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一章陰河火(第一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的一切東西。 然而就在這樣的陰河裡,一條如燒紅的鐵條一樣的身影,卻是靜靜的站立著。 當那一聲撞擊聲傳入地底。 當地底的陰河裡泛起一陣異樣的顫動,這條瘦小卻巍然如山嶽的身體便驟然...

「天樞!七軒1

一聲凄厲的軍令聲響起。strong最新章節全文閱讀/strong

浪花朵朵開的陣中,莫名的爆開數十道耀眼的青色光束。

數十名劍師的身體在這些青色光束中變得毫無分量一般,頃刻間就落到了白山水的身周。

數十道各色的劍光帶著凜冽的殺意,將白山水身周的空氣都照耀得如同晶石一般。

「說到悍不畏死,沒有其餘任何一朝的軍隊比得上你們秦軍。」

「據說都是當年那些巴山劍場的人在戰鬥時,都是首先悍不畏死的沖在最前,所以才形成了你們這樣的風氣。」

「只是最後呢?巴山劍場反而被你們自己人給滅了。」

「以前你們是弱秦,人人都要拚命才能不被敵朝所滅,但是在秦滅三朝時,便已經是強秦,你們現在拚命,只是為了元武皇帝還是為了那個竊取了巴山劍場果實的膠東郡女人?」

然而白山水視若無睹,她只是微嘲的說著,走向前方。

這些從各個方向,似乎早就封死了她身周所有空間的劍光,卻是全部落在了她的身後。

她手中的劍往前揮出。

一道碧綠色的劍光筆直的貼著地面如鯊魚的尾鰭一般往前衝出,一直切過這整支軍隊。

地面留下了一道筆直往前的深深劍痕。

在接下來的一瞬間,這條劍痕里便響起了驚人的水聲。

轟隆一聲巨響。

一條巨大的白色水浪憑空而生,就像一條巨大的白色蛟龍,往前串去,而單手負劍而立的白山水,就在浪尖之上。

這條巨浪行進之間,又不知道多少名悍不畏死的東陵軍被撞飛出去,就連沉重的符車,都像水中的浮木一樣往兩側飄蕩開來。

白山水身後數十名劍師面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們非但全部一劍落空,現在就連這巨浪尾端翻開的水浪力量,都不是他們所能抗衡,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白山水瞬間破陣,根本連拖延一絲時間都做不到。strongstrong

「申大人,您難道還不出手么?」

為首的青甲將領看著已經被攔腰截斷一般的東陵軍,面色難看至極的轉過身,他知道白山水已經比傳聞中的更為可怕,此時的東陵軍已經不可能對付得了。

哪怕再不惜命的將所有的部下都填到白山水的劍下,都根本沒有意義。

申玄知道這名東陵軍大將此時的心情。

然而面對這名將領的請求,他只是冷漠的搖了搖頭,道:「外面的長陵並不屬於我的管轄範圍,我所要做的,只是保證大浮水牢的安全,只是保證內里的犯人不被救出,或者不在被下令處死之前死去。」

這名身穿青甲的東陵軍大將還未來得及憤怒,申玄冷漠的面容就已經在他的面前消失。

因為隔在他和申玄中間的千鈞閘已經落下。

很多閘門都叫千鈞閘。

然而整個長陵,甚至整個大秦王朝,卻都沒有任何一道閘門有大浮水牢的這道千鈞閘牢固。

所以當這道閘門落下,當氣浪帶起的塵土衝擊到臉上,這名東陵君的大將連拔出劍朝著這道門上斬上一劍泄憤的情緒都沒有,瀰漫他心間的便只有刺骨的冰冷。

白山水踏浪前來。

白山水的正前方就是他。

這名將領深吸了一口氣,一道藍色的本命劍出現在他的手中。

他緊緊握住了這柄本命劍,但是整個手和身體卻都劇烈的顫抖起來。

並非是因為恐懼和死亡的來臨。

而是他確定哪怕自己死去,此時大浪兩邊那些東陵軍依舊會不斷的朝著白山水衝去,他們也都會死去。

他此時只是猶豫。

猶豫自己要不要發出一道軍令,那這支軍隊退去。

拼著他的死亡和必定會蒙受的恥辱,來換取自己這些部下的生命。

滔天的劍意未至他的身前,他的衣衫已經盡濕。

這是純粹境界的差距,他都無法明白在自己的本命劍氣立於身前的情況下,這些水汽如何能夠衝擊到自己的身上。

他終於下定決心,準備開口,在臨死前發出讓這支已經是殘部的軍隊撤退的命令。

然而也就在此時,那宏大的劍意卻並未直接落下。

白山水的聲音,卻是輕輕的在他耳廓中響起。

「只差一瞬,我不殺你部下,你不阻我。」

這名東陵軍大將愣了愣,尚且未能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但只在這一剎那,恐怖的劍意已經壓至。

轟!

