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十一章我囂張,我跋扈(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這樣的年紀,在洗顏古派只不過是剛入門沒多久的弟子而己,這樣的弟子,青蔥激動,然而,十三歲的李七夜,卻深如淵海,靜如沉水,給人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幾天之前,李七夜還執三鬼爺的洗顏古令成為了...

第十一章我囂張,我跋扈

南懷仁雖然不是什麼天才,但是,他的資質還是可以的,不然,他就不會成為堂使了。他曾經翻閱過《奇門刀》,在他看來,此刀術中不過是普通武技而己,今日,在李七夜手中卻有著一種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

李七夜這樣說,這讓南懷仁都不是十分相信,但是,眼見為實,他都忍不住說道:「武技再強,也無法與道法相提並論,武技,只不過是旁支末稍而己。」

事實上,到現在為止,他自己都不是很相信以區區的奇門刀術能把杜遠光這樣境界的修士殺手,但是,偏偏,這事乃是他親眼所見!

對於南懷仁的不相信,李七夜也沒有多解釋,只是悠然自地,慢條斯理地說道:「這要看是誰的武技,誰的道法1

南懷仁當然不知道,奇門刀術雖然出於凡世,但是,後來卻被明仁仙帝打磨過,此刀術無法與帝術相比,但,比普通的道法,那是綽綽有餘。

南懷仁驚疑不定,如果在此之前,他一定會認為李七夜是狂妄無知,但是,現在看來,李七夜根本就不是什麼狂妄無知,他那不經意的舉動,已經足夠說明他胸有成竹,勝券在握。

這讓南懷仁不由古怪地看著李七夜,他南懷仁長袖善舞、八面玲瓏,可以說觀顏察色,揣摩人的心思是有一手。但是,眼前十三歲光景的李七夜,一時之間讓他摸不透。

十三歲的李七夜,這樣的年紀,在洗顏古派只不過是剛入門沒多久的弟子而己,這樣的弟子,青蔥激動,然而,十三歲的李七夜,卻深如淵海,靜如沉水,給人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幾天之前,李七夜還執三鬼爺的洗顏古令成為了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凡命、凡輪、凡體的他,不要說是六大長老,就算是他南懷仁都覺得李七夜沒有什麼前途之輩。

一開始接觸李七夜,他甚至覺得李七夜有點神經病,甚至可以說是有些狂妄自大,無知無畏。但是,現在細細體味,與李七夜這幾天的接觸看來,在他看來是狂妄無知的事情,而李七夜看來,似乎是理所當然!

在南仁懷驚疑不定的時候,而他師父莫護法一愁莫展,殺了九聖妖門的弟子,而且杜遠光還是許護法所倚重的弟子,這簡直就是為洗顏古派招來滅頂之災!

「大禍臨頭1莫護法措手無策,說道:「考核之事,就罷了,我們回宗門1此時,他們三個人在九聖妖門,那簡直就是身處龍潭虎穴!

他們三個人,根本就無法與九聖妖門這樣的龐然大物相抗,現在莫護法只有一個念頭,逃!逃離九聖妖門,逃回洗顏古派。

「這只是小事一樁,何需逃走。」然而作為事主的李七夜卻老神在在,於大師椅之上,有幾分派頭,他是慢吞吞地說道:「在我看來,沒有什麼地方比九聖妖門更安全了。」

莫護法是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李七夜這種狂妄無知,他都想狠狠抽李七夜幾個耳光,但是大難臨頭,他都沒興趣心情去教訓李七夜!

「你懂個屁1連莫護法這種寡言少語的人都忍不住罵了一句髒話,說道:「你以為僥倖殺死了一個杜遠光,就真的是天下無敵了!你還不知道九聖妖門的強大!莫說他們長老、妖皇,就是他們一位護法,都足可敵我們九妖聖門的六大長老!九聖妖門,要殺死我們,比捏死一隻蟻螻還要容易1

莫護法這話說得倒是實情,洗顏古派的六大長老,若是放在上國之中,那也只是封豪雄的人物,但是,九聖妖門的堂主都有實力封豪雄,至於他們的長老,那就更加不用說了。至於九聖妖門的妖皇,那更是在這三萬年來創下了驚人無比的奇!傳說,九聖妖門的輪日妖皇,已經是深不可測!

