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18章 輪日妖皇(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向石像斬去,欲救許護法。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足踩死許護法的石像,抬腳就踹了出去,「砰」的一聲,就算是郁河這樣強大的王侯,依然被一腳踹落,整個人撞入了主峰!鮮血狂噴不止。 「休狂1...

第十八章輪日妖皇

郁河當然不識打蛇棍這樣的東西了,萬古以來,真正見過這東西的人,那也是少之又少,若不是李七夜活了千萬年之久,入過無數凶地,知道無數驚天的秘密,也不會知道打蛇棍的秘密。

不知道打蛇棍秘密的人,只會把打蛇棍當作是一支普通的木棍而己。

「我殺了你——」被抽得皮破肉綻,徐輝依然兇猛,爬不起來的他狂吼一聲,他肋下突然鑽出了兩支銳利無比的爪子,向李七夜的胸膛狠狠的抓去!這雙爪可以輕而易舉地抓穿李七夜的胸膛!

徐輝是金雕之體,因為他父親是一個修道的金雕,他體內藏著一雙銳利無比的金雕爪,隨時都能給人致命一擊。

「砰——」打蛇棍輕而易舉地擊中了金雕爪,被打蛇棍擊中,就像是蛇被抽中了七寸一樣,銳利無比的金雕爪一下子痛軟無比!

「自尋死路1李七夜目光一冷,「錚」的一聲,兩把短刃瞬間刺入徐輝的肩膀,一下子把他釘在了地上,讓他動彈不得。

「竟然想殺我,今天我就狠狠抽你1李七夜拿著打蛇棍,冷冷地說道。

「夠了1就在這個時候,許護法再也看不下去了,一下子落入決鬥場,厲喝道。

李七夜只是看了他一眼,閑定地說道:「怎麼?小的打不贏,老的親自出場呀。」

「小輩,休狂1許護法目光可以殺死人,森冷地說道:「放了他,否則今天本座親手斬了你1

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緩緩拿目光看著許護法,十分平靜,慢條斯理,說道:「如果剛才,我還可以饒他一命,現在竟然威脅我,那我就殺了他1話一落下,瞬間手握短刃。

「藹—」徐輝慘叫一聲,釘在他雙肩上的短刀瞬間交錯,瞬間把他的身體切開,石火電光之間,被分屍五塊,鮮血染紅了大地!

「輝兒——」許護法厲叫一聲,他做夢都沒有想到,李七夜說殺人就殺人,根本就是無所忌憚,他在場都一樣殺了他徒弟。

「小畜生,受死1許護法厲吼一聲,瞬間血氣衝天,在這殺那之間,一把萬丈神劍斬下,直斬李七夜的頭顱!

此時,莫護法被嚇得魂飛魄散,以他的實力想救李七夜都遲了。

「轟——」就在這一劍破天瞬間,一隻巨足踏下,巨足之下,無人能抵抗,任你是豪雄也好,王侯也罷,就算是真人聖皇,在這一足之下,那也只是如蟻螻一般。

「不——」許護法慘叫一聲,當場被踩死,巨足一下子把他碾成了一灘肉醬。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呆住了,因為一足踩下的不是李七夜,而是屹立在決鬥場上四尊巨大無比石像中的一尊,這石像一足踩下,許護法這種擁有豪雄王侯實力的人,竟然一下子被踩死。

「不可——」突然變異,首席護法的郁河大驚,他血氣席捲九天,向石像斬去,欲救許護法。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足踩死許護法的石像,抬腳就踹了出去,「砰」的一聲,就算是郁河這樣強大的王侯,依然被一腳踹落,整個人撞入了主峰!鮮血狂噴不止。

「休狂1一聲雷音,瞬間,如天瀑一樣的法則席捲天地,神光瀰漫整個天宇,一個人瞬間出現在天穹之上,腦後神光無盡!他舉止之間可以煮海翻江。

「大長老——」此人突然出手,整個九聖妖門的人都駭然,大長老手扣一印,鎮壓八荒,以無上神姿向石像鎮壓下去!

「砰——」然而,這尊石像舉手,一掌狠狠劈下,一掌之下,寶印粉碎,九聖妖門強大得嚇人的大長老血染蒼天,當場被劈飛,就算是大長老,都擋不住石雕的這一掌!

這一幕,震撼住了所有人,大長老都一下子被劈飛!在這剎那之間,九聖妖門的所有人都驚呆了,不論是護法還是長老!

九聖妖門決鬥場的石像,竟然會突然出手,一足踩死許護法,一腳踹飛郁河,一掌劈飛大長老,這太嚇人了。

而石像一掌劈飛大長老之後,又站在原位之上,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我說過,如果你們九聖妖門不按理出牌,我不介意把你們九聖妖門推倒從來。」站在決鬥場中的李七夜十分閑定,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莫護法、南懷仁都嚇呆了,這樣的事情,他們做夢都沒有想過,一尊石雕,突然這麼可怕,更可怕的是,九聖妖門的石雕,竟然把九聖妖門的長老劈飛了,這完全突破了他們的常識!

