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2790章師祖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 就拿護山宗的藏經閣來說,他們藏經閣乃是經歷過了護山宗歷代的先賢、真帝加持過,甚至連出始祖長生老人都出手加持過。 可以說,那怕他們護山宗衰弱了,看守藏經閣的人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強大了,但...

一個如此強大的人,突然冒了出來,而且還稱自是他們護山宗的弟子,更是出口便是要接掌他們護山宗,這一時之間讓他們都不知道該如何接這話好。

一時之間,在場的護山宗護法、長老都不由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對於護山宗來說,如果他們護山宗真的是有著這麼一個強大的弟子,他們當然是高興都來不及了,他們當然是很興奮了,這就意味著他們護山宗是振興有望了。

問題是,李七夜不是他們護山宗的真正弟子,他只是突然間冒出來的一個人而已,他們對於李七夜的來歷是一無所知。

試想一下,這樣的一個人出現在他們護山宗,甚至是要接掌他們護山宗大權,這怎麼讓他們這些長老護法安心呢?

「呵,呵,呵——」陳惟正乾笑一聲,忙是向李七夜點頭哈腰,說道:「前輩,這個,這個你看,我,我們護山宗,只是一個小小的破廟而已,僅僅是一個小小的水窪而已。前輩你乃是金身真仙、天際真龍……」

「怎麼,害怕我篡位奪權嗎?害怕你自己宗主之位不保嗎?」李七夜淡淡地看了陳惟正一眼。

「不,不,不是這個意思。」陳惟正忙是搖頭,他立即正顏地說道:「並非是陳某貪戀權位,若是有更賢能者,陳某當是立即退位讓賢。呵,呵,呵,只是,前輩,我,我,我們對前輩是一無所知,我,我們還只是剛剛接觸前輩……」

陳惟正這話也不算是違心之辭,他也一直想振興護山宗,只是苦於無法,不論是他,還是護山宗的所有護法長老,都是實力有限。

在護山宗中,他的實力最強大了,那也只不過是一尊真神而已,這樣的實力,放在整個仙魔道統,那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而再展望年輕一代,門下弟子也是表現有限,想超越他們這些老一輩只怕有些困難。畢竟他們護山宗的的確確是沒落了。

就算在護山宗所管轄之下的土地上出有絕世天才了,只怕都他們都不願意拜入護山宗,都會比其他更加強大的大教門派所挑走,比如說八卦古國。

如果說,護山宗真的能出一位比他更加強大、更有能力的人來掌管護山宗,振興護山宗,作為宗主的陳惟正是十分樂意讓賢的。

但是,他們護山宗對於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外人是一無所知,如果說把護山宗送給他來掌管,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誰知道他會對護山宗圖謀什麼呢。

「愚蠢。」李七夜冷冷地看了陳惟正一眼,說道:「你們這麼一個小破廟,還有什麼值得我去圖的?一堆破爛的垃圾而已!今天我坐在這裡,就是替你們始祖長生老人好好管教一下你們這一群不爭氣的蠢物,你們這一群廢物一般的子孫1

被李七夜指著鼻子大罵蠢物、廢物,這一時之間讓陳惟正他們都徹底沒有脾氣了,一隻手指就能鎮壓他們所有人的存在,他們還能有什麼脾氣?他們所謂的自負、他們所謂的優越,在他面前,那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這麼說來,前輩乃是我們仙魔道統的老祖宗、乃是我們護山宗的先賢……」作為宗主的陳惟正反應到機靈,忙是向李七夜說道。

「問那麼多幹什麼。」李七夜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說道:「不該問的,就閉嘴。」

李七夜那只是一個很冷淡的眼神望了過來,這頓時讓陳惟正不由打了一個冷顫,李七夜這一個冷冷淡淡的眼神望來的時候,在這剎那之間,陳惟正感覺自己就像蟻螻一樣,而在他面前的李七夜就是一尊洪荒巨獸。

不要說是他,就算是他們整個護山宗,在李七夜這樣的洪荒巨獸嘴裡面,只怕連塞牙縫都不夠。

這頓時讓陳惟正毛骨悚然,都不敢再吭一聲。

李七夜看都懶得再多看他們一眼了,大手一出,聽到「轟」的一聲巨響,空間波動,一層層防禦浮現,真帝之威,始祖氣息,瞬間撲面而來。

就在李七夜大手伸出的時候,竟然一下子打開了空間,沒有任何的空間距離,大手一下子伸入了護山宗的藏經閣之中,從藏經閱中抓出了兩本秘笈。

這樣的一幕,頓時讓陳惟正和諸位長老護法看得口瞪目呆,這對於他們來說,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雖然說,他們護山宗已經衰落了,但是,他們護山宗的底子依然還在。

