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八章一個飲馬桶引起的戰爭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而為。」聽到素衣男子的回應,這名官員的情緒也很平靜,耐心的說道。 素衣中年男子搖了搖頭,笑了起來,道:「我只聽說有些事可為,有些事不可為。」 頓了頓之後,他看著這名官員,接著道:「你也...

夜空下,一條銀帶般的溪水流淌在一望無垠的草原上。

這條溪流是大秦王朝和烏氏國的天然疆界,一端是草原上的王國烏氏,一端是大秦的邊城。

溪流的上流,緩緩的飄下一個木桶。

一名剃光了頭髮卻留著長鬍的壯漢隨手抓住了飄來的木桶,看著這個木桶雖舊,但很是乾淨,便隨手提了水,給身後的一匹灰白色馬匹喝水。

有腳步聲在草叢中響起。

這名長鬍壯漢順著聲音望去,濃眉慢慢挑釁般的挑起。

一抹比夜色還要沉重的黑出現在他的眼裡。

那是一名身材比他矮小很多的大秦邊軍,身穿黑色的皮甲,配著很尋常的玄鐵劍。

「那是我的飲馬桶。」

這名大秦邊軍走到了溪水邊,看著他挑釁般的目光,面色也瞬間沉冷下來,點了點他身後的那個木桶說道。

長鬍壯漢鄙夷的看著比自己矮了半個頭的軍士,道:「上邊飄來個木桶,你就說是你的,上邊如果飄來的是個公主,你也說是你的?」

這名大秦軍士冷冷的搖了搖頭,道:「你們草原上的公主送我都不要,我只要我的木桶。」

長鬍狀漢聽到這樣一句,頓時怒氣上涌,滿臉通紅,怒道:「你說什麼?」

大秦軍士沒有看他,只是看著他身後那隻木桶,重複道:「還我飲馬桶。」

「是么?」

長鬍壯漢怒極反笑,退後一步,握住了掛在馬鞍上的長刀刀柄,獰笑道:「那你有種越溪來拿?」

大秦軍士的眼睛里閃現出一絲古怪的神色,慢慢的說道:「是你逼我的。」

長鬍壯漢笑了笑,他不認為這名大秦軍士敢越過疆界。

然而在下一個呼吸,他的笑容凝固。

這名身穿黑甲的大秦軍士開始趟過溪水。

「錚」的一聲震鳴。

當這名大秦軍士的腳步踏上堅實的土地時,這名長鬍壯漢的長刀已然出鞘。

他手中的長刀倒映著月光,直直的指向這名大秦軍士的胸口,寒聲道:「退回去。」

大秦軍士的手握住了劍柄,不看著他,只是看著那個木桶,道:「若是我不退呢?」

長鬍壯漢一滯,厲聲道:「不退我便殺了你。」

大秦軍士不屑的冷笑了一聲,他單手握著劍柄,上前一步,就要去拿那個飲馬桶。

「找死1

長鬍壯漢怒喝一聲,他手中的刀往前送去,他的本意只是嚇唬一下這名大秦軍士,然而讓他怎麼都未想到的是,他這長刀一送,那名大秦軍士竟然是避都未避,噗的一聲響,他手中的長刀就此穿透了這名大秦軍士的身體。

這名長鬍壯漢頓時呆住,面色在月光下迅速變得極為慘白。

「你…」

他看著掛在自己刀上的這名大秦軍士口中溢出的長長血絲,怎麼都不敢相信,一時說不出話來。

「只是為了一個飲馬桶,值得么?」

這名大秦軍士此時沒有再看那個木桶,而是有些眷戀般抬頭望向上方的月空,看著那輪皎潔的圓月,喃喃的說了這一句。

一聲駭然的尖叫聲劃破了夜空。

看著連著自己的刀倒下死去的大秦軍士,這名平時驍勇善戰的烏氏國戰士渾身都發抖了起來。

他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

大秦王朝的疆域很廣闊。

從和烏氏接壤的邊境到長陵,即便是飛鷹,也不知道要飛多久。

月明中,一名少年走進一座很雅緻的府邸,在荷花池畔的涼亭里坐了下來。

一名面容清秀的宮女走到了他的身後。

這名少年沒有轉頭,只是淡淡的說道:「既然是皇後娘娘找我,為什麼她不來見我?」

「娘娘稍後就至。」

這名面容清秀的宮女輕聲回應了一句,侍立一旁。

少年眉頭微跳。

月光和星光似乎驟然明亮了一些。

少年轉身,看到皇後娘娘緩步行來,形容完美到了極點。

少年這才肅容,對著皇後娘娘躬身行禮,道:「安抱石見過娘娘。」

皇后的臉上依舊閃耀著難言的瓷光,她看著安抱石,沒有任何其餘的開場白,直接緩聲道:「月氏已臣,尚余烏氏,若再平東胡,今後和燕、齊征伐便無後患。」

安抱石愣了愣,他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便有些明白了皇后這句話里隱含著的可怕意思。

