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四十六章不服氣就揍到你服氣(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打滾,不要說是眼前的駱峰華了。 「不自量力的東西1李七夜抽出一根木棍,對於駱峰華來說,是奇恥大辱,大喝一聲,張嘴吐出了一把寶劍,這是一把級別比較低的寶器,寶劍一出,「嗡」的一聲,瞬間化作滔滔的...

第四十六章不服氣就揍到你服氣

「一個比我還小的人,能教我們什麼功法?這不是擱誤我們的修行嗎?不到一年,我就要考核了,萬一成不了門內弟子,那我豈不是要再等五年1有弟子不滿地說道。

不滿的弟子太多了,另一個弟子不由抱怨地說道:「就是,我們是倒大霉了,一個比我們小的人,也被塞到這裡來授道,這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哼,一個凡體凡輪的廢物,也能成為首席大弟子,實在是我們洗顏古派的恥辱1有一個天賦好的弟子呸了一聲,不屑地說道。

「噓,駱師兄,小心被他聽見。」有弟子低聲地拉了拉這個師兄。

事實上,在此之前,周堂主都已經暗示過,刁難李七夜,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會有人替他出頭的,所以,這讓授武堂的弟子就更大膽了。

「聽見了又怎麼樣?」這個被稱為駱師兄的弟子反而拉高聲音,大聲地說道:「一個廢物草包而己,有什麼了不起的,就算是抱上了九聖妖門的大腿,但,也不能因此而耽誤了我們的修行!我們這幾年苦苦修行為的是什麼?為的就是通過考核,成為門內弟子。若是我們被一個廢物了,那麼,我們這幾年的努力既不是白費。」

「就是,就是。」一時間,不少弟子附和地說道:「我們不能被一個廢物白白浪費了幾年的努力,我們要把他趕走,換一個師父1

一時之間,就有幾十個弟子附和,抱成了一團,起鬨造反。看到這一幕,南懷仁皺了一下眉頭,欲站出來,但是,卻被李七夜攔住了。

「趕走這個廢物,他沒資格給我們授道1幾十個弟子大聲地喧嘩說道。

「就是,一個才入門沒幾天的人,連我都不如,也敢大言不慚給我們授道1有弟子不屑地說道:「什麼首席大弟子,呸,一文不值1

那個叫駱師兄的弟子大聲地說道:「沒錯,道行不如我們,也敢給我們授道,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想給我們授道也不難,先打贏我們再說。」

「這樣不好吧。」一個大眼睛的女弟子有些怯意,說道:「挑釁師長,這罪名不輕。」

「呸,挑釁師長?他必須有資格成為我們的師長再說。」這個駱師兄大聲地說道。

「沒錯,沒資格成為我們的師長,談什麼授道,更別說是什麼挑釁師長了。」不少弟子紛紛附和,毫無疑問這個駱師兄在這些弟子之中地位不低。

見群情涌動,李七夜這個時候才慢吞吞地站了起來,走了下去,看著這群弟子,然後從容悠然地說道:「這麼說來,你們是對我這個師兄是十分不滿意了。」

此時李七夜率先開口,在場的弟子倒是一下子靜了下來,都你看我,我看你的,不論怎麼樣說,李七夜好歹也是首席大弟子,是長老派來的人。

「不滿意嘛,可以說,我是一個很開明的人。」李七夜笑眯眯地說道。

李七夜笑眯眯的模樣,這讓站在他旁邊的南懷仁無由地打了一個寒顫,李七夜這笑眯眯的神態,讓他產生一種錯覺,好像是一頭洪荒巨獸正露出血盆大嘴舔亮雪白的獠牙,盯著一群羔羊看一般。

此時,在場的不少弟子刷的一聲,都望著駱師兄,毫無疑問,這位駱師兄是他們的主心骨,很多人都看他的態度。

這位駱師兄也足夠自信,一下子站了出來。這位駱師兄有十六七歲,他看著比自己還要小的李七夜,冷笑地說道:「沒錯,我們不服氣,你只不過是一個入門沒幾天的弟子而己,何來資格給我們授道。哼,如果隨便拉一個草包給我們授道,那麼,既不是毀了我們的前途1

「這位師弟,你叫什麼名字?」李七夜竟然也沒有發怒,依然笑眯眯地說道。

這個駱師兄傲然俯視李七夜,說道:「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駱峰華便是我!你要報復,沖著我來就是1

聽到這個名字,李七夜笑了一下,他看過名冊,這個駱峰華他當然知道,這個駱峰華入門快四年了,天賦體質不錯,入門四年,已經邁入辟宮境界了。

作為門外弟了,沒有機會接茨功法,而且三百號弟子由一個堂主負責授道,四年時間能邁入辟宮境界,就算體質命宮不傲人,但也算是小天才一個。

「除了這位駱師弟,還有多少人對我不滿意呢?」李七夜依然是笑眯眯地說道。

駱峰華看著其他的弟子,大聲說道:「不滿意就不滿意,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們不是孬種,應該團結起來,趕走草包,這是為了我們自己!若是讓一個草包給我們授道,這是毀了我們幾年的努力心血。如果有什麼懲罰,沖著我來就是,我扛下就是了1

