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三章洗顏古派(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痴一樣差不了多少。 「懷仁,帶他去該住的地方住下來1最終,一位長老不耐煩,吩咐門下弟子,把李七夜打了。 對於六位長老來說,今天的事情說多堵心就有多堵心,一個廢物,竟然成了洗顏古派的席大...

第三章洗顏古派

「三天後,拜祖師,你便是洗顏古派的席弟子。」最終,大長老十分不滿,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坐在那裡,對於這樣的結果,一點都不驚訝,從容地笑了笑,說道:「既然我是席大弟子,那是不是需要一二件的防身兵器呢?」

對於李七夜的從容,另一個長老倒是有點奇怪,李七夜才十三歲光景的少年,但是,卻鎮定從容,如一方之主,這種氣息不像是裝出來的,但是,像他這樣的凡人,不可能有這樣大的氣魄。

這位長老看了李七夜一眼,搖頭說道:「雖然說,你現在是席大弟子,普通的兵器,倒可以給你一二件,如果說,你想寶物,那就痴人說夢。如果你想強大的寶器、仙帝功法,那你必須對洗顏古派有著足夠的功勞才行。這是洗顏古派的派規。」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他的目標當然不是什麼仙帝功法、世絕古術,他目光落於煙火龕旁的那根燒得炭黑的木棍說道:「好吧,那我要那根木棍怎麼樣?」

「那根木棍?」聽到李七夜的要求,其他長老都不由呆了一下,因為放在煙火龕旁邊的這支木棍是洗顏古派祭祀祖師的時候燒紙錢時用來扒灰的木棍。這木棍好像一直都放在那裡,而且,就這麼一根木棍,沒有人感興趣。

在場的長老還以為李七夜仗著席大弟子的身份想要什麼寶物、帝術,沒有想到,他竟然要一根木棍,這太出於他們的意料了!

李七夜悠然地說道:「既然我是席大弟子,在洗顏古派中,不論是身份還是地位,那都是有份量的,代表著卓越悠久。這根木棍出身於此大殿之中,這大殿乃是我們洗顏古派的祖殿,意義非凡,說來,此棍出身也非同凡響,代表著我們洗顏古派的權威,也正適合我這個席大弟子的身份……」

李七夜張口,滔滔不絕地說了一大堆大道理,而雄長老他們就像看白痴一樣看著李七夜,這個時候,他們只有一種想法,或者只有三鬼爺這樣的**嫖客才會與李七夜這種白痴臭味相投!

「行,這根木棍就賜給你了。」大長老不耐煩地打斷了李七夜的話,對於他來說,這只是一根燒火棍而己,不足為道,他懶得再聽李七夜一大堆滔滔不絕的白痴的話!

「好就多謝長老賜棍。」李七夜等的就是這句話,一把抄在手上,別在了腰間。他這樣的動作,在長老們眼中看來,那是跟白痴一樣差不了多少。

「懷仁,帶他去該住的地方住下來1最終,一位長老不耐煩,吩咐門下弟子,把李七夜打了。

對於六位長老來說,今天的事情說多堵心就有多堵心,一個廢物,竟然成了洗顏古派的席大弟子。雖然說,他們洗顏古派已經不如當年,但是,還不至於讓一個廢物白痴來當洗顏古派的大弟子!

李七夜被洗顏古派的弟子帶到了一座孤峰之上,此峰也不算小,峰頂有十餘畝之地,峰頂之上有一座小院。

看這座小院,有些年久失修,雜草亂藤甚為茂盛。儘管說此孤峰在洗顏古派的位置是比較偏僻,但依然是在洗顏古派的宗土之內。

打開小院,這個弟子對李七夜說道:「師弟你,不,師兄以後就住這裡了。」這個弟子轉口還算是蠻快的。

論入門時間,李七夜不能與他相比,但是,現在李七夜是席大弟子,所以,以輩份而論,不論年紀大小,只要是第三代的弟子,都要叫李七夜一聲師兄。

李七夜看了一眼一下子能轉口的弟子,看了看四周的環境,也不挑剔,點頭說道:「孤山遠影,這裡也是一個好地方。」

「恰巧,這座山峰就叫孤峰。」這個弟子不由笑著說道。說到這裡,這個弟子不由多看了李七夜幾眼,然後乾笑一聲,說道:「以後師兄會搬入主峰之中的。」

事實上,按洗顏古派的規紀,作為席大弟子,當然有資格住入主峰。洗顏古派擁有的主峰不少,席大弟子可以說是有資格隨便挑一座主峰住進去。

不過,現在洗顏古派的各大主峰,都有人入主,六大長老對於李七夜這樣混上來的席大弟子心面是十分不滿意,當然,不會讓他住入主峰了。

能入主峰,當然是好處很多,其中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主峰的天地精氣比旁支、次峰要濃郁很多。