「莫護法無需驚。」李七夜老神在在地說道:「區區九聖妖門而己,若是在外面,我倒還真有點提心弔膽,但是,在九聖妖門之中,那就要看誰捏死誰!豪雄王侯,何足為道1

李七夜口出狂言,這把莫護法氣得哆嗦,他們洗顏古宗的六大長老也只能是封豪雄而己,現在他一個剛拜入門下對道法一竅不通的弟子竟然敢言豪雄王侯何足為道。

「你——」莫護法真心想抽一頓這個狂妄無知的傢伙耳光!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響起了一陣動靜!南懷仁臉色一驚,急忙衝出去一看究竟,但是,很快,他又沖了回來,臉色大變,失聲說道:「不好,我們的小院已經被九聖妖門的弟子封鎖1

莫護法臉色大變,一下子站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外面走進幾個人來,為首的正是付堂主,而此時,付堂主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付兄,我們兩派之間,有點誤會1見到付堂主冷著臉進來,莫護法知道在劫難逃,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硬著頭皮迎了上去。

「誤會?如果是誤會,與我們徐師侄說去1付堂主冷冷地一哼,側身,他身邊站出一個青年。

這個青年穿金衣,血氣吞吐,腦後隱隱冒出金光,青年年起來才二十光景,但是,卻已經擁有了驚人的氣息。

一見這青年,莫護法都不由暗暗一凜,眼前這青年,只怕是真命境界!如此年輕就如果境界,的確是了不得,當年,他可是花了五六十年才達到這樣的境界!

「這是許護法的大弟子徐輝師侄!杜遠光將要拜入許護法的門下,現在慘死,徐師侄要討回一個公道1付堂主冷冷地說道。

這個徐輝一站了出來,眼瞳吞吐著金芒,他整個人氣勢凌人,如同一把出鞘的神劍,他整個人就是一股厲氣,宛如要擇人而噬一般。

徐輝當然是比杜完光強很多,雖然說徐輝在九聖妖門之內談不上絕世天才,但也是很有成就的弟子,他已經是能獨當一面!

「殺人償命,血債血償,這沒有什麼好說的1徐輝森然地說道,目光如凶獸,一下子盯著李七夜,宛如一下子要把李七夜撕碎一樣。

莫護法忙是打圓場說道:「徐道友,這裡面有誤會,我宗門弟子並非是故意殺死杜賢侄的,只是一時失手。」

「殺人償命1徐輝森厲地說道:「這沒有什麼好商量的,你們洗顏古派立即交出罪人,以莫自誤,否則,你們洗顏古派自尋死路,小心招來滅門之禍1

徐輝只不過是第三代弟子而己,莫護法好歹也是與付堂主同一個級別,論職位,還與他師父許護主相同位置,一個第三代弟子竟然咄咄逼人。

更重要的是,作為護法,莫護法當然不可能把自己門中的弟子交給他人宰割!所以,莫護法不由臉色一變,沉聲說道:「徐師侄,是非曲直,應該要有一個公平的審斷1

「審判?」徐輝臉色一冷,森然地笑著說道:「在我九聖妖門,沒有審判!殺我九聖妖門弟子者,唯有以死謝罪1

「難怪——」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才慢吞吞地站了起來,從容閑定,走出來,只看了徐輝一眼,說道:「難怪九聖妖門烏煙瘴氣,原來盡出你這種蠢貨1

李七夜這話,頓時讓南懷仁、莫護法無語,南懷仁在心面都不由嚎叫,爺祖宗,你少說兩句又不會死,你指著徐輝的鼻子罵他蠢貨,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憑你這話,就足可死一千次1徐輝頓時怒氣衝天,殺意如狂潮,話還沒有落下,一隻大手向李七夜抓去!

莫護法身為洗顏古派的護法,當然不可能讓徐輝得逞,他橫跨一步,一隻手就托住了徐輝的大手。

「莫護法,你若自誤1此時,站在一旁的付堂主冷冷地說道,他周身吞吐著光芒,上前跨了一步,堵住了莫護法,他可怕的氣息壓得莫護法有些喘不過氣來。

莫護法臉色大變,付堂主的實力可封豪雄,比他強多了,除非是長老駕臨,不然,他們洗顏古派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但是,此時,莫護法沒有退路可選擇。

「付堂主,難道這是你們九聖妖門的待客之道嗎?」莫護法不可能退讓!不管莫護法是怎麼樣的人,至少,在敵人面前,他絕對是護短!

付堂主森然地說道:「如果莫護法你交出罪人,依然是我九聖妖門的貴客!若是莫護法自認為你洗顏古派能與我九聖妖門為敵,繼續包庇罪人的話,只怕,這不單是莫護法你自身難保,只怕會給你們洗顏古派帶來滅門之禍1

「滅門之禍?」而這個時候被晾在一旁的李七夜卻淡笑了一下,說道:「九聖妖門太把自己當作一回事了,要滅門,是你們九聖妖門1

莫護法與南懷仁都不由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殺身之禍就在眼前,他竟然還口出狂言.

李七夜囂張扈跋的人生才剛剛開始,需要大家的投票支持,請大家投出寶貴的票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