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三十四章奇門刀(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他留在洗顏古派中修練,基本上是沒有人來過問過他的情況,乃至是修行,除了南懷仁師徒倆人之外。 李七夜,在洗顏古派之中快成了透明一樣的人,莫說是諸位長老懶得過問他的情況,就是其他的人都懶得來過問他...

第三十四章奇門刀

回到孤峰之後,李七夜瞅了南懷仁一眼,把兩把凡鐵短刀扔給了他,愜意自在地說道:「既然你想看,就看過清楚唄。」

被李七夜看穿心思,南懷仁蠻不好意思,他搞不懂李七夜為什麼會選擇這兩把凡鐵短刀,他心面是十分想看一看這兩把凡鐵短刀有什麼神奇之處,但是,又一直不好意思開口。

此時,李七夜把兩把凡鐵短刀扔給了自己,南懷仁也不再客氣,仔仔細細地端詳了一番手中的兩把短刀,但是,不論他怎麼樣看,都看不出這兩把短刀的不凡之處。

兩把奇門刀,已經生了不少的鐵鏽,斑駁古舊,整把短刀都是以凡鐵鑄造而成,沒有絲毫神奇之處,這讓南懷二完全不明白。

「為什麼師兄一定要選擇這兩把奇門刀呢。」南懷仁相信,李七夜一入藏兵閣就看上了這兩把奇門刀。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如果你都能看透的話,這兩把刀就不會一直留在那裡了。」

「這是什麼寶物?」南懷仁虛心請教,他完全看不透這兩把刀的奇妙。

「不是什麼寶物。」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只不過凡鐵打造的兩把奇門刀而己,以材料而論,這樣的刀,連一兩白銀都值不了。」

「可是……」李七夜這樣的話更讓南懷仁不明白了,如果這兩把奇門刀真的只是如此的話,李七夜為什麼還要選擇它們呢?

「但是。」李七夜打斷南懷仁的疑惑,說道:「切斷王侯之兵,真人之寶,那是像切豆腐一樣容易。」

「這怎麼可能?」南懷仁聽到這樣的話,不由大吃一驚,王侯這是何等級別的人物,真人就更不用說了。傳說,洗顏古派已經有三萬年沒有出過這樣級別的人物了!

對於南懷仁的吃驚,李七夜只是一笑,看著南懷仁,慢條斯理地說道:「你很聰明,也很能看清情勢。跟著我,我不會虧待你的,帝術聖寶,這些算不了什麼,只要好好乾,我會讓你修練上核心帝術的。」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南懷仁在心面不由為之一震,這樣的話,莫說他師父,就是他師祖孫長老都不敢保證,因為,現在洗顏古派的核心帝術已經是寥寥無幾。

「多謝師兄。」南懷仁回過神來之後,忙是向李七夜拜了拜,李七夜坦然受之。

南懷仁走了之後,李七夜才拿起兩把奇門奇刀,兩把凡鐵所鑄的奇門短刀,毫無特別之處,李七夜輕輕地撫著已經鈍的刀刃,他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往事不可追。

就算是仙帝這樣無敵的存在,最終又是如何。明仁小子是他親手培養出來的,承載天命,一代無敵,又是練成了晝天體,但最終還是消逝在時光長河之中。

李七夜磨去了兩把奇門刀上的鐵鏽,磨光了鐵鏽之後,兩把奇門刀依然看起來沒有什麼神奇之處,唯一讓人覺得順眼的就是古樸大方。

李七夜輕輕地撫著刀刃,慢慢地感受著刀刃的寒氣。沒錯,正如所有人所說的一樣,這兩把奇門刀的確是以凡鐵所鑄,以材料而論,甚至是一文不值。

但是,這兩把奇門刀卻有著驚天的來歷,這兩把以凡鐵所鑄的奇門刀,正是明仁仙帝年少之時所用的兩把凡鐵刀。

論材質,這兩把刀的確不值得一提,但是,這兩把刀卻一直跟隨著明仁仙帝。後來,李七夜引明仁仙帝修道,明仁仙帝一直沒捨得把這兩把奇門刀扔掉,一直留在身邊。特別是明仁仙帝承載天命、成就仙帝之後。

每每追憶往昔,回憶過往的時候,明仁仙帝曾是輕輕摩挲這兩把隨伴著他年少時光的奇門刀。

明仁仙帝沒有重新鑄造這兩把奇門刀,但是,這兩把奇門刀卻一直被他帶在身邊,曾經一次又一次摩挲著這兩把奇門刀。

一代仙帝,何許人物?承載天命,掌執乾坤,君臨九界,橫掃八荒!一代仙帝的血氣蘊養,一代仙帝的意志摩挲,兩把奇門刀,那怕是凡鐵打造,也一樣不凡。

這兩把奇門刀被明仁仙帝帶在身上一世,被他無數次摩挲,這兩把奇門刀之中已經蘊有明仁仙帝的帝蘊仙意!

