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13章 亂心林(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你們反悔當年的諾言,但,還不至少連臉皮都不要,還保持那麼一點風度。也罷,你們留一寸,我就給你們留一尺,免得你們說我欺負你們九聖妖門1 李七夜又口出狂言,這讓莫護法與南懷仁都老臉發燙,他們恨不得...

第十三章亂心林

不過,這一次九聖妖門的年輕一代弟子聚集在一起,群情洶湧,不知道有多少九聖妖門的年輕一代弟子是怒火衝天,特別是看到李七夜出場的時候,更是雙目噴出怒火來了。

「宰了他,不知死活的東西,也敢來我九聖妖門放肆1有弟子大吼道。

也有弟子厲聲道:「宰了他算便宜了,廢了他手腳,拿他來點天燈!辱我九聖妖門,死一萬次都不夠1

「點天燈?太仁慈了!我們九聖妖門掌執古牛疆國,威懾中域,區區一隻蟻螻,竟然敢大言不慚,辱我們公主!應該把他困在放鷹崖上,讓飛鷹啄一百年,讓他在放鷹崖上嚎叫一百年,讓他在放鷹崖上痛苦一百年,用他的鮮血洗涮放鷹崖一百年1有弟子更是怒吼著。

「何止要殺了這個小畜生,我們還要踏滅洗顏古派1有弟子狂叫道。

一時之間,喝殺之聲響絕大片,群情怒憤,甚至有弟子恨不得衝上去要把李七夜撕碎!李七夜出言辱他們九聖妖門的公主,甚至是揚言要滅他們的九聖妖門,這讓他們對李七夜恨之入骨,恨不得要把李七夜碎屍萬骨。他們要讓天下人都知道,他們九聖妖門的神威不容挑釁!

不論是莫護法,還是南懷仁,在心面都不由打了個哆嗦,如果九聖妖門的護法開口的話,只怕九妖聖門的弟子會把李七夜撕碎。

喊殺之聲一大片,九聖妖門弟子的怒火要把這裡淹沒,但是,李七夜卻安步當車,根本不在乎,悠然地走了出來,他好像閑庭信步一樣,這夠囂張,夠狂妄!

雖然莫護法與南懷仁都認為李七夜是瘋了,無知狂妄得沒救了,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們都對李七夜的膽量有些佩服,在如此怒氣如濤的場面之下,面對九聖妖門如此姆,換作是其他人,只怕早就被嚇癱了,更別說如此安步當車一般走出來了。

「咳——」就在這個時候,首席大護法郁河咳嗽了一聲,他輕輕地一聲咳嗽卻如神雷一樣炸開,他的一聲咳嗽頓時把所有的喊殺之下壓了下去!滾滾無盡的王侯氣息,壓得所有人難於喘過氣來。

首席護法開腔,門下弟子都不敢放肆,都靜了下來,但是,無數可以噴出怒火的目光,足可以把李七夜淹沒,如果目光都可以殺死人,那麼,李七夜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這一次考核,如果你能通過,兩派聯姻,就以祖訓為準!如果不能通過,或者丟失性命,只能怪學藝不精1此時,許護法雙目如寒刀,盯著李七夜,冷森森地說道。

許護法對於李七夜當然是十分不滿了,他身為護法,不願意向李七夜出手,但是,如果可以,他不介意碾死這位狂妄無知的蟻螻!

李七夜大馬金刀地坐在了席位之上,然後慢吞吞地看了許護法一眼,笑了笑,搖了搖頭,說道:「只能說,你們九聖妖門已經大不如前了!當年,你們九聖大賢許下此諾為的是什麼?當年你們九聖妖門與洗顏古派聯姻,為的是什麼?當年洗顏古派乃是天下朝拜,九界伏首,你們九聖妖門無非是想受洗顏古派的庇蔭,謀求更好的大局。」

當年的屁事,李七夜都懶得去追問,因為當年他狀態不是十分穩定,當時九聖妖門有意與洗顏古派聯姻,並不是完全是九聖大賢與明仁仙帝的意思,而是雙方弟子的主張。

說到這裡,李七夜瞅了許護法一眼,說道:「現在時代不同了,所以,你們反悔當年的諾言了。看來,你們這是一代不如一代1

「哼——」許護法冷冷一哼,冷聲地說道:「你都已經說了,時代不同了!若論一代不如一代,那是你們洗顏古派!今日九聖妖門掌執疆國,想聯姻的上國帝統,遠不止一二個,我九聖妖門的公主,不是草包廢物能配得上1

當著眾弟子之面,言辱洗顏古派,這讓莫護法、南懷仁心面不是滋味,但是,勢比人強,許護法所說也是實情,今天的洗顏古派,無法與九聖妖門相比!

