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三十七章屠不語(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李七夜麻木了! 這樣的結果,也是在李七夜的掌握之中,入洗顏古派,選擇「月渦陽輪功」,再練體書,這一切都是在他的計劃之中。 雖然說,就算是沒有「月渦陽輪功」他也一樣能修練體書,但是,世間...

第三十七章屠不語

壽輪轉動,血氣轟鳴。「月渦陽輪功」絕對是萬古以來罕見的奇功,它一帶是渦動血氣,血氣兇猛。

但是,當此時「渾」字的符文融入李七夜的血氣之後,李七夜的血氣變得沉重,宛如一血萬鈞,使得奔騰的血氣緩慢下來。

但是,「月渦陽輪功」的神奇,卻遠遠不能小覷,受到「渾」字奧義的影響,血氣滯慢,但是,接著」月渦陽輪功」發飆了,就像是充滿了力量的引擎一樣,帶動著壽輪,轟鳴之聲衝擊著天地,在「月渦陽輪功」的帶動下,本是沉重的血氣又是奔騰起來。

要知道,此時,蘊有「渾」字奧義的血氣乃是一血萬鈞,在「月渦陽輪功」的瘋狂帶動之下,此時,在李七夜體內奔騰的血氣就像是巨龍一樣橫衝直撞,巨猛無比。

橫衝直撞的血氣霸道兇猛,撕裂李七夜的經脈,沖毀李七夜的筋骨,鑠毀李七夜的宮穴!如此霸道的血氣,剎那之間毀去李七夜的體質。

這讓李七夜狂噴了一口鮮血,無比的痛苦讓他都忍受不住,在這剎那之間,李七夜的身體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縫,他的身體開始碎裂,他整個人就像是被打碎的瓷瓶一樣!

「渾」字的奧義,絕對比世人想象中還要強大,一旦血氣融合了「渾」字的奧義,血氣就得渾重無比,一血萬鈞。

渾重無匹的血氣在「月渦陽輪功」的帶動之下,血氣的威力可以說是推毀拉朽,無物可擋,可以在眨眼之間毀去李七夜的體質。

剎那之間,李七夜身體粉碎,他凡體這樣的體質根本就承受不起這種神威!然而,「渾」字的奧義當然不是在於殺死李七夜。

如果《體書》的奧義只是止於此,那麼,「體書」就不是萬古以來無數人垂涎,連仙帝都為之動心的無上天書了!

李七夜的身體被血氣的鑠毀之下,一下子不論是筋骨,還是宮穴都被毀去,然而,在李七夜全身粉碎之時,大道之音禪唱,無盡的奧義在李七夜命宮中流轉不息,真命吞吐無盡的符文,這讓李七夜的真命剎那這間生命力蓬勃!

此時此刻,命宮之中,在「渾」字的奧義溝動之下,生命之泉噴湧出了洶湧的生命之水,生命之水宛如潮流一樣奔涌而出!生命洪爐在這個時候剎那之間衝起了滔天的魂火,魂火燒動天地一般!

生命之樹的千枝萬葉舒展,垂落無盡的光華,化作了世間最蓬勃的生命力,接著,生命之樹紛紛落下生命之葉,而整株生命之樹也是紮根於李七夜命宮最深處,生命之樹的根系直扎入了李七夜的體內,鎖住李七夜崩碎的身體!

生命之柱溝通天地,玄奧無比的道紋在「渾」字的奧義之下,運轉不息,借天地玄奧,讓李七夜的身體直通九天,直探九幽!

此時,生命之水、生命魂火、生命之葉、生命柱文,在「渾」字奧義的煉化之下,帶著動血氣,化作了渾濁不清的混沌,這渾濁不清的混沌把李七夜包裹起來,鎖住了李七夜碎裂的身體!

一時之間,李七夜體內血氣重如萬岳,而體外是混沌封鎖,李七夜就像是被用泥巴糊了起來一樣,內外都煎熬!整個過程是十分的痛苦。

但是,再難受的痛苦,李七夜都捱得祝就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融合著「渾」字奧義的血氣一次又一次地打磨著李七夜的身體,而混沌封住了李七夜的身體,不讓李七夜那被打碎的身體真正的崩碎。

血氣一次又一次崩碎李七夜的身體,「渾」字奧義一次又一次地磨毀著李七夜的身體,這個過程就像一把巨錘一次又一次地把李七夜的身體砸碎,而帶著符文奧義的血氣又融入了這被砸碎的身體之中,生命之水、生命魂火、生命之葉、生命柱文所化的混沌,又一次一次地鑄築著李七夜粉碎的身體。

如果外人能看到這一幕的話,一定會被震驚,生命之泉、生命之樹、生命洪爐、生命之柱,此四者被稱之為命宮四象。

萬古以來,無數先賢都在琢磨著命宮四象的終極奧義,但是,傳說唯有仙帝能領悟其中的終極奧義之外,再也沒聽聞過有外人能領悟其中的終極奧義了。

然而,就在今天,一個十三歲光景的少年,卻能溝通命宮四象,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事實上,萬古以來,對於命宮四象的掌握,在這一條道路上,只怕沒有任何人像李七夜這樣走得如此之遠,甚至是包括仙帝!