就拿護山宗的藏經閣來說,他們藏經閣乃是經歷過了護山宗歷代的先賢、真帝加持過,甚至連出始祖長生老人都出手加持過。

可以說,那怕他們護山宗衰弱了,看守藏經閣的人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強大了,但是,藏經閣的防禦依然強大無匹,外人根本就很難進入了藏經閣。

但是,現在李七夜只是大手一伸而已,不僅僅是跨越了空間,而且瞬間是穿透了他們藏經閣的一層層防禦,輕而易舉就從藏經閣中取出了秘笈。

到了李七夜手中,藏經閣那已經不是守衛森嚴、防禦層層的重地了,而是他的私人書架而已,他想取什麼秘笈、取什麼書籍,那隻不過是隨手拈來而已,是那麼的方便,是那麼的自在。

他們護山宗視之如珍寶,不輕易示人的秘笈,今天李七夜隨手抓來,似乎那也只不過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書籍而已。

一時之間,不論是宗主陳惟正,還是其他的長老護法,那都是看得目瞪口呆,同時也讓他們心面為之震了一下。

李七夜如此隨意便從藏經閣抓來藏書,那就意味著,李七夜想要取他們護山宗的任何一件東西,那怕是放在守衛最森嚴、最隱秘的地方,他也一樣能隨手抓來,如同是囊中探物一樣,就是這麼的輕而易舉。

似乎,在李七夜面前,護山宗已經沒有什麼秘密可言,沒有什麼防禦可言了。

李七夜隨手抓出了這兩本秘笈,扔給郭佳慧和趙智婷各人一本,淡淡地說道:「你們各自適合這門功法,好好修練吧。」

郭佳慧和趙智婷都呆了一下,因為她們護山宗想修練更加強大的功法,那必須是需要立有功勞,那才能得到傳授的,現在李七夜隨手抓來,便把他們護山宗的秘笈原本都拿給了她們了,這讓她們一時之間都反應不過來。

「嗡」的一聲,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大手探出,整個護山宗的空間大開,在這剎那之間,整個護山宗猶如在李七夜的手掌之中一樣,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不論是整個護山宗的千里山河,還是整個護山宗的大勢,都在李七夜的掌握之中,在這剎那之間,李七夜可以掌控整個護山宗的一切。

「轟、轟、轟」在這個時候,整個護山宗響起了一陣陣的轟鳴之聲,在這剎那之間,整個護山宗有著磅的力量噴涌而出,在護山宗的地下似乎有著滔滔不絕的大道之力噴涌而出,剎那之間,護山宗的所有弟子都感覺到自己和大道是十分的親近,似乎,在這剎那之間,整個護山宗變成了修練的聖土那樣,變成了最適合的修練之地。

在這個時候,整個護山宗噴涌著光芒,大道之力瀰漫於護山宗的每一寸土地之上,更是有不少的遺古殿浮現了符文、浮現了真跡,這些地方都是他們護山宗的先賢、真帝曾留下過的痕。

只不過,後來隨著歲月的流逝、隨著他們護山宗的日益衰弱,使得這些痕慢慢的消失不見了,今天這些痕又再一次浮現,讓護山宗每一個地方都感覺像有先賢、真帝活了過來一樣。

在這樣的一個人遺之中聆聽先賢、真帝的大道之音,這將會讓人受益無窮。

「我已經壓榨了你們護山宗根基的潛能了。」李七夜只是淡淡地說道:「如果這一世你們都依然無所作為的話,那麼,你們護山宗的底蘊也會隨之枯竭,從此之後,你們護山宗真正的山窮水盡,真正的沒落消失。你們只有這一世的機會,自己把握抓緊吧。」

說完,李七夜吩咐郭佳慧推著輪椅離開。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陳慎正他們都如雷殛一樣。他們當然明白壓榨潛能的意義,李七夜壓榨出了他們護山宗根基的潛能,那就意味著他們這一世修練更加容易,護山宗的底蘊在這一世更能發揮出來,振興護山宗更有希望。

但是,缺點也是十分的明顯,如果這一世他們護山宗不能振興,那麼就加快了他們護山宗的衰落,就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如果他們護山宗這一世無法振興的話,他們護山宗有可能就此灰飛煙滅。

「前輩,前輩……」在李七夜離開之時,陳惟正打了一個激靈,清醒過來,忙是追上去。

郭佳慧停下了腳步,而李七夜如同睡著了一樣,看都沒有多看他一眼。

「前輩,不知,那個聖賢冠這事,該如何是好?」陳惟正猶豫了一下。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 手機版址:m.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