青一陣白,其中的利害關係,他也能想得明白,終究五年的心血,突然毀掉,他五年就是白練了。

「你如果一時作不了決定,回去慢慢想吧,想通了再回來找我。」李七夜也沒有強制,自己的路最終還是要靠自己走出來,連這樣的決心都沒有,打磨堅定的道心,那隻不過是空談而己。

「我,我毀!我,我就修』碧螺心法』。」李七夜話剛說完,張愚一咬牙,已經下了決心,態度堅定地說道。

李七夜只是點了一下頭,也沒有多說什麼,對身邊的李霜顏說道:「破他道基,從頭開始。」

對於李七夜的話,今天李霜顏沒有半點猶豫,立即執行……

最終,李七夜檢查完了所有弟子的道基,可以說,絕大多數的弟子在道基修練上還是沒有什麼大問題,要說大問題,就是張愚的情況最嚴重!

勘查了所有弟子的道基之後,一切都進入了正軌,李七夜開始放手,由門下弟子自己修行,紮實的道基、明確的道義、正確的功法,接下來就是靠每一個弟子自己修行了。

想到了這一步,李七夜已經把洗石谷的弟子領入了修行的門徑,他不再一一扶持,放手讓洗石谷的弟子自行修道,只是偶爾間挑出時間來再為門下弟子講經授道。

沉浮無數歲月,連仙帝都培養過,李七夜比誰都清楚,不論天賦如何絕世的弟子,如果不放手,一路持扶的話,這樣的弟子最終還是成長不了,最終還是無法獨擋一面!不經風雨,又怎麼能見彩虹!

放手之後,李七夜開始把精力放在了自己的修道之上,事實上,為了傳授洗石谷弟子修道,李七夜把自己修道的速度是放慢了很多。

現在李七夜已經蘊體境界壯血層次,而且,他在壯血層次已經大圓滿,邁向了淬體層次,現在對於李七夜來說,是再一次淬體的好時機。

此時,李七夜取出了一個古盒,如果李霜顏在的話說不定能認出這個古盒,這正是李七夜從九聖妖門的聖洞中所取出的那個古盒。

事實上,九聖妖門的諸位長老乃至是輪日妖皇都不知道這古盒之中盛裝著什麼東西。只怕輪日妖皇也是奇怪,李七夜沒有選擇仙帝寶器,而是選擇了這個不知名的古盒,這古盒裡面究竟有什麼東西呢?

在原則上來說,當一名弟子達到了蘊體境界的壯血層次,門派會賜下一件壽寶!不過,現在的洗顏古派已經沒落了,庫存有限,如果連還沒有入門的弟子都賜下壽寶的話,只怕洗顏古派的庫存是吃不消!

壽寶主要的作用是延年養血,壽寶與命器是修士的兩大寶物,絕大多數的修士都擁有壽寶與命器!

命器,不論是寶器還是真器,其作用都是以護命伐敵為主,多數情況下,只有戰場上才能用到命器。

壽寶不同,壽寶在任何時候都需要,一件壽寶,它能延長修士的壽命,同時,也能精壯修士的血氣,甚至是能淬鍊修士的壽血。

壽寶在戰鬥搏殺之中也能起很大的作用,當戰鬥中血氣虧損、壽血巨耗的時候,可以催動壽寶,短時間內彌補損耗的血氣,或者爆發自己的血氣,提升戰鬥力!

李七夜打開了古盒,古盒之中靜靜地躺著兩滴如血珠一般的東西,兩滴血珠,看起來沒有十分特別的東西,看起來像是兩滴鮮血所凝。

但是,當仔細觀看的時候,就會發現,這兩滴血珠似乎是蘊藏著無盡的血氣,似乎是兩個巨大無比的血海,而且,再仔細觀看的時候,這兩滴血珠又是不同,一顆血珠最深處好像有一輪金陽冉冉升起,而另一滴血珠最深處,似乎有一輪神月沉浮不定!

「陰陽血海——」掌心上托著這兩顆看起來不起眼的血珠,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了一聲,當年的血戰宛如昨日一般。

當年,明仁仙帝大道已成,承載天命,座下神將無數,橫掃九天十地,所向披靡!明仁仙帝承載天命、成就仙帝的第一時間選擇的戰場就是一個萬古巨凶的葬地!

