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章讓她孤單(第二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隨在鄭袖的身邊。 永遠留著一招后招,這是鄭袖的行事風格。 她在戰場上出現,也總是只在最關鍵的時刻,只以自己的劍的露面而算出現。 作為近侍隨她隱匿在戰場的溫厚鈴是她的后招,自然十...

有人飲酒喜歡火熱,有人飲酒卻喜歡冰鎮。strongtxt全集下載7//strong

盛夏將過,長陵日間的氣溫依舊很高,但是夜間卻明顯涼爽起來。

玉杯里裝著的是葡萄美酒,加了些冰塊冰鎮,玉杯外掛滿了寒露,杯前的果盤裡放滿了洗凈的各色瓜果,前方的園林間飛舞著螢火蟲。

面容上看不出歲月痕的黑衣人端起了酒杯,卻不豪飲,緩緩舔舐杯中的酒液,唇齒間一片鮮紅如血。

雖只是尋常的黑綢絲衣,但若論貴氣,全長陵卻無幾人在他之上,因為這種貴氣,不只是無數年的錦-小說衣玉食堆砌起來,還是無數年的生殺予奪自然的蓄積。

他便是將張儀引至仙符宗的人,長陵舊權貴的領。

長陵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甚至那些知道有他這樣的人存在的,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只是習慣性的將他稱為「夜梟」。

「鄭袖本來就是個瘋女子,她如果不瘋,只不過是所受的刺激還不夠。」

「她身邊的人原本也不多了,正巧我也很不喜歡溫厚鈴。」

「她瘋起來那我們怎麼辦?」

「楚將亂,燕太深,齊正好。」

黑衣人的身畔坐著的是一名溫和的中年文士,兩人也只是淡淡的聊了數句,但這數句,卻也是足以影響整個長陵的大事。

慢慢舔舐完杯中的酒液,黑衣人站了起來,消失在長陵的夜裡。

……

又是月明中天。

仙符宗里,張儀沒有被罰,但是他卻依舊擔水。

當他走過那段山道,再也沒有淡淡的銀光沁出,因為他已經走得很穩,桶里的水也不再漏出。

他的步伐也已經不再沉重。

因為他雖然沒有領會那些符文的意思,但是卻已經自然的領悟了真元在體內流動的那些通道,已經領會了那門真元功法。

這種真元功法,配合著這裡山道上出的玄奧力量,讓他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強韌,越來越有力。

只是短短的數日時光,這種改變卻足夠令他震驚。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一些尋常的鋒利器物,哪怕是鐵皮割刺在他的肌膚上,也只是留下一條淺淺白痕。

仙符宗的確是足夠令人震驚的地方。

只是身體在這種強大的真元功法之下有著驚人的改變,但他對符道的領悟卻依舊停滯不前,依舊屬於同入門的弟子中最差。

這依舊讓他有些羞愧。

前方的山道上有些若隱若現的白光,打斷了他的思緒,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條粘液出的微弱光芒。

張儀駐足望去,先驚訝不解。

留下這條光粘液的,是一隻不大的蝸牛。

這是一隻看上去很普通的蝸牛,但此處的山道別有玄機,便是低階的修行者都恐怕無法正常行走,這一隻尋常的蝸牛如何能夠穿行,能夠留下這樣的一條痕?

