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五章都未輸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都不是出自仙符宗。」 一片嘩然。 慕容小意也是瞪大了眼睛,她張開了嘴卻說不出話來,不知道要說什麼。 方才的張儀無疑是仙符宗的英雄。 只要他站在那裡,接受對方的認輸,他便...

因為太亮和太過晶瑩,所以張儀手中這一柄小劍出現在周圍所有人視線中的時候,便像是用世上最完美的美玉雕琢而成,但當第一道光線和他這柄小劍接觸時,隨著光芒的一暗,他的小劍上便好像鏽蝕般出現了一道痕。⊥,

那道痕露出了原本的石色,繚繞的元氣就像是有頑石被切割的粉塵在飄灑。

隨著越來越多的晶瑩光線和張儀手中這柄小劍的碰撞,這柄晶瑩明亮的小劍越來越黯淡,通體就像是要從美玉重新變回為頑石。

然而此時沒有人再發出呵斥張儀的聲音。

就連慕容小意看著張儀和張儀手中這柄劍的雙瞳里,都充斥著震驚甚至敬畏的神色。

就連她都可以感覺到張儀這柄劍…這一刺的強大。

她感知到了玄奧的符意,卻是不能理解。

她也根本不能理解張儀這一劍是樸實無華的筆直往前刺出,然而卻偏偏能刺中迎向他的每一道晶瑩光線。

她不能理解,然而來自黃天道門的樂毅卻能理解。

因為張儀這一劍的劍意就像是籠蓋了整個天地,他的心意和劍意雖然是筆直向前,然而卻硬生生的改變了這一方天地間很多天地元氣自然流淌的規則和流淌的方向。

而且張儀的身體里和這柄劍上,流淌著一種他所熟悉的氣息。

所以當張儀的劍行越來越慢,而且劍色也越來越黯淡,似乎漸漸要變成一柄普通的石劍時,他的臉色卻反而變得越來越凝重,積蓄於體內的力量毫無保留的不斷湧出,湧入那些晶瑩的光線里。

張儀的面容沒有任何的改變。

他手中的石劍越來越黯淡,然而在他的感知里,他氣海中的光亮卻是越來越亮,越來越熱。

隨著他的心意,充盈於他氣海里的光亮順著他的經絡涌了出來,湧入了他手中的石劍。

他手中黯淡的石劍再次發亮。

壓抑到了極點的氣氛被一陣陣驚呼聲打破。

很多人停止了呼吸,不敢相信的看著張儀手中的這柄劍。

在他們的感知里,此時張儀體內流淌出來的不是真元,而直接是一道道符。

更讓他們難以理解的是,這一道道符不需要再和普通的真符一樣,受真元激發而引聚天地元氣再最終呈現為毀滅性的威力。

此時從張儀體內流淌而出的這一道道符,本身便是力量,直接注入劍中的力量!

近乎停滯在空中的石劍繼續發光,然後繼續向前!

