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四章順勢而行(第一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默了很久,道:「人生最終要面對的還是自己的心意,最終尋求的也只是自己的內心平靜,當明白什麼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當真正看清時,一切都會順其自然。」 「順其自然?」長孫淺雪很罕見的笑了起來,她看著...

無數人有無數看法。,

只是這一夜,對長陵的絕大多數修行者而言都很煎熬。

從角樓上落下的那種磅而無法阻擋的力量,一道接著一道,每一道都往往意外著一名強大的修行者的死亡,或者一個修行地的消亡。

亦或是臣服。

他們知道守城的那名老人很強,但是感受著這種一道接著一道,似乎永不疲憊的強大力量,他們還是由心震撼,只是想著平時還是低估了這名老人的強大。

「真是瘋了。」

某條小巷裡,一名佩劍的修行者感知著角樓上接連落下的強大力量,想象著那一道道力量中蘊含的血腥意味,臉色極為難看的對身旁的夥伴道:「即便如皇后所想的一樣,所有的修行地都徹底臣服於皇宮,都像軍隊一樣接受徵調,但是她不想想,平時這些修行地,這些隱居的宗師,平時也自然是長陵的屏障,他們才是令許多外朝的修行者不敢輕易進入長陵的真正原因!即便皇后能夠成功,今後的長陵也是空了。」

「空了又如何?」

他身旁的夥伴臉色也同樣難看到了極點,寒聲道:「或者她就是想故意讓長陵空,將那些外朝的人引進來。這樣整個長陵就是一個巨大的陷阱。」

「墨守城今日出了這麼多劍,難道他不想想昔日商家?」

佩劍的修行者怒聲說了這一句,但在接下來的一剎那,他的身體卻僵硬了起來。

一名身穿淡黃色衣袍的男子,便從他前方的一條石道上走過。

那名身穿淡黃色衣袍的男子的身後,遠遠地跟著一些官員和侍從。

長陵很多修行者都認識這名身穿淡黃色長袍的溫雅男子是黃真衛。

而他非議的墨守城,便是黃真衛最敬重的師長。

黃真衛穿過這片巷區。

他聽清楚了這兩名修行者的對話,但是身體里卻沒有絲毫的憤怒,只有越來越濃的痛苦和悲哀。

他知道這兩名街巷中的尋常修行者所說的話是對的。

作為皇后旨意的執行者,他的老師墨守城註定會成為許多怒火的承受者。

很多人都會恨皇后,但同樣會恨殺死他們師長的墨守城。

若是墨守城是梁聯那種野心很大的將領,此時黃真衛的心裡或許還好受些。

但他知道此時的墨守城,只是一盞將枯的油燈,在為這個王朝獻出最後的光亮。

而且他十分清楚墨守城的身體狀況,他知道此時的墨守城很累,每施展一道這樣的力量,對於他的身體而言都是很重的負擔。

所以每一次角樓上的力量出現,他都越發的感覺到無助。

他已經不眠不休的追查了很久的線索,然而卻依舊找不出任何的線索。

就在這時,他感知到角樓上又生一股力量,而且這股力量比之前的還要龐大。

這道如天罰一樣的無形力量落向長陵城中,黃真衛知道那裡是半山劍堂。

那是長陵城中學生和教習數量最多的修行地之一。

感受著這樣磅的一劍,他的腦海中便幾乎直接浮出了那處的畫面。

許多學生和教習持劍和軍隊而戰,然而就在此時,恐怖的劍意鎮落,半山劍堂前那些持劍的學生和教習,全部化為支離破碎的血浪。

「老師1

黃真衛痛苦的喊出了這一聲。

他知道這一劍落下,他的老師必定更加疲憊到極點,而且他知道出這一劍的老師,比他此時還要痛苦。

半山劍堂前驟然多了一道數丈的鴻溝。

鴻溝里往上湧起一道血浪。

血浪里有很多黯淡的劍光,很多殘破的劍片,還有很多衣袍的碎角。

這道鴻溝之後剩餘的許多半山劍堂的學生和教習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無法相信一個呼吸之前還在自己面前的那麼多師友就此被這樣一道力量壓碎,然後直接變成了一道這樣的血浪。

