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二十七章月渦陽輪功(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有長老猜測,牧祖師抽走了派中的大量帝術,封鎖在最後三層樓中。」 「中間三層沒有帝術了嗎?」李七夜看了看上面,得到長老的允許,他的許可權只能入下面三層。 南懷仁也不由看了一下上面三層,搖了...

第二十七章月渦陽輪功

「呸,我們洗顏古派竟然讓這樣無恥下流的廢物當首席大弟子,實在是我們洗顏古派的恥辱1有弟子是憤憤不平地說道。

也有弟子不由奇怪地說道:「他不是去了九聖妖門考核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嘿,肯定是沒有通過考核了,就廢他這樣的廢物也想通過九聖妖門的考核?做夢日夢吧,就憑他也想娶古牛疆國的李公主?簡直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有弟子冷笑不屑地說道。

當然,關於李七夜通過考核的事情,六大長老還沒有公布出去,他們還不知道九聖妖門對於這件事持什麼樣的態度,在沒有九聖妖門的首肯之下,六大長老當然不敢輕易宣布李七夜迎娶李霜顏了,萬一李霜顏不願意嫁,壞了她的名節,惹怒了輪日妖皇,那可是滅門的事情。

對於門中的師兄弟低聲細語,南懷仁當然能聽得到,他有幾分尷尬,但是,他又不能把九聖妖門的事情說出去。

反而作為事主的李七夜卻是閑庭信步一般,根本就沒聽到這些話一樣,自在悠然,一一瀏著書架上的一本本功法秘笈。

虎嘯功、天蠶壽法、烈陽輪術、鐵牛皇體術……一本本的秘笈排列在書架之上,這一本本的功法秘笈,有原本,也有手抄本,更有的是複製本、石拓本……形形色色,有修練體質的體術,也有壯血氣的壽法,更是有攻伐守護的命功……

這裡的功法秘笈駁雜無比,各式各樣的都有,而且十分繁多,單是看這些功法,就足可以知道洗顏古派有著無比輝煌的過去。

「這裡的功法秘笈,有的是我們洗顏古派歷代先賢祖師所創,也有的是從其他門派或其他的傳承奪過來的。」南懷仁對李七夜說道:「師兄要選與帝術有關的功法的話,必須上第三層才行。第一層樓的功法是門派中最普通的功法,很多普通弟子都能修練。第二層以上,才是堂主或有功勞的弟子才能修練。」

李七夜並不著急選擇功法,他只是一一瀏覽著眼前的這一門門功法,因為,他心面已經有了目標。

李七夜從第一層一直瀏覽到第三層,到了第三層的時候,就能看到一二本帝術,不過,這都是屬於旁枝末稍的帝術,還不是核心帝術!

在李七夜瀏覽的過程中,他發現一件事情,越是往上,書架上堆積的功法就越來越少,而且,很多的書架是空了下來,有不少書架只標有名字,這意味著這裡曾經存放過某一種功法,但是,功法秘笈卻不見了。

「空著的功法秘笈都不可能都借出去了吧。」李七夜在第三層瀏覽了一遍之後,說道。

南懷仁搖了搖頭,說道:「聽說,我們洗顏古派丟了很多很多的功法秘笈。」說到這裡,他看了看四周,第三層樓內只有他們兩個人,他才低聲說道:「我聽師父說,事實上,我們洗顏古派擁有帝術已經很少很少了!如果真的有的話,事實上,核心帝術,不超過三本。如果真的是有,只怕是在最後三層,如果最後三層都沒有的話,我們洗顏古派只不過是徒有虛名的帝統仙門。」

明仁仙帝承載天命,他一生創下了無數的功法,特別是承載天命成為仙帝之後,更是創下了可以與天地溝通的仙帝功法,甚至是包括了天命秘術!

「被人搶了嗎?」洗顏古派有多少的帝術,李七夜心面明白,洗顏古派所存的功法秘笈,遠遠不止是明仁仙帝所創的帝術,其中還包括了當年他帶人去搶劫來的其他傳承的帝術以及更古老的古術,而且,這些古術源於荒莽時代,這些古術甚至有些是來源於天魔、血族、石人、魅靈、古冥……等等萬族的秘術!