當時作為陰鴉的他,狀態已經開始不隱定了,但是,他還是希望看到明仁仙產的第一戰,對於任何一個仙帝來說,第一戰很重要,這是打磨天命的機會。

李七夜為明仁仙帝選擇了一個萬古巨凶的葬地!當時李七夜雖然未親自領軍,但是,依然看到了這一戰殺到天崩地裂,殺得日月無光。

當年這一戰,那是打破了星穹,踏滅了萬域!最終,明仁仙帝一馬當先,殺入了葬地的最深處。

當年殺入了葬地最深處,其中的一個收穫就是眼前這隻古盒!當時李七夜接近要沉睡,以他個人的意思,他是希望明仁仙帝把陰陽血海煉成屬於他自己的仙帝壽寶。

不過,明仁仙帝載承天命,對自己有著絕對的信心,他本身的壽寶已經夠驚絕萬古,所以,他不願意浪費此寶,最終,把此寶賜於了此戰是出力最多的九聖大賢,以作嘉獎。

後來李七夜沉睡之後,沒有再過問過此事,他還以為九聖大賢把陰陽血海煉成了自己的壽寶,直到打開聖洞的時候,他才知道九聖大賢一直沒有用此寶。

打開聖洞的那個時候,李七夜也明白,當年九聖大賢想把九聖妖門託付於他的時候曾說過留了一件了不得的東西指的就是陰陽血海!

「轟——」當李七夜把兩滴陰陽血海投入壽輪之時,李七夜整個人都動蕩,在這剎那之間宛如有兩個巨大的血海把他的壽輪淹沒一樣,瞬間,他的壽輪血光通紅,淹透了他整個身體。

在兩個血海之中噴湧出來的血氣太強大了,在剎那之間,李七夜的壽輪有崩碎的傾向,命宮一下子不穩,連肉體都受到了衝擊,無匹的血氣要推毀李七夜的肉體一樣!

「轟——轟——轟——」在這剎那之間,月渦陽輪功以最強勢的姿態帶動著兩個血海噴湧出來的血氣,以最大的可能把血海中噴湧出來的血氣帶入壽輪之中。

若是換作其他的壽法,根本就是帶動不了這種無匹的血氣,小馬拉大車,根本就拉不動。但是,月渦陽輪功就是那麼的逆天,血氣越強大,它渦漩就越有力,渦輪帶動得就越強勁,剎那之間,月渦陽輪功是瘋狂地帶轉血氣,把海量的血氣納入壽輪之中。

但是,陰陽血海來歷滔天,就算是仙帝都為之動容的東西,月渦陽輪功在這一境界也無法帶動所有的血氣,也無法把所有血氣納入壽輪之中!

一時之間,如滔天巨浪的血氣淹沒了李七夜的肉體、命宮,無匹的血氣在這剎那之間有摧毀李七夜肉體、命宮之勢。

在這兇險無比的瞬間,李七夜所修的鎮獄神體終於突發了,錚錚錚的法則之聲響起,宛如地獄中的神鏈被拖動一樣,每一道神鏈重億萬鈞,每一道體術的神鏈鎮壓著這滔天的血氣,以強橫無比的資態把這血氣鎮壓入李七夜的肉體之中,壓縮到鎮獄神體之內!

在此同時,在李七夜的命宮之中,築成道基的「鯤鵬六變」化作了巨大無比的鯤鵬,鯤鵬張嘴鯨吞著海量的血氣,在這吞納之間,宛如可以把無盡的瀚海吞進一般,道基化鯤鵬,無盡的血氣被道基吞納,又反哺於真命!一時之間,命宮中的真命光芒奪目,十分壯觀!

在「月渦陽輪功」、鎮獄神體、「鯤鵬六變」的一次又一次的壓制之下,最終,兩個血海在李七夜的壽輪之是平靜下來,兩個血海互抱成一體,宛如陽陰圓盤一般,一陽一陰,就像是陰陽魚在血海之中流轉不息。

在此時,陰陽血海嗷哺著李七夜的壽輪,精壯著李七夜的血氣,而壽輪所流淌的精血洗滌著李七夜的全身筋骨,每一縷的精血都浸透到李七夜的骨髓里了,這讓李七夜有著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不知覺間,李七夜已經踏入了淬體的層次,借著陰陽血海,淬化自己的精血,以洗滌著自己的鎮獄神體,這讓李七夜的體質又邁上了一個層次!

陰陽血海宛如陰陽魚一樣,在壽輪之中流轉不息,此時,陰陽血海看起來平靜,但是,李七夜卻知道,以他現在的道行,還發揮不了陰陽血海的萬分之一的血氣!如果真的發揮陰陽血海的所有神威,那絕對是驚天動地,血沖九霄,神魔顫抖!

當李七夜收功之時,不知覺間,李霜顏已經站在門外了,此時,李霜顏一雙美麗無比的秀目盯著李七夜。

「你練的是什麼魔功?」此時,李霜顏都動容無比,她本是在自己的樓閣中打坐,她突然破到一股無匹的血氣涌動,但是,瞬間又被鎮壓下去了。

這種變化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依然逃不過李霜顏這種天才的捕捉,她知道這種波動是從李七夜身上發出來的。

突然的血氣波動太震撼了,這讓李霜顏都懷疑,李七夜是不是修練了某一種魔功!

「我需要練魔功嗎?」對於李霜顏的質問,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平靜地說道。

李霜顏驚疑地看著李七夜一會兒,最後她什麼都沒有問,轉身就離開了。努力沖榜,有票票的同學請投票支持一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