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五章放眼四顧心茫然(第二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散發修行者從霧中飛出,他不可置信的看著這名將領和這支足以殺死他很多次的大秦最強軍隊,道:「這是怎麼回事?」 …… 一支龐大的軍隊渾然一體般在曠野中移動。 這支軍隊有虎狼氣,正是...

對於七境修行者而言,在這片牢獄範圍內發生的一切戰鬥都並不算遙遠。

所有的七境宗師都感覺到了杜紅檀的死亡。

杜青犁的呼吸瞬間急促了起來,他看著一層層水波里的白山水厲喝道:「不要以為你們最終能夠離開這裡…」

「我知道。」

但是他的厲喝聲卻被白山水平淡的聲音打斷,「當星火符被毀之後,一些代替的機括和符器就會自然代替其作用,很多禁制都會被重新激發出來。但是我們依舊有半盞茶的時間…你不要忘記,有人對這座牢恐怕比你們還要了解。」

杜青犁不再說話。

他莫名的感到恐慌。

……

深紅色的劍充盈著恐怖的煞氣,放肆的撕扯著牢里的陰暗氣息。

「你想好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了么?」

林煮酒站立在沸騰的水面上,深紅色的光芒凝聚在他的面上,就像一塊深紅色的面具,妖異而美麗。

申玄也不再說話。

林煮酒下方的陰暗水中,出現了一條龐大的劍影。

一道恐怖的劍意隨著申玄的伸手,就此破開水面,裁天一般,無盡的往上傾瀉。

林煮酒出劍。

一道深紅而妖異的劍光只是一閃,他身下所有的水便消失。

申玄的身體倒飛了出去,沿著身後的甬道,一瞬間帶著狂風,不知被震退到了何處。

林煮酒的前方空中留下了一條手臂。

這條手臂在空中停留了一個呼吸的時間,便化為了血霧,盡數被吸入了林煮酒的劍里。

「只是一條手臂便祭了我的劍,這代價也太小了些。」

一劍便斷了在長陵讓無數人恐懼的申玄的一條手臂,林煮酒卻似乎還不甚滿意。

他搖了搖頭,握劍划向通向身旁牢房的牆壁。

堅厚到了極點的玄鐵牆如紙一般的被切開。

他穿了過去。

水牢的中央,有一名相對於他而言也顯得很年輕的修行者。

這名修行者便是同樣令申玄無可奈何的李雲睿。

林煮酒揮劍輕易的切斷了刺入李雲睿體內的一切事物,一手扶起了他,然後走向第三間牢房,再次切開牆壁之後,他手上的這柄深紅色的劍如歸鞘般散開,分成很多流束,重新歸於他的體內。