張儀怔怔的看著那隻還在石階上緩緩爬行的蝸牛,他看了很久,終於開始明白為什麼。

因為這隻蝸牛的身體很柔軟。

因為這隻蝸牛爬得非常緩慢,甚至比平時慢出很多。

然而越是緩慢,在這石階上停留的時間越長,留下的痕便越是明顯。

在過往的很多年修行里,張儀都是沒有什麼取巧,依靠著用功和專心,一步步修行,進步,他似乎極少有過醍醐灌頂般的頓悟。

然而在這一剎那,他的腦海之中卻似乎有一道亮光閃過。

他如受電擊。

他莫名的握住了袖中的一柄劍。

那是一柄很短,很像石頭的劍,是薛忘虛留給他的劍。

他的腦海中同時又出現了鋒銳得讓他的意識都感到刺痛的強大劍意。

然後再是這隻蝸牛留下的閃光痕。

他的意念推動著真元,自然而無比緩慢的流淌到手中的劍上。

他沒有意識到,也沒有看到。

但是他手中的石劍上,卻是光亮一閃,有光屑輕灑,好像有人拿著鎚子和鑿子,往劍上刻了一記。

……

當張儀在燕上都仙符宗獲得所有修行者夢寐以求的頓悟時,丁寧沒有療傷,他在等待,在思索。

鄭袖的身邊有一個叫做溫厚鈴的人。

他在絕大多數的時候不會出現,但當鄭袖每次出現在戰場,施展從天墜落的星火劍時,他都會像影子一樣跟隨在鄭袖的身邊。

永遠留著一招后招,這是鄭袖的行事風格。

她在戰場上出現,也總是只在最關鍵的時刻,只以自己的劍的露面而算出現。

作為近侍隨她隱匿在戰場的溫厚鈴是她的后招,自然十分強大。

溫厚鈴同樣是巴山劍場背叛了那個人的修行者之一。

即便布了那樣一個局,讓長陵所有人自然的將九死蠶和自己區分開來,但因為太過出色和不可思議,鄭袖即便親自來看過了自己,但還是不放心,還是要讓溫厚鈴來看看。

連陳監都確定溫厚鈴不可能感知出丁寧的異常,但是此刻丁寧擔心的卻不是這個,他擔心的只是自己的情緒,他擔心自己不自覺的流露出敵意。

即便情緒控制得太好,身體的一些不自覺的細微反應,還是能夠透露很多東西。

溫厚鈴作為鄭袖的影子近侍很多年,他最擅長的便是觀察此點。

只是溫厚鈴為什麼還不來?

連陳監都已經知道他會來,為什麼到此時還不來?

……

梧桐落的酒鋪門口停了一輛馬車。

一名連指甲都保養的很好的中年男子從馬車裡走出。

「你為什麼要先到這裡來?」

也就在此時,一個淡淡的,但是卻給人莫名高貴和威嚴感覺的聲音,從四周的黑暗中飄來。

從馬車裡走出的中年男子正是溫厚鈴。

他身穿著淡黃色的衣袍,但是身上散著的一種元氣波動,卻似乎要將周邊無數事物的影子都拖進自己的身體吞噬掉。

這種氣息足以讓很多七境的修行者都感到恐懼。

但是此時,聽到四周黑暗裡飄來的聲音,溫厚鈴的臉色卻是微微一變。

「一名修行者在一地呆的時間很長,終究會留下些痕。留下一些或是連他自己都沒有在意的痕。」

他沉吟了一下,回答了這一句,然後反問道:「你又為什麼要來這裡?」

「你說呢?」黑暗裡傳來一聲譏諷的笑聲,「原本她身邊可用的人無數,但是最近卻越來越少,我很想看看她身邊的人越來越少,她會怎麼樣的感受。」

溫厚鈴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你敢在這裡殺我?」

黑暗裡的聲音慎重:「我想試試。」

溫厚鈴沉默下來:「因為九死蠶現?」

黑暗裡的人笑了起來:「廢話。」

「那就試試。」

溫厚鈴搖了搖頭。

他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他的身上也沒有出任何的亮光,但是他四周方圓上百丈範圍里的所有黑暗陰影,卻似乎都在這一剎那被吸入了他的身體,他的周遭這百丈之內,驟然變得明亮。

