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9章殺人不眨眼(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經是辟宮境界擎柱層次,你遠遠不是他的對手1 「沒事,不就辟宮境界嘛,又不是王侯!就算是九聖妖門的王侯,在這裡惹了爺我不開心,一樣把他碾成肉醬。」李七夜淡笑,推開了南懷仁。 南懷仁一時間...

第九章殺人不眨眼

第二天,李七夜一早起來就扯上南懷仁要去九聖妖門的四周遛躂遛躂。他要看一看九聖妖門還剩下有哪一些底蘊!

南懷仁是一百個不願意,不管李七夜是白痴,又或者是神經大條,直覺告訴他,李七夜絕對是一個惹事精,跟他走在一起,只怕沒有好果子吃。

但是,李七夜根本不管他願不願意,轉身就走,這讓南懷仁只好苦著臉跟上去,畢竟這一次為考核而來,在考核之前,李七夜出了什麼事,他也不好交待。

然而,李七夜兩人剛出門沒多遠,就被人堵上了,堵上李七夜他們兩人的乃是有小天才之稱的外門弟子杜遠光!

而且,堵住李七夜兩人的不止是杜遠光一個人,還有九聖妖門的十幾個弟子。九聖妖門早就有很多弟子對李七夜不順眼了,只不過一直不好出手教訓他而己,現在有杜遠光帶頭,不少弟子當然樂意跟著來教訓李七夜這種廢物一頓了。

「原來是杜兄呀,久仰大名,久仰大名。」見到杜遠光一群人來意不善,南懷仁臉色一變,忙是上前兩步,向杜遠光招呼,以示好意。

杜遠光看都不多看南懷仁一眼,冷冷地說道:「南懷仁,這裡沒你的事,你到一邊涼快去,否則,連你也一塊收拾了。」

這樣的話讓南懷仁不由臉色一變,但,他是一個長袖善舞的人,還是忍住了,忙是鞠身說道:「杜兄,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呢?」

杜遠光看都不看他一眼,他冷冷地盯著李七夜,目光寒冷,殺意逼人。

李七夜也只是瞄了他一眼,慢吞吞地走上去,從容閑定,說道:「好狗不擋路,不想做狗,就滾到一邊去1

李七夜這話一出,南懷仁頓時知道壞了,果然,頓時,杜遠光他們的目光可以殺死李七夜。

「不知死活的東西,洗顏古派這等不入流的門派,也敢在我九聖妖門蹦躂,看來,你們是活得不耐煩了!一群蟻螻,也敢大言不遜1一個弟子怒喝道!

李七夜正要說話,而南懷仁則是死活拉著李七夜,忙是低聲勸李七夜說道:「師兄,算了,別與他們一般見識。杜遠光是九聖妖門重點培養的外門弟子,他是九聖妖門許護法指定的關門弟子,他熬過了今年考核,就會成為九聖妖門的內山弟子。」

南懷仁這話是提醒李七夜,他們惹不起杜遠光這樣的人物,杜遠光背後可是有九聖妖門的許護法撐腰。要知道,九聖妖門的護法,地位比洗顏古派的長老還要高!

杜遠光寒光一閃,但,還沒有動手,他冷冷地說道:「我九聖妖門執古牛疆國牛耳,洗顏古派雖然只是小門小派,我們也不會慢怠客人。但是,最近我們兄弟丟了一件寶物。」

杜遠光這慢吞吞的話卻讓南懷仁臉色大變,他不由說道:「杜兄,這話是什麼意思1

杜遠光冷冷地瞥了南懷仁一樣,說道:「沒什麼意思,只是最近我九聖妖門沒有什麼外人,這兩天,也只有你們洗顏古派在此作客1

這話再明白不過了,杜遠光是直指洗顏古派的人是小偷,這不是個人的榮辱,這是有辱整個洗顏古派的聲譽,就算南懷仁這種八面玲瓏的人都不由臉色難看到極點。

「杜兄,請注意言辭1南懷仁本是想打圓場,但是,事關整個洗顏古派的聲譽,他不可能糊裡糊塗地就此和稀泥!

杜遠光斜視地看了南懷仁與李七夜一眼,不屑地說道:「注意言辭?洗顏古派已經是破落了,一窮二白,誰又敢保證你們洗顏古派不會被偷雞摸狗之輩混進去。連一個廢物的凡人都能當你們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你們洗顏古派收一些偷雞摸狗的小混混做弟子,也不足為奇1

南懷仁被氣得臉色漲紅,這是侮辱洗顏古派,面對這樣的事情,那有一點血性的洗顏古派的弟子都無法忍受。

「杜兄,我們要見你們的付堂主,不論如何,此事都必須給我們洗顏古派一個交待1此事關係著洗顏古派的萬古聲譽,南懷仁絕對不會退縮!

