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章仙符宗的鐘聲(第一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他的情緒。 以至於在下意識的跟著去看熱鬧的時候,他還處在驚喜和感傷的情緒里,無法自拔,還想著自己今後要什麼時候才能回長陵,才能在薛忘虛的墳頭去上香。 以及…何時才能見自己的小師弟。

第四百二十四章第五卷:兩地爭

消息的傳遞永遠需要時間。

即便是在長陵,無人敢攔截皇宮裡飛出的黑色信鴿或者黑鷹,但是密箋的書寫,傳遞,經手的環節多了,都需要消耗更多的時間。

就如皇后料到了大浮水牢之變,卻最終還是敗在九死蠶手中,便是因為些許的時間差。

讓她發瘋的最重要原因之一,也是因為她嘗到了身邊人的背叛。

長陵發生的一些大事傳到外朝,更是要相差很多時日。

當角樓上落下的一股股強大的力量收割了長陵很多修行者的生命,又將一批批的修行者送往烏氏邊境時,遙遠的大燕王朝的國都里,才剛剛得知很多天之前發生在長陵的事情。

仙符宗的一間講堂里,張儀盤坐在最後的一張草席上。

他已經習慣了坐在這個最差的位置,因為反正仙符宗的教習講述的大多數符道真解他都聽不懂。

一處跟不上,便是處處跟不上。

他也習慣了周圍同窗鄙夷的目光。

這鄙夷的目光不僅因為他糟糕的進境,還因為他來自秦地。

當大秦王朝滅韓、趙、魏開始,天下其餘各朝就已經對秦懷有深深的敵意,尤其是在鹿山會盟之後,大秦王朝幾乎已經是其餘三朝公認的敵人。

對大燕王朝的年輕人而言,哪怕這人是在秦地呆不下去而到燕,秦人終究是秦人,那麼在將來依舊有可能成為敵人。

只是今日里,張儀發覺周圍的同窗看自己的目光和平時相比更加不同,就連這節符道課的教習看他的目光都和平時有很大不同。

本身便跟不上,再加上不明其意的惴惴不安,這堂課張儀便更加聽得糊塗。

以至於在這堂課結束時,這名教習提問了張儀一個對於其他同窗而言很簡單的問題,然而張儀卻依舊無法回答。

很多人都無法理解張儀為何能夠入門。

這名教習也是不理解的人其中之一。

他看著羞愧無言的張儀,搖了搖頭,又問了一個問題,道:「連這樣簡單的問題都答不上來,那你知不知道你師弟丁寧在長陵做成了什麼事情?」

張儀愣了一愣,但是他卻不再羞愧的低垂著頭,而是下意識的抬起頭看著這名教習,急切道:「我師弟丁寧他?」

「他修為已過五境,是有史以來修行界的歷史里,修為最快踏入五境的修行者。」

這名仙符宗教習看著張儀,頓了頓之後接著說道:「他在踏入五境之後,便馬上挑戰接近六境巔峰的皇後身邊的那名宮女…那名宮女你在參加岷山劍會的時候想必也見過,然後他成功了。在公平的決鬥里,殺死了那名宮女。」

這間講堂里其餘學生顯然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只是看著張儀的目光包含更多的情緒,但是聽到這樣的話語,張儀卻是通體巨震,連嘴唇都開始顫抖了起來。

「老師…這…」他驚喜到難以復加的地步,一時連完整的話都根本說不出來。

「天命匯於長陵,天下公認這些年來最為頂尖的修行才俊都出自長陵,但是同為出身白羊洞的年輕才俊,為何偏偏相差那麼大,一個是令人難以企及,一個卻是……」

這名教習說了兩句,卻是難以控制住自己的怒意,揮了揮袖,便直接離開了這間講堂。

這名教習是將最後一句惡言硬生生的忍住了,然而這句話出不出口還有什麼區別?

沒有人安慰張儀。

絕大多數人看著張儀的目光里反而多了幾分憎惡。

因為此時的張儀似乎沒有任何的羞愧,反而只是驚喜和欣慰。

再優秀那也是別人的事情,就算是師弟又如何?

或者這人天生便是太過懦弱,根本就不會成才。

一名麗容少女站了起來,憎惡的看了張儀一眼,便準備離開這個講堂。

這名少女不是這個講堂里所有學生中最優秀的,也不是修為境界最高,領悟力最強的學生,但是她的身份卻是最尊貴的。

因為她是慕容小意,她的親小姑,便是現在大燕王朝的皇后。

在皇后氏族那些皇親國戚里,她最得大燕皇后的疼愛,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她的身份和大燕王朝的公主其實也沒有任何的差別。

更何況大燕皇后只生了三個皇兒,正巧連一個親出的公主都沒有。

正是因為這樣的身份,所以平日里一般教習離開之後,便是她第二個離開,接著才是其餘人。

她的愛憎,便也往往能夠影響這一批學生中其餘很多人的愛憎。

當她起身動步,不再看張儀,其餘很多學生便也紛紛站了起來,不再看張儀。

然而也就在此時,山間響起了清脆的鐘聲。

慕容小意怔了怔。

在她的印象里,似乎沒有聽到過仙符宗響起過這種鐘聲。

跟著她隨後出了這座講堂的學生們也十分驚奇,接著很快他們便從行進的教習口中得到了答案,有人闖山。

有人闖山對於一個宗門而言,便意味著公開的挑戰。

然而這裡是仙符宗,是整個大燕王朝最強的宗門,誰有這樣的膽子…誰有這樣的能力,敢公開挑戰仙符宗?

不需要過多的問詢,人流匯聚的方向,自然便是挑戰者前來的方向。

仙符宗中的人流,朝著山腳下仙符宗的入門處涌去。

張儀和平時上課一樣,也跟在了這批學生的最後。

他很驚喜,震驚於「小師弟」敢做這樣的事情,狂喜於「小師弟」竟然做成了這樣的事情,他為「小師弟」感到驕傲,但是沒有多少人感覺到他的感傷。

這裡是燕地,沒有人親眼看到岷山劍會開始前薛忘虛是如何死去,所以無人能夠理解他的情緒。

以至於在下意識的跟著去看熱鬧的時候,他還處在驚喜和感傷的情緒里,無法自拔,還想著自己今後要什麼時候才能回長陵,才能在薛忘虛的墳頭去上香。

以及…何時才能見自己的小師弟。

一片如潮水般的驚呼聲在山門口響起,如浪潮一般往後蔓延。

張儀豁然驚醒。

他的前方不遠處,就連慕容小意也不可置信的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因為誰也沒有想到,讓仙符宗很多師長都極為重視的公開挑戰者,只是一名和他們年紀差不多的少年。

這名少年不高大,面容很普通,臉色有些蠟黃,好像平時過得太過清苦。

他穿著的是普通的藍色布衣和黑色布鞋,看上去有些拘謹,但卻很堅定的站在仙符宗的山門裡。

「這到底什麼人?」

慕容小意身份非凡,自然不可能只有和她同批入宗門的人結交。

當她開口問時,一名看似已是教習的年輕仙符宗修行者已經站在她的身旁,輕聲答道:「黃天道門的修行者。」

「黃天道門?」

慕容小意和她身邊幾名聽到回答的好友頓時愣了愣,在她們的印象里,這黃天道門根本就是個不出名的小宗門。

「封玉師兄已經被他一擊重創。」

這名年輕的仙府宗修行者有些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然後接著說道:「黃天道門和我仙符宗,有些恩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