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八章平和的離城(第三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要高。 連凈琉璃給她的感覺,都不如這麼強烈。 丁寧也未正式見過安抱石,但是他也知道這名好像浮在天上的少年,只可能是安抱石。 「我來是想告訴你一些事情。」 沒有任何的開場...

一個簡單而忽略的問題之後便是無數的疑問。strong最新章節全文閱讀/strong

只是一念通而萬念通,當根本不去想其中的過程,只是認定一點,這無數的疑問便終究可以得到解釋。

丁寧的修行為何那麼快。

丁寧為何能夠和周家老祖同行而活下來。

丁寧為何能夠一眼通無數劍經。

丁寧為何有那麼多認真。

丁寧為何能越境而戰。

……

這一瞬間,黃真衛的腦海里就像是有無數人在念經,念的都是丁寧的名字和九死蠶這三個字。

他身體陷落在越來越亮的晨光里,越來越覺得荒唐和可笑,幾乎要哭出來。

人生便真是如此可笑么?

當遍尋而不獲,當一切都已發生之後,卻又悄然來到自己的眼前。

有一片黑色的羽毛輕輕的在光線里飄落下來。

身體不幕普嫖撈起頭,他從未覺得陽光如此刺眼過。

他看到一隻黑色的鴿子飛了過來,來自皇宮的方向。

黑色信鴿帶來的是皇后的旨意。

他在趕回皇宮的途中,然而皇后的旨意卻已經到達。

他從黑色信鴿的∠腳上取下信筒,打開了漆封著的通告各司司首的密箋,然後他的雙手就更加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也就在此時,他聽到了後方遠處的角樓上隱隱傳來了一聲軍號聲。

他身體僵硬的轉過身去,看到了一條素白。

他是墨守城繼元武皇帝之後的唯一學生,他自然很清楚角樓上這聲軍號聲和那一條垂下的素白是什麼意思。

他知道自己的老師最後並沒有履行對他的承諾。

或者說他的老師比他更加睿智,看得更遠,知道他就算去了皇宮,也不可能改變任何的東西。

「老師1

他痛苦的喊了起來,完全無視周圍人的目光,晶瑩的淚水肆意的從他的面容上滑落。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一切不會有更改。

老師已死。

皇后的旨意已經下達。

他想讓自己的老師在生前知道,一些惡名不會加諸在他的身上,他應該得到一些應有的榮耀。

然而老師不可能看到。

他想要做的事情,也不可能成功。

在他的老師死後,還會有很多罪名和憤怒需要他的老師承受。

這最後的時光,他知道他的老師選擇坦然的接受,一切的付出,只是為了將來一個無比輝煌的龐大帝國,一個前所未有過的龐大帝國。

然而他無法坦然的接受。

他的腦海之中此時響起的唯一聲音,便是他的老師和他說過的一句話。

現在他能做的事情,便只有選擇。

……

黃真衛站在此時的長街正中。

他的一些屬下不想讓人看到他的失態,將這條長街清得很空。

但是他站在這條空曠的長街里,眼前的畫面卻在不斷的變換。

他好像站在了當年那個巨大的屍堆前。

他看到了那個帶著大秦王朝一路前行,前行到滅了三朝的強盛的無敵劍師,最終死去,身體被無數劍光絞成灰燼,最終連灰燼都不留下。

他放佛又站在了巴山劍場前。

龐大的巴山山脈高不見頂,像一方神靈的天地一樣,壓迫在他身前,讓他自覺渺小到無法呼吸。

然而當那柄末花劍最終折斷,當巴山劍場消失時,他卻感覺到那座巨大的巴山驟然崩塌,無數陰影壓在了他的身上。

很多人為這個越來越強盛的王朝付出了一生,直至死去。

然而他們卻並沒有得到應有的東西。

在黃真衛面臨選擇的這一剎那,他想到了龐大的屍堆中央那個人臨死前的目光。

有誰是錯誤的么?