這兩把奇門刀真正的價值,不在於刀的本身,也不在於材料之上,而是在於這兩把奇門刀之內所藏有的帝蘊仙意。

仙帝的意蘊,這是多麼可怕的東西,雖然,這兩把奇門刀無法與仙帝寶器、仙帝真器相比,但是,絕對比王侯真人甚至是古聖的寶物要強很多很多,一縷的仙帝意蘊,就可以斬滅一切!

李七夜慢慢地撫摸著刀刃,感覺刀身裡面所藏著的帝蘊仙意,隱隱間能感受到在刀身裡面藏著的兇猛。

當然,短短的時間之內,是不可能完全與帝蘊仙意相通,這需要時間,需要技巧,不過,李七夜並不著急,他只是慢慢地感受,慢慢地捕捉著刀身之中的帝蘊仙意。

若論世間,有誰人最熟悉明仁仙帝的意蘊,那非是李七夜不可了,明仁仙帝是他培養出來的,他的帝蘊仙意的奧義,李七夜是最熟悉不過了。

接下來的日子,李七夜是安步當車,循序漸進,修練著「月渦輪日功」與「鯤鵬六變」,每一日,李七夜還感悟著奇門刀內的帝蘊仙意。

李七夜雖然說是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不過,他留在洗顏古派中修練,基本上是沒有人來過問過他的情況,乃至是修行,除了南懷仁師徒倆人之外。

李七夜,在洗顏古派之中快成了透明一樣的人,莫說是諸位長老懶得過問他的情況,就是其他的人都懶得來過問他的情況。對於洗顏古派來說,李七夜似乎是成了可有可無的存在。

孤峰的唯一常客就是南懷仁了,南懷仁只要有時間,就常來訪問李七夜。事實上,李七夜所需要的一切東西都是由南懷仁張羅,不論是李七夜所需要的生活用器,還是如乾坤袋這樣的每一個修士必配的東西等等。

莫護法也來過一次,莫護法來的意思,是打算指點李七夜的修行一二的,不過,見李七夜已經是胸有成竹,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模樣,莫護法也識相地打消了自己指點李七夜的念頭。

終於,過了三個月,這一天,李七夜靜思的時候,突然之間,李七夜全身一震,就在這瞬間,命宮吞吐著一輪輪的光芒,就在這剎那之間,李七夜雙目光芒暴漲。

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命宮之內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在命宮之內的東方,生命之泉竟然汩汩地流出了生命之水,汩汩流出的生命之水,潺潺不息,化作了小溪。

在命宮內的西方,突然火光衝天,生命洪爐竟然被點著,被傳說的魂火熊熊燃燒,似乎,這魂火可以煉化三界的一切東西一樣。

在南方,巨大無比的生命之樹散發出了一輪輪的光華,枝葉搖曳,似乎,在這剎那之間,生命之樹是煥發了無盡的生命之力一樣,就像是一頭沉睡著的巨龍突然蘇醒過來一樣,充滿了無窮的力量。

在北方,突然道音響起,在這一刻,生命之柱宛如一下子溝通天地一樣,巨柱之上的道紋彷彿一下子有了生命一樣,道紋流轉不息。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清楚無比地感受到,在他的體內,好像是有什麼東西蘇醒一樣,此時,他內視之時,感覺命宮之中的真命就好像是張開了眼睛,在剎那之間,真命就好像是沉睡的嬰兒,第一次睜開眼睛打量著所能看到的一切。

醒覺!叩宮境界的第二個層次,醒覺,李七夜的真命終於醒覺了,他足足花了三個月的時間。

此時,「鯤鵬六變」的符文道韻是歡悅無比,化作一頭鯤鵬,時而縈繞著真命,時而融入真命之中,時而如游魚出水一樣,躍空而起……

李七夜心面高興,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他的真命終於醒覺了,這個過程,他足足花了三個月的時間。

如果是換作其他人,花了三個月時間才醒覺真命,這沒有什麼好高興的事情,這種程度,可以說跟蠢貨差不了多少!

不過,對於李七夜來說,這是值得一件高興的事情,萬里之行,始於跬步,真命醒覺,這是一個很好的開端。

真命睡覺之後,李七夜也只是高興了一下而己,他並沒有停下修練,向下一個層次邁去!

李七夜心面清楚,他的天賦體質不行,但是,他可以通過努力勤奮來彌補,只要他道心堅定,持之以恆,他一定能登臨巔峰,承載天命,橫掃九界!

笨鳥先飛,勤能補拙,經歷了無數的歲月,見過一位又一位強者天資一般,卻道心堅定勤奮修練而最終崛起的事,見過一個又一個天才,最終卻隕落的悲劇。

這讓李七夜比誰都明白,天賦體質,並不代表著一切,只要道心不動,持之以恆,總有一天,會笑到最後,總有一天,會登臨巔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