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十章殺人不眨眼(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口說道。 一時之間,九聖妖門的弟子不由叫囂,在他們眼中,李七夜只不過是砧板上的肉而己,任由杜遠光宰殺。 在決鬥場中,李七夜乜了杜遠光一樣,說道:「你們九聖妖門的弟子都是銀樣臘槍頭嗎?只...

第十章殺人不眨眼

李七夜挑戰杜遠光的消息,在杜遠光身邊的人有意宣傳之下,一下子傳到了九聖妖門心耳中。

「挑戰杜遠光?」杜遠光在九聖妖門之中已經是小有盛名,入門五年,已經是辟宮境界,的確是算得上小天才。這樣的資質,放在洗顏古派,那就是真正的天才弟子!

就算是先入門的師兄師姐,聽到這個消息,都驚訝,說道:「杜遠光可是許護法看上的弟子,他的金狼體質雖然是後天之體,但可是兇悍的體質,這個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是什麼境界了?」

有一些剛出關的師兄師姐還沒聽到李七夜的事情,所以,就不由好奇地問。

「哈,勝師兄,你多慮了,不說洗顏古派這種不入流的門派出不了什麼高手。而且,你還不知道,洗顏古派這個首席大弟子是一個廢物,凡體、凡輪、凡命,他拜入洗顏古派才沒有兩天時間,聽說,只修練了武技而己,連最基本的道法都沒有修練過。」有弟子笑著說道。

聽到這樣的情況,不清楚李七夜情況的師兄師姐都感到不過思議,一個武者挑戰修士?這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無知者無畏,真可悲。」聽到這樣的話,有師兄搖了搖頭,連去觀看的興趣都沒有,這是毫無懸念的事情,杜遠光一劍就能殺死武者!

至於一些與杜遠光年紀相若的九聖妖門弟子就為之興奮好事,有弟子大笑地說道:「走,去看杜師兄宰小雞去!洗顏古派的人不知死活,一群不入流的鄉巴佬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挑釁我們九聖妖門,活得不耐煩了1

這樣的消息,也一下子傳到了九聖妖門的一些堂主護法的耳中,有堂主護法則是搖頭說道:「這是胡鬧1

也有護法別有用心,淡淡地說道:「說不定,這事情是一件好事。殺了一個廢物,沒什麼意思,但是,洗顏古派的無知小輩挑釁我九妖聖門,有辱我九妖聖門,鬧大了,可是要贖人賠罪1

這樣的話,讓一些堂主護法不由目光流轉,洗顏古派已經沒落了,但是,它可是仙門帝統,傳說,洗顏古派還擁有仙法帝功,對於明仁仙帝的傳承,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三尺,早就有人虎視眈眈了!

對於今天的九聖妖門來說,就算是護法出手,說不定都能從洗顏古派中奪到帝術,只不過,對於洗顏古派的事情,九聖妖門的妖皇從來沒有表態過,門中的長老也對這事保持沉默,否則,妖皇一聲令下,說不定早就有人動手去搶洗顏古派的帝術,更別談聯姻之事了!

在九聖妖門的一些中高層各有心思的時候,李七夜已經站在決鬥場中了,不少九聖妖門的年輕一代弟子都衝過來,湊湊熱鬧。

對於九聖妖門的年輕一代弟子來說,宰殺李七夜這樣的廢物,那是毫無懸念的事情,很多年輕一代的弟子,只是想看一看杜遠光如何虐殺李七夜這樣的廢物而己。

當杜遠光踏入決鬥場的時候,有九聖妖門的弟子大叫說道:「杜師兄,一劍斬了他的頭顱1

也有弟子大叫地說道:「一劍斬了他,那太便宜他了。出言辱李師姐,侮辱我們九聖妖門,應該先一劍一劍地割了他的肉。」

特別是九聖妖門傳人李顏霜的愛慕者,聽說李七夜出言辱李顏霜,更是憤怒的恨不得把李七夜千刀萬剮!

「犯我九聖妖門者,必誅者。杜師弟,不急著殺死他,先斬了他的手腳,讓洗顏古派來贖人!讓中大域,乃至整個帝疆的人都知道,與我們九聖妖門為敵,是沒有好下場的1也有師兄開口說道。

一時之間,九聖妖門的弟子不由叫囂,在他們眼中,李七夜只不過是砧板上的肉而己,任由杜遠光宰殺。

在決鬥場中,李七夜乜了杜遠光一樣,說道:「你們九聖妖門的弟子都是銀樣臘槍頭嗎?只會嘴上叫嚷嚷的?」

「無知的小畜生,本座第一劍必把你釘在地上1杜遠光臉色一冷,森然地說道。

李七夜根本就沒當作一回事的模樣,悠然地說道:「要動手就快點,別浪費我的時間。」說著,他已經是左手反握短刃,直指杜遠光,說道:「出手吧。」

「受死1李七夜如此的邈視,把杜遠**得哆嗦,他乃是一個小天才,今天竟然被一個武者看不起?狂怒之下,一劍破空,劍如奔雷,凌厲霸道,一劍直刺向李七夜的心臟,這一劍充滿了杜遠光的憤怒!

