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一章群龍之首(第二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那支楚軍都被殺神軍屠了,只是被迫背了一個黑鍋而已。」 林煮酒嘲諷的說道:「即便後來他遵了約定去了長陵,最終戰死在了長陵,但陽山郡還是被她割讓給了楚,楚帝平白得了一個大好處,便也沒有...

白山水和趙四互望了一眼,都沒有說話。▲∴,

因為她們都知道,就如今夜鄭袖做的事情一樣,很多事情只要一開端,便不會停止。

既然林煮酒認為她們可以信任,已經開始告訴她們一些陳年舊事,開始告訴更多她們在和鄭袖、元武氖焙蠐Ω米獾氖慮椋便也不會停止,一定會接著說下去。

「在元武登基之後,坑殺了那麼多人,焚毀了那麼多書籍,不只是抹滅掉王驚夢的存在。」

「很多人知道鄭袖冷酷,但是卻還是小看了她的冷酷。」

林煮酒冷諷的笑著,如她們所想一樣,一句接著一句的說了下去。

「他不得不去長陵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陽山郡。」

「他就出身陽山郡,在發動長陵之變后,鄭袖給他遞了一封信,信里的內容便是如果他不去長陵,她就令軍隊屠陽山郡,屠盡陽山郡十三城,連婦幼都不放過。」

「為了讓他相信她的決心,她直接屠了一個城,當時屠城的軍隊,便是現在的殺神軍。」

「那是焦衛城?」趙四的呼吸都開始變得不順暢,「所以當時屠城的並非是楚軍?」

「那支楚軍都被殺神軍屠了,只是被迫背了一個黑鍋而已。」

林煮酒嘲諷的說道:「即便後來他遵了約定去了長陵,最終戰死在了長陵,但陽山郡還是被她割讓給了楚,楚帝平白得了一個大好處,便也沒有出聲,讓那支楚軍背了黑鍋。」

白山水的面色變得更加難看,「所以後來的巴山劍場滅,也是因為同樣的手段?」

「那倒不是。」

林煮酒沉默下來,道:「當時巴山劍場產生了分歧。」

「和一些少數人的背叛無關。」

「嫣心蘭覺得他的死只是為了將這件事情結束,她也決定追隨他最後的心意,不想再將我們親手打造了很久,犧牲了很多人才完成的東西再打爛,而我們一些人不想成全。」

「這是各自不同的選擇,就如現在長陵一些人的選擇,有些人選擇舍小我成全大我,他們想要看到一個前所未有的王朝誕生,天下一統,再無征戰。這也曾是那個人的夢想…然而很多人終究意難平。」

「終究是群龍無首,又不如鄭袖那般冷酷。」

林煮酒沉默了很久,接著說道:「他不只是巴山劍場一個無敵的象徵,最為關鍵的是,他是群龍之首。誰也沒有想到會首先失去他…總之天下最強的巴山劍場,就如此亂了。」

「其實沒有機會,有機會的話,我很想見見臨死前的他,想聽聽他最後的意見。對於這整個天下和關於鄭袖和元武的意見。」

「是拱手將這天下讓給鄭袖和元武,讓鄭袖和元武做成我們想做的事情,建立一個前所未有的王朝,還是其它?」

沒有人出聲。

因為每個人的看法和行事方法都不盡相同。

有些人,有些事,按照其餘人的一些看法和行事方法來看,或許很傻,但卻依舊足夠值得他們敬佩。

最為關鍵的是,林煮酒的假設無法成立。

因為他們不可能回到那個人戰死的時候,出現在他的身邊。

或許對於那個人而言,當時也很難抉擇,尤其是當發現自己無法徹底掌控一切,他便無法再替別人做出選擇。

「這些年我在大浮水牢也很好,至少我能聽,但不能做很多事情。」

林煮酒的聲音再次打破了死寂,「所以現在我更無法決定接下來要做什麼,既然九死蠶能夠算無遺策的將我都救了出來,我便想聽聽他的意見,聽聽他對於這個天下的看法。」

林煮酒抬起頭,目光掃過白山水和趙四等人的面目,緩緩的笑了起來,「你們都是過江的蛟龍,能夠讓你們一齊聚攏…他便是那龍首。」

這河面上再度沉寂下來。

林煮酒的這些話里蘊含太多的訊息,太過過去和現在,以及將來即將發生的事情。

但是想著那名完成了不可思議的事情的少年,白山水和趙四自然覺得林煮酒的話很有道理。

「還有值得慶幸的事情…巴山劍場的有些人,和當年一樣,未必會贊同我的想法,但他們一定會對九死蠶有好感,至少不會成為我們的敵人。」林煮酒有些感慨和滿足的輕聲說道。

「只是過了今夜,我們於長陵,卻是真正的孤魂野鬼了。」

也就在這時,遼闊的水面上一個溫溫柔柔而又十分沉靜的聲音響起。

一葉黑舟伴隨著黑色的霧氣,悄然在水面上出現,出現在他們所在小舟的不遠處。

船頭上一個佝僂的老人在持篙,他的身後坐著一名持琴的女子,女子身後的船艙里,坐著一名年輕男子。

「年輕人就是恢復得快。」

林煮酒看著年輕男子,忍不住笑了起來。

白山水看著他,臉頰上卻是含有的出現了一抹嫣紅。

只是她畢竟是氣魄很大的大寇,大逆。

所以她馬上傲然的笑了笑,道:「不死就好,我說的話,從來算數。」

趙四看了她一眼,莫名的也笑了起來,道:「這可巧,今天好像正是七夕,鵲橋相會的日子。」

……

「今天可正巧是七夕。」

夜策冷站在橋頭,看著那一道衝天光柱消失的地方,她聽到了身後的腳步聲,卻沒有轉頭,接著便聽到了這樣熟悉的聲音。

「有情便是有情,無情便是無情,七夕八夕九夕,一百夕一萬夕,有何用?端的是自欺欺人。」

她沒有回頭,淡漠的說道。

身穿著深紅色袍子,卻依舊難掩落寞和發霉般氣息的陳監首看著她的背影,卻是莫名的笑了笑,道:「能站在你身後看著你,便是圓滿。」

夜策冷沒有再應聲,但她也沒有離開,只是站在橋頭看著那處的夜空。

陳監首也沒有說話,也只是和她隔著十餘丈的距離,靜靜的看著夜空,只是他蒼白的嘴角卻是有著一種淡淡的笑意。

……

「九死蠶在,她和元武不會快樂。」

「但是她和元武不死,我也不會快樂。」

當丁寧說了這兩句之後,黑暗裡長孫淺雪的聲音不再響起,和梧桐落習慣了的一樣,這意味著兩個人的對話終結。

然而丁寧卻並沒有返回自己的床榻,而是走向黑暗裡那端長孫淺雪的房間。

「你想做什麼?」

長孫淺雪清冷的聲音響起,帶著一絲難言的冰寒。

丁寧道:「幫我療傷。」

一股殺意出現在他伸出推門的手掌前。

「不是因為今天是七夕。」

丁寧搖了搖頭,認真的輕聲說道:「只是因為活了下來。」

長孫淺雪就站在門后,她的面容依舊清冷,但是眼睫毛不停的跳動起來,她的心裡突然有些惡毒,忍不住道:「你說今日鄭袖和元武會如何?」

「同床異夢。」

丁寧淡淡的笑道:「今日同床異夢的何其多,又何必在意這些姦夫淫婦。」

不在意,或許便是長孫淺雪所需的態度。

不在意,便代表著另外一種在意。

丁寧伸手推開了門,走了進去。

/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