「具體我就不知道了。」南懷仁低聲說道:「聽說,五萬年前我們洗顏古派的無敵天才祖師曾經戰敗,最後劫難臨頭,後來,又聽說,三萬年前發生了驚天大事,我們洗顏古派損失慘重。宗門裡有傳言在說,我們的帝術被牧師祖封鎖在了最後三層,也有傳言在說,三萬年前,我們洗顏古派敗在了聖天教手中,被他們搶走了大量的帝術1

「牧少帝嗎?」聽到南懷仁的話,李七夜想起了洗顏古派五萬年前出過的天才,不過,當時他狀態出了問題,沒有怎麼具體關心過當時的情況。

「對,就是牧師祖。」一說到牧少帝,南懷仁都不由熱血沸騰,說道:「傳說,五萬年前,牧師祖是我們洗顏古派繼明仁仙帝祖師之後最有可能成為仙帝的人,他曾經是踏空仙帝一生最強的對手,我聽人說……」

「……當年牧祖師與踏空仙帝爭天命的時候,曾經是三勝三敗!連踏空仙帝這種天賦無人能比的逆天之輩都曾經敗在牧祖師的手中三次。當年,我們洗顏古派可以說是達到了明仁祖師之後最強大的巔峰狀態,我們洗顏古派曾經是橫掃天下,莫說是大中域,就是整個人皇界,都無人敢惹……」說起牧少帝,南懷仁是滔滔不絕,因為牧少帝曾經是洗顏古派繼明仁仙帝之後最大的驕傲!

「但,最後還是踏空仙帝承載天命。」對於南懷仁的興奮,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就像是一盆冷水澆在了南懷仁的頭上一樣,滔滔不絕的他,頓時是蔫下來了,他最後都不由黯然地說道:「聽說,聽說牧祖師最後與踏空仙帝一戰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了,有人說他戰死了,也有人說他坐化在我們宗門之中,甚至有長老猜測,牧祖師抽走了派中的大量帝術,封鎖在最後三層樓中。」

「中間三層沒有帝術了嗎?」李七夜看了看上面,得到長老的允許,他的許可權只能入下面三層。

南懷仁也不由看了一下上面三層,搖了搖頭,說道:「聽我師父說,他上過兩次,但是,上面的秘笈,用十隻手指都能數得出來。」

李七夜沒有說什麼,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洗顏古派,已經是名負其實了,作為帝統仙門連擁有的帝術都寥寥無幾,那麼,這已經談不上什麼帝統仙門了,所以說,洗顏古派的沒落,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最終,李七夜在第三層樓閣的書架之上挑了一本伐敵護命的秘笈,然後,又在第二層樓閣上挑了一本延壽養血的秘笈,到了最底層的一個角落不起眼的地方,李七夜搬出了一大堆的秘笈。

看到李七夜在這最底層所搬出來的秘笈,南懷仁數了一下,一共是一百二十冊,他頓時無語,不由低聲說道:「師兄,這,這些可是武技,不值得一提,在宗門之中,誰都可以看,要不要換其他的秘笈呢?」

「我自有打算。」李七夜搖了搖頭,胸有成竹地說道。

見李七夜胸有成竹的模樣,南懷仁再也不說什麼,忙是幫李七夜把這些秘笈搬出來去登記。

若是以前,南懷仁一定認為李七夜是無知,作為修士,竟然選擇了上百冊的武技,這是舍本求末,但是,現在南懷仁卻不這樣認為。

當李七夜與南懷仁搬著一百二十冊的武技秘笈去登記的時候,在場的所有弟子都像看傻子一樣看著他,連負責登記的第二代弟子,都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李七夜。

「長老規定,你可以挑三本秘笈。」一位負責登記的弟子看了看李七夜的手令,最後說道。

李七夜慢條斯理,說道:「這個我知道,我挑了一本修命的功法,也挑了一本延壽養血的功法,第三本我就不挑了。懷仁說,這些武技本門中的所有弟子都可以翻閱,那我應該可以借閱吧?」

幾位負責登記的弟子相視了一眼,然後看著坐鎮的護法,護法同意之後,這幾位負責登記的弟子也沒有再說什麼。

一位負責登記的弟子查看李七夜所搬出來的一百二十本秘笈,說道:「武技總綱,四十四冊,武技雜術三十六冊,鐵皮銅筋四十冊。」

說到這裡,這個弟子都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李七夜,這些武技,全部是不入流的東西,莫說是道法相比,就算是在武技之中,這一百二十冊的武技也都一樣是不入流的東西。

從這一百二十冊的武技秘笈積滿了灰塵就可以看得出來,這一百多冊的武技,根本就沒有人翻閱過。

一聽到李七夜竟然選擇了一百多冊的武技,在場借閱功法秘笈的弟子都不由哄然大笑起來。

「不識貨的蠢貨,就算你修練完世間所有武技,也一樣是不入流的角色1有弟子不屑地說道。

也有弟子嘲笑地說道:「王兄,人家這叫做有自知之明,他那凡體凡輪凡命的廢物,修道法,談何容易,說不定,最基本的奠基心法,修練十年都不成。所以,人家自知修道不成,退而求其次,修練武技1

有票票的兄弟姐妹們快把票票投過來,蕭生需要你們的票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