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八章九聖妖門(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頭。 「呸——」見李七夜還如此淡定,有九聖妖門的弟子就忍不住了,冷笑地對李七夜說道:「洗顏古派,只不過是不入流的小門小派而己,一個烏龜王八蛋也想癩蛤蟆吃天鵝肉。呸,一個草包白痴而己,也想娶我們...

第八章九聖妖門

決鬥場瀰漫著神秘而強大的力量,整個空曠的決鬥場由黑色的岩石所鋪成,每一塊黑色的岩石都流動著大賢銘文,決鬥場中所瀰漫著的力量,正是從這一塊塊的黑色岩石中散發出來的,整個決鬥場被這種力量籠罩著,以免戰鬥之時,打碎此地!

「大賢級別的決鬥場1不是第一次來這決鬥場,南懷仁依然再一次被空曠而壯嚴的氣氛所震撼。

而姓張的弟子也不免有些得意,說道:「此決鬥場乃是我們祖師親手打造,能承受大賢戰鬥的力量1

大賢級別的決鬥場,這也的確可以看得出九聖妖門深厚的底蘊,這對於很多門派來說,的確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我洗顏古派也曾有一個神話時代的決鬥唱—」南懷仁忍不住說道,不過他的聲音說得很低,然後就嗄然而止,不願意再說。

的確,洗顏古派有一個比九聖妖門眼前這個大賢級別的決鬥場,傳說,這個決鬥場是明仁仙帝從遙遠無比的星空深處直接搬回來的,傳說,這決鬥場甚至能承受仙帝這種無敵級別的力量鎮壓!

可惜,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個決鬥場被封閉了,後來洗顏古派再也沒有人能打開過!

「四象石人。」而同站在一旁的李七夜根本就沒有聽到他們的話,他的目光落在了決鬥場上四角的巨大石雕之上。

在決鬥場的四角之上,每一個角都屹立著一尊高大無比的石雕,每一尊石雕竟然百丈之高,宛如巨人一般。這四尊石雕神態各異,但是,每一尊石雕都是逼真無比,宛如出自於名家之手,刀法渾然天成!

這是李七夜最想看到的東西,自從九聖大賢坐化之後,他再也沒來過九聖妖門了,他也懶得再來。沒有想到,無數年過去,這四尊石人依然還在!

在南懷仁與他朋友談話閑聊,一時間沒有注意到李七夜。但是,沒有一會兒,姓張的弟子不由皺眉頭說道:「那個白痴在幹什麼1

南懷仁不由望去,他看到李七夜竟然在爬東角的一尊巨大石雕,但是,李七夜的實力有限,這石雕高百丈,李七夜幾次想爬上去,都沒有成功。

而這個時候,決鬥場外已經站了不少弟子,見李七夜宛如鄉巴佬一樣對巨大石雕又捏又摸,甚至是低聲細語,叨叨不止,好像一輩子都沒有見這樣巨大的石雕一樣,很多站在旁邊的弟子是哄然而笑。

這樣的場景讓南懷仁為之尷尬,雖然說,這四雕石雕不是九聖妖門的什麼聖物,但是,李七夜卻像鄉巴佬一樣,這裡摸那裡捏的,甚至是要爬到石雕上面去,這讓他叫止李七夜也不是,不叫也不是。

就在南懷仁尷尬的時候,李七夜卻向他招了招手,讓他過來。在眾多目光之下,南懷仁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他沒有辦法,最終,只好往李七夜那邊走去。

「這石雕有點高,送我上去。」在這麼多人的圍觀之下,李七夜依然閑定無比,吩咐南懷仁說道。

「呃——」南懷仁頓時無語,他真的懷疑李七夜究竟是神經大條,還是白痴,在這麼多九聖妖門的弟子圍觀之下,他竟然還像鄉巴佬一樣要爬上這巨大的石雕,這不是把洗顏古派的顏臉往外丟嗎?

「你是送我上去呢,還是繼續地讓大家看猴戲?」李七夜倒是無所謂,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從容閑定,好像他才是真正的看戲之人一樣。

在這麼多人的目光這下,南懷仁還能怎麼樣?他只能硬著頭皮,拉起李七夜,一口氣縱上了這巨大的石雕。

而李七夜是老神在在,坐在巨大石雕的肩膀上,放目遠眺九聖妖門,把萬里山河盡收眼中。

南懷仁可沒有李七夜這麼臉皮厚,他跳了下來,站在一旁。此時他都想走掉,但是,他又不能把李七夜一個人扔在這裡,不然的話,李七夜萬一下不來,把他晾在上面,更是把洗顏古派的顏臉丟光了。

至於南懷仁的那個姓張的朋友,更是不願意呆在這裡丟臉,他連招呼都不打,轉身就離開了。

「哼,洗顏古派來的人就是粗魯無禮的鄉巴佬1有些九聖妖門的弟子看李七夜坐在石雕上,不屑地說道。

有九聖妖門的弟子冷哼地說道:「呸,他還真以為自己是什麼大人物,竟然敢坐在上面,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樣1

不少對九聖妖門的弟子對於李七夜這種出格得行為心面十分不滿!而李七夜則是根本不在乎,坐在石人的肩膀上,一邊悠然自在地晃著腳丫兒,一邊叨叨不止,好像是在跟石人聊天一樣。

李七夜這樣的行為,在別人眼中那是一個白痴!不知死活的東西!

