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九章其實我是管家(第二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起來。 因為她想到了嫣心蘭。 想到了那道同樣寧折不屈的劍意。 素衣中年男子體內的鮮血噴湧出來,繼續噴洒到那柄素劍的劍柄上,如瀑布一般流淌到地下的石縫裡。 他做的決定很決...

這名素衣中年男子的面上出現了難言的苦意。,

這一瞬間,他明白了角樓上那名看守了很多年的老人的選擇。

「您希望見到一個強大而興盛的帝國,然而就可以無視這麼多修行者的生死么?」

「我明白你的心意,只可惜我不認同。」

他也感受到了角樓上那股力量的刻意緩慢,但是他還是搖了搖頭。

更何況他對皇宮裡女主人和皇位上那名男子的所為,並不是很認同。

能夠妥協他便妥協,不能夠妥協,他便只有用劍。

在長陵,很多事情,便只有用劍來說話。

即便不能勝,至少這劍也能代表他的心意。

他身後寶光觀屋檐上的所有蒿草在一瞬間折斷。

那些生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已經隱隱發出寶光的蒿草在一瞬間發出許多柔和的光輝,湧入他身前的劍身里。

這樣玄奧而強大的氣息甚至讓他身前的那名兵馬司高官都變了臉色,整個身體不斷的往後退去,在空氣里留下無數團爆炸般的氣流。

然而他身前的這柄素劍沒有落向這名兵馬司的高官,也沒有迎向角樓上那股力量,而是直接往上,往著天空去。

一聲轟鳴。

長陵此時所有行在外面街巷中的行人全部望向寶光觀的方向。

一根素凈的光柱出現在長陵城中,高到近乎要觸及那一輪明月。

這對於尋常人而言只是一種難以理解的神跡般的畫面,但對於很多人而言,這便是一種警示,一種心意。

素衣中年男子背負著雙手,體內的真元和天地元氣如長河一般源源不斷的從他的體內湧出。

當體內的真元和天地元氣徹底涌盡,這道素凈的光柱終於緩緩的消失。

那柄飛到極高的高空的素劍就此回落,又帶出了一道潔白而晶瑩的光線。

素劍如流星般墜落。

這名素衣中年男子迎接著這柄素劍的墜落。

嗤的一聲。

這柄素劍洞穿了他的心脈,洞穿了他的身體,帶著流淌的鮮血,插在他身後的石地上。

皇后就站在盛開著荷花的池畔。

那道光柱和劍光都非常明顯,她自然看得非常清楚。

不知為何,她又莫名的憤怒了起來。

因為她想到了嫣心蘭。

想到了那道同樣寧折不屈的劍意。

素衣中年男子體內的鮮血噴湧出來,繼續噴洒到那柄素劍的劍柄上,如瀑布一般流淌到地下的石縫裡。

他做的決定很決斷,他的劍也足夠快,所以他死去的也很快,沒有什麼痛苦,面容一片安詳。

他身後緊閉著的觀門在此時吱呀一聲開了。

一名圓臉的少女在此時出觀。

她的身後陰影里,還有很多雙肩不斷抽動著的少年,或者少女。

這名圓臉少女走到了素衣中年男子的身後,她握住了全是鮮血的素劍劍柄,將它從地上拔了起來。

看著這名圓臉少女不見悲喜的面容,看著她拔劍的樣子,站定在地的兵馬司高官只覺得自己的心臟都抽緊了起來,他忍不住沉聲問身後人:「此女是誰?」

「胡京京。」他身後一名官員的呼吸也不由得有些艱難了起來,道:「陸仄的親傳弟子,孤女。」

兵馬司這名高官莫名有些不忍,但是看著這名圓臉少女持劍的樣子,以及看著她身後那觀中一些開始紛亂起來的身影,他便知道此事必須控制。

於是他再次深吸了一口氣,厲聲道:「你想如何?」

