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49章最兇殘的授道(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 說到這裡,這個眼睛大大、神態怯怯的女弟子都不是十分自信地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後迅低下頭,還真是怕李七夜。 就在這個女弟子認為李七夜要飆的時候,但是,李七夜卻慢悠悠地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第四十九章最兇殘的授道

「啪——啪——啪——」李七夜把張愚一頓狠揍,張愚在三百號弟子之中,道行算是偏下的弟子,而且他入遞又比其他多數的弟子要早一二年。,更多更快更新

張愚雖然道行較淺,但是,他卻有著一股老牛一般的韌性,有著一股契而不舍的精神。打蛇棍狠狠地抽在他的身上,抽得他全身疼痛,筋骨宛如被抽剝一樣,連站都難於站起來。

但是,張愚一次又一次地頑抗,那怕明知道這種頑抗是白費功夫,但是,他依然一次又一次地爬起來,但是,他一次又一次爬起來,又被李七夜一次又一次揍得趴下。

李七夜這一次存心有意考驗他,一次又一次狠抽張愚,雖然每一棒不見血,但是,抽得張愚疼痛難忍,全身骨頭宛如碎了一樣。

換作別人,早就躺在地上不動了,但是,張愚卻一次又一次爬起來,一次又一次地頑抗李七夜的狠抽。

「啪——啪——啪——」一棍棍狠抽在張愚身上,那抽打的聲音,讓在場的弟子都不由心驚肉跳,很多弟子都不由臉色白,都覺得李七作對張愚太過份了。

前面三次,李七夜只要把人抽到在地,就不會繼續抽打,但是,這一次李七夜好像是專門為難張愚一樣,一次又一次地狠抽張愚,張愚一次又一次爬起來,一次又一次地被李七夜抽倒在地。

直到最後,張愚被抽得再也爬不起來,雖然身上無傷無血,但是,他全身痙孿,四肢倦曲,痛得直打哆嗦,黃豆大小的冷汗直流,臉色煞白,這就知道他有多痛苦了。

看到張愚的下場,很多弟子不由直打哆嗦,心面直毛,更多的女弟子是為心不忍,都不敢去看。

「契而不舍的精神,很好。」李七夜看了一眼倦縮在地上的張愚,風輕雲淡地說道:「如果我不高興,還不至於拿你們這樣的小人物來出氣。退一萬步來說,我要拿你們來出手,我隨時都可以想出三五百種慘無人道的手法來折磨你們1

李七夜這話,既是說給張愚聽,也是說給在場的所有弟子聽。

「你——」狠揍了一頓張愚之後,李七夜打蛇棍隨手指了一個弟子,說道:「站出來。」

這個弟子被李七夜點到,頭都炸開了,雙腿直打哆嗦,但是,逼於李七夜的淫威之下,不得不站出來。

「知道我為什麼要揍你們嗎?」李七夜看著這個弟子,笑著說道。

此時,李七夜的笑容在這個弟子眼中比惡魔的笑容還要可怕,他雙腿直哆嗦著,全身寒氣直冒,說話都不利索,結結巴巴說道:「是,是,是我們得,得罪了大師兄……」

「錯——」李七夜笑著說道:「反抗吧……」說著,手中的打蛇棍又狠狠地抽了過去。

「啪——啪——啪——」這個弟子被李七夜抽了一頓,哀嚎起來。

「下一個。」李七夜又是隨手點了一個弟子,又一陣狠揍,抽得他躺在地上爬不起來。

一時之間,哀嚎之聲在谷中是起伏不止,在打蛇棍之下,一個又一個的弟子遭殃。

「說,知道我為什麼要打你們嗎?」李七夜把一個弟子打得無處可逃,這個弟子只有認命了,被李七夜抽得臉青鼻腫,最後,他索性放棄抵抗,雙手抱著頭,任由李七夜狠抽。

「不,不,不知道……」這個弟子也只能自認倒霉,他回答了十幾個答案,都沒有一個讓李七夜停下手來的。

「大,大師兄的每一棍都、都擊碎我、我們的破綻,或,或者大、大師兄是、是在考驗我、我們功法、功法中的缺陷。」在這個時候,一個怯怯的聲音響起。

一聽到這個聲音,李七夜一下子停了下來,瞬間轉過身來,沿著聲音望去,說出這話的正是一個女弟子,李七夜有點印象,一雙眼睛大大的,神態有些怯意。

這個女弟子長得清秀,看她神態就知道她不是一個大膽的人,此時,李七夜那像「兇狠」一樣的眼睛望來,這個女眼睛大大的女弟子都下意柿艘徊劍手掌心冒汗,她身邊的師姐都不由為她擔心,輕輕地拉了她一下。

