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七章九聖妖門(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門掌執著古牛疆國這麼廣袤的國度沒有任何門派可以撼動,這不止是因為九聖妖門的強大,其中九聖妖門的妖皇也是功不可沒!在古牛疆國之中,只怕沒有人敢挑戰妖皇的神威! 莫護法三人被安頓在小院之中后,莫護...

第七章九聖妖門

付堂主帶著莫護法三人進入了一座不大不小的院子,這樣的規格在九聖妖門來說,那隻不過是用來招待普通客人的住所而己。wsxs.net

聯姻一事,九聖妖門只派了一位堂主來主持,而且還以普通客人的規格招待莫護法三人,可以說,他們根本就沒有把這件當作一回事。

安頓下莫護法三人之後,付堂主只是客氣了幾句,然後就離開了,態度可以說是甚為冷淡。至於莫護法,負責起這一趟差事的時候,他已經有出醜的心理準備,所以已經沒有憤怒,只有沉默。

九聖妖門的付堂主安頓好了莫護法他們三人之後,匆匆進入九聖妖門的宗土深處,在古殿之中,他見到了九聖妖門的一位長老,此長老高坐虛空,腦後一輪輪神光吞吐,他周身一道道法則神鏈穿梭,神威無比,宛如一代神明!

「洗顏古派的大弟子如何?」這位長老聲如雷音,但是,這讓人戰戰兢兢的雷音也只限於古殿之內。

在外面甚為威風足可以封作豪雄的付堂主,此時也只不過是戰戰兢兢而己,伏拜道:「回長老,一隻蟻螻而己,一介凡人,一個無知狂妄的小輩,不足為道1

「明了,下去吧。」這位長老聲音渾雄,雷音陣陣,讓人為之顫抖,就算他不睜開眼睛,也不讓為之膽寒!

付堂主不敢造次,小心翼翼地退下了,退出古殿之後,他全身濕透了。他作為堂主,可以說難得有資格去晉見長老,就算是王侯這樣的資格,長老也見得會相見!

「選一個凡體、凡輪、凡命的俗夫做席長老,洗顏古派已經沒得救了。」當付堂主退出之後,這位長老似乎對某一個人說道。

「可惜了明仁仙帝的帝術,傳說明仁仙帝的天命秘術有可能還在洗顏古派。」此時,一個神秘而威嚴的聲音響起。

長老說道:「回妖皇陛下,只要明仁仙帝的帝術還在洗顏古派,假於時日,我們可以一舉奪之!像洗顏古派的這種凡夫俗子,還配不上我們九聖妖門的傳人1

神秘的聲音沒有再響起,而長老也沒有再說話。如果有外人在此,只怕是暗暗大吃一驚,要知道,九聖妖門的妖皇那可是可怕無比的人物。

傳說,九聖妖門的妖皇乃是大有來頭,在他手中九聖妖門更是如日當空,九聖妖門掌執著古牛疆國這麼廣袤的國度沒有任何門派可以撼動,這不止是因為九聖妖門的強大,其中九聖妖門的妖皇也是功不可沒!在古牛疆國之中,只怕沒有人敢挑戰妖皇的神威!

莫護法三人被安頓在小院之中后,莫護法直接閉門不出,一個人呆在室內,而長袖善舞的南懷仁卻不知道溜到哪裡去了。

李七夜住下之後,卻沒有浪費一刻鐘,他立即苦練起《奇門刀》來,他明白,九聖妖門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他必須有準備才行。

李七夜一遍又一遍地練著刀術,每一招一式他都要求揮到最巔毫的狀態,不能有一絲毫的錯誤!

李七夜一遍又一遍練下去,衣服被汗水濕了又干,幹了又濕,到最後,他自己的神經都快麻木了,但是,他依然苦練不止。

活了無數歲月,李七夜比任何人都明白,領悟奧義是一回事,但是,揮到巔毫,又是另一回事。就算是絕世天才,能在第一時間領悟絕世仙術,但是,如果不是一次又一次的苦練,只怕也無法揮到巔毫!

無數的折磨,無數的艱苦,經歷了無數的風浪之後,這已經讓李七夜養成了追求完美,追求無止境的心態!

「哧、哧、哧……」李七夜手中的短刃脫手而出,如同飛蝶一樣翩躚起舞,兩把彎刀交錯,有著神出鬼沒之勢。

同樣的一招,李七夜都不知道練了多少遍了,但是,當兩把彎刀飛回手中的時候,李七夜最終還是輕輕地嘆息一聲,雖然他已經把「奇門刀」的奧義瞭然於胸,但是,他還不能把它揮到完美的境界,就像這一招在他看來,他還是差一絲毫沒有達到他所想要的準確方位!