他的耳膜一痛,腦海之中都是一聲爆響,身體毫無抗拒之力般的被一股大力轟得往後飛出,重重撞在身後的千鈞門上,接著再度被彈飛向空中。

一篷血霧從這名將領的口中噴出。

然而這名將領發現自己未死。

這一劍原本足以殺死他,但是他卻未死。

……

申玄緩緩走向大浮水牢的內里。

千鈞門后,又一道橫門已經在他的身後關閉。

他經過的通道兩側,有一塊塊方石的縫隙里沁出水來,漸漸的沒過他所行走的石道。

石道兩側的水流,卻是莫名的往上涌動起來,閃耀出一些銀色的光芒。

他的步伐不緊不慢。

那輛之前押著張十五進來的囚車,已經送往大浮水牢的深處。

當東陵軍那名將領和千鈞門狠狠撞擊之時,當的一聲,大浮水牢里就像敲了一記鐘聲,一陣陣的音波不斷的傳來,沖向大浮水牢的深處。

大浮水牢的深處,有第三重門。

一重看不見的門。

黑暗裡有透明的光弧一閃,便將外部的聲音隔絕。

然而這光弧只是能夠阻擋人耳所能聽到的聲音,且只能護住往內里傳遞的聲音,卻無法阻止這聲音朝著其餘的地方擴散,比如…地底深處。

幽暗的地底陰河裡。

洶湧而帶著龐大壓力的黑色水流彷彿要衝走沿途的一切東西。

然而就在這樣的陰河裡,一條如燒紅的鐵條一樣的身影,卻是靜靜的站立著。

當那一聲撞擊聲傳入地底。

當地底的陰河裡泛起一陣異樣的顫動,這條瘦小卻巍然如山嶽的身體便驟然動了。

一動便是如在陰河之中豎立起了一個巨大的洪爐。

一團巨大的火光,硬生生的在漆黑的陰河中矗立,以恐怖的速度變大,反過來吞噬這整條陰河一般。

熾烈的火光和蒸汽拍開了所有水流,一道耀眼的火光,沖向這道身影前堅硬的岩石。

黑硬的岩石里,有一個小小的水口,偶爾冒出一兩個氣泡。

當這道火光沖入這個小小的水口,當和那一兩個氣泡接觸的瞬間,便頓時生成一股可怕的力量,以不可想象的速度,朝著內里衝擊進去。

黑硬的岩石上出現了無數道火紅的裂縫,裂縫不斷往上延伸,不斷的崩落!

崩落的岩石的斷面,流淌著火紅的汁液,便是融化的岩漿。

岩石層不斷的往上崩塌,如一座巨山崩毀。

火紅的身影穿過崩落的碎石,不斷往上。

她的前方,當岩石不再崩落時,出現了一片金屬的閃光,有一根根粗如兒臂的玄鐵柱攔住了她的去路。

沒有任何的停留,她就直直的穿了過去。

她的人就像一柄巨大的火劍,斬過了這些玄鐵柱。

玄鐵柱斷!

……

嗤嗤嗤嗤…

同一時間,大浮水牢里每一間陰暗的水牢下的水裡,都開始發出了異樣的響聲,開始冒出氣泡。

火紅的身影繼續前行。

她的前方出現了耀眼的銀色亮光。

耀眼的銀色亮光照亮了她孤單而瘦小的身影。

她,自然就是趙劍爐,趙四。。

幽暗的地底陰河裡。

洶湧而帶著龐大壓力的黑色水流彷彿要衝走沿途的一切東西。

然而就在這樣的陰河裡,一條如燒紅的鐵條一樣的身影,卻是靜靜的站立著。

當那一聲撞擊聲傳入地底。

當地底的陰河裡泛起一陣異樣的顫動,這條瘦小卻巍然如山嶽的身體便驟然動了。

一動便是如在陰河之中豎立起了一個巨大的洪爐。

一團巨大的火光,硬生生的在漆黑的陰河中矗立,以恐怖的速度變大,反過來吞噬這整條陰河一般。

熾烈的火光和蒸汽拍開了所有水流,一道耀眼的火光,沖向這道身影前堅硬的岩石。

黑硬的岩石里,有一個小小的水口,偶爾冒出一兩個氣泡。

當這道火光沖入這個小小的水口,當和那一兩個氣泡接觸的瞬間,便頓時生成一股可怕的力量,以不可想象的速度,朝著內里衝擊進去。

黑硬的岩石上出現了無數道火紅的裂縫,裂縫不斷往上延伸,不斷的崩落!

崩落的岩石的斷面,流淌著火紅的汁液,便是融化的岩漿。

岩石層不斷的往上崩塌,如一座巨山崩毀。

火紅的身影穿過崩落的碎石,不斷往上。

她的前方,當岩石不再崩落時,出現了一片金屬的閃光,有一根根粗如兒臂的玄鐵柱攔住了她的去路。

沒有任何的停留,她就直直的穿了過去。

她的人就像一柄巨大的火劍,斬過了這些玄鐵柱。

玄鐵柱斷!

……

嗤嗤嗤嗤…

同一時間,大浮水牢里每一間陰暗的水牢下的水裡,都開始發出了異樣的響聲,開始冒出氣泡。

火紅的身影繼續前行。

她的前方出現了耀眼的銀色亮光。

耀眼的銀色亮光照亮了她孤單而瘦小的身影。

她,自然就是趙劍爐,趙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