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十七章輪日妖皇(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抽出,竟然不可思議地一下子擊中了炎金神劍最薄弱之處,一下子擊中劍脊,「鐺」的一聲,徐輝的炎金神劍被擊落在地,如果是一條毒蛇一下子被抽中七寸,被打得癱軟在地上一樣。 「小子,爺把你抽成豬頭1徐輝...

第十七章輪日妖皇

在決鬥場中,徐輝歹毒無比地盯著李七夜,此時,他恨不得把李七夜辭屍萬段,他恨不得剝李七夜的皮,抽李七夜的筋。

對於這場武鬥,郁河他們親自臨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都盯著他們兩個人。

此時,莫護法與南懷仁都不相信李七夜能戰勝徐輝,徐輝終究是一位真命境界的強者,而且,更可怕的是,他修練過大賢級別的功法!李七夜才拜入洗顏古派沒有幾天時間,他連道法都沒有修練過,想打敗徐輝,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他真的能戰勝徐師兄嗎?」李七夜一口氣穿過了十四層的亂心林,現在搞得九聖妖門的弟子都有些不自信。

有師兄搖頭說道:「不可能!凡人戰勝修士,他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萬古以來都沒發生過這樣的事情!除非他擁有仙帝的真器了!但是,這也不可能的事情,那怕他擁有仙帝真器,他也沒有那麼強大的血氣來催動仙帝真器1

「是呀,一個連道法都沒有修練過的人,根本不可能催動仙帝真器,那怕他真的擁有仙帝真器!徐師弟的』烈屠劍訣』極為可怕,玄奧無匹,剛霸兇猛,如果他要拚命,在我們九聖妖門之中,除非是公主或者大師兄親自出手了,否則,沒有人能打敗他1有曾經與徐輝切磋過的師兄也點頭說道。

還有九聖妖門的弟子也不相信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凡人能打敗徐輝說道:「徐師兄的金雕體雖然說是後天之體,但是,他的體質無比捷猛,論速度,論攻擊,徐師兄在我們師兄弟之中,可以說是赫赫有名的。」

修士,極講究體質,體質有先天、後天之說,體質有好有壞,由低到高:凡體、後天之體、先天之體、皇體、聖體、仙體!

凡體世間最多,芸芸眾生的凡人,多數是凡體!如李七夜就是凡體!凡體不論是血氣還是體質,都是最弱最弱的!

「錚——錚——錚——」徐輝長嘯一聲,瞬間,一道道的劍芒從他周身衝起。一道道的劍芒,化作了一個龐大的劍場,一道道劍芒如同一把把神劍一樣在他的周身流轉!門戶無比森羅,宛如神戈堡壘一樣,讓人無法攻破!

「開——」此時,徐輝張嘴吐出了一把神劍,此神劍一幻,瞬間化作八把神劍沉浮,每一把神劍高百丈,每一把神劍宛如可以劈開大地一樣。

「烈屠劍訣、炎金神劍1有弟子不由為之羨慕地說道:「徐師兄的真器,乃是完整道紋的炎金神石所化呀,炎金神劍主攻,烈屠劍訣防禦,在我們九聖妖門之中,除了大師兄他們,只怕難有其他人能輕易打敗徐師兄了。」

修士的寶器,有真器與命器之說,真器,指的就是真命之器,命器,指的就是普通命器,真器比命器更強大!

看到這一幕,莫護法都為之沉默,南懷仁更是輕輕地嘆息一聲,這樣的道行,這樣的功法,這樣的真器,李七夜完全沒有希望了!

徐輝這樣的情況,莫說是南懷仁,就算是莫護法親自出手,也不可能一招半式攻破徐輝的防禦,如果一開始攻不破徐輝的防禦,接下來就會承受大賢功法的狂風暴雨的攻伐,這情況就更可怕!

「來吧,小畜生,今天我要把你碎屍萬段1徐輝狂吼一聲,劍指李七夜,說道。

「呸,呸。」李七夜往手掌心吐了吐口水,搓了搓,這動作跟他平時悠然自在的神態完全不同,這動作粗俗無比。

「碎屍萬段?」李七夜閑定地說道:「你還不行,我把你打成豬頭,讓你父母都認不得你1說著,他慢吞吞地抽出了打蛇棍!

見李七夜抽出打蛇棍,南懷仁都差點昏過去了,這不是他們洗顏古派祖殿中的那支燒火棍嗎?他還企盼著李七夜用奇門刀,或者神奇的奇門刀還有機會為李七夜扳回這一戰,說不定能創出一個奇來。

但是,李七夜竟然不用奇門刀,用上了這支燒火棍!這,這,這不是自尋死路嗎?這樣的燒火棍,只要徐輝的炎金神劍輕輕地削一下,就能把它削斷!

至於莫護法就更加不用說了,李七夜完全沒希望了,現在他只有一個打算,如果李七夜真的是有生命之危,不論如何也要把他救下來!