圓臉少女抬起了頭,眼眶裡不見淚光,只是用一種很令人心悸的平淡語氣道:「參戰礙你不是和我師尊說過,要令我們赴邊境么?」

兵馬司這名高官莫名一滯。

他身後的一些修行者和圓臉少女身後觀內的一些身影也莫名的一滯。

但是奇異的是,所有人卻又都明白這名少女此時的心意…首先,她現在還不夠強大,其次,她需要活下來。

兵馬司這名高官一時無言以對,有些痛苦的閉上了雙目。

「瘋了么?」

他此時在心中也忍不住說出了這三個字。

他毫不質疑皇后的決心,也不懷疑皇后做不成這樣的事情,然而從今夜之後,她這樣瘋狂的選擇,又會改變多少人的一生,又會在將來造就出多少可怕的人出來?

就在這名兵馬司高官的身後不遠處,停留著一輛馬車。

馬車裡有一名宮女。

這名宮女如今接替了容姓宮女的部分權力,她上位的時間很短,所以氣質不像容姓宮女那樣冷酷,她的面容也比容姓宮女清秀,好看。

她的對面,坐著的少年便是安抱石。

「我很欣賞寶光觀的這名女學生。」

當看到那名圓臉少女拔劍,聽著她回答的話語,安抱石轉頭看著這名宮女,說道,「雖然她天賦很一般,連參加岷山劍會的大多數選生都不如,現在的修為也很低,但是我覺得她一定會比長陵絕大多數年輕才俊強。」

清秀宮女認真頷首,道:「安先生說的是。」

安抱石淡淡的笑了笑,道:「不過再怎麼好都沒有用,因為長陵這些年輕人裡面,最終最強的還是我。」

他的這句話的內容很狂妄,但是他的一切神態和語氣,給人的感覺卻是理所當然。

清秀宮女再次認真道:「安先生說的是。」

丁寧披著衣服站在窗前。

他輕輕的咳嗽著。

他已經開始動用九死蠶和續天神訣調養自己的傷勢,但是他知道不能顯得太快。

看著寶光觀里消失的那一道衝天光柱,他聲音微寒道:「鄭袖果然開始發瘋了。」

「你是感到驕傲還是不快?」

長孫淺雪清冷的聲音從黑暗裡響了起來。

丁寧轉過身,看著她,說道:「當見到很多人死去而無能為力,便再也沒有驕傲。」

「九死蠶在,她和元武不會快樂。」

丁寧沉默了片刻,接著道:「但是她和元武不死,我也不會快樂。」

……

黃真衛沒有在角樓上。

但是他感知到了角樓上發出的那股力量,他自然也看到了寶光觀發出的那道衝天光亮,在接下來很久的時間,他都站立著難以動作,他的呼吸都很久無法正常。

他似乎可以看到此時那名老人眼瞳里的無奈和傷感,他也似乎可以看到那名素衣中年男子迎向自己劍時的決然和堅定。

他知道接下來還會有更多的人死去。

他知道接下來會掀起和元武登基前三年一樣的腥風血雨,甚至更為猛烈。

他痛苦的將自己的嘴唇咬出了鮮血。

「九死蠶1

他的身體里不斷迴響起這樣的聲音。

他此時滿心只是想著,要想結束這些,要想讓皇后和聖上停手,便只有找出九死蠶。

……

渭河上,飄著一葉小船。

白山水和趙四,還有林煮酒和張十五都在這葉小船里,所以壓得這葉小船吃水很深,看上去好像隨時都會沉到水裡。

自那道光柱在長陵城裡亮起時,白山水便負手站在船頭,她眯著眼睛,問道:「林軍師,我們能做什麼?」

林煮酒在船艙里搖了搖頭,道:「什麼都不能做,其實我不是軍師,我只是一個管家。」

張十五沒有什麼反應。

他傷得很重,但是此時就在白山水身後安心的看著爐子,爐子上面煮著一鍋牛肉湯。

林煮酒很愛喝牛肉湯,他已經很久沒有喝過這樣的牛肉湯。

趙四卻是愣了愣,看著林煮酒,「什麼意思?」

/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