九死蠶是錯誤的么?

黃真衛更加痛苦的閉上了眼睛,然而已經熾烈的陽光卻還是將他的眼前映射得一片通紅。

所有的選擇,最終還是源自於內心的真正的情感。

他徹底的領會到了他老師那句話的意思。

他的老師做出了他認為正確和喜歡的選擇。

但是他的老師不會阻礙他的選擇。

因為他是他的老師,真正疼愛的弟子埃

他用力的閉著眼睛。

然後用力的抿緊嘴唇,用力的咬著牙。

因為太過用力,他的齒間流淌出了鮮血,順著他的嘴角滴落,然而他自己卻不自知。

……

……

當他做出了自己的選擇之時,丁寧已經在平靜的準備著自己的行裝。

他已經通知了兵馬司。

按照慣例,任何沒有軍功的修行者在進入軍中時,都只是一名最普通的軍士,然而因為他的身份特殊,因為他是出自於岷山劍宗的妥協,所以他得到了如同一般將領般的待遇,兵馬司調撥了三輛馬車,迎接他的啟程。

因為沒有回墨園,便不存在什麼告別。

除了兵馬司配備的三名車夫,一名做些粗淺活的婢女之外,也只是他和長孫淺雪,南宮采菽和葉幀楠四人。

這樣的離別或許顯得有些凄清,但如此順勢離開這座城,對於丁寧而言卻意味極大的解脫。

任何的節外生枝,便自然會讓他心生不快。

於是當在他準備登臨兵馬司的馬車時,看到那名出現在視線中的少年時,他的面容便驟寒,如籠上了一層寒霜。

南宮采菽原本是出身將門,對於這種出征的事情她已經見得多了,一些所需帶的東西,她全部打理好了,讓那三名兵馬司的車夫都佩服不已。

此時她正在檢查著一些備用的藥物,感知到了異樣的氣息的瞬間,她便轉身看了過去。

「是安抱石?」

在第一眼看清那名少年的瞬間,她便輕聲問身邊不遠處的丁寧。

這名行來的少年並不高大。

但是他給人的感覺,卻比任何南宮采菽見過的年輕才俊都要高。

連凈琉璃給她的感覺,都不如這麼強烈。

丁寧也未正式見過安抱石,但是他也知道這名好像浮在天上的少年,只可能是安抱石。

「我來是想告訴你一些事情。」

沒有任何的開場白,也沒有任何的禮數,安抱石只是走到了距離丁寧數丈的地方,停了下來,微笑著看著丁寧說道:「凈琉璃已經敗在我的手下。」

丁寧看著他,沒有說話。

「現在你是我唯一的對手,我希望你在勝了容姓宮女之後,不要懈擔」安抱石笑著看著丁寧,道:「而且我應該也會去東胡邊關。」

「你覺得我會懈怠么?」丁寧注視著安抱石,反問道。

安抱石笑了笑,道:「不會便好。」

南宮采菽和葉幀楠同時皺了皺眉頭,心中不喜。

兩人的不喜並非是因為安抱石的高傲和自負,而在於丁寧這句話的回應。他們都覺得丁寧這句話的回應太過示弱,完全沒有以前丁寧的鋒芒。

然而就在此時,丁寧接著出聲道:「只是我懈不懈怠和你有什麼關係?」

安抱石微微一怔。

「你的對手是凈琉璃。」

丁寧不再看安抱石,開始登車,道:「凈琉璃自然會擊敗你,根本不需要我。」

安抱石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不過他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輕聲說道:「既然如此,那就東胡邊關再見。」

南宮采菽笑了起來。

她也隨後開始上車,然後同時認真的對安抱石說道:「不要老將東胡邊關掛在嘴邊,你應該明白,現在這還算是兵馬司的機密。」

安抱石不在意這種挑釁。

他微微的一笑,轉身離開。

三輛馬車開始移動,開始駛離長陵。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