「你,出來。」李七夜指著這個眼睛大大、神態怯怯的女弟子,笑著說道。

這個眼睛大大、神態怯怯的女弟子被嚇得不輕,磨蹭著走了出來。這樣的景象有些可笑,李七夜只不過是十三四歲的少年而己,而眼前的少女年紀明顯比李七夜要大。

在李七夜面前,這個眼睛大大、神態怯怯的女弟子卻磨蹭著走出來,好像是一頭小羔羊面對一頭大灰狼一樣。

「說,我為什麼要打你們。」李七夜笑吟吟看著這個女弟子,而這個女弟子臉色白,不敢靠近。

這個眼睛大大、神態怯怯的女弟子還真的怕李七夜,不由後退了一步。這景象,好像李七夜是一個專門欺負善良女僕的惡少。

這個女弟子最後咬了咬牙,聲如蚊吶一般,低聲說道:「我,我覺得,大師兄的每、每一擊,都、都是擊碎我、我們的招式破綻,大、大師兄有、有可能是要考驗我、我們功法的缺陷。」

說到這裡,這個眼睛大大、神態怯怯的女弟子都不是十分自信地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後迅低下頭,還真是怕李七夜。

就在這個女弟子認為李七夜要飆的時候,但是,李七夜卻慢悠悠地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許、許佩。」這個眼睛大大的女弟子被李七夜瞅得頭皮麻,她年齡比李七夜還要大,但是,當李七夜瞅著她的時候,她感覺自己被一頭洪荒凶獸盯上一樣。

「許佩,許師妹。」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很幸運,你猜對了。」

李七夜這話一出,在場的很多弟子都怔了一下,而許佩在心面不由為之狂喜,終於逃過了一劫。

「從現在起,你就是師姐,洗石谷的三百號弟子都由你率領。」李七夜慢悠悠地說道:「不過,現在該輪到你出手了。」

李七夜這突然的任命,讓所有弟子都呆了一下,許佩也呆了一下,她呆了一下不是因為李七夜的任命,而是李七夜的後面一句話。

「大,大師兄,我,我是、是猜對了你、你的提問,我,我不是可以免打嗎?」許佩好不容易鼓起勇氣,還是怯怯地說道。

李七夜眯著雙眼,笑吟吟地說道:「你是猜對了沒錯,但,我沒說要放過你。我這個人做人很公平,一向都是一視同仁。」此時,李七夜那笑吟吟的笑容在許佩看來,比大灰狼還要可怕。

最終,許佩沒得選擇,只好鼓起勇氣反抗,在出手的時候,她還忍不住怯怯地說道:「大,大,大師兄,不,不打臉,行,行不……」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就算是修士也是如此,李七夜的打蛇棍抽下來,雖然可以不留傷痕,但是,被打得臉青鼻腫,這對於任何一個女孩子來說,都是一件煎熬的事情。

「我可以考慮考慮的。」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但是,他的打蛇棍已經向她的臉上抽去了。

許佩大驚,立即腳踏宮門,一下子躲過了抽向自己臉龐的打蛇棍,但是,打蛇棍卻如附骨之蛆,她剛躲過,打蛇棍又抽過來了。

許佩駭然,一次又一次踩著洗顏古派的步伐躲避,但是,卻被李七夜追殺得遠處可逃。

「如果你一味逃避,你信不信我把你的臉蛋打得像豬頭。」李七夜那如惡魔一樣的聲音響起。

這話把許佩嚇得不驚,不敢再躲,立即轉身迎敵,嬌叱一聲,手中的長劍一盪,橫掃李七夜。

「砰」的一聲,李七夜一棍毫不留情地抽在了許佩的香肩上,痛得她都眼淚直流,宛如香肩欲碎。

「這招』一劍掃塵』力勁弱一分,則是不堪一擊,一劍掃塵,招如若名,剛而密1李七夜一棍狠狠地抽在許佩的香肩上,痛得她快要哭,但是,李七夜依然笑吟吟地說道。

「再來——」李七夜無視許佩的可憐,笑吟吟的神態卻無情得很,說道:「生死搏殺,不止是需要心細如塵,還需要膽大如天,狹路相逢,勇者勝!你心如明鏡,明察秋毫,但是,缺乏血戰到底、一戰至死的勇氣與覺悟1

李七夜是在點拔許佩,這不單是點拔許佩的招式缺陷,還點拔了許佩的臨戰缺點!

許佩只有忍痛再戰,嬌叱一聲,劍網如海,在李七夜的冷斥之下,反擊李七夜。

「砰——」的一聲,李七夜又是一棍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腰間上,淡淡地說道:「這一招』劍浩如海』缺的是磅,此招在於一個』浩』字!浩然正氣1

「砰——」李七夜一次又一次擊碎了許佩的破綻,一招一式,點拔許佩:「這一招』南燕回巢』練得很好,但是,莫自得,火候還差一點,若是你火候再熟一分,可以讓破綻瞬間轉換……」

李七夜參讀了洗石谷所有弟子所修練的功法、招式,事實上,洗石谷三百號弟子所修練的功法、招式也是有限,而且,大部分的功法還是李七夜當年留在洗顏古派的,有些甚至是李七夜創下給明仁仙帝修練的。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