杜遠光是信心十足,冷曬一笑,說道:「見付堂主?南懷仁,不是我不給你情面,就憑你與你們的首席大弟子廢物,還不夠資格見我們的付堂主。嘿,你們洗顏古派只不過是不入流的小門派而己,我堂主足可以封豪雄,如果你們長老求見我們的堂主,還勉強可以,但是,你們還不夠資格,特別是廢物1說著,他冷冷地盯著李七夜。

「沒錯,就是,洗顏古派算什麼東西,至於那種廢物的首席大弟子,更是一坨爛泥,呆在我九聖妖門,那是弄髒了我九聖妖門的門檻1杜遠光身邊的其他弟子起鬨嘲笑說道。

這樣的事情,對於南懷仁,對於洗顏古派來說乃是奇恥大辱!他被氣得哆嗦。

唯有李七夜依然是老神在在,他看了看杜遠光,慢條斯理地說道:「這事是你的意思也好,你們堂主護法的意思也罷,這些都不重要。你這姓杜的小子,無非是喜歡你們九聖妖門的傳人,哦,那個叫李顏霜的女子。雖然說,我還沒見過你們心中的所謂神女仙子,不過,那只是你們太短見了。你們九聖妖門的傳人李顏霜想嫁給我,那只是你們九聖妖門一廂情願而己。憑你們九聖妖門的這點地位,你們的神女在我身邊做一個婢女,我還是要考慮考慮的……」

「……至於你這樣的水平嗎?」李七夜乜了杜遠光一眼,從容地說道:「你這種蠢貨,如果你們的神女還有點天賦的話,還真看不上你這種蠢貨!就算我李七夜看不上的女人,但,你這各蠢貨要跟我爭女人,那還不夠資格。哪裡涼快,就哪裡呆著去1

「小畜生,你找死,本座就成本你1李七夜的話頓時讓杜遠光怒氣衝天,厲喝道,瞬間,腦後浮起神光,一把神劍在手。

「杜遠光,要打架,我奉陪1李七夜如此大膽的話,讓一肚子怒氣的南懷仁大叫痛快,但,他也知道李七夜還從來沒有修練過,他一下子擋在了李七夜的面前。

「好,南懷仁,本座先收拾你,再斬了這小畜生1杜遠光雙目噴出了怒火,在他心目中李霜顏就是無人能及的神女,李七夜侮辱他的夢中**,比侮辱他還要讓他發狂!

李七夜緩緩的推開南懷仁,慢條斯理地說道:「懷仁,既然有人要奪我性命,我會親手殺了他的!你看著就是了。」

「好,好,好1杜遠光不怒反笑,看著李七夜,狂笑地說道:「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一個學了三腳貓武技的廢物,竟然敢言殺死我這個辟宮境界的修士。那好,本座就給你一個決鬥的機會。」

「哈,哈……」杜遠光身邊的其他九聖妖門的弟子都不由大笑起來,他們可憐地看著李七夜,有弟子狂笑地說道:「武技戰道法?洗顏古派的人,連最基本的常識都沒有,狂妄無知,真是可悲1

李七夜都懶得多看他們一眼,閑定地說道:「也好,決鬥場所見。」他都懶得多說第二句話,立即向決鬥場去。

「不可——」這把南懷仁嚇壞了,他忙是拉著李七夜,低聲說道:「師兄,萬萬不可,杜遠光已經是辟宮境界擎柱層次,你遠遠不是他的對手1

「沒事,不就辟宮境界嘛,又不是王侯!就算是九聖妖門的王侯,在這裡惹了爺我不開心,一樣把他碾成肉醬。」李七夜淡笑,推開了南懷仁。

南懷仁一時間都傻了,他第一個念頭,李七夜瘋了!李七夜拜入洗顏古派沒有幾天時間,連最基本的道法心訣都還沒有修練過,他頂多是修練了一手「奇門刀法」而己!

一個從來沒有修練過道法的人,那怕修練過武技,也不可能挑戰一個修士,武技與道法相比,那是天壤之別,更別說杜遠光是辟宮境界的高手了。

就在南懷仁發獃的那個時候,李七夜已經走遠了,他的聲音在前方傳來:「姓杜的小子,決鬥場上見。」

「嘿,無知者,真可悲1杜遠光森然地說道:「既然你想死,本座就成全你!本座不介意殺雞用牛刀1

「杜師兄,你一劍了解他便可。」杜遠光身邊的弟子大笑地說道。

不管是杜遠光,還是九聖妖門身邊的弟子,在他們看來,一個武者挑戰修士?那簡直就是自尋死路!武技在道法面前,那是旁枝末稍而己,不足為道!更何況杜遠光乃是辟宮境界的小天才,一劍殺死李七夜這種廢物,那只是舉手之勞而己。

南懷仁回過神來,不由打了下激靈,他轉身就走,他立即去找他的師父莫護法,不論如何也要保住李七夜。他知道,李七夜與杜遠光動手,那是必死無疑!

情節開始展開,請大家投下寶貴的投薦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