樂毅深吸了一口氣,敬佩的看著張儀和張儀手中的這柄劍。

他之所以敬佩,不只是因為張儀能夠領悟那樣的符意,能夠施展出如此強大的一劍。

最為關鍵的是,他不能想象張儀施展得出這樣強大的一劍,卻可以在那些同窗的嘲諷之中保持那樣的姿態。

他知道此時自己和張儀,已經變成了純粹修為和意志的比拼。

所以他也毫無保留,從他體內流淌出的所有晶瑩光線,全部飛向了張儀,迎向了越來越為接近的這柄劍。

張儀手中的石劍上,一瞬間展開無數道塵煙,就像是同時燃起了無數道煙火。

他的手臂和整個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

在他下意識的考慮自己的身體是否成能夠承受之前,一口鮮血已經從他的唇齒間溢出。

他手中的石劍光華頃刻全部消失。

一切華麗的表象盡歸樸實。

他手中的劍變成了一柄很小很普通的石劍。

石劍的前方,還繚繞著數根晶瑩的光線。

在所有人想象的畫面里,若是這柄劍再進,不只是這柄劍會被切斷,而且張儀也會遭受難以想象的重創。

然而張儀未退。

因為對於他而言,無論是岷山劍宗的劍意,還是他在這仙符宗里領悟到的符意,都是他可以利用的外物,但是這柄劍和他的意志,才是他自己,才是他的本命。

他決然的刺向身前那最後幾根晶瑩的光線。

數股巨大的力量割在他手中的石劍上。

石劍上湧起數團塵屑,然而讓所有人呼吸停頓的是,這柄看似尋常到了極點的石劍上沒有留下任何的痕,只是張儀的身體再次震了數震,連咳出數口血。

他腳下的穴裂開來,腳心和地面的碎石摩擦著,同時濺起一片血霧。

但也直到此時,一股快意才在張儀的身體里生出。

他這一劍的劍意,到此時才是真正的淋漓盡致,由假借外物到自己的本命。

這一息之間,他和手中劍生命相通。

這一劍才真正的由薛忘虛的劍,變成了他自己的劍。

虔誠、尊敬、懷念、守護、傳承…等等等等眾多熾烈的情緒,到最終將這柄劍真正傳承變成了他的劍。

一股強大的新生氣息,從劍身上震蕩開來。

也直到此時,在山上高處看著張儀的一雙蒼老的眼眸里,才開始充滿感慨和讚歎的神色。

一些真誠感嘆的聲音,也同時在這雙眼眸主人的身旁左右響起。

岷山劍宗的劍意,仙符宗的符道手段,和白羊洞的劍,竟然真在這名樸實謙遜的少年身上融為了一體。

轟的一聲。

樂毅頭頂上方那一片黃色的天空崩碎開來,變成無數股黃色的氣流往外飛流而出。

樂毅的身體無法站穩,往後坐倒在地。

他連戰之下所受的創傷,也在此時迸發出來,他的口中也噴出了一團血霧,在道道垂落的陽光下顯得極為鮮艷。

張儀的劍光繼續向前,往上挑起,如一隻彎曲的山羊角從樂毅的身前上方挑過。

劍光在空氣里留下清晰的痕。

張儀收劍,看著坐倒在地的樂毅,目光里充滿歉意。

樂毅感到了悲傷,但是看著身前同樣灑滿了鮮血的張儀,他的眼睛里卻儘是尊敬。

「我…」

他準備開口認輸,很服氣的認輸。

當他這第一個「我」字響起的瞬間,慕容小意和周圍所有張儀的同窗全部心情複雜到難以用言語形容的地步。

慕容小意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張儀,她心中充滿了震驚,接著想到自己之前對他的態度,開始羞愧。

「我輸了。」

然而令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張儀卻在此時出聲,他搶在了樂毅的面前,道:「是我輸了…因為我這一劍,很多都不是出自仙符宗。」

一片嘩然。

慕容小意也是瞪大了眼睛,她張開了嘴卻說不出話來,不知道要說什麼。

方才的張儀無疑是仙符宗的英雄。

只要他站在那裡,接受對方的認輸,他便自然是仙符宗的英雄,所有年輕學生敬仰的對象。

包括她也是。

仙符宗若輸,便要讓出山門,然而此時的張儀,卻竟然開口認輸。

她難以理解,但不知為何,她卻不憎惡此時的張儀,身體里反而有一種古怪的感受在蔓延。

樂毅愣了愣。

他要說的話被打斷了。

然後他的面容變得非常嚴肅。

他支撐著站了起來,嚴肅的看著張儀,道:「贏就是贏,輸就是輸。不管你這一劍如何,你出自仙符宗,你是仙符宗的弟子。所以…我還是認輸。」

場間的紛亂聲音瞬間消失,重歸寂靜。

很多在場的仙符宗弟子,尤其是張儀的同窗,心中卻自然的生出極大的愧疚,他們不自覺的想著,自己很多時候,甚至從一開始見到張儀的時候,心中便是自然排斥,都從未將張儀看成是和自己一樣的仙符宗弟子。

張儀看著樂毅,心中也是好生尊敬,此時他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就在此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卻是從山道上方落下,「都沒有輸。」

聽到這聲聲音,張儀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到了極點,他下意識的霍然轉身。/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