「好刀術,師兄真是勤奮,與師兄的努力相比起來,我是自愧不如。」正好南懷仁從門外進來,他身邊還有一個青年。

見李七夜如此勤練,南懷仁都不由感慨地說道,南懷仁這話的確是由衷而。雖然,在此之前,他並不看好李七夜這樣的資質,但是見李七夜如此努力勤奮,他對李七夜的好感也不由增了不少。

「勤能補拙而己。」李七夜收回了短刀,儘管是一身臭汗,依然閑定無比。

南懷仁不由笑了起來,說道:「師兄這話,我是記住了,也為之自勉。」說著,他把身邊的青年介紹給李七夜,說道:「這位是九聖妖門的張師兄,乃是我的好友。」

南懷仁在資質方面不能說是天才,他也只能說是中質之資而己,但是,他與他師父莫護法完全不同的是,莫護法乃是少言寡語,不擅交際,南懷仁卻相反,他八面玲瓏、長袖善舞,交遊甚廣。

南懷仁作為外堂的堂使,曾經幾次為長老送信來過九聖妖門,所以,在九聖妖門識得不少朋友,當然那不是什麼大人物,只是普通的弟子而己。

這位姓張的弟子也不是九妖聖門的什麼大人物,但是,在他眼中看來,李七夜這樣的凡人,不足為道,甚至他這種九妖聖門的普通弟子都懶得多看他一眼,他只是沖著南懷仁的情面向李七夜點了一下頭而己。在他眼中看來,李七夜這種修練武技的人微不足道。

「師兄第一次來九聖妖門,不如師兄也跟我們隨處走走,熟悉一下環境如何?」南懷仁倒是好意,對李七夜邀請說道。

李七夜聽到南懷仁的話,不由想到了一些事情,笑了一下說道:「也好。」

南懷仁忙是對姓張的弟子說道:「張兄,這一次就有勞你作導遊了。」

「南兄客氣。」這個弟子只好點頭說道。他對於李七夜,根本就懶得多看一眼,如果不是沖著南懷仁的情面,他都不想跟李七夜走在一起!

事實上,九聖妖門作為東道主,本應該盡地主之誼,帶李七夜熟悉一下環境。然而,九聖妖門根本就沒有把李七夜當作一回事,連最基本的禮儀都省了。

若不是當年九聖大賢許下的諾言,只怕今天的九聖妖門根本就不會承認這樁聯姻之事。正是因為九聖妖門不願意聯姻,才會提出考核李七夜的要求,這是打消洗顏古派聯姻的想法!

這個姓張的弟子作為東道主,帶著南懷仁與李七夜遊覽九聖妖門各處!當然,這個弟子根本不願意與李七夜交談,只是偶爾與南懷仁說說話而己,把李七夜當作透明。

不過,隨著他們行走在九聖妖門的山道之中,引來不少的九聖妖門弟子的指點,有不少九聖妖門的弟子是側目低語。

「那就是洗顏古派的席大弟子嗎?」有弟子遠遠地看了李七夜一眼,見李七夜一介凡人,不由皺了皺眉頭,說道。

也有九聖妖門的弟子輕視冷笑,說道:「洗顏古派已經是不入流的門派了,一個凡夫俗子也能當席大弟子,他們的席大弟子也太不值錢了。」

「呸,這樣的俗物也夠也娶李師姐,這簡直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熊樣。」也有九聖妖門的弟子不屑地說道。

九聖妖門的傳人李霜顏不單是天賦絕世,而且美貌無雙,在九聖妖門,不知道有多少年輕弟子為之愛慕,甚至是放眼整個古牛疆國,想追求李霜顏的青年俊傑可以從東排到西!

「哼,這種凡人也夠資格稱是李師姐的未婚夫?簡直是白日做夢1有弟子是忿忿不平,甚至有人是恨不得衝上去給李七夜吐一臉的口水。

作為導遊的張弟子那更是尷尬,他當然看到了同門的臉色了,所以,他是越走越快,把李七夜遠遠的扔到後面,一副此人與我無關的模樣。

至於李七夜,倒是老神在在,閑定悠然,根本就沒有把這些人放在心上,細細地瀏覽著九聖妖門的一山一水。

「師兄,你可要小心一點,九聖妖門的傳人有著無數追求者,小心他們對你不利。」南懷仁倒是好心地低聲提醒李七夜。

「一個女人而己,至於嗎?」李七夜瞅了南懷仁一眼,平淡地說道。再驚艷再絕世的女人他都見過,他根本沒把所謂的未婚妻放在心上,這隻不過是不足為道的事情而己。

李七夜這樣的話把南懷仁是嚇了一跳,忙是低聲說道:「師兄,這裡可是九聖妖門,不可造次。」

李七夜笑了一下,懶得再說其他的話。既然九聖妖門人考核他,那麼,他也要看一看九聖妖門還剩下多少的底蘊!

不知覺間,李七夜他們來到了九聖妖門的決鬥場,這也是九聖妖門中人人可來的地方。當踏入決鬥場之時,頓時讓人感覺到緲小!

決鬥場極大,一個人站在這廣袤的決鬥場中,感覺無比的空曠,好像是一隻蟻螻站在廣袤的大地之上。

今天第三更送上,在愉快閱讀之時,請大家動動滑鼠,為作者投上寶貴的一票。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