他眉頭微微蹙起,沒有回答。

「有些人堪用,有些人不堪用。」

皇后看著他,接著道:「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安抱石想了想,笑了起來,道:「人之一生,要做的便是大事,您要做的這些,都是世上最大的大事。」

皇后對他的這句話很滿意,也笑了笑,只是她的笑容里也閃著瓷樣冰冷的光芒,沒有任何的喜悅。

……

青藤劍院。

一名劍師到了院門前。

他的劍很寬很大。

長陵其餘的劍師都是背負著劍,手提著劍,或者是腰佩著劍,但是他卻是踏劍而行。

他就是郭東山。

皇后讓他押張十五去大浮水牢,但是卻因為命令傳遞的問題而去截住了殺神軍的修行者。

一名隱修不出名,但是很多權貴卻都知道他很強大的宗師。

這樣的宗師深夜到訪,自然便有著很深的意味。

青藤劍院院長狄青眉第一時間出現在了郭東山的面前。

郭東山表現的很謙遜。

他首先收了劍,對著狄青眉行了一禮,但是接下來,他的面容卻嚴肅了起來,緩緩道:「狄院長,大秦和烏氏國的戰爭,將在今夜始。」

「什麼1狄青眉變了臉色,他甚至以為自己聽錯。

「前面的這些話,全部都是我廢話多說的,你聽過了也便要忘記。現在天下都不知道我大秦和烏氏的戰爭會開始,但是三日之後,我大秦王朝將會和烏氏交戰,是烏氏在今夜引發了接下來的這場戰爭。」

郭東山靜靜的看著狄青眉,說道:「這是舉朝之戰,所以皇後有令,令青藤劍院除所有教授日常課程的講師之外,其餘所有劍師和學生,全部趕赴烏氏國邊境,包括狄院長您。」

狄青眉的身體猛的一震,不可置信的看著郭東山。

「放心,並非是青藤劍院如此。」

郭東山深吸了一口氣,抬頭看著皎潔的圓月,緩緩道:「所有長陵的修行地都會如此…今後青藤劍院和白羊洞都會繼續存在,但是今後的學生,卻要接受兵馬司的調令,為我朝軍隊效力。」

說是放心,但這句話卻反而讓狄青眉更加震駭到難以附加的地步,即便是平時對深宮裡那名女主人的意思不敢有絲毫違背的他,都忍不住的顫聲道:「瘋了么?」

……

「瘋了么?」

這一夜,還有人在說著同樣的一句話。

只是這人的情緒很平靜。

這是一名身穿素衣的中年男子,他的身後是一座很老的道觀。

道觀的屋檐上長著很多很老的蒿草。

這些蒿草是很獨特的金黃色,在冬天落雪的天氣里都不會凋零,如同散發著寶光。

這座道觀就是寶光觀。

這名身穿素衣的中年男子前方站立的,是一名兵馬司的官員。

這名官員的官階應該足夠高。

因為他身上的氣息足夠強大,強大到幾乎將整座寶光觀都籠罩在內。

「不只是寶光觀,所有的修行地都會如此。」

「寶光觀是先帝時御賜建造,又在長陵城內,陸先生您一代宗師,理應明白凡事應順天而為。」聽到素衣男子的回應,這名官員的情緒也很平靜,耐心的說道。

素衣中年男子搖了搖頭,笑了起來,道:「我只聽說有些事可為,有些事不可為。」

頓了頓之後,他看著這名官員,接著道:「你也同為修行者,你便應該知道,很多修行者所要的並非是功名利祿,而是自由的心意。」

兵馬司的這位高官微微眯起眼睛,正想說話,這名素衣男子卻是又打斷了他的話語,「不要想著用什麼大義來壓我,你要明白,絕大多數修行地便如那趙劍爐,若是甘於受強,那外敵和內敵,又有什麼區別?」

兵馬司的這位高官深深的吸了口氣,道:「你是心意已決?」

素衣中年男子沒有再說什麼。

一道素凈的劍意從他的身體里透出。

一柄素色的本命劍悄然浮現在他的身前,天空里開始有巨山移動的聲音。

然而也就在時,他抬起了頭來。

他望向一座角樓。

角樓的頂端有股力量透了出來,就像整座角樓都朝著他傾倒了過來。

如果我說今天有一個書迷好友來了無錫,晚上要一起吃晚飯,恐怕今天只有這一更,明天四更,大家會要求直接切jj么?)/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