李七夜不退反進,一步踏上,左手刀宛如靈蛇一樣,瞬間一纏,一下子拉偏了杜遠光的長劍少許。

「噗——」的一聲,石火電光之間,一劍雖然沒有刺中李七夜的心臟,但是,一劍瞬間刺穿了李七夜的左肩。

「蟻螻——」杜遠光冷笑,但是,聲音瞬間嗄然而止,在一劍刺入李七夜的左肩瞬間,李七夜的右腕動了一下,無聲無息,石火電光之間,連杜遠光都沒有看到李七夜的右手刀已出!

「好——」這一刀太快了,玄奧無比,刀軌根本上看不見!而九聖妖門的弟子看杜遠光一劍刺穿李七夜的左肩,都不由為之喝采。

而就在這個時候杜遠光的喉嚨已經沁出了一縷的鮮血,身體向後倒去,然而,李七夜兇狠無比,剎那之間,兩把奇門刀脫手而出。

「劍下留人——」在杜遠光的長劍刺穿李七夜的左肩的時候,南懷仁終於把莫護法拉來了,莫護法遠遠看到李七夜左肩被刺穿,大叫一聲!

「噗——噗——」然而,在杜遠光身體倒地剎那之間,兩把短刃以玄妙無比的變化交錯而過,瞬間切過了杜遠光的身體,當杜遠光的身體倒在地上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被切成了五塊,摔在地上,鮮血流得一地都是。

「手下留情——」莫護法趕來欲救人,但是,一到決鬥場,這話是嗄然而止。

杜遠光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樣死的。他又怎麼知道,李七夜的「奇門刀」乃是曾經被明仁仙帝打磨過的刀法,就算是隨手打磨,也是可怕到無與倫比。仙帝打磨過的武技,這是何等的可怕!就算不能與帝術相比,那也不是一般的道法所能相比的!

更可怕的是,李七夜明悟這導奧義,萬古以來,除了明仁仙帝之外,也就剩下李七夜知道這刀法的終極奧義了!要知道,如果這刀法修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之時,可斬王侯!

輕視李七夜的杜遠光在大意之下,根本就躲不過這玄奧無雙的刀法!一刀致命,這是李七夜以一劍穿肩換來的。

一時之間,整個決鬥場是一片寂靜,所有的嘲笑聲是嘎然而止,所有人都不可思議地看著這一幕!

南懷仁嘴巴是張得大大的,他拖來救兵,就是要救李七夜一命,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李七夜竟然一刀把杜遠光分屍了,武技殺死修士,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李七夜是高手了,但是,李七夜卻偏偏不是高手!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時,李七夜是一寸寸拔出刺穿肩膀的神劍,劍刃磨著骨頭的聲音刺耳無比,但是,李七夜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再可怕的痛苦他都承受過,這點痛算得了什麼!

拔出神劍,鮮血噴出,李七夜隨手扔了出去,看了眾人一眼,遺憾地說道:「看來我刀法還差點火候,一劍換個教訓1

南懷仁的嘴巴可以塞得入一隻鵝蛋,久久合攏不了,一刀把杜遠光分屍了還遺憾,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這,這已經超過了他的常識了。

至於九聖妖門在場的弟子,更是一時之間腦袋短路,一時之間都回不過神來,杜遠光可是他們九聖妖門的門外弟子中的小天才,那可是辟宮境界的高手,竟然被對方一刀分屍了,這樣的視覺衝擊,讓他們無法回過神來。

莫護法是最先回過神來的人,他瞬間出手,立即為李七夜止血,然後沉聲說道:「我們走1說著,挾著李七夜轉身就走。

南懷仁回過神來,也不敢久留,立即跟著他師父離開了。

莫護法帶著李七夜一回到小院,什麼話都沒有說,坐在椅子上,久久發獃,此時他已經沒有心思去想李七夜是怎麼樣殺死杜遠光了。因為殺死了九聖妖門的弟子,這已經是闖下大禍了!

南懷仁回過神來,立即為李七夜上金創葯,把李七夜的傷口包紮好。

「這,這,這不可能,奇門刀只是普通武技,怎麼可能殺死辟宮境界的高手。」為李七夜包好傷口之後,南懷仁還糾結剛才的事情。

事實上,南懷仁以前也看過《奇門刀》,那只是武技而己,他根本懶得去練。

「那只是因為你沒有悟透而己。」李七夜在大師椅上,愜意而閑定。當然,現在洗顏古派的《奇門刀》秘笈有所缺,完整的刀法與所有的奧義,在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如果是在這之前,李七夜說這樣的話,南懷仁一定會認為李七夜瘋了,口出狂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