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一章萬符開(第二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都要等待仙符宗里的宗主和那些長老發話。 「言者必信。」 「不管隔了幾代,既然是祖師說過的話,便自然算數。」 就在這個時候,有蒼老的聲音從仙符宗的高處落了下來,「同出一門,來者便...

這年夏末,當長陵大批修行者奔赴關外時,燕上都仙符宗迎來了立宗后第一位挑戰者。

這名挑戰者是一名看上去拘謹而涉世未深的少年,是黃天道門的弟子,面對著眾多仙符宗弟子的圍觀,他依舊是那副拘謹但無不安的表情。

仙符宗絕大多數學生,甚至一些年紀並不輕的教習在這名少年到來之前,都根本不知道黃天道門和仙符宗有著什麼樣的聯繫,更不知道其中的恩怨。

甚至很多老人都已經淡忘了這段故事,直到這名少年出現。

黃天道門的開山祖師,其實也是仙符宗的弟子。

那名弟子叫樂平。

他是當時仙符宗最優秀的弟子之一,優秀到他覺得仙符宗的宗主之位只可能是他的。

然而他發現他是錯的。

同一代的仙符宗修行者里,有一名叫做徐靜默的弟子,比他強出太多。

後來這名叫徐靜默的弟子,成為了仙符宗那一代的宗主。

樂平用了很久的時間,都發現自己無法勝過徐靜默。

後來他離開仙符宗,創立了黃天道宗。

徐靜默已經是仙府宗上代宗主。

加起來已經過了一百幾十年,大多數仙符宗知曉這故事的人,都其實並不清楚當時的樂平為何要離開仙符宗,為何要去創立黃天道宗。

但最終的結果是,黃天道宗很不成功。

一直沒有出任何優秀的弟子,即便是樂平在時,都是默默無聞。

只是現在,隨著這名少年的出聲,仙符宗所有人便都明白了當時為何樂平會離開仙符宗去創立黃天道宗。

「你們師祖和我師祖說過,就算我師祖贏不了他,只要有學生能夠贏得了他的學生,或者有徒弟的學生贏得了他徒弟的學生,也是一樣。」

這名拘謹的少年看著圍觀的仙符宗修行者越來越多,卻並沒有人主事,便有些微微憤惱的抬起了頭,道:「只要能贏,仙符宗就把山門讓給我黃天道宗,這兩宗師祖說過的話,你們仙符宗可不能不作數。」

當這名黃天道門的少年的聲音清晰的在仙符宗內傳出,山門前的空地上和後方的山道上頓時一片嘩然。

張儀愣了愣,也徹底的反應了過來。

那樂平應該是一生都不服氣,而且性情極為高傲,在爭當仙符宗的宗主中失敗,卻更加高傲的自創一個宗門,將來要將這個宗門立於仙符宗之上。

雖然師出同門,但是黃天道門若是得了仙符宗山門,即便人丁並不興旺,但對於修行界而言,黃天道門卻是變成了正宗,仙符宗卻是變成了黃天道門的外門。

樂平如此,那仙符宗上代祖師徐靜默,卻恐怕比樂平還要高傲和自信,所以才會留下那樣的話語,即便是樂平的學生能夠勝過他的學生,都會將仙符宗的山門拱手讓出。

「這來討要山門,時間可是也隔得太久了些,都隔了一代人。」

一陣冷嘲熱諷的聲音響起。

這些冷嘲熱諷的聲音都來自於和樂平差不多的仙符宗年輕人。

「隔得時間再久也是一樣,你們仙符宗可不要不認賬。」

面對著這些冷嘲熱諷的聲音,這名少年小心翼翼的從貼身的懷裡拿出一個很舊的錦囊,也不生氣,只是據理力爭的說道:「我們兩宗的祖師還留下了字據的。」

看著這名少年呆拙和沒有見過世面的模樣,很多仙符宗的年輕學生忘記了這名少年已經硬闖入山門,而且擊傷了一名師兄的事實,紛紛大聲冷笑起來:「立下字據又如何,難道你覺得你能勝過這一代所有仙符宗弟子?」

然而這名少年卻依舊沒有生氣,而是抬起頭看著那些冷笑的仙符宗年輕人,認真的點頭,認真的回答:「是的。」

他的樣子依舊呆拙。

場間卻是莫名的一片安靜。

慕容小意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她沒有生氣,只是在思索…如果那封玉師兄都不是這少年的一合之敵,如果宗主會答應這名少年闖山挑戰,那這一代的仙符宗的弟子裡面,有哪幾個會勝得了這少年?

場間一時靜寂。

不少師長在場卻都沒有發話,只能說明這些師長都要等待仙符宗里的宗主和那些長老發話。

「言者必信。」

「不管隔了幾代,既然是祖師說過的話,便自然算數。」

就在這個時候,有蒼老的聲音從仙符宗的高處落了下來,「同出一門,來者便是客。」

這些聲音清晰的傳入了每個人的耳中。

很簡單的幾句話,但是聽著,張儀心中卻是生出很大的敬佩。

不只是守信,而且還守禮。

最後的這句話,便是告誡所有仙符宗人,即便是爭鬥,也要善待這名黃天道門的少年。

但是同樣的一句話,落在很多人的耳中,卻代表著約束盡去。

「仙符宗方瞬意,領教師弟高招。」

一名很俊秀的年輕仙符宗弟子越眾而出,對著這名少年行了一禮,緩聲說道。

慕容小意和人群中許多仙符宗的女弟子眼睛里頓時出現了亮光。

這名身材很修長,面容很俊秀的年輕仙符宗弟子,正是方才慕容小意思索中的想到的數人之一。

人既英俊,修行境界又高,便自然很獲仙符宗的師妹師姐們青睞。

方瞬意甚至很多時候會成為一些女學生臨睡前的談論話題。

張儀看著方瞬意的身姿,感受著他身上的氣息,也是覺得好生欽羨。

但是就在這時,那名黃天道門的少年卻是回了一句,「我雖年幼,但是五歲便入門,所以我才應該是你師兄,你不要亂了輩分。」

這名黃天道門的少年說這句話時,依舊是一副呆拙的樣子,一副一本正經就事論事的樣子,就像是一名莊稼少年站在路邊賣菜,理論一斤青菜該賣多少錢就是多少錢,完全讓人無法生氣。

所以方瞬意只是覺得有些好笑,道:「那你說了算,你是師兄便是師兄。」

「這不是誰說了算的事情,是該如何便是如何。」

這名黃天道門的少年卻是又補充了這一句,然後才肅容對著比他足足高了一個頭的方瞬意說道:「你是師弟,所以你出手便是。」

方瞬意搖了搖頭,這不代表他反對,只是覺得無奈,覺得和這人也沒有辦法理論。

所以他接著微微一笑,道:「好。」

神情自若,情緒也是自然輕鬆,這便意味著一名修行者蘊含著很強烈的自信。

此時的方瞬意也是如此。

當他微笑盡斂,目光再落在對方少年的身上時,他的目光里卻是驟然一片肅殺。

他的衣袖一震,身前便像是多了滿山桃花,像是將春天裡的無數落英,全部隔著時空收了過來。

張儀的眼睛瞪大到了極致。

他有些不可置信。

粉紅色的光華映射得所有人的面龐都是一片粉色。

但是那並非是真正的數萬片桃花,而是數萬片粉紅色的小符。

數萬道符,像狂風中的桃花一樣,一瞬間便出現在方瞬意的身前。

想著自己連一兩道符都無法用好,看著自己的這名師兄一瞬間竟然同時施出上萬道符,張儀頓時又覺得好生羞愧。

/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