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二章恐懼敗(第二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的報復?」 直至此時,白山水充滿譏諷的聲音才響起第一個字。 這名皇宮老供奉的瞳孔瞬間收縮,他感知著那一根細針凝聚的劍意,不管白山水的回應,凄厲的厲吼起來,「這樣的針對,也是那九死蠶的傳...

銀色的亮光來自於她前方的一道牆壁。

其實說是一塊巨碑更為貼切一些。

她此時所處的環境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地下水窟,而上方就好像有一塊巨碑插入這地下水窟的中央。

給人的感覺是這一塊巨碑有一半在地上,有一半沉沒在水中,就在她的面前。

這塊巨碑通體是用某種青灰色的金屬製成,上面有著很多很深的符線,那些耀眼的銀色亮光就在符線里流淌,然後散發出來。

這只是一塊毫無生命的巨碑。

趙四的身影和這塊巨碑相比,就像一條小小的游魚面對著一艘巨船的船底。

然而她看著這塊巨碑,卻是狂熱的笑了起來。

「又見面了。」她對著這塊冷酷的巨碑說道。

然後她將體內積蓄的真元和天地元氣,沿著自己的經絡,放肆而狂暴的釋放了出去!

她一路破石而上,當她到達此間,地下陰河深處里的水流也隨之涌到此處。

那些深邃的水裡,有許南唄罰黑而粘稠。

此時當她的劍意最為猛烈的迸發,這些黑線倏然破水而出,全部一條條的黑油。

當這些黑油和她體內不斷湧出的驚人天地元氣相遇,就像是一個生命驟然遇到了一生都在等待的東西一樣,徹底的火熱起來,接著轟的一聲,這一條條黑油,全部變成了一道道火劍。

這是一副難以用言語形容的畫面。

無數道火劍在水中穿行,帶著刺天戮地的氣息,狠狠刺向那塊巨碑的符紋內里。

無數團氣浪她身前的巨碑上炸開。

無數團的水花像極為細微的粉末一樣往外爆開。

無數銀色的火星從符文里衝出。

密密麻麻的銀色火星將整個地下水窟映射得如同一個璀璨的星空,卻沒有任何的熱度,只有冷酷和寂滅的氣息。

這氣息便是她所熟悉的皇后鄭袖的氣息。

巨碑的符紋里出現了裂紋。

那些如銀色流水般流轉的銀光也隨即消失。

趙四身上的氣息波動的極為劇烈,她的嘴角也沁出了猩紅的鮮血,然而她的嘴角卻再次浮現出驕傲的笑意。

她只是昔日在那渭河之上敗給了鄭袖一劍。

而接下來她和鄭袖的交手,她卻都勝了。

「趙劍爐失去的劍,一定會親手拿回來1

她看著這塊巨碑,在心中堅定無比的說道。

當這塊巨碑中流淌的星火消散,無數絲原本自然垂落到這大浮水牢的看不見的星光便驟然斷裂。

這自然無法逃脫皇宮裡皇後娘娘的感知。

她完美無瑕的面容上卻沒有任何的

怒意,只是浮出一絲冷酷的笑意。

她認為自己的預計沒有任何的問題。

就如當年的那個人最熟悉她一樣,她也最熟悉當年的那個人。

現在的九死蠶的行事風格似乎很像那個人。

所以她才能做到預知。

所以她不在意這一時的勝負,她覺得隨後收起的網,就會將這些所有的大逆一網打荊

她甚至開始想象自己是如何在大浮水牢之中一次性見到這些人的。

……

趙四面對的巨碑符紋里那些銀色星火消散的同時,像血脈一樣流淌在大浮水牢無數看不見的地方的銀色星火也隨即消失。

一陣奇異的震鳴和轟響也在大浮水牢中響起。

白山水白衣飄飄,站立在千鈞閘門之前。

她的身後,那名被震飛出去的將領已經艱難的在沙塵中站起。

重新整集的軍隊形成了一個半圓形的包圍,將白山水包圍在其中,只是沒有這名將領的進一步命令,所以並未馬上發動新一波的衝擊。

