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四十一章公主也只能做婢女(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小的一角記憶,李七夜太深刻了。對於這個完整的記憶,李七夜也懶得多去推算,懶得去找回這個完整的記憶,因為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這個了! 「一角殘陣而己,從星進去,走九玄關,退八輪月,化九星,轉天河,...

第四十一章公主也只能做婢女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了六大長老,他們雖然說是洗顏古派的長老,但,以道行而己,他們若是出入疆國之中,也只是能封豪雄而己。

而郁河不同,他作為九聖妖門的首席大護法,足可以封王侯,而且是王侯中的王侯,甚至有可能被封為真人。

在這樣的強者面前,那怕作為洗顏古派大長老的古長老,也必須是矮了大半個身份,若是出入於疆國之中,豪雄無法與王侯相提並論!

對於郁河這樣的強者,六大長老都是恭敬三分,然而,今天,郁河卻能李七夜畢敬畢敬,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更不可思議的是,郁河竟為輪日妖皇帶來了口信,李七夜若訪九聖妖門,輪日妖皇是親自相迎。

輪日妖皇,是何許人也,當世大中域的不可一世霸主,縱橫當世!莫說是洗顏古派的其他人,就算是他們六大長老,都沒資格晉見輪日妖皇。

而現在,輪日妖皇是要親迎李七夜,這是何等不可想象的事情!

至於其他弟子,更是無法想象了,一時之間,在場的其他人都是石化在那裡。

然而,接下來更讓他們石化的事情發生了,李七夜只是橫出自己的左臂,李霜顏只是冷冷地看著李七夜,最終,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輕輕地挽著李七夜的手臂,一副順從的模樣,隨著李七夜離開了。

「郁護法,我就不招待你了。」臨走之時,李七夜只有這麼一句話,而作為首席大護法的郁河只是鞠身應了一聲。

這一幕,震撼著所有人,六大長老也好,諸位護法也罷,甚至是所有的弟子,都是如此,一時之間久久無法回過神來。

在諸人的震驚之中,李七夜與李霜顏回到了孤峰之中,回到了小院之中,當回到小院之中只有他們兩個人之後,李霜顏摔開了李七夜的手臂。

李霜顏冷冷地乜了他一眼,姿態依然冷傲,冷冷地說道:「這一下你滿意了吧1

對於李霜顏的態度,李七夜只是冷乜了她一眼,愜意自在地坐在大師椅之中,然後看都懶得看她一眼,平淡地說道:「在眾目睽睽之下,挽我手臂,你真以為我會虛榮到要借你而登位嗎?一群普通修士的震驚羨慕也能滿足我的虛榮的話,我李七夜那也是白混了。」

「我手臂借你一搭,只是給你三分顏臉而己1李七夜說到這裡,目光一寒,冷冷地說道:「我對於我身邊的人,一向都是護短,一向都是愛護有加,你留在我身邊,我就給你三分情面!當眾讓你搭我手臂,只是讓你臉上有光而己!作為劍侍,幾時有資格與我挽臂而行1

「你——」李霜顏被氣得哆嗦,冰霜的粉臉漲紅,這一次,她受命而來,放下身份當眾與李七夜挽臂而行,已經是給李七夜十足的面子了,今日李七夜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這怎麼不讓她得憤怒。

「你有你的自傲,我能理解。」李七夜根本就沒有把她的憤怒放在眼中,慢條斯理地說道:「你只不怕是受輪日妖皇的命令而來,心面肯定是不服。你自認為天之驕女,對於我一個凡輩,不屑一顧,這也是正常的事。不過,我給你情面,你自己思量思量,今日我給你挽臂而行,那是給你一個好的開始!等他日我橫掃天宇之時,如果你未一直追隨我,我身邊你站的位置都沒有1

一個十三歲光景的人,卻說出最囂張的話來,就算是當今天才,當今出身於古國皇子,都不敢說出如此霸道囂張的話來,然而,今天卻被一個十三歲光景的少年說出這樣霸道的話來。

若是他人說出這樣的話,那肯定是狂妄無知,但是,李霜顏看著李七夜,李七夜卻是冷靜無比,以最平淡最慢條斯理的語氣說出世間最囂張的話,若是換作是其他時間,她一定認為李七夜是狂妄無知、夜郎自大,但是,現在,她完全看不出李七夜有一種狂妄無知的模樣。

李霜顏來此,並非是自願,她乃是受輪日妖皇的命令而來,不單是輪日妖皇看好李七夜,連他們九聖妖門的劍老都認為李七夜大有可為,最終,說服了她,讓她前來。

這件事,對於李霜顏來說,可以說是無比的委屈,她是九聖妖門的傳人,她是古牛疆國的公主,不論是容顏還是天賦,她都是人中龍鳳,天之驕女!

