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常生物見聞錄 科幻小說

異常生物見聞錄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地心,以及連

作者:遠瞳

本章內容簡介:意到,後者關心地看過來:「怎麼了?」 「諾蘭發來消息,」郝仁微微偏頭低聲說道,「地心不是有個被神秘屏障包裹起來的結構體么?諾蘭發現那東西和地表有信息交換,交換點位於這個帝國的首都。」 ...

世界裂痕的深處有什麼?這是每一個拉赫瑞恩人都會感到好奇,但從未有人膽敢真正嘗試去探尋的事情。

或者說,那些膽敢去探尋真相的人都已經永遠地葬身在那一片散發著微末紅光的灼熱深淵之中,而活下來的人里,已經不會再出現那樣不愛惜生命的莽夫了。

從世界裂痕這道可怕的裂口向下望去,所能看到的是無盡深遠、彷彿能連光芒都一併吞噬的黑暗深谷,雖然拉赫瑞恩人在很久以前就意識到自己所生活的大地其實是球形,而世界裂痕將這顆星球分成了兩半,但以他們目前所掌握的觀測技術,仍然不足以在裂痕的一端直接觀察到另一端的景象——甚至連這段距離的一半都無法企及。

他們的目光會被地幔深處那永不消散的氣雲所阻擋,以至於只能看到在無邊無際的黑暗混沌深處有那麼一點點微弱的紅光在涌動,而那一點點紅光被學者們冠以各種各樣的定義:世界的心臟,眾神隕落之墓,星球的意識沉睡之處,或者世間眾生靈魂輪迴之所,甚至有人認為那紅光是一條巨蛇的眼睛,而那巨蛇終有一天會從深淵中爬出來,吞噬掉整個世界。

而那紅光在漫長的時光中越來越微弱,則讓醉心於提出各種假說的學者們又提出了各種各樣配套的末日或者災難理論來,比如世界之心漸漸熄滅之類的。

但所有說法都荒誕不羈——那紅光並沒有多麼神秘的面紗,它只是一個正在漸漸冷卻的地核而已。

在拉赫瑞恩人所無法注視到的地方,各種工程機械正在日夜不停地忙碌,一片漂浮在地核上空的施工基地群已經被建設起來,大量自律機械和工程無人機在這顆灼熱的金屬質球體周圍飛來飛去,將更多的探測樁和輸送通道釘在後者那已經半凝固的外殼上。

巨龜岩台號則懸浮在球體的表面,距離其外殼只有數米高度,地核殘存的熱量炙烤著這艘飛船,但這點熱量對諾蘭而言甚至還不如她飆船時候的冷卻液溫度高。

她的影像站在艦橋上,看著各個探測器傳回來的畫面,而在全息投影最中央,則是地核的掃描圖。

在一層不甚厚重的外殼包裹下,可以看到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像,那是探測設備努力排除干擾之後才描繪出來的粗淺輪廓,它看上去像是一團不規則的團塊,依稀有著一些像是管道或者支柱的東西延伸出來,連接著地核的外殼。

僅從這樣模糊的影像上,根本分析不出那到底是什麼東西,而在無法安全破解籠罩在地核內的「保護屏障」的前提下,諾蘭也實在不敢把這玩意兒一炮轟開。

「……總覺得跟Boss在一起的時間長了,連思路都被他帶著跑偏了……」艦娘小姐揉著額頭,有點無奈地嘆息,「滿腦子一炮泯恩仇,這可不是當年那個冷靜理智的灰狐狸埃」

隨後她在全息投影上點了幾下,打開了音頻監聽模式,艦橋上隨之響起一個沉悶而有力的聲音:

咚-咚咚-咚-咚咚……

就像心跳一般,但卻比人類的心跳緩慢得多。

「那些把它猜成是星球心臟的拉赫瑞恩學者倒是蒙的有點道理,這玩意兒聽上去還真像是心跳聲。」諾蘭一邊自言自語地說著,一邊打開了整個拉赫瑞恩星球的示意圖。

在全息投影上,整個拉赫瑞恩星球都呈現出半透明的灰白色,而地心則以醒目的紅色標註出來,但地心並非獨立漂浮在星球內部:有一條暗淡的紅色線條從地心延伸出來,並一直延伸到這顆星球表面的某個坐標上。

「第三組探測器也確認了,確實存在聯繫礙…但這麼詭異的信息映射關係是怎麼形成的?而且總覺得還少了點什麼……」諾蘭皺著眉,自言自語,「算了,還是先報告給Boss讓他操心去吧。」

巨龜岩台號微微上浮了一些,中斷了與地核表面幾個探測節點之間的光束連接,而一條新的情報則被上傳至郝仁的數據鏈路:

「地心發現新的信息漲落,並確認有不明信息流動從地心連接至地表,連接點位於德拉貢帝都內。」

……

郝仁微微愣了一下,這短暫的愣神被身旁一向很敏銳的薇薇安注意到,後者關心地看過來:「怎麼了?」

「諾蘭發來消息,」郝仁微微偏頭低聲說道,「地心不是有個被神秘屏障包裹起來的結構體么?諾蘭發現那東西和地表有信息交換,交換點位於這個帝國的首都。」

「……那個埋在地心的,不管怎麼看都是超級文明產物的東西,會和地表這個相對落後的文明有聯繫?」

「聯繫是肯定會有的,這個不意外,」郝仁輕輕點頭,「現在的關鍵是——咱們多了一條必須去帝都的理由了。」

郝仁和薇薇安這邊低聲交談著,凱姆和查理曼等人卻還在深深的震驚中無法自拔。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凱姆回頭看著那些在風雪中傲然挺立的黑松,覺得自己腦子有點不夠用,「黑松林竟然和北境連接在一起……中間越過了帝國三分之二的領土?1

遠方的天際中,那道紅色的空間通道就彷彿天空被撕裂之後的傷痕般橫在高空,裂痕中涌動著不祥的紅光與雷霆,而在裂痕下方則是一片朦朧的銀白色光輝,那是世界裂痕附近的能量流所激發出的幻光現象,兩道奇觀交相輝映地重疊在一起,所帶來的是尋常世界絕難看到奇景,但這一幕奇景在拉赫瑞恩人眼中卻從來不是什麼美妙的景色。

常年駐守在世界北疆的戰士們對這樣的景色絕不會陌生,那是戈爾貢深淵的裂口,而在裂口附近,時不時便會憑空冒出來的戈爾貢惡魔們一向是壓在這裡每一座要塞肩頭最沉重的負擔。

莉亞四處張望了一圈,並爬到附近的一塊大石頭上,她眺望著黑松林的方向,然後又換了個角度看向戈爾貢深淵。

她臉上露出一絲驚訝,隨後變成思索,最後是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小小的女神從石頭上跳了下來,看著大家很認真地說道,「凱姆說對一部分——黑松林確實連接著這個地方,但卻並不是連接著北境,而是連接到了戈爾貢深淵周圍的空間斷層上。」

郝仁這時候正好結束了和薇薇安的交談,他也對從黑松林離開之後一腳踏上北境雪原一事頗為好奇,聽到莉亞的話便不由得問道:「你是說,黑松林正在和戈爾貢深淵連接起來?」

艾文娜驚呼出聲:「怎麼會發生這種事?1

「因為黑松林與戈爾貢深淵本質上是同一種東西,而且它們恐怕原本就是相互連接的,」莉亞淡淡地解釋道,「雖然你們覺得它們是兩個相距甚遠、性質也截然不同的秘境,但在我眼中,它們都屬於世界線坍塌並破碎凝固之後的『殘像』,在表層世界,它們或許互不相連,但在那些已經崩塌的世界線中,一切都連接並混雜在了一起……」

她一邊說著一邊露出思索的神色,手也彷彿無意識地在半空中輕輕拂動,查理曼等人認為這是這個「神奇小姑娘」思考問題、組織語言時候的下意識動作,但郝仁看出來她是在翻書……

「啊,有了,」片刻之後莉亞便停下手中動作,「如果把世界看做是一種多層結構,那麼穩固的現實就是它的最表面一層,而那些未能成為現實的世界線則與各種冗餘信息一起埋在深層。那些支離破碎的歷史在深層呈現出相互雜糅的狀態,那是因為在『深層』,時間與空間的概念都變得極為模糊所致。平常的時候,那些支離破碎的東西只有一點點會浮現出來,就像略微浮出水面的冰山般暴露出幾個相距甚遠的山尖,但如果世界諸層的隔閡變得脆弱,它們就會不斷上腑…」

「那些破碎世界線互相連接的本質就會顯現出來,」郝仁接著說道,「因此,黑松林與戈爾貢深淵連在了一起。」

莉亞輕輕點頭:「而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世界上諸如此類的『虛實之境』恐怕還不止一處,只不過有一些有人知道,有一些沒人知道,但現在不管是有沒有人知道的,它們……」

說到這裡,她故意頓了頓,好強調自己接下來的幾個字:「恐怕都開始上浮了。」

等莉亞把這套幾乎可以說是顛覆性的理論說完之後,包括凱姆在內的其他幾人都陷入了短暫的獃滯狀態。

就以他們所熟悉的世界觀而言,這套理論實在是太過超前,也太過難以想象了。

「真是聞所未聞……」艾文娜第一個喃喃自語地打破沉默,她作為伊蘇皇室數百年來最優秀的施法者,曾經在數名極為博學的大師座下求學,所了解的各種冷僻理論學說要遠遠超過一般人,但她仍然感覺很難跟上莉亞的思路,「雖然看起來能解釋眼前的情況,但如此玄而又玄的東西……」

莉亞叉著腰,努力挺起胸:「書上是這麼說的1

郝仁一巴掌拍在額頭上,在氣氛朝著詭異的方向變化之前努力補救:「……是我們世界樹神殿的隱秘典籍所講。不管你們信或不信,我們在有關這個世界本源的領域有著大量研究。」

「研究並驗證這些理論是那些學者們的事情,」凱姆很嚴肅地說道,「我們只需要確定黑松林確實與戈爾貢深淵建立了連接即可,這個情報必須儘快讓公主殿下知道。」

郝仁微笑起來:「現在最好的消息就是——我們直接跨過了帝國腹地,與那位公主殿下的距離已經不遠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