「住此處就行了。」李七夜從容地說道。對於這樣的事情,他沒有去挑剔,古井無波。

「我已把師兄所需物品領來。」這個弟子處事老練,做事周到,他把生活所需的物品給了李七夜,說道:「若是師兄有什麼需要,可以到外堂來找我。」

「你叫什麼名字?」當這個弟子臨走的時候,李七夜叫住了他,隨口問道。

這個弟子不由愕了一下,說實在話,他對李七夜不是很看好,李七夜這樣的資質,根本就沒有資格拜入洗顏古派,更別說成為洗顏古派的席大弟子了。

在大殿的時候,李七夜的表現似乎有些白痴,但是,李七夜現在的從容淡定,讓這位弟子不由奇怪,這究竟是李七夜神經大條,還是他真的是胸有成竹?

「回師兄,小弟叫南懷仁,外堂的外使。」這個弟子回過神來,最後還是回答了李七夜的話。

「我叫李七夜。」李七夜只是輕輕點了點頭。千百萬年的沉浮,知道他真正來歷與名字的人,可以說是寥寥無幾。

南懷仁走了之後,李七夜也沒有閑著,動手把小院打掃了一遍,把孤峰四周的環境清理了一番。被他整理了一頓之後,這座久無人住的孤峰才有了點人氣。

李七夜行事,井然有序,若是有外人在此,還真有些不敢相信他只是一個十三歲光景的少年。他做事從容老成,與他的年齡外貌完全不符。

一番辛苦之後,天色近晚,李七夜也是又累又餓,他一屁股坐在了門前。好一會兒喘過氣來之後,李七夜他拿起了別在腰間的燒火棍。

看著這根被人用來拔弄紙錢的炭黑木棍,久遠而封塵的往事不由浮現心頭,最終,他不由苦澀一笑。

世間皆傳言,仙帝承載天命,可以長生不死,但是,今天,明仁仙帝、吞日仙帝這樣的無敵存在,又在仙方呢?

李七夜回過神來之後,慢慢颳去燒火棍上的炭灰,最終露出了燒火棍的真面目,這是一根三尺余長的木棍,木棍青黑,雖然這支木棍被當作燒火棍無數歲月,但,沒有燒壞一絲一毫。但,除此之外,此木棍再也無神奇之處了。

李七夜不由輕輕地撫了一把此棍,喃喃地說道:「打蛇棍1一聲輕輕的嘆息,一些往事浮上心頭,今日又再握此棍,別有一番滋味。

在當年,明仁仙帝還未承載天命,作為明仁仙帝的引路人,他曾經為明仁仙帝培養過一群後備力量的小夥子。當年為了好好教訓這群小夥子,他特地從鬼林帶回了這支打蛇棍。

後來這群名揚天下,威懾四方的小夥子都被這支打蛇棍狠狠地揍得皮綻肉爛!當年培訓完了這群小夥子之後,他隨手地把這支打蛇棍扔在洗顏古派,沒有想到,它依然留在祖殿之中。

握著打蛇棍,李七夜不由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多少世的努力,他最終還是奪回了自己的身體,他的魂魄終於從陰鴉之中逃困出來。

然而,多少人卻一個個遠逝,他的親人,他曾經的朋友,葯神,血璽仙帝、明仁仙帝……甚至是足足活了三世的黑龍王,最終都遠逝而去!

在遙遠的當年,在那荒莽的時代,他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平凡放羊小孩而己,然而,為了尋回丟失的一隻羊,卻落入仙魔洞中,他的魂魄被困在永生的陰鴉之體一世又一世!

一開始驚恐不定的他,身不如己,化作陰鴉,只能是按照仙魔洞制定的路線無休止地飛翔於天地之間,他曾入葬地,曾跨舊土,曾越九界……每一世他都被逼回歸仙魔洞一次。

雖然他化作了陰鴉,但是,一世世進出這神秘兇險得連大賢都怯步的葬地舊土之後,讓他知道了無數的秘密,經過無數的艱難之後,堅定了他的道心。

後來,他不甘成為一隻世世代代不死的傀儡陰鴉,所以,他謀下了驚天大計,切斷了仙魔洞定製在他魂魄中的路線。

為了從陰鴉之中脫困,為了奪回自己的身體,他是一次又一次努力,他曾經引領過一個又一個擁有潛力的少年踏入修道之路,甚至引導他們踏入了無敵之路,承載著天命!

雖然,到了今天,他終於如願奪回了自己的身體,重新做人,但是,多少人遠去?

最終,李七夜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但,很快,他深深呼吸一口氣,緊緊地握住拳頭,這一世,不論如何,他都必須登臨巔峰,無人能敵,總有一天,他會君臨仙魔洞!

新書需要大家的呵護,請大家投上寶貴的一票。蕭生是起點新人,有很多地方不懂之處,如果讀者有什麼問題,請在討論區提出來。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