這景光讓站在一旁的南懷仁十分尷尬,他是恨不得現在就離開,但,他又不能把李七夜一個人晾在上面。

而李七夜坐在上面,卻一點都沒有丟臉的覺悟,在上邊悠閑自在,還一邊跟石人嘮嗑著話兒,似乎好像跟石人說話一樣。

這時光不知道有多難熬,讓南懷仁如坐針氈一樣,直到很久之後,李七夜似乎是坐膩了,終於,他向南懷仁招了招手。

南懷仁如釋重負,立即縱身上去,把李七夜帶了下來。一下來之後,南懷仁忙是說道:「師兄,天色不早了,我們先回去吧。」他可不想繼續帶著李七夜亂逛,他真的怕李七夜再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對於南懷仁的態度,李七夜只是笑了一聲,輕輕地點了點頭。

「呸——」見李七夜還如此淡定,有九聖妖門的弟子就忍不住了,冷笑地對李七夜說道:「洗顏古派,只不過是不入流的小門小派而己,一個烏龜王八蛋也想癩蛤蟆吃天鵝肉。呸,一個草包白痴而己,也想娶我們師姐1

當場挑釁自己,李七夜慢慢轉過頭去,看著這個弟子,慢條斯理地說道:「娶你們師姐?這也太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就算是天女仙子要嫁我,我都還要考慮一下要不要娶她!更別說你們師姐了1

「不知死活的東西——」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惹了眾怒,在場的九聖妖門的許多男弟子可以說是李霜顏的愛慕者,所以,頓時無數目光怒視李七夜。

「以和為貴,以和為貴。」這場面把南懷仁嚇得背脊發寒,立即拉著李七夜轉身就走,他可不想再讓李七夜繼續呆下去!

「鼠輩,有本事別跑1九聖妖門的弟子不由有些憤憤不平,怒聲地說道。如果李七夜他們不是客人的話,他們立即追殺上去,非把李七夜打成殘廢不可!

南懷仁連拖帶拉,把李七夜拖回了小院之中,一口氣逃了回來,南懷仁不由鬆了一口氣,他都不由有些后怕,這個時候,他都懷疑李七夜是不是狂妄自大,是個無知無畏的蠢貨。

「師兄,九聖妖門不是我們能惹得起的,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忍就過去了。」南懷仁都忍不住勸李七夜,這不止是為了李七夜,他可不想把性命丟在了九聖妖門。

「有什麼好忍的。」李七夜從容一笑,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1

南懷仁頓時無疑,攤上這樣的主,簡直就是自找麻煩,這個時候,他都不由有些後悔攤上這樁任務了。

洗顏古派與九聖妖門聯姻的事情,事實上,九聖妖門有很多年輕一代的弟子極為不滿。李霜顏乃是九聖妖門的天之驕女,高高在上,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一代的男弟子為之愛慕。現在李霜顏卻有可能許配給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這當然讓無數年輕一代的男弟子為之憤怒了。

在九聖妖門的年輕一代弟子看來,洗顏古派憶經是沒落的不入流小門派而己,根本就沒有資格與他們九聖妖門聯姻,更別說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還是一個凡體的廢物!

聯姻此事,有辱許多年輕弟子心目中的夢中**,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一代的男弟子那是恨不得把李七夜捏死。

杜遠光就是一個極為看李七夜不順眼的弟子之一,杜遠光是九聖妖門的門外弟子,他入天賦十分不錯,號稱是九聖妖門的小天才,入門才五年,已經是辟宮境界的巔峰了。熬過這一年的考核,他就能成為九聖妖門的重點培養弟子!

杜遠光在九聖妖門之中,絕對是對九聖妖門神女李霜顏最有愛慕之心的弟子之一。因為當年九聖妖門挑選弟子的時候,杜遠光拜入九聖妖門之時,就是李霜顏主持挑選弟子的。

初見李霜顏,杜遠光驚為天人,他被李霜顏選入九聖妖門,他自認為李霜顏對他青睞三分。

天賦很不錯的杜遠光十分自信,他企盼著總有一天,能與李霜顏一同修道,成為道侶。

現在莫明其妙地來了一個洗顏古派的聯姻,讓杜遠光心面對從來沒見過面的李七夜懷著恨意。特別是今天李七夜在決鬥場中對李霜顏不屑一顧的話,讓杜遠光一下子怒火衝天。

「不知死活的小畜生,區區一個凡人廢物也敢大言不慚,狂妄無知的東西,不教訓教訓他,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1所以,聽到這話之後,李遠光目光一寒,殺意騰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