血浪如牆往上湧起。

如同遮掩了月光,使得整個皎潔的明月都似乎變得血紅。

這道鴻溝之後的半山劍堂的修行者,渾身都不自覺的顫抖起來,再也無法前行一步。

角樓上,墨守城面上的皺紋又深了數分,深得他臉上的肌膚都有了血意,好像這些皺紋變成了裂紋,他體內的鮮血要從這些裂紋里滲透出來。

跟在他身後的那名冷峻將領手扶著他所坐的藤椅,忍不住道:「要不要歇一歇?」

墨守城搖了搖頭,道:「別人能歇,我不能歇。」

冷峻將領緩緩垂下頭。

他知道今夜過去之後,很多人都會記住墨守城在這一夜間殺死了無數人,但卻很少會有人肯定,墨守城避免了更多的人死去。

……

今夜長陵無人將目光投向被謝家包下的醫館。

長孫淺雪的心情也比平時要激蕩,所以她房間里的風雪也比平常要肆意一些。

雖在同一張床榻上,但她和丁寧只是隔著半尺的距離並坐著。

「你確定我的元氣能夠幫你療傷?」

看著身旁因為寒冷而身體不斷顫抖的丁寧,她清冷的問道。

「你的元氣於我就像是久服成癮的藥物。」丁寧看著她,很確定的點了點頭,認真道:「身體里已經習慣了有這樣的元氣,在面對梁聯全部釋放出去之後,身體反而無法適應。」

長孫淺雪沉默了一息的時間,道:「只是因為習慣彼此。」

丁寧沒有猶砸⊥罰「不只是因為習慣。」

長孫淺雪又沉默了很久,道:「人生真的有重來一次的機會么?」

丁寧也沉默了很久,道:「人生最終要面對的還是自己的心意,最終尋求的也只是自己的內心平靜,當明白什麼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當真正看清時,一切都會順其自然。」

「順其自然?」長孫淺雪很罕見的笑了起來,她看著角樓上無形力量落下的方向,「今夜的很多事,不由得讓人想起很多年前的很多事。人真的可以放下仇恨么?如果整個家門被滅,自己的親人全部因為某個人而死去,她還會原諒那個人么?」

丁寧微垂下頭,他沒有回答長孫淺雪的這個問題,他也沒有去看長孫淺雪有些慘淡的笑容,只是緩緩道:「一切恩仇總會有了斷的時候,不喜歡這座城,那我們便可以離開。」

長孫淺雪霍然轉頭,看著他。

「今夜死的是那些不肯屈從於鄭袖意願的修行地的修行者,但首當其衝的卻是岷山劍宗。」

丁寧慢慢的說道:「鄭袖要想徹底成功,要證明給所有人看她已經徹底下了決心,便只有令岷山劍宗都屈從她的命令。」

長孫淺雪聲音微寒道:「百里素雪會答應?」

「他會答應。」

丁寧點了點頭,道:「因為今夜鄭袖所做的事情,會讓他明白鄭袖會不惜一切代價,岷山劍宗首當其衝,他越早答應,鄭袖讓他付出的就越少。」

頓了頓之後,丁寧微嘲道:「這就是權貴之間的交易,大家都不會說明,但是都知道方寸,這個時候鄭袖只是要他表明一些態度。而且百里素雪會答應的另外一個方面,是因為我和凈琉璃都在長陵,這對於他而言,是岷山劍宗的未來。」

「凈琉璃應該會被准允回岷山劍宗。」

「按照鄭袖的態度,我應該會被調去某處邊關戰場,和那些敢於違抗她命令的修行地學生一起。」

「但我畢竟是岷山劍宗的弟子,所以要求帶些人去,應該會被准許。」

因為生怕長孫淺雪反對,丁寧說了這些之後又補充了一句,「真正最好的對策,是順勢而為,順著對手的意願而行,然後利用對手。順著對手的意圖而行,也往往能夠料敵先機。」

長孫淺雪轉過頭去,根本不再看他,也不再去想他這些話,只是冷聲道:「在我看來只是因為你太了解她。」

不知為何,丁寧卻是忍不住微微的笑了起來,然後道:「這只是其中的一個方面。」/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