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九章軍師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極為迅速。 這支軍隊的最高長官名叫郭鋒,是關中人士,而且和南宮采菽的父親也是舊識,對丁寧也是極為敬重。 當在長陵外將丁寧等一批人接著,隊伍開始正式出發,他便第一時間直接邀請丁寧和南宮采...

大秦王朝元武十二年夏末,大秦王朝和烏氏國在邊境發生了衝突。,

衝突的起因只是一個飲馬桶。

只是為了這個飲馬桶,死了一名大秦王朝的軍人。

在當夜,大秦王朝的邊軍就要求烏氏國交出那名殺死大秦軍人的烏氏國武士。

然而烏氏國這方強調那名大秦軍人已經越境。

然而大秦邊軍方面認為那的確是秦軍的飲馬桶,那名軍人只是正當的要求沒有獲得回應。

所以在提出的要求被拒絕之後,大秦邊軍便採取了很決烈的手段。

一支邊軍很果斷的對那名烏氏國武士所在的駐地發動了進攻。

這樣的衝突在接下來的數天之內越演越烈,隨著大秦王朝的不斷增軍,很快變成了一場戰爭。

然而後世只要有心計算一下時間的人,便會輕易發現在那名軍人為了飲馬桶而死的同一天,大秦的很多軍隊便已經開始越過陰山,往烏氏國邊境調動。

很多長陵的修行者,也在那一夜便出發,趕往那片對於秦人而言已經是荒原苦寒的地方。

而且在後世研究戰事的人看來,大秦王朝絕對是抓住了一個很好的時機。

和烏氏國最為接近的有月氏和西羌,月氏早已經成為大秦王朝的屬國,在戰爭爆發之後,月氏國的軍隊直接就加入了對烏氏國的征戰。

西羌本身便剛剛經歷了一場內亂,數名王子合力將老王殺死,但又被他們的母親率領老王的舊部一一征討,現在那名強勢的母后成為了西羌真正的首領,但是根本不可能還有餘力撥得出兵來支援烏氏。

……

大秦王朝元武十二年的這個夏末,丁寧是很多批趕往陰山之後的長陵修行者的其中之一。

從未參加過征戰的修行者,無論任何修行境界,都是屬於新征入伍,都有兵馬司的徵兵官押送。

大秦的軍令極為嚴苛,誤期便輕則連徵兵官一齊剝奪軍功,廢為勞役,重則誤了戰機,便是直接處死。

所以運送新兵的軍隊不只是護送,還是像押送犯人一般,懷著必須要將之送達的使命。

因為是戰時,從長陵出發的徵兵官本身便是要調派到邊境的將領,丁寧所在的這支軍隊屬於駐紮在長陵外一百三十里的宿衛軍的其中一部。

這支軍隊人數為兩千人,卻攜帶了大量的鐵器和銅器,屬於邊軍正常日常使用和開荒墾田所用的器具。

和之前的很多朝代一樣,對於能夠製造出術器和一些強大兵刃的金屬器具,大秦王朝也管控得極為嚴苛,絕大多數工坊亦都聚集於長陵。

一到戰時,一應東西便隨著軍隊如流水般外流,雖然途中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只是這卻也造就了一個好處————政令必達,而且大秦王朝軍隊的反應極為迅速。

這支軍隊的最高長官名叫郭鋒,是關中人士,而且和南宮采菽的父親也是舊識,對丁寧也是極為敬重。

當在長陵外將丁寧等一批人接著,隊伍開始正式出發,他便第一時間直接邀請丁寧和南宮采菽到了自己所在的戰車上。

「長陵很多人都聽說過您的許多事情。」

這名將領的身材並不高大,甚至有些微微的佝僂,頭頂也已經禿了些,但是他的渾身依舊散發著那種經過無數征戰的軍人才有的鐵血意味,他很尊敬的對著丁寧微躬身行了一禮,語氣也謙卑到了極點,「尤其我聽說了您如何拒絕驪陵君,如何幫助那名叫王太虛的江湖人物成為長陵地下龍頭的事情,所以我知道您的強大不只在於修為,不只在於您越境而戰的實力,還在於高瞻遠矚的能力和計謀。」

丁寧並不是個很會謙虛的人,而且更不會說什麼客套話,所以他聽著這名將領的話語,只是很認真的躬身回了一禮,道:「我受傷太重,戰鬥恐怕是出不了太多的力,沿途有什麼可以幫得上郭將軍的,將軍便自可開口。」

郭鋒很滿意於他的這種態度,也更加欣賞丁寧這個人,於是他笑了起來,道:「您應該可以做一下我的軍師…當然只是沿途順便幫忙。」

頓了頓之後,他卻是馬上收斂了笑容,緩聲道:「路途太遠,您的名氣又太大,沿途恐怕不太會平靜。」

丁寧看了這名看上去相貌很普通的將軍一眼,道:「將軍也是聰明人。」

「這次我大秦征討烏氏,你怎麼看?」郭鋒也沒有謙虛和多餘的話語,看著丁寧問道。

「關鍵在於和烏氏隔著陰山的大楚王朝的態度。無論是西羌還是東胡,最終都改變不了烏氏的命運。」丁寧微嘲的笑了笑,道:「動靜這麼大,連你們宿衛軍都調了出去,不知道多少修行者送出了長陵,不打下烏氏,如何會甘心?」

郭鋒點了點頭,道:「我贊同你的觀點。」

丁寧看著他,接著說道:「東胡自然會出兵,東胡不只是和烏氏唇亡齒寒,東胡的大多數鐵器和骨器都出自烏氏,要是烏氏盡歸了我大秦,只需不通邊境貿易,東胡再過十年,軍隊便恐怕連武器都不夠。但無論是東胡出兵還是楚過陰山,路途都很遠,所以烏氏一定不會很快和我大秦決戰,一定會拖時間。我大秦之所以要在陰山後設立邊城,便是因為東胡以前便被稱為荒漠蠻子,他們最擅長鐵騎奔襲。要追擊,我們秦軍是很難追得上的。陰山之後,再過月余恐怕就會落雪,他們無論如何都會拖到落雪之後。」

郭鋒目光劇烈的閃動著,這裡面的有些東西他想過,有些卻是不如丁寧想得透徹。最為關鍵的是,他覺得丁寧說得都是極有道理。

「不過想必皇后也是已經考慮到了此點,所以任何一支軍隊帶著的東西都會這麼多。」

丁寧緩緩轉身,看著押運的那些車輛,道:「所以她也不會急躁,也會很穩妥的任憑對方拖到下雪之後再決戰。這樣的選擇傷亡會少很多,但是時間長了,會比較難熬。而且對於小股軍隊而言,變數太多。」

郭鋒深吸了一口氣,認真的看著丁寧,「我們最終都會去東胡方面,那裡我們都應該屬於小股軍隊。」

丁寧笑了起來,道:「到達東胡之後是如此,到達東胡之前的途中,恐怕和將軍所想的一樣,我們也就像是誘餌。」

郭鋒對這句話似乎沒有感到意外,只是臉色沉冷了一些。

「將軍說過,我名氣太大,修行速度又太快,對於其餘三朝而言,便是很大的威脅。」

丁寧淡淡的說道:「將軍這支軍隊中厲害的修行者又不夠多,所以對於想要刺殺我的人而言,便又不需要付出太多的代價。」

「既然您看得都比我明白,便說明您有足夠的能力提醒我要及時作出什麼應變。」

郭鋒看向前方的道路,緩緩的說道,「我的職責,不只是將你們按時運送到地,還有儘可能的讓跟著我出征的這些兒郎都能回到家鄉。」

/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