「轟——」大長老受傷,血氣衝天,瞬間又站在了天宇之上,他一步一天宇,欲再戰這尊石雕。事實上,身為大長老的他,都被嚇得不輕,他們九聖妖門的一尊石雕竟然會對他們出手!

「長老,莫衝動,這是我們九聖妖門的守護神1在這個時候,一個皇霸的聲音在九聖妖門最深處響起。

「掌門——」聽到這聲音,九聖妖門的所有人都知道是誰,九聖妖門的掌門人——輪日妖皇,一代天資縱橫之輩!

大長老是生生地剎住了步伐,他盯著那尊石雕,那是驚疑不定。

事實上,聽到掌門的話,九聖妖門的所有弟子都驚疑不定,就連高層的長老都是不敢相信。因為,他們從來沒聽說過九聖妖門有守護神,更可怕的是,他們的守護神竟然對他們出手。

「長老、郁護法,請李公子上天殿一敘,不知道李公子意下如何?」輪日妖皇那威嚴而皇霸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聽輪日妖皇的話,李七夜依然閑定自在,翹了一下嘴角,笑著說道:「既然有識貨的人,那敘一敘又如何妨。」

好不容易,首席大護法郁河上前來請李七夜,這個時候,他看李七夜都不由打了一個寒顫,他覺得,眼前十三歲的少年太邪門了!

天殿,乃是九聖妖門的重地,在九聖妖門之中,有重大的決策,都是在天殿之中舉行,只有長老才有資格在天殿之中出席!

莫護法、南懷仁都沒資格進入天殿,而且,天殿就是浮在九聖妖門的宗土最深處上空,李七夜當然不會飛,不過,今天郁河這樣的強大王侯親自蹲下身體去馱李七夜。

在天殿之中,九聖妖門的所有長老都出席了,大長老也在其中。在場的每一個長老都神光吞吐,輪壽沉浮,他們周身流轉的法則宛如衍化一方世界一樣。這不是王侯,這是真人!

一尊王侯,只怕足可滅洗顏古派,至於一尊真人,那就可怕得不得了了!九聖妖門的底蘊嚇人無比,難怪在當世他們能掌執古牛疆國。這樣的實力,洗顏古派根本就不可能與之爭鋒,九聖妖門的一尊真人,就輕而易舉地鎮壓洗顏古派。

就算是一尊尊真人在此,李七夜依然氣閑神定,自在悠然地坐在天殿之中。

「萬古悠悠,從來沒有人能與我九聖妖門的守護神溝通1輪日妖皇的聲音再一次響起,但是,卻不見其人。

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與藏頭縮尾的人談話1

這樣的話讓在場的九聖妖門長老臉色一沉,如果莫護法在這裡,肯定會被嚇得膽破。輪日妖皇,這是何等可怕的存在,就算他們洗顏古派的所有長老在輪日妖皇面前,那都必須是戰戰兢兢,然而,李七夜根本就不當作一回事。

「並非是我不願意見李公子,只是我現在還在關內,不方便相見。」輪日妖皇這種高高在上、主宰著整個古牛疆國的人竟然沒有發怒,解釋地說道。

「也罷,那我也不為難你,至少我還是講道理的。」李七夜笑了一下,點頭說道。

李七夜這樣囂張的態度,讓在場九聖妖門的所有長老都憋了一肚子氣,他們妖皇,乃是高高在上,古牛疆國的多少王侯甚至是真人,見到他們妖皇都不敢放肆,然而,一個十三歲的少年,卻敢在他們妖皇面前如此囂張。

「我想聽一聽李公子是如何與我們九聖妖門的守護神溝通的。」輪日妖皇說道。

此時,九聖妖門的所有長老都驚疑不定,因為他們都從來沒有聽說過守護神這一件事情,他們身為長老,也都從來不知道他們九聖妖門有守護神。

輪日妖皇此時解釋說道:「我們九聖妖門有四尊守護神,就是決鬥場中的四尊石雕,他是祖師親自請來守護我們九聖妖門的,而且,決鬥場之下,正是我們九聖妖門的天地精氣的地脈,由守護神親自鎮守!不過,從自九聖妖門建立以來,四尊守護神,從來沒有顯過神通,除了今天之外1說到這裡,連輪日妖皇的聲音都凝重。

這個時候,所有長老都看著李七夜,他們不敢相信,萬古以來,從來沒有顯過神通的守護神,竟然會李七夜出手,這太不可思議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