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進化

無限進化 第五百八十二章 我的世界?(二十

作者:楚仲

本章內容簡介:,就算骨子裡還殘留著對往昔輝煌的追憶,米拉的後人們也懂得在大部分時候要面對現實。 「要不要殺了他?」 又有精靈問著。 米爾寇聽了忽然心中一動。 在灰心到極點的情況下,他...

涼涼的觸感還在額前殘留著未曾散開,依稀間好像還有一點刺痛,但他那早就冰冷的軀體,對這點已經完全不在意了。

心寒,徹底的寒心!

當護國傳奇戰士被十幾個精靈亂刀砍死,國王終於意識到,大勢已去。

「陛下!陛下!快走!你快走1

侍衛長怒吼著撲到了差點傷到米爾寇的一位精靈少女,然而還不等他完成絞殺,背後就是一陣劇痛,而後意識模糊。

米爾寇跌坐在地,這不是恐懼,而是絕望和無力,兩者看起來一樣,本質卻不同,後者更接近心如死灰。

五六位精靈圍了上來,快速清理掉他身邊最後的護衛力量,米爾寇沒有試圖抵抗或者發表一些豪言壯語,他閉上了眼睛。

「他就是米拉的後人?如今米拉帝國的國王?」

精靈們在竊竊私語,他們本可以用米爾寇完全聽不懂的精靈語,卻不知為何,選擇了他能聽懂的大陸通用語,也許是在故意打擊和折辱他。

「已經沒有米拉帝國了,之前你沒有看到嗎,現在的米拉王國,已經日暮西山。」

又有精靈說著,沒能打擊到米爾寇,因為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每一位米拉的後人,都試圖振興這個國家,等待他們的,卻往往是失敗和挫折,久而久之,就算骨子裡還殘留著對往昔輝煌的追憶,米拉的後人們也懂得在大部分時候要面對現實。

「要不要殺了他?」

又有精靈問著。

米爾寇聽了忽然心中一動。

在灰心到極點的情況下,他自能從容閉目等死,既然怎麼做都是死,何妨坦然一些,他之前也那麼做了,沒有慷慨激昂,他做不到,但至少能不然祖先丟臉。

可沒想到,聽到這帶著猶豫的話,他的心臟還是不爭氣的跳動起來。

他不該怕死的,但這世界上又有多少人是真的一點都不怕死呢?

至少,米爾寇不是。

「殺1

「米拉的後人,都該殺1

這麼說的精靈不止一個,米爾寇知道這才是讓他灰心的原因,國家破滅了,還可以重建,人死了,全部死光光了,就真的什麼都沒了。

而憑雙方結下的仇恨,這樣一群精靈出現在皇宮,已經開始大殺特殺,結局不言而喻。

但人就是這樣,哪怕在明知必死的情況下,只要還有那麼一丁點不切實際的希望,就會拚命想去抓住它,無所謂那是不是一根脆弱的稻草。

這些精靈很可能是在戲弄他,之前米爾寇還決定要從容赴死,不使受辱,沒想到只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希望,就讓他又有了求生欲,甘心承受屈辱。

人啊!

「人啊,真可憐。」

精靈們之前還在爭執的聲音,忽然就消失了。

米爾寇耳中傳來了這樣的嘆息,他沒來由感到驚恐,努力想要睜開眼睛看看究竟是誰帶給他如此可怕的感覺。但他心頭絞痛,他知道有人刺穿了他的心臟,他眼皮沉重,他知道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

撲通。

米爾寇倒下了,他死了,到死,都沒能抓住那一絲不切實際的妄想。

「好了,速度快點,米拉王國只是第一站,不是最後一站。」

凌歧冷冷看著這一切,並未阻止。

屠殺,沒有什麼,仇恨需要宣洩,這樣才能讓復仇者更有動力,更好的積蓄力量,為下一次的復仇做準備。

且既然已經被逼到了夾縫中,不想夾著尾巴做人,有些酷烈的手段就絕對少不得,只要能抵住接下來的風暴,那就是最快獲得喘息餘地的辦法。

由於林奇的離開,凌歧已經從最初的將精靈們完全當成消耗品,變得更加重視起他們,決定為精靈族多做一些事情,至少多給他們一些發展和生存的空間。

在未來,這會給他帶來不少幫助。

林奇逃了,他想要追上去很簡單,放棄這具身體,然後再次轉生降臨就可以。

但到時候,可不見得有這麼好的運氣,讓他直接從人神起步。

就算有這運氣,面對越來越強大的林奇,只要對方一味逃跑,而他又沒有有效限制對方的手段,那麼下一次、下下次,對方只會變得越來越強,越來越難纏,他的勝算會越來越低,直到最後失去全部勝算,被乾脆反殺。

所以,就算有著追蹤利器,真正對上林奇之後,也不意味著絕殺。

若是不能一次盡全功,就算一次次勝利,也只能被拖入一個不利於他的節奏。

現在多做一些準備,未來就多一分勝算!

