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48章傳道授業(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最終,駱峰華依然逃不過一頓被狠揍的命運,如果打蛇棍都能用巨盾擋住,就不值得李七夜把它從鬼林中帶出來了。 這一次,李七夜把駱峰華揍得很慘,這一次李七夜把他揍得鮮血斑斑,揍得駱峰華躺在地上爬不起來...

第四十八章傳道授業

唯一的可能,李七夜修練了絕世無雙的體術!這一腳之重,給了她無比深刻的印象,想到李七夜的話。

李霜顏心神劇震,一時之間,久久回不過神來,一時之間,她想得很多很多。

第二天,李七夜再次出現在授武堂,坐於高位之上,校場之上,聚集著授武堂的三百號弟子,此時,整個校武堂一片寂靜。

現在不知道有多少弟子被李七夜打怕了,昨天,他們所有人都被李七夜抽倒在地,被亂棒一頓狠抽,那種痛疼,他們到現在想起來,都不由打了個哆嗦。

不過,打蛇棍就是那麼神奇,就算是被抽得皮綻肉破,都不傷筋骨,更何況,昨天李七夜已經對很多弟子手下留情了,一抹金創葯,第二天又沒有什麼大礙。

昨天不少弟子被李七夜打怕了,所以,今天李七夜目光一掃,不少弟子都心面打鼓,不敢與他對視。

「很好,有師弟師妹很有勇氣,能投訴我。」李七夜笑著說道:「不過,就不知道投訴我的師弟師妹有沒有勇氣站出來呢。」

此時,不少弟子是面面相覷,看到李七夜那笑眯眯的模樣,他們心面都打鼓。

「一人做事一人當,就是我投訴你1此時,駱峰華站了出來,大聲地說道。雖然,現在駱峰華能走路,身體也沒有大礙,但是,他臉上貼著的藥膏,就破壞了他的俊氣了。

李七夜從高座中走了下來,笑眯眯地看著駱峰華,點頭說道:「有勇氣的人,我一向來都很佩服,駱師弟無疑是我佩服的人。不過嘛,敢挑釁我的權威,就有挑釁我的覺悟。今天駱師弟是想爬著回去,還是被人抬著回去呢。」說著,他慢吞吞地抽出了打蛇棍。

看著李七夜笑眯眯的神態,看著他手中的打蛇棍,在場的所有弟子,不論男女,都不由臉色大變。

「憑,憑寶物,算什麼本事。」駱峰華臉色發白,但是,他還是站直身子,大聲地說道:「有本事,跟我真功夫切磋幾招1

此時,就算是傻子都看得出來,李七夜手中不起眼的木棍是一件寶物。

「你真的想跟我切磋切磋?」李七夜瞅著眼前的駱峰華,笑眯眯地說道。

駱峰華現在最不願意看到李七夜那笑眯眯的神態,一看他這神態,他心面就沒底,但是,他一咬牙,將心一橫,大聲說道:「沒錯,有本事跟我用真功夫來切磋幾招,如果比我強,我無語可說。」

「既然駱師弟一定要切磋切磋,那麼,我就切磋切磋。」李七夜笑眯眯地收回了打蛇棍,然後看著駱峰華,說道:「我作為師兄,也不好意思向你先出手是不?你先出手吧。」

駱峰華見李七夜收回了打蛇棍,不由心面一喜,祭出了自己的寶劍,大聲說道:「好,我們就切磋切磋。」話一落下,寶劍一橫,頓時,門戶嚴謹,他一出手就是一招守式。

駱峰華也被李七夜打怕了,所以,一出手就是守式。

「有點天賦。」李七夜一看他出手門戶嚴謹,笑了一下,瞬間,壽輪浮現,血氣輪轉,一腳踹了出去。

「砰」的一聲,一腳之下,駱峰華就算是門戶再嚴謹也無用,他整個人被踹飛三丈,他的寶劍一下子碎裂,摔在地上,狂噴了一口鮮血。

「喀嚓」駱峰華摔在地上之前,骨斷聲響起,他斷了一根胸骨。而他摔在地上,狂噴一口鮮血,眼前一黑,一頭昏了過去。

鎮獄神體!李七夜修練的是世間最強最無敵的體術,一腳萬岳,這一腳有多重,可想而知了。

所有弟子都呆住了,在三百位弟子之中,駱峰華就算不是道行第一,也是屈指可數,但是,卻連李七夜的一腳都沒有接住,這怎麼可能?

