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八章毀滅地獄之門(大結局)

作者: 旒蘇洛痕  |  更新時間:2013-01-23 23:40  |  字數:5723字

跟-我-讀wen文-xue學-lou樓記住哦!..輝夜生氣的樣子,墨隱眾人雖說不常見但也不是沒見過,但像如今這種置對方於死地的打法倒也算是不多見,至少大部分時間輝夜秉持著能輔助絕不攻擊的想法站在隊伍的最後方。om*...

照白小兔的說法,那就是一個字「懶」唄,不過作為大神的輝夜當然是一次都沒有附和過白小兔的這種說法的。一下子從輔助型奶爸升級到了火炮手,眾人突然發現自己的血量很沒有安全感,於是在輝夜得理不饒人的一再進攻清崖的同時,其餘人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各個都退後到了風清淺昏迷躺著的地方,美曰其名這是為了保護嫂子的師傅大人。

暫且不提墨隱其他人心裡的那些小九九,白小兔在見到輝夜力戰清崖,又看了看旁邊昏迷不清、體內仙魔兩氣交替的風清淺,咬了咬下唇,拿起了雙劍,大喝一聲:「奶爸,我來幫你!」就毅然決然地加入了戰局。

二對一,再加上一開始清崖對戰輝夜的時候就不算是示弱,此時兩個人對戰起清崖來倒是讓對面的清崖感到了一絲絲的壓力。

「不錯,有趣有趣。」清崖的臉色依舊沒有任何的改變,眼神中倒是透露出一絲絲的興趣,手上的動作卻是再度發生了變化,左右雙手全都出現了數張符紙,下一刻幾道符紙分別沖向了輝夜和白小兔,而最讓眾人驚訝的卻是不同的符紙就連法術也是不同的。

「筱白,小心!」輝夜面對的符紙數量猶在白小兔之上,可見相比起白小兔。他在清崖心目中的危險度更高。但即便如此,輝夜卻還是抽空提醒了白小兔,顯然在他看來對方的安危比自己更加重要。

白小兔哪裡會不知道輝夜心裡的想法,感動之餘也提醒道:「奶爸。不用管我。你自己小心。」說完,就好似是想要證明這句話一般,她手上的雙劍立刻舞出了一道道的劍花,當然可別小看了這一朵朵虛幻、看似脆弱的小花,很快它們就組合成了一道道防禦牆迎向了清崖的法術。

這個技能是白小兔最近領悟的,好像是因為其中兩個技能到達了等級便衍生出了這個技能,就實用性來說自然是非常的好。看著白小兔的這個招式,輝夜鬆了口氣欣慰地點點頭,而清崖則是雙眼微睜。似是也沒想到對方還有這麼一招。

相比白小兔那邊技能的絢麗,輝夜面對數量更多的法術,招式卻是更為的簡潔。只見他身影在原地微閃了幾下,下一刻就地往旁邊一滾就引得幾個法術在半空衝撞在了一起,消散了。

「好!」率先對輝夜這個舉動喝彩的不是墨隱這邊的傢伙們,反而是清崖,他饒有興趣地看著輝夜,笑著說,「小兔子不賴啊,這眼光果然沒的說。」雖說是盯著輝夜在看,但話卻是對著白小兔說的。

「要你管!」白小兔呲牙咧嘴地瞪了清崖一眼,隨後和輝夜對視一眼。兩人極有默契地同時發動了攻擊,不過相比起之前的兩人各自為政,顯然此時他們是在配合了。om~

白小兔主攻,手提雙劍筆直向著清崖衝去,清崖只是微微一愣就反應了過來。手中的符紙再度悄無聲息地出現。只是他能如此順利地就向白小兔出手嗎?當然自然是否定的,別忘了旁邊還有輝夜這傢伙在虎視眈眈呢!

輝夜手裡的扇子虛空中連點數下。下一刻清崖就明顯感覺到來自於自己左後側的威脅,撇過頭就見幾道落英順著玄奧的路線向他襲來,而就這一刻的耽擱,不僅讓他措施了攻擊白小兔的機會,同時也讓白小兔和輝夜完成了一次前後夾擊的攻擊戰術!

其餘人要不是因為此時時機不對,都要忍不住鼓掌來稱讚下這次的精彩對局了。可是誰知是不是他們之前太空閑了的關係,輝夜只是淡淡瞥了他們一眼說:「你們在楞著做什麼?」

「老大,我們哪裡是發愣,是在……」觀戰兩個字還沒有說出口,虎振雄威就被一旁的茶具兄捂住了嘴,顯然除了虎振雄威這個傻大個,其他人此時可不想去碰輝夜這個大釘子。范泛書生似乎有些明白了輝夜的意圖,趁眾人都沒有開口之際問道:「我們要做什麼?」

「破門。」輝夜想也沒想直接說道,有他和白小兔在這裡牽制住清崖的行動,接下來其餘人自然要趁這個機會去破壞那個該死的地獄之門啦!其餘人互相看了看,從彼此的眼中都看出了這一次的機會,想也沒想都點了點頭,下一刻眾人各自行動了起來。

人妖和藤葉靠著自己的速度優勢率先一步向著地獄之門跑去,為後門的人做起了探路的鋪墊。剩下的人自然是在躲開清崖的同時,慢慢地向著地獄之門接近。只可惜清崖很快就發現了他們的企圖,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說:「你們以為會有這麼容易嗎?」

說著的同時,他的身子在半空中扭過了一個詭異的弧度,竟是準備朝墨隱的其他人所在的方向攻擊而去。當然正如他自己的話應驗在了自己的身上,輝夜和白小兔毫不示弱地堵在了他前進的道路上,白小兔挑了挑眉說:「當然沒這麼容易,你的對手是我們。」

「還有我。」一道清冷的聲音在清崖的背後響了起來,不知何時風清淺已經從昏迷中醒了過來,只是看了一眼場中的形勢她就隱約間明白了什麼,神色複雜地看向了清崖,但最終她卻什麼也不說。

看著風清淺的蘇醒,最驚喜的人倒是白小兔,她開心地說:「師傅,你沒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