「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逞嘴舌之利,改變不了什麼1首席大護郁河法開口,冷冷地說道:「我九聖妖門給洗顏古派一個機會,正是因為守當年的諾言!如果你膽怯,現在想退出,我九聖妖門也不為難你,當年諾言也就此作廢1

「既然我都來了,那就來挑戰吧。」李七夜悠然地說道:「就不知道你們要怎麼樣考核?你們放馬過來,我奉陪便是1

「不知天高地厚1許護法冷冷一哼!至於在場的九聖妖門弟子,更是怒視李七夜。

「一個只修武技的廢物,也敢大言不慚,不知死活的東西1有弟子忿忿不平,若不是護法在場,他們恨不得把李七夜往死里揍!

「你道行還淺,我們殿下也吩咐下來,給你一個機會,第一場文考,第二場才武考!至於第三抄…」首席大護法開口說道。

「兩場足矣。」李七夜打斷郁河的話,說道:「如何文考,如何武考!說來聽聽。」

「放肆——」李七夜如此囂張,許護法大喝一聲,氣勢滾滾,如巨浪一樣的氣息向李七夜碾壓而去。

「怎麼,沒考就想動手了。」李七夜雙目一眯,盯著許護法。

此時,首席大護法郁河咳嗽一聲,打斷了許護法如巨浪一樣的氣息,這讓許護法怒視李七夜,如此囂張狂妄的無知小兒,他一隻手指就能捏死,什麼時候輪到這種蟻螻在他面前蹦躂了!

「文考很簡單,文考入亂心林,誰能走得越遠,誰就勝出;至於武考嘛,就更容易了,一決勝負!考核有三場,只要你能勝兩場,兩派就可聯姻1郁河目光懾人,緩緩地說。

「好,夠爽快,考就考。」李七夜也不客氣,站了起來,說道:「文考也好,武考也罷,就讓我見識見識你們公主有多大的能耐1

「呸——」此時,徐輝不屑地說道:「就憑你?還不夠資格讓李師姐親自出手!打發你這樣的廢物,我便足矣1

郁河也點了點頭說道:「聽聞你拜入洗顏古派不久,所以,我九聖妖門也不欺你太甚!在我九聖妖門之中,若是由殿下親自出手,只怕你連出場的機會都沒有!在我九聖妖門,論天賦,以我們殿下為最,若在年輕一輩中,論實力,以大弟子冷師侄為最。不論是他們中誰來考核你,只怕你輸了也不服氣。徐師侄在我九聖妖門中算是中上之資,以他的實力,考核洗顏古派首席大弟子,也不辱沒你的身份1

九聖妖門沒有派出最強的弟子來把關,這也算是九聖妖門給洗顏古派留下一線希望,如果是李霜顏親自出手,又或者是九聖妖門最強的大弟子親自出手,莫說是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只怕洗顏古派的長老甚至是掌門親自出手,也必敗無疑!

對於徐輝的叫囂,李七夜看都懶得看他一眼,只是看著郁河,然後認真地點了點頭,慢條斯理地說道:「這麼說來,你們九聖妖門還是有點希望,雖然你們反悔當年的諾言,但,還不至少連臉皮都不要,還保持那麼一點風度。也罷,你們留一寸,我就給你們留一尺,免得你們說我欺負你們九聖妖門1

李七夜又口出狂言,這讓莫護法與南懷仁都老臉發燙,他們恨不得挖得個地洞鑽進去,他們都想哀求李七夜,李大爺,你少吹牛兩句又不會死!

「無知到這樣的地步,真是可悲1此時,憤怒的九聖妖門弟子都又氣又好笑。

有九聖妖門的弟子也又氣又怒,有人冷笑地說道:「洗顏古派不單是沒落了,而且是瘋了,竟然讓一個神經病來做首席大弟子,嘿,這還是仙門帝統?真是丟了十八代祖宗的顏臉1

許多憤怒的九聖妖門弟子,此時都不由鬨笑起來,李七夜如此盲目自大,這不單是無知,還是神經病!

九聖妖門所有弟子的嘲笑,這讓莫護法與南懷仁都抬不起頭來,甚至是不敢去抬頭見人。

許護法冷笑了一下,這等無知蟻螻,實在是可悲。郁河這樣的人物,可以說見過無數風浪,但是,現在他看著李七夜,都感覺像看到一個怪胎一樣,他無法想象,一個人無知到這樣的地步,這是何等的草包廢物!甚至草包廢物都不可能無知到這種地步。

難道眼前的李七夜就不知道九聖妖門是強大到何等的地步了嗎?難道對於力量就沒有一個明確的概念嗎?這讓郁河都不由為之好笑,今天真是遇到了一個無知的極品了。

好不容易,郁河回過神來,咳嗽一聲,說道:「從文考開始吧,入亂心林,誰走得越遠,誰就勝出1

見考核開始,所有人都不由移步於亂心林,一時之間,亂心林之外圍滿了無數的九聖妖門的弟子。

好書離不開大家支持,請大家投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