然而他的面容也在這一剎那變得慘白。

一條黑線隨著這些陰影的收縮,悄無聲息的進入他的身體,直至進入之後他才覺。

這是七境之間難以用言語形容的玄奧對決。有強大的元氣在雲端廝殺,一名黑衣人卻已經在他背後,幾乎貼身和他站立。

只是剎那時光,溫厚鈴看清了這黑衣人。

對方的氣息比他強大,面容比他俊秀,就連指甲修剪得都比他精細。

這一瞬間的感覺,竟是自慚形穢,一處都不如。

「你們這些人之所以對那些所謂的大逆屢屢失敗,就是因為你們老是依靠長陵,老是依靠別人,卻不想著自己的生死,終究需要操持在自己的手上。」

黑衣人說了這一句,抬頭。

他眯起了眼睛。

遠處的角樓上,落下一道強大的氣息,化為一道恐怖的劍意,正在落下。

溫厚鈴卻是無比凄厲的尖叫了起來。

他的眼瞳中射出無數的黑色光線,在下一瞬間,他的身體爆炸了開來。

在他的身體爆炸的瞬間,這一片街巷中很多處地方同時爆開無數團黑色的光線。

從遠處角樓落下的恐怖劍意切過一團黑色光線。

黑色光線瞬間虛無,地上留下了一道深痕,還有一片微涼如玉杯中美酒的血跡。。

……

當張儀在燕上都仙符宗獲得所有修行者夢寐以求的頓悟時,丁寧沒有療傷,他在等待,在思索。

鄭袖的身邊有一個叫做溫厚鈴的人。

他在絕大多數的時候不會出現,但當鄭袖每次出現在戰場,施展從天墜落的星火劍時,他都會像影子一樣跟隨在鄭袖的身邊。

永遠留著一招后招,這是鄭袖的行事風格。

她在戰場上出現,也總是只在最關鍵的時刻,只以自己的劍的露面而算出現。

作為近侍隨她隱匿在戰場的溫厚鈴是她的后招,自然十分強大。

溫厚鈴同樣是巴山劍場背叛了那個人的修行者之一。

即便布了那樣一個局,讓長陵所有人自然的將九死蠶和自己區分開來,但因為太過出色和不可思議,鄭袖即便親自來看過了自己,但還是不放心,還是要讓溫厚鈴來看看。

連陳監都確定溫厚鈴不可能感知出丁寧的異常,但是此刻丁寧擔心的卻不是這個,他擔心的只是自己的情緒,他擔心自己不自覺的流露出敵意。

即便情緒控制得太好,身體的一些不自覺的細微反應,還是能夠透露很多東西。

溫厚鈴作為鄭袖的影子近侍很多年,他最擅長的便是觀察此點。

只是溫厚鈴為什麼還不來?

連陳監都已經知道他會來,為什麼到此時還不來?

……

梧桐落的酒鋪門口停了一輛馬車。

一名連指甲都保養的很好的中年男子從馬車裡走出。

「你為什麼要先到這裡來?」

也就在此時,一個淡淡的,但是卻給人莫名高貴和威嚴感覺的聲音,從四周的黑暗中飄來。

從馬車裡走出的中年男子正是溫厚鈴。

他身穿著淡黃色的衣袍,但是身上散著的一種元氣波動,卻似乎要將周邊無數事物的影子都拖進自己的身體吞噬掉。

這種氣息足以讓很多七境的修行者都感到恐懼。

但是此時,聽到四周黑暗裡飄來的聲音,溫厚鈴的臉色卻是微微一變。

「一名修行者在一地呆的時間很長,終究會留下些痕。留下一些或是連他自己都沒有在意的痕。」

他沉吟了一下,回答了這一句,然後反問道:「你又為什麼要來這裡?」

「你說呢?」黑暗裡傳來一聲譏諷的笑聲,「原本她身邊可用的人無數,但是最近卻越來越少,我很想看看她身邊的人越來越少,她會怎麼樣的感受。」

溫厚鈴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你敢在這裡殺我?」

黑暗裡的聲音慎重:「我想試試。」

溫厚鈴沉默下來:「因為九死蠶現?」

黑暗裡的人笑了起來:「廢話。」

「那就試試。」

溫厚鈴搖了搖頭。

他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他的身上也沒有出任何的亮光,但是他四周方圓上百丈範圍里的所有黑暗陰影,卻似乎都在這一剎那被吸入了他的身體,他的周遭這百丈之內,驟然變得明亮。

然而他的面容也在這一剎那變得慘白。

一條黑線隨著這些陰影的收縮,悄無聲息的進入他的身體,直至進入之後他才覺。

這是七境之間難以用言語形容的玄奧對決。有強大的元氣在雲端廝殺,一名黑衣人卻已經在他背後,幾乎貼身和他站立。

只是剎那時光,溫厚鈴看清了這黑衣人。

對方的氣息比他強大,面容比他俊秀,就連指甲修剪得都比他精細。

這一瞬間的感覺,竟是自慚形穢,一處都不如。

「你們這些人之所以對那些所謂的大逆屢屢失敗,就是因為你們老是依靠長陵,老是依靠別人,卻不想著自己的生死,終究需要操持在自己的手上。」

黑衣人說了這一句,抬頭。

他眯起了眼睛。

遠處的角樓上,落下一道強大的氣息,化為一道恐怖的劍意,正在落下。

溫厚鈴卻是無比凄厲的尖叫了起來。

他的眼瞳中射出無數的黑色光線,在下一瞬間,他的身體爆炸了開來。

在他的身體爆炸的瞬間,這一片街巷中很多處地方同時爆開無數團黑色的光線。

從遠處角樓落下的恐怖劍意切過一團黑色光線。

黑色光線瞬間虛無,地上留下了一道深痕,還有一片微涼如玉杯中美酒的血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