所有這些東陵軍的軍士並沒有像那名將領一樣聽到白山水的話,但是他們看著站立在千鈞閘前的白山水,心中卻都生出一種怪異的感覺。

他們都開始覺得,在下一剎那,這座閘門就會升起。

也就在這一瞬間,他們所有人的呼吸徹底停頓。

白山水笑了起來。

她的身前,地面上湧起了一條塵浪。

千鈞閘直接升起。

她毫無遲疑的往前跨去。

修長俏麗卻散發著難言的桀驁氣息的身影,就此越過千鈞閘。

……

奇異的震鳴和轟響來自於整個大浮水牢。

整個大浮水牢都在顫抖。

大浮水牢的內部平時不落入長陵人的視野,但是內里卻是有著很多令人恐懼的官員。

現在感覺著整個大浮水牢的顫抖,這些原本令人恐懼的官員開始感到了恐懼。

但並非全部。

當白山水走向第二道橫門。

內里充斥著甬道的水流陡然往外壓出,就像一個巨大的拳頭狠狠的錘擊了這道橫門一記。

然後這道橫門彎曲,露出了足夠白山水進入的縫隙。

洶湧的水流在白山水的面前如同馴服一樣從她的兩側往外流淌,瀉掉。

大浮水牢外的沙塵地上湧起了一層水浪。

這片平時乾枯揚塵的土地,此刻就像一片海灘。

白山水甬道前方的水流全部消失,只剩下一塊塊高低不平的方石。

在這條甬道的盡頭,一道沒有恐懼的身影矗立在那裡。

白山水在外破開東陵軍,過千鈞閘

到這裡,氣勢已經是強到一生之中的巔峰,但是阻攔在她身前的那道身影卻依舊沒有一絲恐懼,身上的氣息反而是如潮水般朝著她湧來,似是反過來像她施壓。

這人並非申玄。

他是一名身穿青衣的老者。

他的五官都很小,面孔卻很長,這使得他的一張臉就像是一張很平的青竹板。

看著這名老者,白山水笑了起來,道:「杜青梨,你以為能攔得了我?」

這名老者的眉頭不可察覺的微微一皺。

世上或許有人知道大浮水牢有兩名隱世的大秦皇宮供奉,然而卻極少有人知道他們的名字,更少有人第一眼就能認出他們是誰。

「我不是秦人,自然更不可能知道你的名號。甚至說在我準備進入這裡之前,我都不知道這裡面有你和杜紅檀這樣兩個人存在。」

看著沒有馬上應聲的這名老者,白山水卻是笑得更加開心了些,「你應該知道是誰告訴我的。我也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他今日里不會出來。我們有能力進入此間,你便應該明白他的能力…即便今日我們失敗,你也不可能逃過他的報復。」

在整個大浮水牢的顫抖里,這名面對巔峰的白山水都沒有氣勢稍弱的老人,此時卻是驟然感到了一絲恐懼。

「九死蠶…」他知道白山水所說的「他」是什麼意思,下意識的出聲。

這個時候,便是白山水等待的出手時機。

白山水出手。

她手中幽綠到極點的長劍消失。

老者的眉心前方,有一點綠波蕩漾開來,綠波的中央,出現了一根綠色的針。

「就是九死蠶,只是你連我都勝不了,又何必恐懼九死蠶的報復?」

直至此時,白山水充滿譏諷的聲音才響起第一個字。

這名皇宮老供奉的瞳孔瞬間收縮,他感知著那一根細針凝聚的劍意,不管白山水的回應,凄厲的厲吼起來,「這樣的針對,也是那九死蠶的傳人告訴你的1

在他的厲吼聲響起第一個字之前,他的手中就已經亮起了一道綠色的纖細劍光,就像一根細柔的竹枝,沒有直接落向白山水的那道劍意,而是掃向了自己的左眉。

嗤的一聲輕響。

白山水的那一道劍意莫名的消失。

他的左眉上出現了一道傷口,鮮血流淌下來,糊住了他原本就細小的左眼。

凄厲的吼聲在甬道中震響。

白山水已出第二劍。

她的本命劍又已出現在手中。

一剎那,本命劍的前方,出現了十七顆碧綠色的水珠。

十七顆的碧綠色水珠開始加速,急劇的拉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