「我一腳的十分之一的重量都接不住,也敢口出狂妄挑釁我。「李七夜慢吞吞地收回自己的腳,緩緩地說道。

一腳之重,李七夜已經手下留情了,否則,他一腳真的踹下去,駱峰華必死無疑。

在一旁的南懷仁是輕輕地搖了搖頭,在半年前,大師兄還沒有修道,連杜遠光、徐輝都被他分屍,現在他已經修道了,駱峰華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不用李七夜吩咐,南懷仁救醒駱峰華,幫他接上斷骨,上了金創葯,把他扛回住處。

「看來,還是用打蛇棍好好教訓你們,比較沒有那麼危險。」李七夜再一次抽出打蛇棍,隨便指了一個弟子,說道:「你,出來,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吧。」

「大,大師兄,我,我,我可沒投訴你,我,我對天發誓,我絕對沒有投誓你。」這個弟子被李七夜點名,這個弟子頓時臉色煞白,說道。

李七夜認真地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你沒有投訴我,但是,第二堂課的內容,依然是狠揍你們。當然,你們可以逃,但是,被我逮住了,我會揍得你們比昨天還要慘十倍。你們最好相信我的話,不然,後果很嚴重。」

這個弟子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站出來,戰戰兢兢地說道:「大師兄手下留情。」

「找我留情,不如自己多努力!全力一擊,主動權掌握在你們的手中。」李七夜笑眯眯地說道。說著,就一棍抽了過去。

這個弟子沒辦法,只好迎戰。

「砰——砰——砰——」這個弟子未能在李七夜手中撐過兩招,就被打蛇棍抽倒在地上,李七夜隨意地抽了他一頓,揍得他痛疼不堪,至少比昨天好多了,沒有見血。

「你、你、你……」李七夜隨手點了幾個,說道:「都出來。」

「砰——砰——砰——」一頓功夫下來,三百號的弟子,又是全部被李七夜抽倒在地,一陣痛苦嚎叫,不管真假,至少,那種疼痛是直入骨髓。就算今天李七夜沒有惡揍他們一頓,沒有見血,但是,這種痛依然是一種煎熬。

「孺子不可教1李七夜搖了搖頭,輕嘆息一聲,轉身就走。

第三天,李七夜再一次出現,三百位弟子又被召集到校場之中,讓李七夜意外的是,昨天被踹斷一根胸骨的駱峰華也來了。

被狠揍了兩次,現在三百號弟子再見李七夜,如同見到鬼一樣,心面都打哆嗦,打蛇棍那種滋味,只怕是他們很長一段時間的噩夢。

這也能理解他們,當年年少的明仁仙帝、那群曾追隨明仁仙帝征戰九天十地的無敵戰將,他們在年少之時,也很長一段時間忘不掉打蛇棍的滋味!就是明仁仙帝承載天命,成就仙帝之後,想到這一段歲月,都是百般滋味。

「第三堂的內容依然是揍你們1李七夜走了下來,依然是笑眯眯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出,所有弟子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被狠揍了兩次,還要再來,這嚇得他們都不由雙腿發軟。

「誰第一個來?」李七夜笑眯眯地說道,目光一掃在場的三百號弟子,李七夜的目光掃過,許多弟子都不由哆嗦了一下,都忍不住退後一步。

「我。」最終,第一個站出來的竟然是駱峰華,駱峰華站了出來,大聲說道:「我來1說著,取出一面巨盾。

駱峰華倒聰明,今天他特地帶來了一面盾,希望能擋得住李七夜手中的打蛇棍。

「有勇氣,的確有點小聰明。」李七夜點了點頭,笑眯眯地說道。

「砰——砰——砰——」最終,駱峰華依然逃不過一頓被狠揍的命運,如果打蛇棍都能用巨盾擋住,就不值得李七夜把它從鬼林中帶出來了。

這一次,李七夜把駱峰華揍得很慘,這一次李七夜把他揍得鮮血斑斑,揍得駱峰華躺在地上爬不起來,痛苦**。

這一次李七夜下手如此之狠,所有弟子都臉色大變,但是,都不敢怒言。

「聰明是有,但是,你用錯地方了,更聰明一點,就是智慧,下一次要再多多動動腦子。這一頓我狠揍你,讓你多多動一下腦子。」李七夜從容地說道。

這一天,所有的弟子又被李七夜狠揍了一頓,這一次,李七夜比昨天下手還狠,不少弟子見血,躺在地上爬不起來。

第四次,李七夜悠然地說道:「第四堂課的內容,依然是挨你們。誰第一個來?」

這個時候,所有弟子都臉色劇變,都紛紛地後退了幾步,都不敢第一個站出來,就是連昨天十分有勇氣的駱峰華都不敢站出來。

「我,我,我來。」最終,一個大約十八歲光景的少年站了出來,這少年一副老實的模樣,但是,身體還是很結實。

「你叫什麼名字?」李七夜瞅了一眼這個少年,他對這個少年有印象,每一次狠揍,其他弟子都想躲避逃走,而這個弟子卻有著一股韌勁,每次被挨揍都直面以對,而且,每次被揍得倒在地上,都拚命爬起來,他契而不舍的心態,讓李七夜有不淺的印象。

這個弟子搔了搔頭,老實地說道:「回大師兄,張愚。」

「為什麼要第一個站出來呢?」李七夜笑眯眯地說道。

「反,反正大師兄高興也要揍我們,不高興也要揍我們,反正大師兄就是要挨我們,既然都躲不掉,不,不由先被挨。」張愚有些結巴地說道。

求推薦票,求夢想杯票票,同學們都投一下票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