甚至,假如運作的好,他這次重新轉生后,留下的還不光是一個異界的不知能否發展起來的、可以通過一定辦法在其他世界召喚成幫手的精靈部落,甚至還包括他此時扮演的角色!

換成普通人被他奪舍,一旦他放棄身體,對方當然只有死路一條,雖然他也不是沒辦法保住對方的命,但那對他毫無意義,只是在浪費時間。

如果是靈級生命,那麼只要多些準備,就算他不用特殊手段,也未嘗不能苟延殘喘,將身體留做備用。

若用特殊手段,甚至不是不能讓他正常生活、發展!當然,這很難辦,因為他並不能完全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經完全沒有限制的「轉生」到了這個「時代」,這個「大世界」!

其實,凌歧一直在懷疑,這根本不是什麼歷史上的某個時期,不是回到過去,而是他進入了一個特殊的世界,一段「時期的剪影」,被強行截去的「歷史的一部分」。

至寶入手那麼久,以他的高度和層次,又豈會一點研究都沒有。

也許,這和「真實世界」一樣,都是一個特殊的、猶如無盡世界的「往昔世界」。

只是,凌歧目前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不是這樣一種存在概念。

他目前最想要的,從來不是在此徹底恢復自身無所不能的手段,手段夠用就行。他更想弄清楚,目前自己的存在概念,和所處環境的真實情況。

若和他猜想一樣的話,這又是誰的世界?

「我的世界1

虛空之中,賽爾音都看著掌中的至寶,微微笑著。

雖然他仍舊未能將它徹底完善,不知為何,它始終像是殘缺著一塊。

不,或許並不是它殘缺了一塊,而是它根本就還沒成熟,所以哪怕他打破了命運桎梏,獻祭了整個中樞世界,讓它徹底進化到極限,它也終究有著缺憾。

「可惜。」

賽爾音都至今記得,當他還是賽爾因都的時候,當他還是林奇、還是天樞界的十二樞機之一、還是天樞界十二界主之一的時候,他第一次感覺到至寶即將離他而去的惶恐。

至寶將離他而去,成全另一個林奇,另一個他。

而他,根本沒有選擇!

當時的他,是恐懼的,是憤怒的,是不甘的,就算這些念頭可以輕易剔除,他也沒選擇那麼做,因為他不想。

憑什麼,要他成全其他人?

所以,他認為他是有選擇的!他可以選擇拒絕!選擇不妥協!

所以,命運出現了極大的豁漏,所以他一直走到了現在這一步,所以即使走到了現在這一步的他,也未能徹底扭轉命運!

他爭了口氣,贏了無數,輸了全部。

「我的世界?」

賽爾音都笑了笑,他斬斷了自己的過去,斷絕了賽爾因都成為至高的希望,他用了無數心血和成就,只證明了一件事情。

他錯了!

做出了錯誤的選擇,他甚至不會有原本配角的榮光。

「但是,我還是不甘埃」

賽爾因都想著,心中沒有苦澀,只被無奈填滿。

「不!我註定要失敗,但林奇不是,他還可以重來1

賽爾因都黯淡的眼眸中亮起了兩點輝光,那是希望的光。

曾幾何時,他對林奇註定的成功深惡痛絕,因為那要站在他的肩膀上,因為那不是他的成功。

但是現在,他只能寄希望於此,因為他是賽爾音都,更是賽爾因都。這絕對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一個是命運的寵兒,另一個是命運的背棄者。不過好在,他們都一樣。

林奇笑了笑,捏碎了手中的至寶,它已經無比完善,可能從未如此完善,也從未如此強大,就算是按照原本的正常發展,那個成功的林奇手中的至寶,也不會強大到這種不可思議的程度。因為它擁有獨一無二、不可思議的祭品,這相當於拿整個已知世界的精華去供養它。

但就算這樣,它也沒有補完那一丁點的缺憾,就好像真的有誰在操縱著一切,讓他註定只能品嘗失敗,為自己的妄想付出代價。

至寶的碎片四散飛射,很快消失在這段已經快要崩潰的被他截斷的歷史中。

它將重新和其餘時間概念里的無數至寶融合,然後等待它重新變得完整的那一天。

至寶唯一,至寶獨一,真正的至寶,永遠只能有一個,遍數過去現在未來,從開始到終結,都不會出現第二個。

但那,指的只是唯一的完整的至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