這個駱峰華,說話還是蠻扇動的,有幾分的領導能力。

「沒錯,我們的權利,需要我來自己爭齲」在駱峰華的扇動之下,不少弟子紛紛動心,都紛紛地站了出來。

一時之間,近百個弟子站了出來,有弟子起鬨地說道:「一個比我們還小,入門比我們還遲的人,沒資格給我們授道,立即滾出洗石谷1

「沒錯,立即滾出去,滾出去。」其他弟子紛紛地大聲叫道。

一時之間,聲浪高過一浪,剛才還沒有附和的弟子,在群情涌動之下,都不由附和地高聲叫了起來。

「看來,你們是對我很不滿意。」對於這些弟子的不滿,李七夜依然笑眯眯地說道:「不過,這是長老們決定的,是不是?既然你們不滿意,我是聽從你們的訴求,那麼,你們說來聽聽,怎麼樣的人才夠資格給你們授道呢?」

眾人群情涌動,李七夜反而不發怒,一副好商量的模樣,倒讓這一群十多歲的少年怔了一下,大家都沒有多少的主意,都不由望著駱峰華。

駱峰華是眾望所歸,他站了出來,冷笑地說道:「做我們的師長也不難,至少比我們強,才有資格做我們的師長,連我們都比不上,談什麼給我們授道1

「這麼說來,你是想要與我比劃比劃了?」李七夜笑眯眯地看著這位駱峰華,說道。

駱峰華態度一橫,說道:「沒錯,你能打得過我,你就有資格給我們授道!哼,如果,你打不過我,就莫怪我心狠手辣!我對於敵人,從來不留情,到時,不要怪我把你揍得滿地打滾,我一出手,就打斷你全身肋骨1

「這,這樣不好吧。」旁邊那個大眼睛的女弟子有些怯怯地說道:「大家切磋一下就好,點到為止就好了。」

李七夜搖了搖頭,笑眯眯地說道:「我覺得嘛,這位駱師弟說得有道理,點到為止,這算什麼打架,大家說是不是?既然要打了,就盡全力吧。」

「好,勝負看各人道行1駱峰華站了出來,大聲說道:「我跟你戰1這個駱峰華,的確是有膽量。

李七夜笑眯眯地站了出來,說道:「既然你要戰,那我陪你就是。」說著,他慢吞吞地抽出腰間的打蛇棍,說道:「我作為師兄,總不好先出手吧,你出手吧。」

「哼,不自量力,駱師兄已經是辟宮境界了,一支木棍也敢與駱師兄挑戰,不知死活的東西1有人見到李七夜抽出打蛇棍,不屑地說道。

而南懷仁搖了搖頭,知道有人要倒大霉了,連徐輝這樣的高手都被打蛇棍抽得滿地打滾,不要說是眼前的駱峰華了。

「不自量力的東西1李七夜抽出一根木棍,對於駱峰華來說,是奇恥大辱,大喝一聲,張嘴吐出了一把寶劍,這是一把級別比較低的寶器,寶劍一出,「嗡」的一聲,瞬間化作滔滔的劍影,一招「星劍瀚河」上取李七夜。

「砰——」的一聲,駱峰華的寶劍一出,就被李七夜的打蛇棍抽得飛了出去。

「砰」的一聲,下一棍,把駱峰華抽得滿眼冒金星,面門被一棍狠狠地抽中,鮮血染紅了臉龐,他根本就躲不過打蛇棍。

「砰——砰——砰——」李七夜出手毫不留情,幾十棍狠狠地抽下,一下子把駱峰華抽倒在地上,一頓狠揍,抽得駱峰華都慘叫起來,李七夜對於駱峰華下手特別的狠,一頓狠抽,抽得駱峰華滿頭滿臉都是鮮血。

「藹—」最終,當李七夜收手的時候,駱峰華連慘叫的力氣都沒有,疼得他只能嗯哼。

天元境界之下,在打蛇棍之前,只有挨打的份!

南懷仁都不由可憐地看了駱峰華一眼,連徐輝都是被抽得滿地找牙,李七夜這一番下手,已經算是手下留情了。

此時,所有弟子都看呆了,眨眼之間,他們中最強的駱峰華竟然被抽得滿身是血。

「你們都給我站出來,一齊上吧。」李七夜持著打蛇棍,指著剛才最先附和駱峰華的幾二個弟子,淡淡地說道。

「可,可是我們——」看到駱峰華的下場,這些弟子都不由退縮。

大家還有夢想杯的票票嗎?請投一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