「洗顏古派果真是沒落了,一支破木棍,也敢與徐師兄的炎金神劍相碰1有九聖妖門的弟子不屑地說道。

因為李七夜穿過亂心林,給郁河很深刻的印象,所以,他雙目一聚,打開天眼,仔細觀看李七夜這支木棍,他還真有心怕李七夜這支木棍是一件仙帝所煉的寶物。

但是,不論他怎麼樣看,這支木棍就是一支木棍,既沒有經過道法祭煉,也沒有經過功法的加持,一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木棍而己。

這個時候郁河都不由納悶,一支木棍敢與一把真命級別的真器爭鋒?這是不知天高地厚,自尋死路!

許護法是冷森一笑,李七夜這是自尋死路,他的徒弟一劍就可以把李七夜劈死!

「小子,過來吧,讓大爺我把你的屁股抽得皮綻肉爛1李七夜悠然而又囂張,以打蛇棍直指徐輝。

「找死1徐輝狂吼一聲,八把神劍瞬間化作了一把,「錚」的一聲,劍吟衝天,一劍神劍劈下,帶著無數的烈炎,在這廣袤的決鬥場中,烈炎要把決鬥場燒毀一樣!

「完了——」看到這一劍,南懷仁都不願意去看,這一劍落下,李七夜只怕屍骨不存,徐輝根本就是想一劍殺了李七夜!

「來得好——」李七夜卻一點都不在乎,怪叫一聲,一下子沖了上去,手中的打蛇棍隨隨便便地抽出,根本不在乎!

「徐師兄,殺了他1見到李七夜自尋死路,九聖妖門的弟子都不由為之興奮,徐輝一劍殺了李七夜的話,足夠用他的鮮血洗盡恥辱!

「砰——」的一聲,然而,沒有眾人想象中慘烈,並沒有像大家想象中那樣,一劍斬下,李七夜屍骨不存。

李七夜的打蛇棍一抽出,竟然不可思議地一下子擊中了炎金神劍最薄弱之處,一下子擊中劍脊,「鐺」的一聲,徐輝的炎金神劍被擊落在地,如果是一條毒蛇一下子被抽中七寸,被打得癱軟在地上一樣。

「小子,爺把你抽成豬頭1徐輝都不敢相信,但是,這個時候李七夜衝上來了,打蛇棍隨隨便便地抽向徐輝!

「殺——」徐輝狂吼一聲,也不後退,全身劍芒瞬間化作了劍海,向李七夜碾殺而去,他就是不信邪!

「砰」的一聲,然而,那怕他大賢級別的「烈屠劍訣」也沒有用,打蛇棍抽下,一下子擊穿了「烈屠劍訣」的破綻,狠狠地抽在了徐輝的臉上,一棍之下,抽得徐輝鮮血濺射!徐輝被抽得頭昏目眩,滿眼金星!

「砰、砰、砰……」眨眼之間,李七夜抽出了十幾棍,棍棍抽到了徐輝最脆弱的地方,徐輝一下子被抽得沒有還手之力,就像是被抽了骨的蛇一樣,血氣不繼,功法散亂,骨骼酥軟!眨眼之間,徐輝被抽得倒在了地上,臉上連挨好幾棍,到處是鮮血。

打蛇棍,這不是寶物,也不是神器,它只是一支木棍而己!打蛇打七寸,一棍打出,專打人的弱點要害,盡打破綻!除非達到天元境界之後,否則,很少人能躲過此棍!打蛇棍,可以說是一般修士的剋星。

三尺打蛇棍,可是舉世罕有,在諸帝初年,為陰鴉的李七夜也是進入萬古凶地,從鬼林之中花了不少心血才弄到這支三尺的打蛇棍!

莫說是區區徐輝,當年明仁仙帝還沒有成為仙帝的時候,他在這支打蛇棍下吃盡了苦頭,當年那群明仁仙帝座下的無敵戰將,在年輕的時候,曾經被這支打棍蛇抽得皮綻肉爛,嗷嗷大叫!

想躲這支打蛇棍,也不是難事,只要你突破天元境界之後,躲開這支打蛇棍就容易多了,如果還沒有達到天元境界,在打蛇棍面前,也只有挨打的份。

打蛇棍,不是寶物,也不是神器,它是由一支生長在萬古凶地之中經歷無數歲月生長出來的小樹所截成的!

儘管說天元境界之後,隨時都會被打蛇棍抽得皮綻肉爛,但是,打蛇棍卻不會殺死人!正是因為如此,當年化作陰鴉的李七夜才好不容易從萬古凶地之中,從鬼林之中弄到這支打蛇棍,好好教訓明仁仙帝他們這群小子!

「砰——砰——砰——」眨眼之間,徐輝被抽倒在地上,李七夜也毫不留情,打蛇棍狠狠地往徐輝身上抽去,一時之間,徐輝被抽得皮破肉綻,傷痕纍纍,倒在地上都爬不起來!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傻了!郁河大驚,立即以天眼觀打蛇棍,但是,這依然只是一支木棍而己,沒有任何神力波動,也沒有任何法則流轉,更是沒有什麼禁術封鎖,這只是一支普通的木棍而己。

期待更精彩的情節,請各位讀者投票、打賞以支持作者,作者才有動力寫出更好的故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