然後他也架起了張十五,對著激動和感動得說不出話來的張十五點了點頭,道:「我們走吧。」

……

當申玄的劍氣都崩碎成風,從大浮水牢的深處噴涌而出,便意味著時候已至。

白山水淡淡的一笑,認真的對著杜青梨說道:「連一名徒弟都尚且如此,昔日三朝毀於秦,也不算冤。」

說著這一句話的同時,她的身體似乎輕若無物的被甬道里的風吹了起來,往外飄了出去。

杜青梨沒有出手。

因為此時包裹著白山水的那些至柔的水泡依舊在,他的劍意不可能攻得破。

另外一點最關鍵的原因是,白山水的話讓他感到了更多的恐懼。

他也同樣了解當年那個人是多麼的可怕。

那個人所制定的計劃,環環相扣,從不落空。

白山水的身體從牢里倒飛而出。

層層的晶瑩水泡在陽光下折射出無數的彩虹,美麗到了極點。

為首的東陵軍大將眼神里出現了一絲異樣的情緒,然而他的喝令聲沒有絲毫的猶豫。

一瞬間,無數銳氣破空。

無數道劍光和森冷金屬的銳光衝擊在白山水身外的晶瑩水泡上。

然而一陣陣不可置信的倒抽冷氣聲響起。

這些劍和符器、箭矢依舊沒有能夠穿破這些晶瑩的水泡,反而將這個晶瑩水泡推送上了高空。

閃耀著彩虹的水泡在他們的視線里變成了透明的水珠。

一場雨就此落下。

密集的晶瑩雨線里,卻是失去了白山水的聲音,只是隱隱有放縱而歡喜的歌聲傳入他們的耳廓:「我輩喜學劍,十年居寒潭…」

東陵軍中許多御使著飛劍卻是失去了目標的修行者,茫然的看著前方那名將領身上殘破的甲衣上濺起的水花,看著自己的飛劍在空中飛繞產生的片片水浪,迅速的陷入沉默。

雖是敵人,但是他們不由得敬佩於白山水的豪邁。

在他們的印象里,以前的長陵這種豪邁而令人熱血沸騰的修行者不知道有多少。

然而隨著那些人的消失,這種豪邁而令人熱血沸騰的修行者,卻似乎已經消失,或者說都不站在他們一邊。

……

墨守城的身影隨風而行。

他蒼老的身影如同角樓上投石車投出的石頭,從一座角樓投向另外一座角樓,筆直的穿城。

在此時,他抬起了頭。

他距離大浮水牢還有一段距離,至少他還無法對白山水等人造成任何的威脅。

然而他已經感知到白山水的離開。

他又晚了一步。

若上次的晚上一步只是不知道白山水出手的地點,但此時深宮裡的皇後娘娘已經預知了大浮水牢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又怎麼還會晚上一步?

他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他不能夠理解。

……

比墨守城更加難以理解的是從長陵東郊的舊陵中衝出的那支黑色騎軍。

這支黑色騎軍無論是馬匹還是馬上的軍士都是身穿黑色玄甲,玄甲表面布滿星辰般玄奧的符文,就連面罩上都有看不見的通風口。

這一人一馬都是極為沉重,但是在奔跑之中卻始終馬蹄不落地,同樣御風而行。

這意味著馬身上的每一名軍士都是修行者,而且境界並不低。

這完全就像是一支從幽冥鬼獄中衝殺出來的軍隊。

這支軍隊也是無所爭議的大秦王朝最強的軍隊。

然而這支似乎沒有一切可以阻擋的軍隊卻隨著最前的一名將領的一伸手而停頓下來。

一直垂著頭的這名將領抬起頭來。

他身上的玄甲也是黑色的,但是面罩卻是白金製成,以至於看上去顯得分外的森冷和詭異。

他背上交錯插著的雙劍在此時流露出一絲冷酷到了極點的殺意。

前方的山道上,莫名的雲霧間,由此發出了一聲不可置信的驚呼聲,「白將軍?」

「郭東山?」

這名將領發出了毫無感**彩的聲音。

一名站在一道劍光上的散發修行者從霧中飛出,他不可置信的看著這名將領和這支足以殺死他很多次的大秦最強軍隊,道:「這是怎麼回事?」

……

一支龐大的軍隊渾然一體般在曠野中移動。

這支軍隊有虎狼氣,正是其中有一半是先前梁聯所帶的虎狼北軍,另外一半則是謝舊燕大將軍所帶的虎狼南軍。

梁聯大將軍在陣中被刺殺,這對於所有大秦王朝的軍隊,尤其是虎狼北軍而言,便是難以洗刷的恥辱。

所以此刻這支軍隊趕得很急。

他們想要很快的趕到大浮水牢,以完成布伏的任務。

然而就當原本都是應該往大浮水牢的郭東山卻截住了殺神軍的時候,虎狼北軍的所有人的眼睛里又出現了無比憤怒和絕望的神色。

他們看到了一片熟悉的風暴,接著感到了刺骨的寒意。

盛夏的尾端,秋意即將來臨。

此時迎接他們的,卻是一場曾經席捲過虎狼北軍的暴風雪。

一道鐵鑄般的身影發出了一聲厲嘯,這名將領便是謝舊燕。

他穿著柔軟的黑色皮甲,身後披著長長的黑色披風。

在強行穿過這片風暴時,他身上的黑色皮甲和身後的黑色披風已經全部凍滿了堅冰。

這名將領雙腳一震,堅冰裂開落地。

然而他放眼四顧,卻是早已沒有長孫淺雪的身影。/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