研究《體書》,他是花了無盡的歲月,還有人能他這樣掌著握其中的奧義嗎?

一次又一次地煎熬,一次又一次地打磨,也不知道整個過程是經歷了多久,疼痛已經讓李七夜麻木了!

這樣的結果,也是在李七夜的掌握之中,入洗顏古派,選擇「月渦陽輪功」,再練體書,這一切都是在他的計劃之中。

雖然說,就算是沒有「月渦陽輪功」他也一樣能修練體書,但是,世間卻唯有「月渦陽輪功」才能如此瘋狂的帶動著蘊含有「渾」字奧義的血氣。

他選擇了修練「鎮獄神體」,就是需要讓「月渦陽輪功」如此瘋狂來還動他比萬岳還要沉重的血氣,這不單是能徹底地打碎他的身體,讓他的身體瘋狂重塑!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感覺全身是痒痒的,重塑的身體終於成功,被打碎的身體被駁接起來,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李七夜感覺全身舒暢,痛苦全消,當李七夜再一次睜開眼睛來的時候,他全身是絲毫不損。

看到這一幕,只怕是難於讓人相信,李七夜的身體剛才是支離破碎,全身裂開,現在,竟然是絲毫不損,這實在讓人無法相信。

體術,有高低之分,每一種體術的塑體過程都不同,但是,世間沒有任何體術卻能像《體書》做得如此徹底,把身體完全打碎重塑!整個過程絲毫不損,這絕對是不可思議。

當李七夜站了起來,意念一動之時,在這個時候他腳下的石磚都「喀嚓」一聲,出現了一道道的碎紋。

李七夜沒有轉血氣,沒有運功法,只是純粹的體動而己,卻輕而易舉的踏碎了石磚,這只是他剛練「鎮獄神體」而己!

「渾」字,《體書》六字之一,修練體術,修練至渾奧義,那麼,至渾極限之下有兩種仙體,一種是「鎮獄神體」,另一種乃是「破穹斧體」。

雖然是同是「渾」字的至極奧義,但是,「鎮獄神體」與「破穹斧體」卻完全不同,「鎮獄神體」此體重如萬岳,如果一旦修練成傳說中的十二仙體之一的「鎮獄神體」,這種大圓滿的「鎮獄神體」可以壓碎一切,單是身體之中,可以壓碎星河大地!

有一句話是這樣說,「鎮獄神體」重無量,舉足之間,可以踏死神魔!可想而知,「鎮獄神體」是何等之重。

而「破穹斧體」則是力大無窮,修練成此體,赤手撕天地,赤手搏真龍,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李七夜居於孤峰,苦修功法,眨眼之間,過了一個月,「月渦陽輪功」的確是夠瘋狂,帶動著沉重無比的血氣,依然在一個月之間讓李七夜突破了納精氣與拓疆土這兩個層次。

拓疆境界後面還有兩個層次,一是納精氣,二是拓疆土。這兩個疆次在李七夜修練之中,沒有任何挑戰性。

納精氣之時,「月渦陽輪功」帶動著壽輪瘋狂地轉動,沉重無比的血氣依然滾滾咆哮,化作了巨大的漩渦,血月沉浮在其中。

這巨大的血氣漩渦瘋狂地吸著天地精氣,同時,瘋狂吸納著天地精氣的不止是「月渦陽輪功」,還有「鯤鵬六變」。

「鯤鵬六變」已經在命宮之中築下了道基,道基如鯤鵬,這個世間最巨大的生靈,當它張嘴吞納天地精氣之時,只能用鯨吞來形容。

眨眼之間,李七夜就可以把孤峰一帶的所有天地精氣都鯨吞完,幸好這一帶沒有其他的人,否則,會被這情況嚇一大跳。

吞納的天地精氣,被真命所吸收,隨著吞納的天地精氣越多,真命就越強大,真命越強大,道基也就越強大,道行也就越高!

當真命吸足了天地精氣之後,光芒吞吐,以強大的力量撕裂四周茫茫的霧氣,這是真命要開拓自己的疆土,撕裂霧氣,把這茫茫的空間化作自己的疆土,這個過程稱之為拓疆。

對於李七夜一個月之內衝突破了納精氣、拓疆土的層次,由南懷仁都瞠目結舌。

「一個月之內,竟然邁入了蘊體境界,這也太瘋狂了吧。」南懷仁都不由眼熱,這樣的修行速度簡直就是可以與天才媲美。

南懷仁當然不知道,若不是李七夜修練「鎮獄神體」,血氣重如萬岳,否則,以「月渦陽輪功」帶動血氣的速度,那就更誇張!

今天三更已更完,手中還有票票的同學請投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