在當世,她的追求者是如過江之鯽,不論怎麼樣傑出的俊彥,她都未曾青睞過,然而,今天她卻要給一個凡人做劍侍。

她師父,輪日妖皇,天資縱橫,在天命崩碎的末日歲月,他都能橫空而起,足夠說明她師父輪日妖皇的天賦與智慧!然而,她師父這樣的一代霸主,卻如此看好一位凡體凡輪凡命的凡人,這讓她都有些不明白了!

現在李七夜這樣的話,讓她不知道是怒好,還是氣好,若說李七夜狂妄無知,夜郎自大,但是,現在怎麼看都不像!

「好,你自認為天下無雙,那就證明一下給我看1李霜顏心面又氣又怒,她冷冷地說道:「如果你真的做得到,那還倒認為你有幾分本事!否則你只不過是作白日夢而己。」

好一會兒,李七夜這才轉過臉去,只是風輕雲淡地看了她一眼,說道:「證明?我有什麼需要證明的。」

李七夜這樣囂張的態度,讓李霜顏氣得哆嗦,更要命的是,李七夜明明是一個十三歲的少年而己,年紀明明比她還要小,但是,說話卻是霸氣無比,宛如他是一代無上帝王一樣。這樣的一個十三歲少年,用最無聊最無所謂的語氣說出最囂張最狂的話!

「我這裡有一張陣圖,莫說你破此陣,能你道出此陣的一點玄奧,就算你有點能耐1李霜顏受不了李七夜的囂張,這實在是太囂張了!

說著,李霜顏取出了一角殘破的古皮,這張古皮也不知道為何物,古皮之上竟然刻畫有無數的曲線、道符、星辰、陣點……,只是一張小小古皮而己,卻是星羅萬象,宛如是包容著天地間的一切玄奧一樣。

若是有人細細一看,神魂一下子被吸入了其中,好像一下子被吸進了一個神秘玄奧的世界一樣,這個世界玄奧無匹、神妙無上,任何天賦無雙、智慧如海的人看上一眼,都無法自拔,都會被這其中的玄奧所吸引,同時,在這玄奧之中,就算是天賦再高的人,都無法從這裡面走出來。

李七夜一看這張古皮,這張古皮太熟眼了,太熟眼了,當他再一看這裡面的曲線、道符、星辰、陣點……眨眼之間,李七夜覽遍整張古皮。

在此時此刻,他腦海中有一角被抹去的陣圖浮現出來,這曾經是他最深刻的記憶之一,不過,這一個完整的記憶暫時還無法浮現,只浮現了被抹去的其中一角而己。

這小小的一角記憶,李七夜太深刻了。對於這個完整的記憶,李七夜也懶得多去推算,懶得去找回這個完整的記憶,因為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這個了!

「一角殘陣而己,從星進去,走九玄關,退八輪月,化九星,轉天河,再入道……」李七夜從容閑定,隨手一指,最後說道:「此角陣的核心在此位,有森羅萬象相守,有六獸四仙相護,此一角陣世,世間能破者,少之又少。」

李七夜娓娓道來,侃侃而談,如數家珍一樣,在李七夜口中,似乎,這不是什麼絕世陣法,那隻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術而己。

但是,李霜顏卻一下子被震撼了,她清楚這一角殘陣的來歷。此陣來歷驚天,他們九聖妖門的祖師只不過才得到一角而己!但是,就是這麼一角的殘陣,他們九聖妖門的好幾代天才大賢參悟一世,都無法完全參悟所有的玄奧,到了最近幾代,他們九聖妖門的先賢經過幾代的努力,最終才完全解開了這一角殘陣的玄奧。

儘管是如此,他們九聖妖門還無法布成此陣,這一世,她師父輪日妖皇看好她的天賦,看她能否修一修此陣,所以,才把此陣圖傳給她,同時,她的一半修行都與陣法有關!

她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接觸此陣,但是,真正完全領悟此陣,足足花了十餘年之久,而且還是有他們九聖妖門先賢的參悟心得指引之下!

李霜顏也曾經希望,有一天她能布成此陣,因為,此陣一成,必是驚天動地,屠神斬仙,但,她也知道,以她現在的造化,根本不可能布成此陣!

這一次來洗顏古派,她也帶來了此陣,以輪日妖皇的想法,是想看一看李七夜究竟有多神奇,多讓人看不透,有以此陣測一測李七夜的想法。

李霜顏做夢都沒有想到,號稱世間無比的絕世大陣一角,李七夜只看了一眼,那就侃侃而談,如數家珍一樣。

很爽的一章來了,請投票^_^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